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易筋经》之终极揭秘

       去“我们书店”闲逛的时候,老板马兔子一直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我看,看得我毛骨悚然汗毛倒竖,刚准备抱头鼠窜,马兔子伸手把我拦下了:“帅哥请留步!”我双手护胸:“你……你要干嘛?”只听马兔子说道:“小轰弟,我见你骨骼清奇、肥而不腻,一看就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我这有本少林《易筋经》,乃是无价之宝,今天你我有缘,就送给你了!”
      
       我拿着这本书页已经发黄的《易筋经》,心说当年任盈盈为了帮情郎令狐冲搞到《易筋经》,费了多大周章,要是任姑娘知道我这么轻易就拿到了《易筋经》,那还不得气得吐血?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马兔子又说了:“小轰弟,惩恶警世、维护世界和平就交给你了!”
      
       我将信将疑:“《易筋经》……真的如此牛逼闪闪?”
      
       马兔子拍着胸脯说:“真哒!”不过他拍的是我的胸脯,拍完还说:“小轰弟,胸肌不错嘛!”
      
       我一阵心潮澎湃: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自己并非凡人,原来机缘在此呀!我不禁想起了电影《蜘蛛侠》里的经典台词:“体重越大,责任越大!”为了不辜负全世界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的殷切期盼,我不敢耽搁,回到家就钻研起了这本当世第一武学奇书——《易筋经》!
      
       对于《易筋经》,已故著名武术家慕容博先生有过高度评价:“……其实少林派真正的绝学,乃是一部易筋经,只要将这部经书练通了,什麽平庸之极的武功,到了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这绝非虚言。只会几手三脚猫功夫的游坦之,不过练了几个月易筋经,就内力大增,可以跟丁春秋对掌,可以跟萧峰缠斗,薛慕华薛神医说他“武功兼正邪两家之所长,内功深厚,少说也有三十年的修为”——几个月顶三十年,如此进境,谁与争锋?
      
       只是《易筋经》的来历,一直是个千古之谜。
      
       有路边社消息称,达摩祖师于一千五百年前来到中国,在嵩山的山洞内面壁坐禅九年,达摩离开中土后,少林僧人在山洞内发现一只内藏两部梵文薄书的铁盒。盒中经书,一本是《易筋经》,另一为《洗髓经》,日后天竺僧人般剌密谛协助将《易筋经》翻译成中文,达摩传人慧可则翻译《洗髓经》,僧人们比对发现,两本经书实为一体,《易筋经》主修外,《洗髓经》主修内。
      
       还有消息称,《易筋经》阐述的精神明显带有道家思想,部分《易筋经》版本竟涉及房中术,实不可能出自禁欲的僧人手笔。
      
       其他说法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有说《易筋经》是明代天台宗紫凝道人假托达摩所作的,还有说《易筋经》是从秦汉时期的术士那里流传出来、于唐宋年间传入少林的。
      
       总之尚无定论。
      
       不过我翻阅这本马兔子送我的少林正宗《易筋经》之后,找到了终极答案!
      
       书中写道:“易筋经是我们祖国的一种健身方法,历史悠久,特点突出,一直流传在民间,成为人民群众所喜爱的一种体育运动……可是后来封建剥削阶级竟把劳动人民创造的东西伪托为第五世纪七十年代一个菩提达摩和尚所创造,硬给易筋经套上了一层迷信、玄虚的色彩,把易筋经的本来面目弄得神秘化起来。此外,还把易筋经的不少动作叫做‘韦驮献杵’,这无非是想神话韦驮、菩萨手中的那根‘降魔杖’的作用,其实这些动作就是前面所说的用杵舂米的一种姿态。封建剥削阶级把舂米用的木杵改成‘降魔杵’,此外还大量混杂了佛家、道家的用语,自欺欺人。”
      
       原来《易筋经》就是劳动人民农耕之余做的广播体操呀。我再往后翻,果然,一招一式,全跟种地分不开:什么“捣杵舂粮”,什么“扁担挑粮”,什么“扬风净粮”,什么“换肩扛粮”,最牛逼的是还有一招叫“扑地救粮”,实在让人费解,难道扑到地上就能救粮食一命不成?
      
       我顿时心灰意冷,真相果然很不美好呀,什么惩恶警世、维护世界和平,我看我练成之后,还是找个地方种地得了。

  • 13

    彩戏师的神仙索

        《剑雨》里有个角色叫彩戏师,正式职业是“黑石”组织的杀手,八小时之外在民间变戏法,挣点零花钱。他最神奇的一个魔术叫“神仙索”,平地里将一根绳索掷向空中,绳子竟凭空笔直地垂下,好像半空中有人拉住一般。彩戏师跳起来抓住绳子,三爬两爬,爬到半空的云雾里不见了人影。

        我记得从前看唐传奇的时候读过类似的故事,叫《原化记》。

        说唐朝开元年间,李隆基下令,让一部分人先乐起来,方式就是办晚会,搞趴体,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歌舞升平,一片和谐。为了响应领导号召,嘉兴县令策划了一次活动,要跟监狱搞魔术比赛。监狱系统很是重视,想赢怕输,可又缺乏文艺骨干,无奈,只能从犯人里海选魔术师。

        有个犯人就说了:哥有绝活儿,可哥成天关在号子里,施展不开啊。狱卒问,你会变什么魔术?犯人说我会玩绳子。狱卒一听很重视,立即向监狱领导汇报。领导十分不屑:擦!玩绳子,谁不会啊?犯人说,我这玩法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把绳子两头绑起来走钢丝,我不一样,给我一根手指粗细的绳子,五十尺长,我不用绑,直接往空中一扔,就能在绳子上表演各种动作,什么托马斯回旋、什么后空翻两周转体1080度,都不在话下。领导一听乐了:甭选了,就你了!

        晚会当天,监狱领导喊着县太爷一起来看,为了更加刺激,还特意给犯人准备了一根长达一百尺的绳子。这时只见犯人抓起绳子往空中一扔,绳子的一头便自动垂了下来,犯人腾身而上,两手两腿夹着绳子,一蹿一蹿,片刻就爬到半空。观众们很兴奋,连喊哇塞。看得正高兴,却见犯人越爬越高,转眼没影了。县令和监狱长还忙着叫好呢,半天才反应过来:我靠,人呢?这、这泥马是越狱啊!

        这越狱的技术含量太高了,美剧《越狱》里那帮费尽心思才跑出去的爷们儿们看了这故事能羞愧地吐血而死。

        据说当时有上千人亲眼目睹了这一越狱史上最牛逼的事例,媒体一炒作,玩绳哥立即火了,连当朝皇帝李隆基都听说了。李隆基听闻此事十分遗憾,一拍大腿说:这是人才啊!干嘛越狱呢,不跑的话我肯定重用他啊!——其实这全是废话:人不跑,你哪知道他是人才。

        因为这事儿发生在嘉兴,所以后来都把这一类绳技叫做“嘉兴绳技”。这是真实的戏法,并非小说和电影凭空虚构,日本人在十七世纪就记录过这则魔术,取名叫“中国绳技”,可研究了好多年,也不知道其中奥秘所在。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也写过一则关于神仙索的故事,名字就叫《绳技》。

        故事说春日游会时,有两父子挑着箩筐在变戏法。父亲说要变出桃子来,有人说了,初春时节,哪有桃子?父亲说我派我儿子去天宫偷王母娘娘的蟠桃啊,当年大师兄就是这么干的。就拿出根绳子来,往天上一扔,绳子不但一头垂下来,而且还往上升。小孩就顺着绳子噌噌爬上去,转眼没影了。一会儿,果然从天上掉下几个桃子来,大家正啧啧称奇呢,忽然绳子从空中掉下来了。父亲惊惶不已,说完了完了,肯定是被看桃园的发现了,把绳子剪断了,我儿子可咋回来啊?话音未落,天上掉下一堆东西,仔细一看,竟是小孩的头颅、四肢,血迹斑斑,很是恐怖。父亲就大哭,说为了给你们变戏法,我连养老送终的人都没了,你们多赏点钱吧!群众们一想也是啊,这人间惨剧啊这,纷纷慷慨解囊。父亲收完钱之后,乐的眉花眼笑的,一拍身边箩筐,说孩子快出来谢赏!小孩就从箩筐里爬出来,四处作揖感谢。不明真相的群众们一看:我日,又被耍了。给的钱又不能再要回来,认倒霉吧就。

        《剑雨》里,彩戏师变神仙索的魔术,顺着绳子爬走之后,绳子眼看也要飞到半空,有个家伙不甘心,说:“我也要上去!”抓住绳子,被带到了半空的云雾里。底下的几个人正惊疑不定呢,突见这人的头颅四肢纷纷从空中落下,刚开始吓得半死,壮起胆子一看,却是假的稻草人,穿的是那人的衣服。至于那位仁兄,却赤身裸体地坐在他们身后的桌子上。

        彩戏师这个魔术,跟《聊斋志异》的《绳技》里那个魔术几乎如出一辙,看来这个桥段,编剧兼导演苏照彬同学,应该是从蒲松龄老师那里得到的灵感无疑了。

  • 11

    北野武戒酒

        北野武除了是一个知名导演,还是个知名酒鬼。94年骑摩托车出车祸住院,还不忘喝酒,被人劝住了:“你这家伙,很严重啊!还喝酒的话肝脏会出问题的!”又要吃海鲜,也被人劝住了:“吃了会吐的,指数会超过900,肝硬化会死人的!”北野武琢磨了半天,说:“真这样的话……那我就一边喝酒一边吃好了。”说完干了一杯。

        他的好友岛田洋七也是个酒鬼,俩人天天凑一块喝,每天晚上一下电视节目,就一头扎到小酒馆里,喝他个天翻地覆。

        岛田洋七喝高了喜欢裸奔,一唱卡拉OK,就会脱掉衣服闹腾。有一次在北海道喝酒,岛田洋七喝高了照例在包房里脱光了衣服唱歌,这时北野武说:“喂,洋七,你这样光着身子去感受一下北海道到底有多冷吧。”岛田洋七喝得正嗨呢,听了居然觉得很有道理,就光着身子走了出去。结果北野武咣当一声把门关上,然后反锁住。岛田洋七慌忙回头敲门,北野武非但不开门,还“好心”建议说:“你去对面的酒吧喝酒去吧。”没办法,岛田洋七只好光着身子,在寒风中发着抖,走进了对面的酒吧,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酒保要了酒,一个人喝了起来。

        光着身子裸奔,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有一次,两人在伊豆泡露天温泉,一边泡一边喝酒。这时听到外面传来吹唢呐的声音——有人在附近摆摊卖拉面呢。岛田洋七说:“喂,不想吃点拉面吗?”北野武忽发奇想:“我们这样出去吃吧。”于是两人一丝不挂地跑了出去,跨过围墙,跑到拉面摊前。卖拉面的大叔吓了一跳,赶紧招呼:“欢迎光临,请问二位需要点什么?”冬天的寒夜里,风冷得刺骨,两个裸男最需要的大概是一身棉衣,不过这两个人行为艺术玩得很彻底,淡定地对老板说:“两碗拉面。”卖面的大叔很尴尬,看他们吧,不太合适;不看他们吧,好像也不太合适。只好低头拼命装镇静。要么说北野武太贱了,大叔不搭理他们吧,他还觉得若有所失,主动对大叔说:“我们是裸奔族!”谁知道大叔压根不正眼看他们:“啊,这样啊,裸奔族啊……”一边低头说,一边默默给他们做拉面。

        岛田洋七隐退七年之后,准备复出相声界,与北野武搭档,同台演出。第二天就要录制节目了,他们还什么都没准备。于是北野武以彩排的名义把岛田洋七喊到一家寿司店。吃了不到五分钟,北野武说:“算了,彩排什么,明天我们即兴演吧!”然后叫了一堆酒,像往常一样狂喝起来……

        北野武和岛田洋七,从青年喝到中年,身材越来越胖,后来两人反思,说发胖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喝酒,于是决心要戒酒!

        在寿司店,他们只点了生鱼片和茶,见惯了他们每日一醉方休的老板觉得不可思议,盯着他们看。北野武很牛逼地说:“咋了?我们戒酒了。”

        但是,做出这个决定不到五分钟,北野武就对岛田洋七说:“洋七,吃生鱼片喝茶果然不合适,我们两个喝一壶吧。每人只喝两小杯,应该没什么关系。”于是,两人点了一壶酒,分着喝了。喝完之后北野武说:“喂,你这家伙,喝了五杯吧?”岛田洋七说我晕,“胡说八道,两个人喝一壶酒,我怎么可能喝了五杯,我又不是魔术师。”北野武腆着脸说:“洋七,再喝一杯,只一杯。”岛田洋七也心痒痒:“就一杯……”于是,两人一发不可收拾:

        “要是不喝酒,人生还有什么乐趣,你这浑蛋!”

        “嗯,今天是最后一次喝酒了,要尽情地喝。”

        “我们说不定会在五秒之后死掉,赶紧喝赶紧喝!”

        他们找出所有能说服自己喝酒的理由,一壶接一壶地喝,一小时之后,两个人竟然已经喝了四十壶!

        寿司店老板在旁边都看傻眼了:“你们这么自由,可真好啊。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决心打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北野武戒酒的故事,就是这样滴。

  • 2

    迟到是学生的自由、学生的权利!

          森博嗣的书还是可以一看的。
          这几天在看他的《全部成为F》,之前还看过《冰冷密室与博士们》,虽然算不上多么牛逼,可至少拿来打发时间毫无问题,不会让你看完觉得后悔。
          森博嗣的侦探小说被称为“理科推理”,他本人是名古屋大学工学部博士毕业,笔下的人物也基本都是科学家、理科生(比如他著名的S&M系列——主角犀川创平和西之园萌绘,一个是建筑系的副教授,一个是学生),故事也一般发生在大学、研究所、研究室此类地方。
          森博嗣热衷于“密室推理”,由于是学理科出身,所以他在逻辑上还是很靠谱的。他的书,很适合像老柴这样的理科生阅读,像薛易和小村这样热衷于吟诗吹箫的文科生就算了,哈哈。
          《全部成为F》里有一段写的深得我心,在大学做副教授的犀川创平说起自己的时间观念:

          犀川一向对时间要求很严。他上课从来没有迟到过。一般情况下来说,学生是出钱的客人,教师是被雇佣的一方。犀川认为学生是可以迟到的,但教师则是绝对不能迟到的。实际上他对迟到的学生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上课迟到和早退都是学生的自由、学生的权利。教师没有责怪他们的权利。

          听听,人家日本的老师这是什么觉悟啊!可惜我上大学的时候遇见的老师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的系主任节节课点名,很不人道,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时间。最不人道的是:他自己经常迟到,早上第一节课,你就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白酒味,别人早上吃油条喝豆浆,估计他是吃油条喝白酒。
          说到这儿,小村老师,你还是读读这本书吧,哈哈,以后上课就别点名啦,迟到是学生的自由、学生的权利!

  • 9

    四川火锅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

          一方水土养一方火锅,全国各地火锅,皆有不同。香港人用自己的方式做分类,管四川火锅叫“麻辣烫”,澳门火锅叫“豆捞”,香港火锅叫“打边炉”,韩国火锅叫“神仙炉”。其中以四川火锅最为风行全国。
          四川火锅出现于清道光年间,至于起源于何地,尚有争论。通常认为发源于重庆码头,也有人考证源自自贡盐场,或是川南江城泸州。源自何处按下不提,不过四川火锅的风格倒是一致:麻辣风味,以涮毛肚等牛下水为主,既美味可口,又驱寒、除湿。四川作家李颉人在其所著的《风土什志》中就写过:“吃水牛毛肚的火锅,发源于重庆江北。最初一般的零售贩子将水牛内脏买得,洗净后煮一煮,而后切成小块,于担头置泥炉一具,炉上置分格的大洋铁盆一只,盆内翻煎着一种又辣又麻的汤汁。于是河边、码头的一般卖劳力的朋友便围着担子受用起来。各人认定一格,且烫且吃,吃若干块算若干钱,既经济,又能增加热量……”
          时下全国嗜辣,四川火锅的爱好者为数众多,著名的老饕蔡澜就是忠实拥趸,曾专程组团到重庆吃喝,一下飞机别的不干,先去到火锅店满足口腹之欲,第一次知道还可以用麻油加蒜泥做蘸料的他吃得简直要“乐不思港”。
          从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以降,书写火锅的文章举不胜举,其中观点最独特的,恐怕要属蔡康永了。闲读蔡康永的《LA流浪记》,在里面看到一段写四川火锅的文字,很是有趣。
          蔡康永在UCLA读书时,偶然与英国室友安德烈·象牙谈起中国饮食,喜欢整人的蔡康永吓唬他说:“我所来自的地方,连血都可以直接趁热灌到肚子里……”
          象牙君一听,顿时目瞪口呆:“:“……你、你们国家的人,直接生饮鲜血?……”
          蔡康永偷笑,心说这位出生于嬉皮家庭的外国友人,从小听的就是“爱与和平”那一套,碰上茹毛饮血的我们,那还不得吓死?于是继续忽悠他:“象牙君,我们那里并不是把动物的血直接装瓶子在便利商店里面卖的。我们只是对某些动物的血比较感兴趣,比方说,有时候我们会把活蛇挂起来,用刀一直线割开来,摘出这条蛇的胆,挤出这条蛇的血,一起泡在小酒杯里喝下去。”
          象牙君继续崩溃:““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通常很少直接喝血的啦,我们比较常把动物的血凝结成一块一块的,丢进沸水里煮熟来吃。”
          “吃……吃血块?什……什么动物的血块?”
          “鸡的血,鸭的血,猪的血……”蔡康永算了算,觉得数量太少,不够威风,于是拿出了杀手锏!
          “如果你是在一个叫四川的地方,吃这种沸水煮的食物,那除了血块之外,你还可以在那个沸水锅里看到兔子耳朵的软骨,长长的……”他用手比出兔子耳朵的样子,继续说:“另外,也能找到猪的喉管,也是长长的……”他又比一比喉咙部位,继续说:“还有,很少能吃到的,猪的牙龈……”他又把嘴唇掀开,把牙龈展示给象牙君看。
          可怜的象牙君,在蔡康永舌灿莲花的描述下,如同亲睹了残酷炼狱般,彻底的肝胆俱裂了。其实他应该感谢上帝,幸亏蔡康永讲起的只是四川火锅,而不是广东饮食……
          看到象牙君的反应,蔡康永也不由感叹:四川火锅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啊!任它什么东西,一丢到火锅里,夹杂在翻腾的喉管跟牙龈之间,全都是强虏灰飞烟灭、一尊还酹江月了。
          仔细想想确实挺恐怖的,红彤彤油亮亮一个沸腾的火锅,里面盛着牛的胃和骨髓,鸭子的脚蹼、肠子和血,猪的喉管、肾脏、肝脏、脑子……甚至还有牙龈!这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又是什么?
          许多胆小的“爱锅者”,听到这番话,恐怕从此要对蔡康永恨之入骨了。

  • 4

    到扬基体育场打飞机

        史蒂芬·金的《末日逼近》挺好看——就是太长了点,上下两册,758页,将近80万字。
        小说讲一种无法治愈的、强致命性、强传染性流感病毒被无意中从一家军方研究所泄漏出来,整个世界成为人间地狱,大部分人口全都死去,真的如书名所说——末日逼近。
        这本书在甲流的时候看应该更有效果,现在看起来依然惊悚,只是节奏太慢了点,我看完上册放弃了。
        99.4%的传染率,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幸免,这时候再去抢劫、盗窃已经毫无意义。面对末日逼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活法,其中有个年轻人是这么计划的:他打算去完成一项毕生的抱负——到扬基体育场,沿着外场裸跑,然后在本垒上手淫。“毕生的机会,伙计,”他说,并眨了眨双眼,然后就嚼着口香糖漫无目的地走开了。
        多好的小伙儿啊。

  • 8

    美人去已二千年

        《胡适日记》里写,1910年3月22日,大雨滂沱,胡适跟一帮朋友在妓院喝酒,大醉后胡氏雇了一辆人力车回家。车夫乘他酒醉,顺手牵羊,剥了他的衣裳,偷了他的钱包,把他扔在雨里了事。胡适醒酒后大为羞愧,此类荒唐事,再不敢为。
        其实清末民初,狎妓成风,连蒋介石这种胸怀大志的人都忍不住隔三差五光顾一下青楼,胡适去喝场大酒,真算不上如何出格。
        当然也有洁身自好的。严范孙就向来恪守君子之道,反对嫖娼、征妓、纳妾等不良现象,不仅自己“终身耻作狭耶游”,而且规谏喜好出没青楼的朋友。
        严范孙远游罗马庞贝古城,见有妓院遗址,入内参观。为了纪念自己此生第一次踏入“妓院”之门,严范孙赋诗一首:

        平生不入平康里,人笑拘墟太索然。
        今日逢场被破戒,美人去已二千年。

        别看严范孙为人严谨自律,写诗文,还是风趣的。

  • 5

    流浪遇见神

        用一个下午读完了蔡康永的《LA流浪记》。实在是一本妙趣横生的书,让人捧腹的段子比比皆是。全书一共18篇,贴的这一篇叫《流浪遇见神》,讲的是蔡康永在UCLA读书时,在室友的玩笑之下,误服LSD后的感觉。这几乎是整本书篇幅最长的一篇,看来康永对此的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

      流浪遇见神

            我的室友,安德烈•象牙,不呼吸免费的空气,只呼吸大麻。

      安德烈•象牙,英国人,白种人,苍白如纸的白种人,淡金胡渣、黑眼圈,性感的黑眼圈。

      象牙小时候演过一部电影,“他乡异国”,英国片,讲一个贵族式寄宿学校长大的男生,怎么一路变成共产党的故事。象牙在电影里是小配角,有一场主角被残酷鞭打屁股的戏,象牙小朋友演的是围观的小学弟之一,连开口说对白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我竟然记得那张脸,等到开学前,我去UCLA的学生住宿服务中心报到时,服务中心把安德烈•象牙分配给我当室友,他们安排我们见面互相聊聊,然后问我同不同意,我看看象牙,暗暗感到没道理的熟悉,就点头说好,我哪会想到这熟悉感觉并不涉及什么前世记忆,只不过是我看过他小时候演的电影而已。

    *

      安德烈•象牙当然已经长大了,大到能进研究所,只是他的脸还是跟小时候很像。他很惊讶我记得那部电影,可是他没兴趣多谈他的童星生涯:“那只是我的嬉痞老妈,出卖孩子,好换取更多上等大麻的犯罪记录之一罢了。”这是他为他演的电影下的注脚。听起来,他们家的习惯就是用大麻当作“度量衡单位”。

      安德烈•象牙的大麻道具很多,有些我从没见过。其中最有派头的,是一对水烟筒,器形是圆肚长颈的玻璃瓶,圆肚里装水,长颈的开口就用来对住嘴,圆肚上方突出小盏,用来塞大麻烟叶丝。这个水烟筒吸起来呼噜有声,我常看象牙跟他的女朋友两人,在客厅昏暗灯光下对抽,烟丝燃起火星、烟水咕噜咕噜波动,我会在刹那间以为误闯了印第安酋长的帐篷。

      屋里经常弥漫大麻味道,这并不大困扰我,空气是有点混浊,可是离“伸手不见五指”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我又很少有机会待在住处,我甚至有点怀疑弥漫家中空气里的大麻,是不是暗中令我心情放松,比较少为了拍片出状况而发脾气。

      *

      当然还是有令我困扰的地方:比方说,接电话。

      象牙室友吸了大麻以后,会变得很喜欢抢接电话,每次家里电话铃响,他就跑去笑嘻嘻的接起来,跟对方有说有笑了两三句以后,就把电话挂了,问他是打来找谁的,他笑嘻嘻的说:“不知道。”

      另一件烦人的事情,是看电视。如果是在看搞笑的脱口秀或是喜剧,吸大麻的人嘻嘻哈哈乱笑一阵,倒也有助气氛,可是有时候看新闻,象牙跟象牙女友两人照样对着电视上的主播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加州州长表示,消费税的调整……”“嘻嘻,加州州长……”象牙室友指着画面笑,“哈哈哈,消费税,哈哈哈……”象牙的女友也加入。

      电视里的主播,继续正经的播报着:“……这新车的驾驶座气囊,据说在启动时间上……”又来了,“嘻嘻嘻……这款车,有……有气囊!哇,哈哈哈哈……”他们两人又笑做一团,好像气囊是全世界最好笑的东西。

      大概就是这样子看新闻的,严格说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回想每则新闻的画面,总是伴随着嬉笑罢了。

      *

      安德烈•象牙进的并不是电影制作的研究所,他进的是医学院的药学研究所,研究麻醉药物的。我觉得他这也未免做得太明显了一点。

      “安德烈•象牙,你真的是来研究麻醉药的吗?你确定你不是来研究迷幻药的吗?”我问他。

      “康永,亏你还是来自神秘璀璨的东方,嬉痞之祖寒山子的故乡,竟然会妄想要分开麻醉药根迷幻药?麻醉药解放你的痛苦,迷幻药解放你的灵魂。你知不知道东南亚最近走红一种药,是我们药界专门给兽医阉狗时用的麻醉药?万流归宗,没有人是孤岛,分什么麻醉和迷幻药?”

      “你的祖国,英国,有悠久的嗑药传统,你又何必跑到加州来研究迷幻药?”我问。

      “迷幻药的研究嘛,没错,我们英国算是领导过一点风骚,大小说家赫胥黎写的《众妙之门》,正是研究LSD的老经典……”

      “咦?《众妙之门》是那个赫胥黎写的?”

      “是啊,就是写《美丽新世界》的赫胥黎写的啊。”

      “UCLA电影系出过一号超级摇滚巨星,叫吉姆•摩里逊,不就组过一个乐团,叫做‘众妙之门户’的?”我问。

      “正是,就是吉姆•摩里逊向我们英国的赫胥黎大老致敬,感谢赫胥黎一掌推开了LSD的众妙之门。”

      “象牙室友,我们这位吉姆•摩里逊,后来是嗑药嗑到挂的吧?”我问。

      “康永,你们东方不是早就了解生命是周而复始的循环吗?摩里逊的摇滚生命,因LSD而始,由LSD而终,不是再合适不过了吗?什么叫‘嗑药嗑到挂’呢?”

      “你不觉得摩里逊可以活久一点吗?如果大家这么喜欢他的音乐?”我问。

      “嗯,我不知道……活久一点……发胖,变老,变无聊……这样好吗?这样,我们就没有吉姆•摩里逊灿烂燃烧的传奇了……”  (更多…)

  • 9

    你不可不做的爱爱101式

        据说这本书集结了中国老祖宗的闺房秘籍《素女经》、传说中由印度神明流传下来的性爱宝典《爱经》和从古至今坊间口耳相传各种的男女爱爱招术,从“狗狗式”到“独门自创式”,一共101式,如果你三天来一次,那么基本够你不重样用一年的。为了防止你看不懂,每种姿势都有配图,真是招招爆笑、式式咸湿啊。
        不多说,下载点这里。(不支持迅雷下载)

  • 8

    自宫有罪,快乐有泪

        据说在明朝,太监是个抢手的工作。除了官方招聘的太监之外,还会经常有人在未经官方许可的情况下,自行阉割,然后跑到京城等机会当太监。

        关于自行阉割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你又不是短笛大魔王,割掉一根,还能长出一根。这玩意儿割了可就没了,在向来崇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中国,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大的诱惑啊。

        这足以说明,太监绝对是一个大大的肥差——比胡总治下的公务员还要吃香。

        即便如此,对于自行阉割的人,我们还是很难理解。要知道,一旦你经过笔试面试口试明规则潜规则应聘当上了太监,国家是专门有阉割人的地方来替你净身的,无论技术、安全还是卫生状况,应该都比家里的菜刀或者杀猪刀要强吧?而一旦应聘失败,也不会因为白挨了那咔嚓一刀,耽误你翻云覆雨传宗接代,把爱的种子撒播到我四方。

        思前想后,唯一能替自行阉割者找出的理由就是雷锋同志的一句话:“我们是国家的主人,应该处处为国家着想。”

        ——国家阉一个人多不容易啊,出人力、出物力,负责阉割的工作人员还得忍受痛不欲生的惨叫声,长期如此,对精神状况也是个考验。那么我自己先把自己阉了,给国家省事儿了,面试的时候……应该能加点印象分吧?而且国家用来阉割的专项拨款这不就省下了?哥儿几个拿去喝酒吧。

        按说,一个正常的社会,哪怕当太监再吃香,也不至于全国的汉子都动心吧?可到了明朝中期,有志于投身太监行业的爷们儿越来越多,而且都效法岳不群,动不动就挥剑自宫,然后跑到京城做“北漂”。问题是不是你一刀割了,然后跑到北京,就能当上太监的。就好比你哪怕陪导演睡了,也不一定能演主角一样。这么多割了小弟弟的人混在京城,等不到进宫的机会,又丧失了成家立业的功能,时间长了吃不上饭,只好动点儿歪念头,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于是中国历史上最牛逼的一道法令颁布了,这道法令说白了就六个字——

        禁止自行阉割!

        古往今来,也只有中国能出现这种法令了吧?泱泱大国,名不虚传。

        后来看周星驰的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面有个来福,就是作伪证说他跟戚秦氏有染的那个家伙,不也是自幼家贫,所以自己阉了,想要入宫当太监?结果还不是没钱送礼进不了宫,灰溜溜地跑回老家给人做打工仔?

        这说明直到清朝,自行阉割还是很流行的——真是钻石恒久远,自宫永流传啊。

        自行阉割想当太监的,大多像来福一样,进不了宫,只能回家,抑郁地终其一生。偶尔有个大获成功的,比如魏忠贤魏公公,便会成为自宫爱好者们的偶像,激励着他们一批批、一代代,奋不顾身地咔嚓一刀,割下自己的小鸟儿。

        看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其实明代的宦官是分很多级别的——

        “刚进宫时只能当典簿、长随、奉御,如果表现良好,就能被升迁为监丞,监丞再往上升是少监,少监的顶头上司就是闻名遐迩的太监。”

        你以为太监是这么容易当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