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什么不重要,穿什么才重要

人群中,你就是那个“例外”

1995年的电影《独领风骚》里有这样一段对话:

父亲问女儿:“你穿的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女儿答曰:“裙子。”父亲立刻火冒三丈:“这难道能算是衣服吗?谁说这是裙子?”女儿一本正经地说:“Calvin Klein。”

18年过去了,电影里的情节连同那些年的一些往事,早已不知何所踪。可这段对话和那条Calvin Klein的裙子,却一直留在记忆里。可见有时真的如我的朋友阿丫所说:“演什么不重要,穿什么才重要。”

美国人约翰·格雷曾著书说:“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书我虽然没读,可男人和女人完全是两个星球的物种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放到看电影这件事上来说就是:男人关心的是电影里的女人穿没穿衣服,女人关心的是电影里的女人穿了什么衣服。

说实话,在认识阿丫之前,我从来也没有留意过电影中的角色穿什么衣服。我和她在一家杂志社当过几年同事,同一间办公室里的文艺青年们,闲聊时免不了要谈起电影。讲起昆汀的《低俗小说》,我感兴趣的是对白有多酷、情节有多黑色幽默,阿丫则说:“乌玛·瑟曼的白衬衫与牛仔裤看似简单,其实是由Giorgio Armani本人精心打造的。”聊到《本能》,我对莎朗·斯通的魔鬼身材口水不已,阿丫则说她那一身白色套装有多优雅。咦?莎朗·斯通还穿衣服了?完全没有印象……

后来阿丫借给我一张影碟,叫《拜金女郎》,看得我昏睡过去三次,第二天我向她抱怨情节浅薄无聊,她轻蔑地看着我,说:“有些电影,演什么不重要,穿什么才重要。”此时仿佛忽然有一个老和尚操起棒子往我脑袋上一抡:“喝!”我浑身一震,双膝一软,跪了下来,一道金光照在我身上……那一瞬起,对于时尚,我这个土鳖总算开了点儿窍,具体表现就是,我看穿着衣服的女人演的电影明显增多了。

转眼过了十年。十年间,我浑浑噩噩,恍若虚度,而阿丫则已成了资深时装造型师和评论人。十年前我们刚刚同事时,阿丫时常在办公室里戴着耳机看《六人行》,看到有趣处,旁若无人地大笑。或许是受这个画面的影响,她总是让我想起《六人行》里的瑞秋,她们身上相似之处颇多:看似娇气,实则独立,热衷于时尚,有着不俗的穿衣品味,而最终,凭着热爱和努力,都在时尚界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甚至她们的穿衣品味也是近似的,可以把简洁干练的OL格调穿出洒脱柔美的范儿。

正因如此,听闻阿丫出了新书《人群中,你就是那个“例外”》,第一时间拜读了,又亲切又受教益。这是一本教人如何穿衣的书,也是一本鉴赏时尚提升品位的书,同时又是教你用第三只眼去看电影的书。之所以说亲切,是因为这些文章的雏形,在当年我和阿丫一起吃工作餐聊天时就已出现,自己算是一个不太合格的见证者;说受教益也是真心话,因为迷迷糊糊如我,完全凭本能而活,连喜欢一个女人都不知道缘于何故,看了阿丫在书中写周迅“懂得挑选适合自己的,即便女人味,也要用一些混搭、一些中性元素做调和……那身简单的行头,被她穿得充满灵魂,洋洋洒洒”,写王菲“所穿的都是些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东西……看着随意,却有股执拗的帅气”,这才如醍醐灌顶,原来自己欣赏的女性,是这一型的——三十多年白活了。

成书之前,阿丫告诉我书名暂定为《人群中,你就是那个“例外”》,我嫌它不够跳脱,且指意不明。真的拿到书在手上,反而觉得这个名字再合适不过,无论用来描述书本身的内容,还是用来描述阿丫,都很熨帖。做一个人群中的例外,我行我素地生活,这是最大的时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