扭腰客

细腰

    狂欢夜乐极生悲,把腰给扭了,这几天在家静养,成了名副其实的扭腰客。
    沈宏非在《腰怪》一文里写,“……男人是根本没有腰的,所谓男人的腰,其实指的是肾”。见过沈宏非身材的人大概都会怀疑,这个死胖子是在以偏概全——自己没腰,便怀疑所有的男人都没有腰。不过中国人向来腰肾不分倒是真的,比如在“腰”的词条下就有“肾脏的俗称”这样的解释,给出的范例是——如:猪腰。

    男人提起“腰”,便如猪腰一样,其实多数情况下指的是肾。女人就不同了,《红楼梦》里描写晴雯的“水蛇腰儿”,想必不是在谈论水蛇的肾脏。也所以,我这个“扭腰客”,和晴雯这个“扭腰客”,虽是同门师兄妹,境遇却大不相同。

    《红楼》还稍显含蓄,在《西厢》和《金瓶梅》里,女人的腰在作情欲描写时,都是浓墨重彩的:

    《西厢》里偷情的段落里,有这样的描写:“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但蘸着丝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吻香腮。”

    亦是偷情段落,《金瓶梅》里是这样写的,“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相同之处在于,无论王实甫还是兰陵笑笑生,都将女子的腰比作“杨柳”。事实上在《西厢》的第一本里,就有“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之说。类似的比喻可以见诸中国历朝历代的诗词歌赋,甚至到了现代,也有浪子古龙在称颂这种“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细腰。不太一样的感触来自朱自清,根据他在《女人》一文中所写,“我所欢喜的腰呀,简直和苏州的牛皮糖一样,使我满舌头的甜,满牙齿的软呀”——听起来真是无比的肉麻呀。

    杜牧的名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出自《遣怀》一诗,前两句是“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也是在赞美扬州歌女的纤细轻盈的腰身。“楚腰”,典出《韩非子·二柄》:“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资治通鉴》后来也写到这则故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于是后人便解释为,楚灵王喜爱细腰的女人,于是宫女们为了迎合楚灵王的喜好,组织集体观看《瘦身男女》,并服用大量减肥药,最终造成多起因减肥致死的恶行事故。

    其实非也。楚王好细腰,好的不是女人的细腰,而是男人的细腰。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将男人的腰提升到审美高度的案例之一。

    无论是《韩非子》还是《资治通鉴》中,都没有提到过楚灵王爱的是女人的细腰。而“楚腰”一词,最早见诸《战国策·楚策》:“灵王好小腰,楚士约食。”后来的《墨子·兼爱》中说:“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要(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后二者的描述中,都提到“士”字,在战国时期,国君以下分卿、大夫、士三个级别,“士”则泛指一国的贵族官僚阶层。楚王喜爱细腰,饿死的却是身为贵族官僚的男人们,这说明男人的“腰”不仅具有实用性,偶尔也会有观赏性可言的。

    幸亏我这样身材的男人没有生活在战国时期,估计在楚灵王看来,如我这种,腰身粗壮,又扭伤了的,既无审美价值,又无使用价值,理所应当属于“其罪可诛”了。

6 Responses to 扭腰客

  1. 马小琼说道:

    。。。

    回复

  2. 蜜丝安说道:

    腰扭了只能YY啦

    回复

  3. 饭岛爱说道:

    还能人道吗?

    回复

  4. 安东说道:

    尚且可以……多谢饭岛爱老师关心……

    回复

  5. 暗地花朵说道:

    惊现饭岛爱,见鬼了

    回复

  6. 蜜丝安说道:

    饭饭你是不是已经穿越了啊。。。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6 =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