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旦哥

     

        旦哥是我们的好朋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拿他的名字调笑。旦哥艺名宋不文,本名宋旦华,据他说,他的名字本是“诞生”之“诞”,报户口的时候,派出所民警学识有限,顺手给写了个更简单的“元旦”的“旦”。呜呼哀哉,从此之后,华诞变成了松花蛋。

        旦哥瘦骨嶙峋,长得像个吸毒者,从前在报社上夜班,经常在繁星满天的下班路上就被警察拦住了,伸手一指:“你,身份证!”后来旦哥认识了我们这伙人,从“道友”变成了酒鬼,经常下了夜班之后喊我们喝一场,然后带着一身酒气,似一根竹竿似的左右摇晃着往家走,像极了金庸笔下的色鬼云中鹤。单女妇女见了他,两里地之外就豕突狼奔地逃亡了。警察也对他没了兴趣,一个浑身酒味的家伙不会是吸毒者。吸毒的人对酒没兴趣。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拯救了旦哥——就算他脾气好,可也架不住天天晚上被警察盘问,万一哪天心情不好,没准就成了杨+第二。

        我们在酒馆喝酒,有时会来新朋友,这时我会主动负责介绍:“这位是纯子……这位是咸子……这位是洋子……”到了旦哥那里,刚说到:“这位是……”旦哥就忙不迭地打断我:“叫我旦华就行!”

        有一次,闲来无事,几个人在QQ群里拆字玩。

        学义使坏,说:帮我测一下‘旦’字吧。

        我顿时来了精神:“旦”,上“日”下“一”,意思是一生只能日一次,慎重为好啊!

        旦哥连忙辩解:胡扯,“旦”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意思!

        我没搭理他,又说:“旦”形同“且”,“且”字在古代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但是“旦”字是断开的,说明此人被阉,乃“阉人”之意。

        老柴也掺和进来:“旦”,也可解释为不宜行房事——“日”字下面一具尸,干了就死啊!

        学义说:“旦”字是口被堵上,下面的一横是木板,说明被灭口之后躺在木板上了。

        旦哥很崩溃:“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意思!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意思!太阳……”

        这时大熊忍不住了,蹦出来喊了一句:你复读机啊你!

        另有一次,我从网上偶得一个上联,叫“鲁智深撸自身撸至深处鲁自呻”。我把上联发到QQ群里求下联,结果是每个人都用旦哥的名字来对,学义这个流氓写的是“宋旦华送蛋花送完蛋花宋蛋滑”。

        旦哥虽然一直鼓吹自己是下半身诗人,悬疑小说作家,报社首席编辑,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看起来就很没文化的样子。旦哥唯一一次跟文化扯上关系,还是个误会。有次在酒馆喝酒,谈起了东部刚开的一家书店,叫“蛋花书社”,我们调侃,说肯定是旦哥开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旁的书法家海涛竟信以为真,回家研墨提笔,帮旦哥写了好多张“蛋花书社”的字联。

        虽然我们每次去啤酒屋喝酒,都要开玩笑地喊一句:“老板,来一盘宋旦华!噢不,松花蛋!”可旦哥从来没有生气过,最多竖起中指问问你:“这是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或者是喝高了之后挨个致敬:Fuck you!Fuck you!当然,这也是没有恶意的,而且从拆字的角度也能解释:“旦”字,上“日”,下“一”,“一”代表一切万物,所以“旦”的意思是:日一切,所以他不停地说Fuck you这句话。

        有句话叫“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后来我就被惊雷给劈了一下。有位朋友,复旦大学毕业的,说起学校名字的来源,说是中国近代知名教育家马相伯先生,从《尚书大传·虞夏传》中“日月光华,旦复旦兮”一句选来的。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啊,“日月光华,旦复旦兮”,这不就是“旦华”么!原来旦哥的名字来头恁大,让我想起了段誉初识王语嫣,盛赞其名字“语笑嫣然,和蔼可亲”,论文采,可比旦哥的名字差远了。能跟旦哥一拼的,大概也只有木婉清了,她的名字出自《诗经》,“有美一人,婉如清扬”。下一句是:“邂逅相遇,与子偕臧。”说的就是我们跟旦哥的友情啊。

     

  • 3

    我为京东点首歌

        年前帮我堂哥——就是徐克电影《龙门飞甲》里的那个老柴——在京东订了一堆书,1月16号下的单,今天2月6号,22天了,居然还没收到!我说京东的大爷们,你们就算用老牛拉车送快递,这些时间也够从北京到青岛走两个来回了吧?
        这几套书本来是老柴要送给女儿的新年礼物,这可倒好,元宵节都过完了还没拿到手,情人节送礼物不太合适,京东的大爷们,你们是想让我堂哥送给一个十几岁的女中学生三八妇女节礼物?您觉得合适吗?您要是觉得合适,我就清明节给你烧点礼物。
        感动于你们的送货速度,我决定为你们点播一支歌曲,聊表景仰之意。请听,苏阳的《牛拉车车》,希望你们喜欢,也希望这支歌能陪伴你们赶着牛车的快递员度过漫长而愉悦的路上时光。

  • 4

    你画我猜

        马小琼老师喊我去微博玩游戏,本来困得要死,实在没什么兴趣,哪知道几局玩下来居然还挺上瘾。是一个叫“你画我猜”的游戏,系统随机给出一个名词,然后你用鼠标画图,期间还有提示,比如几个字、属于什么范畴,如果猜对了会有积分奖励。
        马小琼老师出人意料地展示出了极高的绘画天赋和扎实的基本功,我忍不住向她表示了敬意。马小琼老师坦然接受了我的致敬,然后告诉我:其实那些难度比较高的画,都是她老公帮忙画的。
        我发了个截图到微博,大美女小徐老师评价曰:我脚得还不错嘛。其实我就会画猪,别的都不会画。

        小徐老师也玩过这个游戏,而且在玩的时候还忍不住截图一张,我以为是画得太好了,结果小徐老师说是因为画得太色情了。其实这是因为小徐老师小时候没去过公共厕所的男厕,里面全是这种涂鸦。

        小徐老师虽然存下了这张图,但无论如何不明白,为什么这张图答一个职业,答案居然是“海关”!我说:海关,无非就是进进出出嘛。小徐老师恍然大悟,练练赞叹“哇,真理耶”,激动之下差点蹦出脏字。咳,淡定,淡定。

        去这儿玩游戏,用微博账户登录。

  • 6

    我是猪吗?

        酒桌上,小村老师经常会向别人伸出手来:“借手机用一下。”如果你不疑有他,痛快地把手机借给他,那你惨了,小村老师十有八九会用你的账号发一条微博,内容通常是:“我真是个猪啊。”有时候语气要更强烈一点:“我他妈就是个猪!”有时候更凝练一点:“我是猪!”有时候则充满了哲学式的追问:“我不就是一头猪吗?”
        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成年人,我不得不说,这个游戏实在是太无聊了!太低级趣味了!所以后来我也学会了。前几天去海音姐家吃饺子,我趁小村老师不注意,偷偷拿起大熊的手机,发了一条微博:“我就是个猪!”大熊发现之后非常生气,痛斥了小村老师一番,说他不该有一说一,丝毫不懂得文学修辞:“就算我是个猪,也要说得婉转一点嘛!”后来他发现原来不是小村老师的责任,而是安东这个死胖子的杰作,于是抢过我的手机,也发了一条微博:“其实我才是猪!”小村老师在旁边乐得花枝乱颤,慈祥地笑着,露出了嘴里的獠牙。
        其实最可恨的不是发“我是猪”的小村或者大熊老师,而是那些回复的人!话说昨儿晚上,小村老师又用我的手机发了一条微博:“我是猪。”过了一会儿我打开微博一看,居然有七个人转发,有十八条评论!有人评论说:“猪是很聪明的。”这属于善解人意类型的。有人说:“这是老宋干的吧?”这属于公安干警型的。还有人说:“不许美化自己!”这属于妒火中烧型的。西岭雪老大转发了微博不说,还很淡定地评论了一句:“好吧,知道了。”这属于司空见惯型的。最可恨的是有人回复:“靠,地球人都知道了,说点新鲜的行吗?”这属于欠抽型的!王大能,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你等着,我一定要去济南吃哭了你!哈哈。

  • 6

    宋不文老师二三事

        ■话说有一次,陪宋不文老师相亲,只听宋老师对那女孩说道:“我每天都不行……”我大吃一惊,心说宋老师你也太坦率了吧,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事?此时又听女孩说道:“我喜欢不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又琢磨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他俩说的是“步行”。咳。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南山啤酒屋喝散啤,酒过三巡,宋老师习惯性地抬头四十五度仰望星空,忽然看到墙上挂着一幅书法,奇道:“咦?这里为什么挂了一块‘妇女之宝’的牌匾?!”我一看,上面写着“宾至如归”四个大字。咳。(见下图)

        ■话说有一次,跟宋不文老师聊起日本的推理小说,没想到宋老师也是同道中人。我问他:“你最喜欢哪个作家?”宋老师斩钉截铁地说:“我最喜欢东野乌龟!”我愣了半天:“东野乌龟?你说的是……东野圭吾吧?”宋老师大吃一惊:“什么?他不叫东野吾圭?我、我都这么叫了好几年了!”我默默冲着东方鞠了个躬:“东野老师,中国人民对不住你,让你当了好几年乌龟了……”咳。

        ■话说有一次,跟王学义老师、宋不文老师走在奔赴酒场的路上,王老师说他买了一本陈寅恪的书,宋老师皱起眉头:“陈寅恪是谁?没听说过。”王老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陈寅恪你没听说过?”还是我善解人衣,对王老师说:“如果你说‘陈演格’,宋老师说不定就知道了。”此时只听宋老师如梦方醒:“靠,原来是‘陈演格’啊!你们不早说!我当然知道了!”

        大熊老师有话说:

        ■话说有一次,宋不文请喝酒,宋老师操着南方味的普通话打电话对我说:“晚上在四方利群后面的安国寺烤肉城……”我大吃一惊,心说宋老师你也太亵渎了吧,在佛门禁地吃烤肉?后来宋老师又叮嘱了一遍:“安国寺啊,别忘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又在四方利群后面瞎转悠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他说的是“安博士”。咳。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南山啤酒屋喝酒,宋老师干呕了几次之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老师的脑袋没有了,墙上只剩下半拉肩膀了。我赶忙站起来走到旁边才看明白,原来他的脑袋藏在半拉墙的后面。咳。

        娃老师有话说: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徐州路烧烤摊上喝酒,大家谈笑风生推杯换盏之际,发现没了宋老师的身影,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转头一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老师小鸟依人紧紧依偎在柳树旁,妙曼身姿婀娜动人,独自矗立在觥筹交错的喧嚣之外,抱着柳树孤独寂寞地望向远方……

        小咸老师有话说:

        ■今年夏天大熊旅途归来介绍我们认识一朋友,在顺兴路啤酒屋找了个单间喝酒,酒过三巡席间大家在热火朝天讨论一个问题,忽闻有人在大呼fuck!fuck!fuck!大家侧身一看是宋老师@宋不文 喝多了:“fuck学义,fuck安东,fuck小咸……”,顷刻间连操数人,竟无一次高潮!老师真乃神人也!

        欢迎访问宋不文老师的寂寞网。欢迎补充与宋不文老师有关的段子。

  • 12

    喂,我找牛爱珍

        我现在用的手机号码,之前的用户好像叫牛爱珍。这位牛爱珍同学,人缘好得不得了,成天有人打我的电话找她,形形色色的人,无所不有。以下事例,纯属事实,绝无虚构。

        有位大姐有次打来电话:喂,我找牛爱珍啊!
        我:不好意思,您打错了。
        大姐:这不是牛爱珍的电话?
        我:不是的。
        大姐:不可能!你让牛爱珍听电话!
        我:真不是她的电话,我不认识这个人,不好意思啊。
        说完我把电话挂了。刚过了几分钟,电话又来了,一听声音,又是刚才那位大姐。
        大姐:喂,我找牛爱珍啊!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么,你打错了。
        大姐忽然提高音量:打错了你还接!
        说完啪地挂了电话。把我气得啊,这叫什么事,她打错电话,还成我的错了。

        又有一次,有个男人打电话过来:喂?
        我说:喂。
        男人:牛爱珍?你感冒了?怎么声音变这样了?
        我:不好意思……
        男人打断我:感冒了多休息啊,你今天没上班吧?
        我:我不是……
        男人继续:要不要紧?我去你家看看你吧!
        我:对不起,你……
        男人:你等着我啊,我一会儿就到!
        啪,电话又断了,我拿着电话:我靠,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你!
     
        还有一次,又有大姐打电话找她。
        大姐:喂,是牛爱珍吗?
        我说:不是,你打错了。
        大姐:牛爱珍现在不用这个号码了?
        我:我不知道啊……
        大姐:她现在号码是多少?
        我:我哪知道啊,我不认识她。
        大姐:你不认识她,怎么用她的号码?
        我:我这号码又不是她给我的。
        大姐:那你从哪弄的?
        我:我从营业厅……不好意思啊,我不认识牛爱珍,您打错了。
        大姐:你别挂!
        我:还有什么事?
        大姐:牛爱珍现在的号码是多少?
        我:@#¥%……&*

  • 17

    鸡子儿多少钱一斤

        去楼下超市买烟,一个老大娘弓着腰颤颤巍巍走进来,用青岛话问收银员:“鸡子儿多少钱?”
        收银员一愣:“……什么?”
        老大娘又问:“鸡子儿多少钱一斤?”
        收银员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噢,你问鸡蛋啊?五块二。”
        大娘摇了摇头,缓慢地转过身去,又颤颤巍巍地走了,饱经风霜的脸上看不出失望,可眼睛里分明闪过一丝无奈。
        我站在超市门口点了一支烟,看着老人挪着步子慢慢走远,腰弯得厉害,像背负了千斤重担。有那么一瞬间,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妈的混蛋啊!一个让老人吃不起鸡蛋的国家!!

  • 14

    寂寞男孩的苍蝇拍

        十岁的时候,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那年暑假,我每天搬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看着来来往往的邻居发呆。我看到隔壁大叔单手扶把骑着自行车,另一只手拎一袋散啤,自行车后面跟一只欢跃的小狗,夕阳把大叔的影子拉得很长。我看到邻居大婶洗完衣服,在晾衣绳上挂晒自己的大红色内裤,像一面迎风招展的红旗。

        十岁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剑客,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名刺客。那一年,在同学的启蒙下开始读古龙,楚留香不够狠,胡铁花不够帅,我最喜欢玄衣蒙面的刺客中原一点红。古龙笔下的好多人物都是同一个人,中原一点红,阿飞,荆无命,傅红雪。绝无废话,一击毙命,快得好像五月晴空的闪电。我想像中原一点红一样,一袭黑衣,仗剑天涯。

        无奈生逢盛世,怀揣梦想的我四处碰壁。我在一篇名为《我的理想》的命题作文里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我的梦想,我把自己形容为一个疾恶如仇的侠客,每日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后来手持利剑,将班里刚跟我闹了矛盾的于小宁斩于剑下,然后仰天长笑,说了一句巨牛逼的话——此生快哉!之后,满怀热情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梦想照不进现实的残酷,我的作文没有作为范文贴到墙上,反而是我,在语文老师的呵斥声中经受了大量唾沫星子的洗礼,其景象之壮观,让我不由联想到武侠小说中的一种阴毒暗器——暴雨梨花针。

        那年暑假,梦想受到打击的我在郑智化的歌声里寻求慰藉,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喂虾米。我坐在院子里,看着差不多大的孩子还在玩过家家的游戏,深刻感受到了他们的浅薄。那一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把宝剑,父母对我的理想嗤之以鼻,他们宁肯给走路颤颤巍巍的奶奶买一把宝剑让她练太极,也不肯支持我行侠仗义的伟大事业。于是我决定退而求其次,先锻炼自己的出手速度——我找到一把红柄白头的苍蝇拍,幻想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青龙剑,把四处聒噪的苍蝇当作了假想敌。

        那个夏天,住在这个大杂院里的人们经常能看到这样一个孩子,他目光凌厉,面带杀气,手执苍蝇拍,四处拍打苍蝇,嘴里还念念有词。可怜了栖息在那个院子里的苍蝇们,梦想还未来得及展翅,就命丧在一个男孩的苍蝇拍下。那个夏天,成百上千的苍蝇死在我手上。

        暑假结束的时候,居委会的老太太颠着一双小脚,给我送来一面锦旗,说据群众反应,我这个夏天表现良好。我满怀激动地展开锦旗,只见上书四个大字——灭蝇能手。我知道,就在那一霎,我的刺客梦彻底破碎了。如今早已不是那个衣袂翩然、洋溢着古典浪漫的时代了,正如肥白的我,也终究做不成黑衣高瘦的中原一点红。

        十五岁的时候,我长得娇嫩多汁、肥而不腻。十五岁的时候,我看了刘德华的传记,发现他也是从一个胖小伙儿出落成大众情人的。我将早已碎裂的刺客梦从心里面彻底清扫出去,转而想做一名演员。为了胜任偶像明星的角色,我看遍了刘德华的所有电影,反复揣摩,不断模仿,那段时间,班里的女生经常会被我忽然绽放的迷人的笑容吓得一哆嗦。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我竟然听到班里的几个女生在偷偷议论我,我隐约听到其中一个女生说:“哎,你们发现没有,他长得特像某某电视剧里的那个大山。”其他女生连连笑着点头,还看着我媚笑。我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晚上回去赶紧看那部电视剧,那个“大山”白白胖胖,果然跟我很像,美中不足的是——那是一个弱智。

        可怜啊,我的演员梦在几个中学女生的谈笑间,灰飞烟灭。我个人受点损失倒无所谓,我是为中国影坛悲哀——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刘德华。后来我知道这叫“蝴蝶效应”: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扇了扇翅膀,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刮起了龙卷风;几个中学女生聊了聊天,“刘德华第二”消失无踪。

        今年我三十二岁,生活的真相逐渐在我面前展开,我明白了自己能吃几碗饭,也就丧失了孕育梦想的能力。偶尔也会在难眠的午夜或者微醺的凌晨忆起曾经的憧憬与幻想,那些本该引人发笑的往事,却每每让我眼眶发湿。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早已凋零的花。

       
        (图片转自wanze的豆瓣相册

  • 5

    壮哉,城管!

        久闻城管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某晚有幸亲睹了一起城管执法,果然名不虚传哇!
        话说有天晚上,跟朋友一起在徐州路的路边摊吃烤肉喝散啤,正聊得高兴呢,忽然路边停下两辆车,扭头一看,车身四个大字差点没把我闪晕了——城管执法!
        车刚停下,呼啦从车上跳下几个人,分工很明确:有的站在一旁瞭望,有的将老板隔开,剩下两个人,二话不说,冲过去拿起老板的烤炉,把炭往地上一倒,把烤炉和烧烤架扔到车上,然后上车就走。前后连一分钟都不到,其雷厉风行,其干脆利落,其身手之矫健,其配合之默契,简直就像美国的海豹突击队。
        眼看他们马上就要开车走了,我这才从瞠目结舌的状态下回过神来,惨叫了一声:“还我的烤腰子!”只听从车上传来城管大哥威严而充满磁性的嗓音:“我们帮你吃了!”——真是人性化执法啊,感动得我差点流下泪来。
        回家之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用颤抖的双手翻开了一本书——《城管执法操作实务》(咦?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书?!)。经我反复查阅得知,当晚的情况,应属第二章“城管执法的四大难点”中的第三节“无照经营的取缔”,参考该节第四部分“对无照经营相对人的执法对策”,共有六大要点:
        第一,城管队员执法时要以多对少。
        第二,震撼相对人。意思是,要先警告,让他们认清形势,在连续以严肃而不可抗拒的法言法语向相对人讲清道理后,执法人员随即将相对人包围住,给相对人以“这次看来不比往常,如果还用原有的方式对抗是要吃亏”的感觉。
        第三,接洽应对。
        第四,刚柔并济。
        第五,快干快走。
        第六,重点打击。
        追忆当晚的经历,城管大哥们对第一、第二、尤其是第五条,做得相当好。我准备写封表扬信给他们领导,赞扬一下咱们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不过,我的烤腰子一定要还给我!

        如果你有兴趣,《城管执法操作实务》下载点这里。(这本书在豆瓣很神奇,不能评分,不能评论,甚至连“想读”、“在读”、“读过”都不能点,比电影《建党伟业》的规格还高,不难看出城管部队在我国的崇高地位)

  • 5

    向日葵开花的夏天

        道尾秀介有本小说,叫《向日葵不开的夏天》,多么悲催的名字,就好像目睹了一个无雪的冬季。
        我比他幸运,昨天含苞待放的向日葵,今天羞答答地绽开了花朵,美极了。
        顿时心情大好。今天姥姥过寿,嘿嘿,美滋滋吃寿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