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海子的遗书

        说来惭愧,一直以来只知道海子是自杀的,后来又知道在他自杀现场不远的一个墙上,海子用铅笔写了这么一段话:“我叫查海生,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却从不知道海子还有别的遗书。今天薛易发给我一看,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一 
      今晚,我十分清醒地意识到:是常远和孙舸这两个道教巫徒使我耳朵里充满了幻听,大部分声音都是他俩的声音。他们大概在上个星期4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弄开我的心眼,我的所谓“心眼通”和“天耳通”就是他们造成的。还是有关朋友告诉我,我也是这样感到的。他们想使我精神分裂,或自杀。今天晚上,他们对我幻听的折磨达到顶点。我的任何突然死亡或精神分裂或自杀,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一定要追究这两个人的刑事责任。
                                             海 子
                                            89.3.24

    二 
        另外,我还提请人们注意,今天晚上他们对我的幻听折磨表明,他们对我的言语威胁表明,和我有关的其他人员的精神分裂或任何死亡都肯定与他们有关。我的幻听到心声中大部分阴暗内容都是他们灌输的。
        现在我的神智十分清醒。
                                                海子
                                               89.3.24  夜5点


    爸爸、妈妈、弟弟:
      如若我精神分裂,或自杀,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常远报仇,但首先必须学好气功。
                                        海 子
                                       89.3.25


    一禾兄(即:诗人骆一禾,《十月》杂志编辑):
      我是被害而死。凶手是邪恶奸险的道教败类常远。他把我逼到了精神边缘的边缘。我只有一死。诗稿在昌平的一木箱子中,如可能请帮助整理一些。《十月》2期的稿费可还一平兄,欠他的钱永远不能还清了。遗憾。
                                        海 子
                                        89.3.25
     

    校领导:
      从上个星期4以来,我的所有行为都是因暴徒常远残暴地揭开我的心眼或耳神通引起的。然后,他和孙舸又对我进行了一个多星期的听幻觉折磨,直到现在仍然愈演愈烈地进行,直到他们的预期目的,就是造成我的精神分裂、突然死亡或自杀。这一切后果,都必须由常远或孙舸负责。常远: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孙舸:现在武汉,其他有关人员的一切精神伤害或死亡都必须也由常远和孙舸负责。
                                               海 子
                                               89.3.25
      
         又去网上搜索,找到了海子失踪后,有关部门向常远调查时,常远所写的书面材料:

    关于查海生(海子)
      ──致有关部门
      我与查海生一直是关系比较要好的朋友。他是一个心地很好、无拘无束、对许多事情都满不在乎、充满浪漫气息的人,也表现出一些思想单纯、思考问题过于简单的倾向。这是他所留给我的总的印象。因为我们同属一个单元,他在3楼,我在6楼,加之都较早地参与研究法治系统工程,以及对宗教(他非常崇拜西藏文化)和气功的兴趣,所以有许多共同语言。我们经常互相借书,一起看电影、吃饭、谈天说地。
      自从他搬到昌平中国政法大学新校以后,我们彼此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除了有一次他请我帮他到我院计算机房打印几首他的诗作,及在中国政法大学新校“兰屋”喝过几次饮料外(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孙理波都在场),我与他的交流形式几乎都是在马路上偶然碰面聊聊。
      这次大家告诉我海子出了事情、失了踪,并留下奇怪的“遗书”,说我用特异功能给他造成各种幻觉来暗害他。我听了之后,感到非常震惊和不可思议。最不可思议之处在于:几年来,我在与海子的整个交往过程中,从未闹过任何别扭,没吵过一次嘴,关系一直很好(这一点,中国政法大学的孙理波、姚新华、胡希平等以及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的韩荣贵等都可以证明;他们也是海子的好友.)而他,却突然间视友为敌了!真令人无法相信!
       我最后一次碰到海子,大约是今年开学后不久。他神采飞扬地说,他又去了一次西藏,“偷”回来了一尊练功用的佛像,还有其它一些“好东西”,并在西藏的山上修炼了密宗静坐,把钱花了个净光,现在“穷极了”,临时到商店买个东西都没钱(我记不得是要买什么了),我当时还“赞助”给了他5元或10元。
      再往前的会面,可能就是今年放寒假前的一天,我在家属区食堂附近碰到他,当时我骑车子还带了他一段。他又与我说起密宗和气功来,我建议他发挥“内行”的想象力,写一部关于关于气功的科幻电影剧本。他说自己写不了。
      我盼望有关方面务必努力尽快找到海子,只要找到他,就能够把这件事情彻底澄清;否则,这将给我徒添数不清的麻烦。
       以前,在从事有关工作期间,我曾遇到与出在海子身上的这件怪事类似的2件事:
      一是贵州的一位科研人员一直在说他受到台湾特务用特异功能武器的攻击,给他造成种种幻觉,还对他发出指令,令他无法忍受和生存。此案的材料,几年前曾转到我手里,我整理后交给了国家××部×局主管特异功能事务的×××局长或×××处长了。
         二是北京的中国佛教协会图书馆的吕铁钢先生(精通藏语,翻译出版了大量藏传佛教密宗经典.),他一直说自己在练西藏密宗气功时有“魔”在折磨他,使他无法活下去,让我为他“驱魔”。此事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的罗振洲老师(他是西藏佛教密宗“噶举派”即“白教”贡噶活佛体系的正宗传人之一)和邰雁虹老师(罗振洲夫人)知道。
         在此,顺便提及以上二事,供有关部门参考!
      
                                         
                                              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常  远
                                                     1989年3月26日晚

        虽然知道八九十年代举国气功风,可一路看下来,还是觉得很崩溃。关于这个问题,南方周末有一篇文章叫《海子之死:从精神家园到精神病家园》,分析得还算透彻。

        PS.组织了一个活动,准备周五在小咸面铺搞一场“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海子诗歌朗诵会”,有兴趣的朋友一起玩玩呗。

  • 4

    MOOK《放映》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了本MOOK书,叫《放映》,顾名思义,是以电影为主要内容的,主编是苏静。刚拿到第一期《放映 001》,内容很不错,推荐一下。
        有一篇彭浩翔的专栏,叫《我的第一部电影》,说的是他拍第一部短片《暑期作业》时的酸甜苦辣,很有意思。结尾写得尤其好:
        “导演并不是为了提醒观众自己的存在。一个好的导演应该隐藏在镜头之后,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角色的表演和剧情的发展上,而不是不断跳出银幕,提醒观众你的导演技巧有多酷,你的镜头调度有多刁钻。如果你坚持形式主导影片的话,我建议你不如转拍MTV或广告更好。”
        书不错,246页,全彩印刷。35块钱的售价,也算可以接受吧……

        《放映 001》目录
        南京!南京!特辑
          刘彤:日本人打的是我们写的鼓谱
          曹郁:摄影就像演奏音乐,就像呼吸
          郝艺:观念再造南京城
      我的第一部电影 <彭浩翔专栏>
      来自亚马逊族的伊朗女斗士斯瑞・娜莎特
      联艺九十华年
      哈罗德・品特的电影生涯
      超越新现实主义的“生活流”发现者:埃曼诺・鄂米和他的影片
      希区柯克范儿的摄影作品:浓烈凝固的故事瞬间
      武智铁二的白昼噩梦
      河濑直美小传以及工业时代下的手工业电影
      枕头人马丁・麦克唐纳
      世界MV大师传 <连载1>
      披头士影像简史
      Between the Images 01

  • 4

    牛饮的境界

        唐代的杨华在《膳夫经手录》中写:“累日不食犹得,不得一日无茶也。”
        还真是这样。
        中国人爱茶,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无不以茶为好。中国人亦爱品茶,不过既是“品”,便各有各的门道了。
        同样生在唐代的诗人卢仝,名气普通,却有一首茶诗名曰《七碗茶歌》,在历代茶诗中独领风骚。诗从“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一直写到“七碗……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将品茶的销魂之处写得惟妙惟肖。
        但是到了《红楼梦》中的“槛外人”妙玉那里,卢仝的喝法简直不入流了。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中,妙玉对宝玉谈论茶道:“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
        卢仝岂止是三杯?上来就连干七碗,跟武松喝酒的劲头有一拼了都。
        所以同为品饮,在一粗一细的相形之下,便似有了云泥之别。
        茶道高手妙玉对泡茶之水的要求更是苛刻,给贾母等人泡“老君眉”时用的是特意收集的“隔年的雨水”,待到与宝钗黛玉喝“梯己茶”时,用的却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考槃余事》在谈到煮茶用水时认为:“秋水为上,梅水次之……雪为五谷之精,取以煎茶,幽人清贶。”可见妙玉用水之精之苛。
        古语说:“水为茶之母,壶是茶之父”。要获取一杯上好的香茗,需要做到茶、水、火、器四者相配,缺一不可。可长居都市之人,每日奔波劳碌,自然不会有妙玉这般的闲逸之心。好在茶之一道,高有高的妙处,低有低喝法。一个瓷杯,几撮绿茶,已然足矣。
        听三毛说过:“阿拉伯人饮茶必饮三道。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爱情,第三道淡如微风。”
        所以啊,别拿妙玉当标准——牛饮怎么了?哥喝的那哪儿是茶啊,那是寂寞,是境界!

  • 7

    腰围见证岁月

        先重复一个昨天讲过的段子。

        倪匡客居旧金山时,只要他跑去肉店买猪蹄膀,大家就知道倪太肯定回了香港,这是倪匡趁机开肉戒呢。倪匡身材肥胖,倪太在时,决计不会让他大啖五花蹄膀的。倪匡便趁太太回港之际,一口气买上十个八个,卤成一大锅,藏在冰箱里慢慢享用。全吃完了,倪太也该从香港回来了,自以为高明,神不知鬼不觉。哪知倪太太去市场转一圈,商家纷纷给倪太告密。倪匡说起来就“哈哈哈哈”一阵大笑:“有什么道理好吃的东西通常都没什么有益的?”

        其实倪匡对自己的身材也很无奈:“我从一百二十多磅,一胖就胖到一百六十多。你想想,这不是每天拖着四十磅东西在走路,累都累死了。”于是决心减肥,没多久便瘦下二十磅。蔡澜讨教了减肥秘籍,依照而施,果然亦有成效。人家问他用什么减肥法?他回答说是“倪匡减肥法”。其实方法很简单,按照倪匡的说法便是——不吃就瘦,“你看纳粹党集中营里,有哪个犹太人是胖子”?

        后来又通电话,倪匡说每天只吃一餐,蔡澜问:“那有没有比从前瘦一点?”倪匡颓丧:“没有,还是一身赘肉。”蔡澜大惊:难道倪匡减肥法也失效了不成?再追问:“那一餐吃了些什么东西?”倪匡洋洋得意:“烤羊腿呀。买了一只四五磅重,去骨的。四百五十度火,烤个四十五分钟就可以半生不熟吃,真美味,把那些羊油来炒青菜,不知多香!”蔡澜于是暴汗——四五磅的肉,怪不得一天吃一餐,也照样发胖。

        倪匡豁达一生,艰难减肥之后,又放开大吃,因为“六十岁以后每一天都是赚的,饱死也好”。

        香江另一才子梁羽生,个子不高,体态丰腴,身材比起倪匡,不遑多让。虽有减肥之须,可梁羽生却并未有减肥之意,大鱼大肉,并不避讳。只是梁夫人对他看管甚严,严格控制他的饮食起居,梁羽生无奈,便常在上班途中买一包乳猪或叉烧肉、卤鸡腿,到得办公室,便一边大吃,一边写作。有时馋虫上来,还没等走到办公室,手中的肉食就早已被一扫而空了。

        大概才子们都面临这样一个艰难的选择:左手写她,右手写着爱。“她”是太太,“爱”是大鱼大肉。不信就以香港四大才子为例。四个人,金庸、倪匡、蔡澜、黄霑,黄霑身材比正常稍胖,还算正常;金庸虽然年轻时为了追求夏梦练过芭蕾舞,可也不是个瘦子,书茵在一篇文章里写过,“金庸中等身材,略微肥胖,笑起来,双眼连成一线”;倪匡自不必说,而蔡澜更是个嗜吃如命的饕餮客,生活信条七个字,抽烟喝酒不运动,有人问蔡澜:“鸡蛋要怎样做,才最容易不吃胖?”蔡澜答:“怎样做,吃多了,都会胖。怕胖,什么都别吃。”

        由此似乎可以得出“香江才子多胖子”的结论。其实也不尽然,看一看二次华山论剑选出的“新香江四大才子”——陶杰、林夕、梁文道、陈志云,四个人一个赛一个的瘦。而即便是老牌才子们,晒一晒几十年前的老照片,又有哪一个不是玉树临风(仅指身材啊,相貌不算在内)?所以啊,如果要结论的话,那也只有六个字——腰围见证岁月。

        到得金庸这把年纪,如果对减肥有兴趣,那也是对自己作品,他形容旧版本作品时就说“如减肥前般不完美”。至于身材嘛——又没有另一个夏梦让他如痴如醉,又何必跟肠胃过不去呢?

  • 3

    丹尼斯·勒翰与《禁闭岛》

        后天(2月19日),马丁·西科塞斯导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新片Shutter Island就要公映了。除了盖·里奇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这大概算是我近来最期待的电影了。
        Shutter Island改编自美国作家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的同名小说。小说在港台和内地出版时,都翻译为《隔离岛》,十分贴切;而电影不知道沿用了哪里的译法,改叫《禁闭岛》,多少有点莫名其妙。
        《隔离岛》的小说我去年读过,特别刺激。悬疑、惊悚气氛的营造,故事背景的铺垫,多少有点《致命ID》的调调儿。2月19号Shutter Island在美国上映,内地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到,推荐可以先读一下原著小说,真的是很精彩。
        丹尼斯·勒翰的名字可能很多人没有听到过,其实他的作品在中国还是很有名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神秘河》,就是根据勒翰的小说改编的。本·阿弗莱克导演的《失踪宝贝》,同样改编自勒翰的小说《再见宝贝,再见》。
        丹尼斯·勒翰的小说,南海出版社引进了《隔离岛》《神秘河》,文化艺术出版社最近在推另外几本,包括《再见宝贝,再见》《圣洁之罪》《黑暗,带我走》《战前酒》(勒翰1994年进军文坛的处女作)等等,跟我一样对冷硬派缺乏免疫力的朋友可以搞来看一看。勒翰的小说,文学性、可读性都很强,基本不会让人失望。

        《禁闭岛》预告片

  • 26

    陈冠中《盛世:中国,2013》电子版下载

        近来最火的一本书,偏偏在中国内地的书店里是买不到的——这本书是香港作家陈冠中写的,叫《盛世:中国,2013》
        陈冠中是在香港创办《号外》杂志的文化人,跟陈冠希老师没啥关系。《盛世:中国,2013》不知道算不算是一部政治寓言小说,讲的是到了2013年,全球经济由于金融海啸进入冰河期,而中国却安然避过劫难,反而开始步入千年一遇的盛世,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核心国。由于我刚看了个开头,所以到底陈冠希,噢不,陈冠中老师想反映个什么问题,还没看出个端倪。等看过之后,咱再交流。
        《盛世:中国,2013》仅在香港地区出版销售,售价70港币。内地读者如果想看,只有去淘宝的网店里购买,估计这本书在中国内地正式出版几乎是没有希望的。
        感人的是:为了方便广大中国内地读者读到这本书,陈冠中老师毅然决定盗版自己的书,他亲自校对了一份《盛世:中国,2013》的电子版,然后委托网友放到互联网上,供大家免费下载阅读。为了陈冠中老师这份热情,咱也得疯狂传播一下不是?
        《盛世:中国,2013》PDF电子版的下载地址:
         地址1
         地址2
         地址3

        由于是经过作者授权的,所以我在下载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理直气壮过。哈哈。

  • 8

    我曾经爱过一个爱斯基摩姑娘

        看威勒德·普赖斯的《北极探险》,里面提到爱斯基摩人的一种风俗——不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因为对爱斯基摩人来说,名字就是他的灵魂,是一个神灵。如果神灵守护着的那个人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就会惹恼神灵。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一个爱斯基摩人的名字,是不能直接问本人的——即使问了,他也不会告诉你。当然也不是没有方法:如果你想知道爱斯基摩甲的名字,就去问爱斯基摩乙,自己的名字通过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是没有关系的。

        爱斯基摩人住的冰屋,叫做“伊格庐”。去别人家的伊格庐串门时,不能敲门(因为伊格庐的门也是冰做的,敲上去声音很小),而是要站在门口喊一嗓子:“有人想要进去!”

        屋里的人听到之后,绝对不会问“你是谁呀”这种白痴问题的。因为……考,刚才不是说了吗?爱斯基摩人是不能说自己的名字的!所以全靠听力——幸亏爱斯基摩人比较少,村子里的人彼此都能听出彼此的声音。

        这让我想起一件往事。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对一个陌生的姑娘一见钟情,每时每刻都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次她打电话对别人说自己电话号码的时候,被我听到了。我发短信跟她聊了几句,相谈甚欢,最后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啊?”短信发出之后,如石沉大海,她再也没有回答过。

        我当时悲痛欲绝,想三想四,分析了她不告诉我名字的好多原因。直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这才明白其中奥妙——原来这姑娘是爱斯基摩人啊!

        爱斯基摩姑娘的逻辑大概是这样的:就是不告诉你名字,你爱到死也只能是“爱死寂寞”。

  • 2

    车好不等于身体好

        少年时看港片,古惑仔要砍人了,就搞一辆面包车,一拉车门,噌噌窜上七八个人,手持片刀或者棒球棍,威风凛凛赶赴沙场。

        再来看章子怡的“泼墨门”。目击者的证词是:当晚11点左右,一辆黑色奥迪Q7汽车里下来了四五个统一身着迷彩服、戴着墨镜的男子……

        电影里是微面,现实中是奥迪Q7——怪不得有人说生活永远比电影精彩,还真的是这样。

        美国人拍007系列电影,詹姆斯·邦德永远开着最新款的阿斯顿·马丁跑车,这辆跑车配备着梦幻一般的高科技设备,总能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总能让“邦女郎”心猿意马继而以身相许;当然,也总逃不掉最终会摔得面目全非的下场。

        最新消息是,阿富汗人也拍了一部007电影,投资预算高达人民币两万元左右。男主角的座驾很是惊人——是一辆超级平民化的二手丰田车。且不论拳脚功夫和床上功夫,单从开的汽车上,阿富汗007就已然先自矮人三分了。

        男人喜欢开名车,再成功的男人——即便成功到已不需要名车来替自己增加身份——也不能免俗。究其原因,英国人类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认为这纯粹是生殖崇拜使然。在其作品《人类动物园》中有这样的描写:“它们之所以会使人觉得有粗犷的男性气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们的形状看上去很像男性生殖器:车身狭长而且经常是红色的、车头凸出而且呈圆弧形,和雄狒狒的阴茎很相象。如果一辆敞蓬跑车里坐着一个男人,两者合在一起就活脱脱成了一尊颇有古风的男性生殖器雕像:没有身体,只有小小的头和一双放在阴茎上的手,而阴茎却大得出奇……”

        所以据说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搭讪方法来自布鲁斯·威利斯,他会非常真诚地询问对方:“美女,我可以为你买一辆凯迪拉克吗?”这是成年人的方式。相形之下,加菲猫的主人乔恩跟女人搭讪的方法就显得异常孩子气了:“你瞧,我的牙床很健康。”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吃这一套。作家小宝在《大不等于身体好》里说过这样一个段子:“有一部西片,里面有个很体面的小伙子,开了一辆威风凛凛的大奔,他本来以为人民群众都会起立喝彩,不料罗宾·威廉斯很恶毒地说:只有身体不好的男同志才会开这样大规模的车子,以壮行色!”

        算是为开不起名车的阿富汗007出了口恶气。

  • 6

    晚清史事

        读杨天石的《晚清史事》,有一篇《保皇会的“妙语妙事”》,说1899年,康有为在加拿大组织保皇会,全称“保救大清皇帝会”。之后,保皇会逐渐发展到中美、南美、檀香山等一百四十余个城市,会员据说有数百万之多。
        该会有一套自成体系的仪式,例如每次开会时,梁启超要率众同志一齐起立,先恭祝光绪皇帝万寿无疆,齐声大喊三声,“声震全市”;然后再祝康有为到处平安,同样也是齐声大喊三声。
        不仅要祝“皇帝万寿”,还要祝康先生“平安”,而且还要“齐声喝彩三声”——历史是何等的相似,后来的“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与其说受保皇会的影响,倒不如说是某种体系的一脉相承。
        据传1967年的一天晚上,毛泽东和林彪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看革命样板戏。戏开演前,台上报幕员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健康!永远健康!”当喊“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的口号时,毛泽东转过头对林彪说:“你听,喊你呢!”林彪未说话,微微一笑——虽然表现得很轻松,可心中的恐惧感是不言而喻的。很快,林彪就给中央文革小组写来一封信,提出不要宣传祝他“永远健康”。
        林彪觉悟了,康有为却始终沉浸在“康先生到处平安”的麻醉里。康一生在政治上不得志,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 6

    喝喝酒,减减肥

        一度不解女明星为何一窝蜂式地热衷于减肥——像凯瑟琳·泽塔-琼斯那般丰腴,也未尝不是一种性感嘛,何苦个个瘦成排骨精?后来才悟出门道:在众女皆瘦的娱乐圈,你一旦胖起来,别人的第一反应只会是——你怀孕了!

        容易发胖的赵薇是这种理论的最大受害者。2007年与王励勤拍拖时,就因为穿了件宽松点儿的衣服,马上被判定为疑似怀孕;去年夜店K歌被偷拍,就因为左手叉腰,便又一次惹起怀孕疑云;最近这条传言更狠,在《花木兰》首映式上,赵薇穿了条宽松的黑色连衣裙,之后就传出她已经去新加坡待产的消息。

        有了赵薇这个反面教材,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女明星们为何拼了老命也要瘦身了。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增肥没啥技术含量,减肥可就是个技术活儿了。节食、运动、吃减肥药,都只能算作常规武器;就连大吃大喝之后再拼命抠喉咙吐出来的“一指禅”神功,都早已是小儿科。女明星的一些极端减肥术,说起来简直骇人听闻。

        早先有人发明了一种瘦身秘籍,把浸过橙汁的棉花球当饭吃,这样一来胃里会有饱胀感,让自己吃不下别的东西,二来又几乎没有任何热量可以消化,据说减肥效果很是明显。更有甚者,十年前香港的女明星间曾流行一种既恶心又恐怖的减肥法,就是在腹中养蛔虫,不管吃了多少东西,热量都被蛔虫吸收,当然就胖不起来。相传叶玉卿和叶倩文都曾用这种方法达到瘦身目标,想想都觉得骇人。

        这种暴力减肥法对身体的伤害可想而知,最著名的是香港女星袁洁莹,因减肥引起厌食症,体重跌至35公斤,掉发、停经,调养了八年才恢复健康。巴西女模特赖丝顿因减肥引发的厌食症并发症死亡,172公分的身高,死时的体重仅仅40公斤,真正是皮包骨头。

        难道就没有一种靠谱的减肥方法了吗?北京作家狗子给出的方法是——喝啤酒。按照狗子的说法,喝啤酒不仅不会发胖,而且能减肥,关键看你怎么喝了。那么应该怎么喝呢?狗子说了:“要这么喝:空腹,吞服,一日一次,一次五瓶以上,越多越好,冰镇啤酒效果尤佳。”听起来很简单是吧?非也。单说这个“一日一次”吧,指的是“从天黑以后在酒桌前坐下开始直至天亮”。谁能做到?

        近来还风靡一种“意念减肥法”,就是该吃吃、该喝喝,你要做的仅仅是每天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我又瘦了,我又瘦了……”于是你就真的瘦了。

        听起来好像更不靠谱……算了,我还是吃棉花球去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