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一场狗子的饭局

狗子的饭局

   说来惭愧,孤陋寡闻,直到读了廖一梅的《悲观主义的花朵》,才第一次听闻狗子的大名。小说里说狗子这一帮人,“是北京夜晚必不可少的风景,你可以放心,你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总是在那儿,你只要打个电话——喂,你们在哪儿呢?你便不会孤单了”。听起来很令人神往。
  
   其中尤其着重提到了狗子,说狗子喝醉以后有时会大声朗诵诗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也紧锁着,一个声音高叫着:‘怎么他妈的都锁着!’” 起初以为是出自廖一梅的杜撰,后来才知确有其事:狗子一旦喝高了,要么会脱掉上衣爬上桌子,高声朗诵被他篡改过的诗歌,比如“卑鄙是高尚者的通行证,高尚是卑鄙者的墓志铭”;要么脱光衣服手舞足蹈;要么钻到桌子底下死活不出来。
  
   再后来,在大仙那一组名为《三里屯十八条好汉》的文章里又见到了狗子的名字,狗子仅仅排在第十一位,大仙明显是唯名气论了——连石康这种几乎不沾酒的人都能入围,有没有搞错?
  
   再再后来,似乎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个叫狗子的人。以至于在北京文化圈一度有一种说法:酒桌上、饭局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一个是“博客”,一个是“狗子”。所以,这本名叫《狗子的饭局》的书的出现,也算是顺理成章了。
  
   《狗子的饭局》,书如其名,整本书完全按照一场饭局的上菜顺序来构架,每一章都是一道菜,或者一种酒,从凉菜、热菜、海鲜,一直上到煲汤和面食;从啤酒、白酒、黄酒一直喝到上果盘。常常厮混酒店的酒鬼们看到这个格局,想必免不了要会心一笑。最逗的是高星写的那篇后记,不叫后记,叫“埋单”。
  
   书中大部分文章都是朋友写狗子——写对狗子的印象、看法,对狗子作品的评论、探讨。关于狗子的故事少有别的,几乎全是关于喝酒的:跟阿坚喝、跟张弛喝、跟艾丹喝、跟老狼喝、跟冯唐喝、跟芒克喝……狗子的生活就是从一个酒杯到另一个酒杯,就是宴席连着宴席,甚至创下过在酒馆连续喝三十个小时的纪录。或许真的是“酒品见人品”,喝酒实在的狗子,在朋友圈里的口碑好得惊人。廖一梅第一次见狗子就差点被吐了一身,可后来接触久了,还是夸狗子有种“酒鬼特有的天真无邪”。朋友去北京时跟狗子喝酒,说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会有人端着酒杯推门而入,非要跟狗子喝上一杯,有人甚至是从别的酒店专程打车过来的。作为作家不算太出名的狗子,俨然已经是偌大北京城的一个饭局符号了。
  
   常有人说狗子:老这么喝也不解决问题啊。狗子的回答是:不喝也不解决问题,那还不如喝呢。据说狗子喝多了经常跳上桌子大声质问在座者:“生活有什么意义?”举坐无言。狗子是有着自己的一套哲学观的,你问他为什么总喝酒?他还想问你干嘛这么勤奋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在一个禁锢思想的年代,难道连生活方式也要千篇一律才算和谐?
  
   嗜酒如命的狗子,写的书也都与酒脱不开干系,长篇小说叫《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随笔集《活去吧》里面有一篇叫《啤酒减肥法》,恶搞式地介绍如何喝啤酒减肥,按照狗子的说法是,“要这么喝:空腹,吞服,一日一次,一次五瓶以上,越多越好,冰镇啤酒效果尤佳”。别以为简单,光说这个“一日一次”吧,狗子所说,是指“从天黑以后在酒桌前坐下开始直至天亮”。谁能做到?
  
   狗子的书,眼高于顶的王朔说好,伊沙和沈浩波说狗子是“天才”,韩东更是狂赞《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是他“迄今读到的中国当代最好的长篇”。其中或许有过誉之处——女作家赵凝就有点看不惯,说这几个人夸狗子,就相当于几个男人在文坛上相互抚摸,“摸来摸去又有什么意思”?文学的事儿咱不懂,可我相信,真实、纯粹如狗子的人写出来的文章,必定胜过那些浮光掠影不痛不痒的无病呻吟。
  
   《狗子的饭局》这本书,形式上有点像美国人迈克尔·康纳利领衔主编的《大师的背影》:全球二十位侦探文学大师齐聚一堂,书写自己心中的爱伦·坡。从身份上,狗子自然还无法与爱伦·坡并举,可他这种我行我素的纯粹精神、法从自然的真性情,又有几人可及?
  
   所以啊,有机会一定要跟狗子喝一场大酒,不醉不归。必须地。

        PS.  这本《狗子的饭局》,目前网上还买不到。青岛的朋友可以去学苑书店或者不是书店购买。

2 Responses to 赴一场狗子的饭局

  1. 大熊说道:

    沙发!

  2. 大熊说道:

    俺的今天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