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万晓利喝酒

    我给老柴发短信:万晓利在酒馆喝酒呢!速来!
    片刻之后,老柴兴冲冲地杀到。我指着一个年近四旬、膘肥体壮、浓眉小眼、头发没几根的大汉跟老柴说:“这就是万晓利……”老柴大吃一惊:“我操,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这时候万晓利还没到呢,酒馆里的大汉是小咸的粉丝,特地从李沧区赶来向偶像讨教做餐饮的经验的。我一个劲儿给亚林发短信:“晓利啥时候来啊?”亚林每次都回两个字:“快乐。”
    快你大爷乐啊!你倒是快乐了,我们边等边喝,都快把自己灌晕了。
    万晓利来的时候,雨还没开始下。才坐下喝了两杯,外面就噼里啪啦下起大雨来。下雨天,留客天,既然都走不了了,那就放开喝吧!
    晓利一进酒馆立马就high了。看到堆满半个房间的成捆成捆的啤酒,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看到放着几千个瓶盖的玻璃大桶,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看到墙上挂着的他最爱的海魂衫,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
    中途马条打来电话,万晓利左顾右盼:“我在一个……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喝着呢!”
    中途青岛电视台《上蛤蜊》剧组在酒馆门口拍戏,万晓利兴奋了:“我给他们伴奏去!”拎着把吉他就冲了出去,站在门口边弹边唱《流浪歌手的情人》。剧组那帮人嘴都张成了O型,心说这是哪儿来的酒彪子?我暗自替他们遗憾:他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好的一个机会啊!
    中途晓利要跟我们玩一个游戏:他随便拨一下吉他的一弦,让我们猜这是哪个音。这几头醉汉没一个会弹吉他的,哪儿听得出来啊。我第一个来猜,蒙了个“高音哆”,果然错了,晓利坏笑:“赶紧喝酒!”下一个是小咸,哥们儿听了半天:“这次绝对是高音哆!”又错了,喝酒。然后是薛易:“……高音哆?”我靠,我要是万晓利我也崩溃了——敢情这几头人就认识个高音哆啊?最后压轴出场的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牧民张亚林,他非常睿智地蒙了一个“高音发”。晓利仰天长啸:“太牛逼了!”亚林还以为自己蒙对了,咧着嘴傻乐。结果只听晓利接着说道:“太牛逼了——你们居然全猜错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错,压根连边都不贴啊!”又指着我说:“你这是什么文艺青年啊,连音都听不准!”我赶紧解释:我哪儿是什么文艺青年啊我,我就一中年屠夫,江湖人送雅号——安屠生。
    喝喝唱唱,玩到了半夜。晓利唱了郁冬的歌,唱了老狼的歌,唱了邓丽君的歌,唱了崔健的歌,就是不唱自己的。后来小咸连干了五杯酒,才换晓利唱了两遍《女儿情》。据他自己说,从来不敢听自己的第一张唱片,一听就一身冷汗:这也太难听了吧!后来打开电脑放晓利的新专辑《北方的北方》,晓利自言:“这绝对是一张划时代的专辑!”一边听一边感慨:“听听……我唱得真好听啊。”我们就一阵乐。
    新专辑里,晓利和我们都喜爱那首《水》,一遍一遍的放,一遍一遍的听,下雨的深夜也变得分外美好起来。据说晓利会一手打造老狼的新专辑,嘿,拭目以待吧,一定会是一张突破性十足的唱片。

               

    另外做个小预告:今天晚上19点,在青岛SY实验剧场(青岛市市北区顺兴路26号),有一场“榕树下民谣在路上全国巡演”青岛站的演出。门票120稍有点贵,不过演出阵容还是很强大的,有万晓利,有周云蓬,有马条,有川子,客串嘉宾是沈庆。具体情况点击这里观看吧。

7 Responses to 跟万晓利喝酒

  1. 冬立说道:

    东哥,让这几个腕在小咸搞个不插电,有机会么?

    回复

    安东 Reply:

    呵呵,难度很大啊

    回复

  2. 哈萨克斯坦游民说道:

    我靠 早上五点半 天以大亮

    回复

  3. 说道:

    我们有个喝酒的法子,就是掷骰子,赌点子大小

    回复

    安东 Reply:

    哈,这么喝酒速度更快啊!

    回复

  4. […] 跟万晓利喝酒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0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