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城青少年凶器考

    这场雨终于在傍晚时淅淅沥沥地下起来,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阵阵模糊的声响。可惜,枯等了一整天的雨,只持续了短短十分钟,短得就像一场令人沮丧的性爱,短得就像我们呼啸而去的青春。
    光线昏暗的半雨天里,读完路内的《追随她的旅程》,五味杂陈:想起小说里或幽默或荒诞的那些段落,老想笑;想起结尾处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颓丧,又禁不住有些伤感。
    再次推荐路内的这本《追随她的旅程》。刚刚合上书页的那一刹那,我甚至觉得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青春小说。
    《戴城青少年凶器考》是小说中的一个章节,我节选了这一章节前面的大部分内容,非常好玩。

 

戴城青少年凶器考

  在少年时代,我曾经做过一份记录,有关戴城的小流氓都用什么凶器打架。我这么做纯粹是出于好奇,并不是想成为流氓。

  根据我的观察,红砖和木棍是最常见的,只要有砖头在手,别人就会退避三舍,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对方也捡起一块砖头,那就只能比比谁的脑袋硬了。木棍虽然常见,但不如砖头趁手,因为不是每一根木棍都恰好可以用来打人的,有些木棍太短,有些太长,或者太细太粗,有些干脆就是木板,还有些木头上全是刺,捏在手里自己就先被扎了。

  棒球棍其实是不错的,但那种棍子非常稀罕,上面还印着外国字,简直不像凶器。有一年,大飞从上海搞来一根棒球棍,非常气派,他拎着棍子想出去招摇,刚出门就遇到几个老流氓。老流氓也觉得棒球棍很稀罕,一把叉住大飞的脖子,把棍子抢去,顺便在大飞头上敲了一下,试试棍子的硬度。很硬,大飞立刻晕了过去。这就说明棒球棍是一种很不靠谱的武器,就像古代的神剑,尽管很牛逼,但也会引来杀身之祸。凶器就是凶器,最好不要太惹眼。

  有很多技校学生喜欢用自行车链子,也有用铁链的,这些武器的杀伤力一般,但非常具有恐吓作用,它们实际上被用来吓唬重点中学的书呆子,或者偶尔在打群架的时候派上一点用场。车链子可以弯曲,一方面用来抽人,另一方面可以从后面套过去,勒住受害人的脖子。当然,勒脖子的最佳武器还是钢丝,那玩意硬度非常高,很细的一根用老虎钳都铰不断,后世有很多抢出租车的人都喜欢用钢丝,但是在群殴时代,钢丝只能用来剔牙。

  比砖头木棍更高级一点的是铁棍,有无缝钢管、镀锌管、铁管、角铁,以及从钢窗上拗下来的把手。其实铁棍的长度很有讲究,最好和自己的手臂等长,用起来很舒展,又方便于塞在袖子里。太长的铁管没什么大用,尤其是那种需要用双手抡起来的,这不是流氓打架,成少林武僧了,对流氓打架不能抱太高的期望。棍子太长,拿在手里像旗杆,别人望风而逃,然后很快叫回一群人来揍你,这种笨流氓在生物学上首先会被淘汰掉。

  铁棍打人,效果比砖头好,因为砖头只能敲人脑袋,搞不好会把人敲死。铁棍可以随意地往受害人身上任何一个部位敲,避免了把人一下子打成植物人的惨剧。大飞曾经告诉我,最好是打锁骨,一家伙下去立刻丧失反抗能力,锁骨打断了也没什么,反正死不了,也不会致残。

  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学校附近是一个钢管厂,经常有废弃的管子扔在外面,学生捡了钢管打来打去,一不小心就把同学打成了脑震荡。后来我们小学的校长,一位老太太,在全校大会上告诫我们,空心管子比实心铁棍危险,空心管子具有一种震荡效果,打一下就等于打了一百下,特别容易造成脑震荡。她是好心,可我们误认为这是一种提示,既然空心管子危险,那就用实心的木棍打吧,一时间满地都是被开了瓢的学生,非常惨烈。

  后世的人们,抢劫的时候用木榔头,照着后脑勺猛捶下去。啪的一声,受害人立刻像木桩一样倒在地上。如果是嘭的一声,那就说明手艺太差,把人家脑浆打出来了。我做混混的时候,对脑浆是很忌讳的。

  菜刀比棍子更唬人,我说过,烹饪技校的那帮厨子最爱用菜刀,但菜刀很少出现在流氓手中,很多小流氓都认为菜刀太土,是邻里打架用来吓唬人的。打群架的时候,与其举一把菜刀,还不如举一把斧子,别人以为你是旧社会的斧头帮,这就很有说服力。请注意,菜刀砍人,通常用的是刀背,而不是刀刃,这一家伙砍下去足够让对方吓得魂飞魄散,同时又不会伤得太厉害。邻里打架,如果用菜刀刀刃砍人的,一般是因为邻居睡了自己的老婆,所以才这么狠。

  尖刀是典型的凶器,按长度分为不同等级。最次的是水果刀,只有手指那么长,钢口也很差,但手劲大的照样可以杀死人。略长的就是一种柳叶刀,刀刃有十公分长,刀口非常锋利,我们叫它“匕子”。马台中学的小混混经常别着这种刀,到戴城来晃悠。这种刀价格不贵,可以在地摊上买到,我一直以为是外地过来的货色,后来才知道,是戴城五金厂的几个工人私造的,他们简直把五金厂变成了兵工厂,靠这个挣了很多钱,也害了不少人。

  匕子是可以杀人的,但真正的内行并不用这种刀捅人肚子,而是扎屁股和大腿,那地方肉多,扎不死人。打架的时候很忌讳弄死人,那种一动手就想搞出人命的家伙,其实都是傻逼,这种人气质上很神经病,我们都不跟他们玩,一则怕出了人命把自己带进去,二则怕那种傻逼忽然翻脸把我们搞死,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流氓不应该是杀人狂。

  在技校的时候,我们喜欢用一种很宽的锯条片,截成半尺多长,一侧在砂轮上打磨,开刃,另一侧天然的就是锯子,用布条绑住尾端,做成一个刀把,就可以揣着出去吓人。这玩意很厉害,因为这种锯条是用来锯金属的,而不是木头,其硬度极高,划在任何衣服上都可以透到肉里,锯条割在身上就是一条难以愈合的伤疤。唯一的缺点是,硬度高了,韧性不够,很容易断掉。

  最可怕的尖刀是三角刮刀,这种刀子是用来研磨钢板的,硬度最高,杀人就跟切豆腐一样,哪怕一个五岁的小孩拿着它都能捅死人。据说欧洲的铁血时代,弩这种兵器是被禁用的,因为当时的盔甲制作工艺比较差,骑士穿得都是锁子甲,弩箭可以轻易穿透,一个小孩用一把弩就能杀死一个久经沙场的骑士。同样的道理,三角刮刀在我们那里也是禁器,它比弩箭锋利百倍,而没有一个流氓会穿着盔甲出来打架。三角刮刀是所有流氓的噩梦,用这种兵器的都是人渣。尽管如此,轻工技校的某些学生还是会拿着它出来混,他们不是流氓,只是一些不知死活的学生。

  皮带也可以用来打架,但必须是很粗的铜头皮带,我被黄莺用这个玩意抽过,知道厉害。有些流氓在街头打起来,找不到兵器,就抽出皮带对打。但后来满街都是温州人的皮带,看上去很美观,质地很软,绑在裤腰上都有可能断掉。流氓也爱美,都用这种皮带,还带着花花公子皮尔卡丹的带卡,那就不能打人了。皮带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与此命运相似的还有条凳,据说流氓在饭馆吃饭,一言不合就抡起条凳打人,后来条凳没了,只有折凳,再后来只有塑料凳,那玩意敲在头上也就跟苍蝇拍差不多。

  我还见过一些专业的兵器,例如手扣子,这东西小小的,有四个圆环,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但要是套在手指上,一拳抡到脸上,受害人会吐出一把牙齿,好像吃石榴一样。还有飞镖和金钱镖,日本忍者用的十字镖,说实话,这种抛掷型的暗器非常难用,人出去只会把看热闹的人弄伤,所以没什么价值。只有那种幻想自己成为大侠的精神分裂者才会花时间去练飞镖,流氓是不会有这个工夫的。

  到了夏天,西瓜刀是很常见的兵器。这种刀子拿出去砍人,通常要用一张《戴城晚报》卷起来,以免暴露行藏,到了受害人眼前,也不说话,连报纸带刀子一起砍在别人脸上,然后撒腿就跑。被砍伤的人送到医院,脸上还能印着反过来的“报日城戴”四个大字。

  我见过不少西瓜刀,有一种是戴城刀具厂生产的,质量很差。如果想要好一点的,就得买上海生产的。这得看你的西瓜刀是一次性使用,还是多次使用,如果砍人以后扔了刀就跑,或者把刀扔进河里销毁,那我建议用戴城刀具厂的货色,比较经济。如果是要多次砍人的,或者你干脆就是个卖西瓜的,那我建议还是用上海生产的。一九九五年我到上海去看杨一,他枕头底下就塞着一把上海产的西瓜刀,后来他爸爸也去看他,翻出那把刀,上面沾着暗红色的血迹。他爸爸吓坏了,问他:“你用这刀子砍人?”杨一赶紧说:“前两天杀鸡用的。”

  后来我还看见过一种没有产地的西瓜刀,这种刀子更长更宽,上面镌刻着MADE IN CHINA。他们告诉我,这是出口到非洲的刀子,一次就卖掉了上百万把,给国家挣了很多美金。我抡着这把刀子,非常顺手,稍微有点重,考虑到非洲兄弟的力气比我大,这个分量在他们用来应该最合适。长刀掠过空气,呼呼的,我仿佛听到了来自非洲的惨叫声。

  假如把戴城的范围扩大到郊区以外,就会发现,农村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农民打架用的是锄头、铁耙、镰刀、杀猪刀,这在我们看来都是重型武器,那玩意挨一下,根本想象不出后果。并且,有时也会从冷兵器时代忽然进化到热兵器,比如雷管和炸药。农村有开山炸石的,这些危险品要搞到手很容易。尽管生活水平不如城里人,但农民在打架方面的装备比我们先进多了。

  我在化工厂里见识过一种武器,也不知道算不算热兵器,那东西叫金属纳,裹在一个纸包里,我们没有用这种东西炸过人,只炸鱼塘里的鱼,轰的一声下去,就会有很多大鱼翻着肚子浮上来。

  整个少年时代,我见过的武器到此为止。

3 Responses to 戴城青少年凶器考

  1. tstingtao说道:

    哈哈,长见识啊,我们上学的时候打架,经常用板砖和自行车的链子锁。

    回复

  2. 烟眉说道:

    关于这些,我真的不懂。。。
    想起一句话,呵呵:
    老汉幼年间,听说打架如同小孩子穿新鞋过新年的一般!如今老了,打不动了!打不动了哇~~~

    回复

  3. 一3一说道:

    看一次笑一次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8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