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断臂,还断背呢

    看完张彻的《荡寇志》,胡乱说几句。

    狄龙曾戏言自己是邵氏唯一的男性肉弹明星:“你看凡是我演的戏,差不多都有光赤膊的镜头,不是肉弹明星是什么?”到了《荡寇志》,肉弹明星差点变成姜大卫:甫一开场,就是李师师要看他那一身花绣,纱幔飞舞,衣衫轻解,纤纤玉手抚到燕青胸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李翰祥的风月片呢。可惜小荷才露尖尖角,我们刚看到燕青胸前的一条龙,镜头就被切到别处了。
  
   《水浒》里说燕青的文身“一身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的花绣”,再看电影里,张彻请的化妆师水平实在有限,那条龙跟街边古惑仔身上的刺青差不多水准,何美之有?还赶不上新版电视剧《水浒传》里严宽的那身刺绣。不止燕青,还可怜了九纹龙史进,那一身的青龙刺绣,变成了胸口一个硕大的龙头,失败啊失败。陈观泰大哥倒还挺满意,临死也不忘把胸前的番茄酱擦干净,露出那个青森森的龙头,臭美一番。
  
   宋徽宗色迷心窍,也不追问李师师房里怎么突然多了个男人,“从小流落在外的兄弟”这种蹩脚台词他也信,不愧是亡国之君。李师师求徽宗写赦书,徽宗欣然泼墨,字写得挺不错,不过——呃,写的居然不是瘦金体,不知徽宗的心路历程是什么?难道是想事后不认账?
  
   《新独臂刀》里姜大卫断臂,到了《荡寇志》,断臂的换成了武松狄龙,明显能看出来狄龙的左手藏在衣服里,鼓鼓囊囊,让人禁不住要笑。这俩人不但断臂,还挺断背,在片子里依然暧昧得很,燕青姜大卫去杭州城刺探情报归来,武松狄龙赶紧迎上前来,镜头特写:握手、拍肩、对视、搭背……那股亲热劲儿,说没有奸情谁信啊。最后俩人还死在了一起,临死之前还不忘交换一个但愿同死的欣慰眼神,啧啧,这感情,比孙二娘和张青还浪漫呢。
  
   据说拍《荡寇志》的时候,狄龙和姜大卫俩人好到捧一盒盒饭吃,你喂我我喂你。还真是戏里戏外,难分难解呀。
  
   说说人物。
   金枪手徐宁不用钩镰枪倒能理解,毕竟对方也没有连环马。
   陈惠敏半裸上身,露出他的标志性的雄鹰文身,可惜死的太早,谁让他演的是双枪将董平这个烂人呢?其实陈惠敏最能打,这位哥哥当年在跛豪吴锡豪手下当过打手,还远赴日本打过擂台,两战两胜,成龙、王羽、陈自强等人都去看过。李小龙都夸他:“脚就李小龙,拳就陈惠敏。”牛人啊。
   李修贤难得在张彻的片子里戏份吃重一次,浪里白条张顺自水中那纵身一跃,潇洒极了,这一个镜头就值了。
   王钟的拼命三郎石秀很出彩,浴血疆场,不肯死在敌人手里,反手一刀自己解决了,汉子啊!
   演李逵的樊梅生,是樊少皇的老爹,一看就是个莽汉,樊少皇现在越来越有乃父风范,《叶问》里的金山找就是这种类型。李逵战死沙场,没喝宋江的毒酒,倒也死得痛快。
   领兵攻城的时候,宋江大哥和吴用三哥也人模狗样地冲在最前面,赶着去送死投胎吗?
   陈观泰演史进,打得漂亮,不愧是东南亚的搏击冠军。
   电影名字叫《荡寇志》,其实跟俞万春的《荡寇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还是在宣扬所谓梁山好汉、所谓“替天行道”那一套。不过既然如此,又何必找谷峰演宋江?眉目之间奸气十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啊。
  
   张彻电影的取景地是在哪里?怎么每部电影都是一样的场景?又看见了那座桥,远处还是那座亭楼。杭州城的城墙最多也就十米,忒小家子气了点儿。宋江带了几艘船、几十个人就把城门攻下来了,也不是梁山厉害,方腊一方守城的士兵也就几十个人——这就是历史上轰轰烈烈的起义呀。
  
   抓到方腊之后,宋江感叹一句:“大功虽成,可恨折我一班好兄弟!”然后电影就结束了。倪匡和张彻的台词水平……每次都这样,一点进步没有。

4 Responses to 不止断臂,还断背呢

  1. bear说道:

    泪流,东爷您终于……

    回复

    杀猪的 Reply:

    哈哈哈,熊爷,想你啊!

    回复

  2. 烟眉说道:

    年轻的狄龙和姜大卫啊。。。可怕的杀猪刀,看看现在的狄龙。。。

    回复

  3. […] 不止断臂,还断背呢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