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些,再靠近些”

“靠近些,再靠近些”
——写给王钧、李隽辉“梦无依处:四方路、黄岛路老城区主题摄影展”

    法国作家厄恩斯特·拉肯说过一段话:“摄影术随处可用,它可以把我们人类社会生活中值得回忆的情景,我们的光荣,我们的欢庆,我们的灾难……一件件记录下来,并把它们遗留在历史档案中。”

    这段话写于1856年,时间再往前追溯17年,法国人达盖尔刚刚发明了摄影术。仿佛某种宿命般的巧合,与此同时,西方社会正好在经历城市化进程。从乡村到城市,以往那种悠长散漫、田园牧歌般的时间方式和生活方式注定要被嘈杂繁乱的都市生活切割得支离破碎。城市生活所创造的心理状态以瞬间印象为主,而处于此种状态下的城市形象的表现,由摄影来担当再合适不过了——摄影的观看方式与生俱来地就是片断性、偶然性。也许可以这么说,摄影自其诞生之日起就与城市的发展与变化进程发有着一种亲密无间的关系。

    城市如人,也有自己的记忆。在摄影出现后,记录城市历史的任务,自然地也是历史地落在了摄影师的肩上。在与都市的对话中,他们发现自身,发现都市与自身的关系,并且把这种发现与我们分享。摄影师的相机便如法师手中的魔杖,将一个个平凡瞬间,凝聚为永恒回忆。一张张照片,记录了一座城市在光阴的悄然前行中踩下的足迹。若干年后,人将老去,记忆褪色,城市面目全非,但这些如珍珠般串起的瞬间,却会不朽。

    王钧和李隽辉与我年岁相仿,确切地说,比我还要小着几岁,在小清新式的糖水片流行的当下,他们选择直面最真实的生活,用粗粝的影像记录市井百态。看他们的作品,似赤足行走在路上,有硌脚的小石子,但更多的是亲近大地的喜悦。这些记录青岛老城生活的作品,一再让我想起何勇的《钟鼓楼》:“这里的人们有着那么多的时间,他们正在说着谁家的三长两短,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与镶在前海的那道苍白的“金边”相比,这块“抹布”污秽、杂乱,却又奇异的蓬勃、旺盛,充盈着美妙的生命力。

    是摄影,将我们熟视无睹的城市景像与生活细节一一记录在案。同时,摄影特殊的呈现方式也令我们对城市产生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新鲜感。在观看这些作品时,我惊奇地发现,这个于我而言熟稔得简直像左手握右手的城市,竟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疏离感,哪怕我曾因学习和工作在黄县路、四方路一带出没多年。夜幕下的天主教堂、路边的遛狗人、里院中万国旗帜般的晾衣绳、街边席地而坐的醉汉……原来这些景象只入了我的眼,没进了我的心。卡帕摄影思想中的“靠近些,再靠近些”,应当不仅是指代实际距离,更涵括了人心之间的距离。

    一座城市真正的历史,不在资料馆里,不在教科书上,而是存在于每一个普通人的记忆中,每一个摄影师的底片上。照片中的老城区,是被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遗忘的角落,也将是下一波城市化进程中被规划和重建的热点,也许再过几年,“倒影中的月亮在和路灯谈判,说着明儿早晨是谁生火做饭,说着明儿早晨是吃油条饼干”这些我们司空见惯的场景就将一去不返。好在有这些优秀的作品,让我们在面对后辈人的问询时,不至于哑口无言,让我们在怅然惊醒时,不至于无梦可依。

活动时间:11月24日(周六)下午两点半开幕;
持续时间:11月24日 至 12月1日 每天 10:00 – 18:30
活动地点:青岛市香港东路138号 138艺术仓库
费用:免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