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我和梵·高的向日葵

        我最喜欢向日葵,梵·高也是。
        梵·高说:“可以说,向日葵是属于我的花!”
        呃,那我就让给他好了。毕竟,向日葵在他那里是绘画艺术的巅峰,在我这儿,估计也就是一盘炒瓜子。就好比我跟加肥猫都爱狗,只不过爱的方式不同——我喜欢养狗,他喜欢吃狗肉。
        梵·高喝高了吹牛:“我敢向你保证,我画的《向日葵》能卖到500法郎!”这是贫困潦倒的梵·高所敢想象的最高价了,他生前总共只卖出过一幅画——1890年,他的《红色葡萄园》被比利时画家安娜·博赫以400法郎的价格买下。但是在他去世近一百年后,1987年3月,他的《向日葵》在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卖出了近4000万美元的天价。梵·高泉下有知,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我在阳台种了一棵向日葵,本以为养不活,哪知道一段时间后,竟然要开花了。高兴啊。这蓬勃的生命力。

  • 10

    真的不是我吗?

        跟一个做唱片的朋友闲聊。
        她忽然说:我们公司下一个要捧的歌手不会是你吧?
        我说:什么?!
        她说:我们总监说下一步要包装一个歌手。
        我:嗯。
        她:青岛人。
        我:嗯。
        她:三十多岁。
        我:嗯。
        她:名字叫安东
        我:嗯——?!
        她问:真的不是你吗?
        我也糊涂了:真的是我吗?
        所以啊,哪天哥要是出唱片了,你们甭惊奇——毕竟咱也是参加过中国达人秀的嘛,哈哈哈哈。
        据说这位歌手安东,是个创作型歌手,有故事的男人。呃,真的不是我吗?

  • 9

    那些女孩教我的事

        在杂志社工作的时候,有一次,一枚美女编辑让我赶紧给她传稿子。
        我问:怎么发给你啊?
        答曰:Fuck you!
        我大吃一惊,暗暗反思半晌,心说我没讲什么过分的话吧,只是问你怎么给你发稿子,又不是问怎么和你搞,何以赠我F字头的话语?
        怏怏地坐了半天,忽然醒悟过来,原来美女说的是“发Q”。

        后来在一家报社做某部门主管,办公室新来一位女同事,性格外向,属于自来熟那一种,刚来就问我要了QQ,有些工作问题就在QQ上说。
        难以置信的是,这姑娘每次在QQ上跟我说话,前面都要加一个“主人”——主人,这个版行不行啊?主人,这个稿子是不是太长了要删字啊?
        一来二去,搞得我心里小鹿乱撞,心说现在的姑娘们太豪放了吧,我也没说我喜欢SM啊,怎么上来就跟我玩“主人/奴隶”这一套啊?
        过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想打的字是“主任”,所谓“主人”,不过手误耳。

        这两个故事说明了什么?
        第一,没事别把中英文混在一起说,很容易产生误会哒!比如上电梯的时候问女士“你going down吗”之类的。
        第二,拼音输入法害死人啊,拜托看清楚了再发!
        其实说到底,不过是智者见智,淫者见淫的事。正所谓知我者喂我喝酒,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啊!

  • 11

    鸡鸡谷

        传说有一位老处女,几十年了从来没人追,相当失落。有一天想了想:靠,连点奸情都没有,活着干嘛,干脆自杀算了。就从高楼往下一跳,结果恰好有一辆拉香蕉的货车经过,老处女跌入其间,恍惚间以为来到了天堂,对着满车的香蕉高喊道:“不要急不要急,一个一个来。”
        其实没必要自杀嘛,去卡帕多西亚多好,最合适不过了。
        朋友马小琼去土耳其度蜜月,路过一个神奇的地方,叫卡帕多西亚,以童话般的斑点岩层而闻名,《星球大战》就曾在此取景拍摄。这里最著名的是一个山谷,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反正游客们都爱称其为“鸡鸡谷”。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看看图片你就知道了。
        我盛赞马小琼有眼力,这个地方太适合度蜜月了啊,暗合了中国“早生贵子”的祝愿,并形象地体现了出来。

  • 6

    栖霞小隐

    栖霞小隐,我的朋友刘三路开的一家青年旅社,顾名思义,在青岛的栖霞路上,倚靠青岛的前海风景区,环境优美,价格优惠,最重要的是,人好。来青岛旅游的朋友可以去感受一下。
    这是小咸推荐我看的一个片子,因为里面主要拍的是栖霞小隐和小隐里的朋友,所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可能比较熟悉里面的人物,看起来意兴盎然,看到三路,看到唐僧,都要忍不住会心一笑,又要感动于他们的坚持。他们是这样一群年轻人——热爱生活,真挚地对待生活,但又绝不与生活妥协。这样的群体,栖霞小隐是一个,我深爱的小咸酒馆也是一个。
    要么我爱青岛呢。

    【栖霞小隐】
    地址:青岛市栖霞路6号乙
    联系人:刘三路
    电话:13573831635
    QQ:718402985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qixiaxiaoyin/

  • 16

    醉翁之意不在山

        话说辛卯年端午节,小咸夫妇、大熊、湖南人李军四个人一起去崂山游山玩水。为了确保本次登山活动安全、顺利地进行,四个人精心准备了大量的登山装备,总计如下——
        小咸带了一桶散啤(40斤);湖南人担心不够,又拿了6捆崂啤(一捆9瓶,共54瓶),还有两瓶二锅头(2斤)。
        四个人带齐这些登山装备,浩浩荡荡地上山了……然后第二天凌晨三点,湖南人一个人寂寥地坐在农家院里,自斟自饮,喝到兴起处,自己吹个瓶什么的。而另外三人,早已壮烈地躺在了一地的啤酒瓶之中。
        所以说欧阳修说的不对,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山,在乎啤酒之间也”。
        所以说姜文写的剧本也有问题,什么“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应该是“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二锅头”。

  • 9

    夺冠了

        七年了,终于又拿到联赛冠军。感谢你,加利亚尼;感谢你,阿莱格里。
        粗略想来,做米兰球迷已经快二十年了。人生中能有几个七年,又能有几个二十年?

  • 9

    晕仔

        昨晚在海平酒吧,王学义忽然问我:“哎?我的手机呢?我把手机放哪了?”
        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听听在哪。”
        拨号,通了,铃声就在他身上。只见王学义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按下了接听键!!
        我把电话挂了,说:“考,你手机不就在身上?”
        王学义:“我说的是‘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质问:“那你刚才为什么按下接听键!!你这个行为很是莫名其妙你知不知道!!”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愤恨:“别转移话题!说,你为什么要接电话?!”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一边说着,这个贱人居然走了!只见他围着台球桌转了一圈,然后躺到旁边的沙发上,倒头便睡,不到一分钟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这就是最典型的我跟王学义之间的对话模式。

  • 7

    冰激凌流泪

        作为一个杀猪的,我责无旁贷地吃了蛋糕上“祝小咸日日快乐”几个字里的“猪”字。
        大熊吃了“小”,因为他什么都很小,外号叫小不点儿。
        “快”字给了薛易,因为他干什么都很快,据旦哥说,他的外号叫“床上小旋风”。
        两个“日”字被老柴和小村分享了,因为这是他俩的业余爱好,我终于知道小村为什么那么瘦了。
        “乐”字给了寿星小咸,他都乐翻了,唱了一晚上《走进新时代》,要不是因为他是寿星,早被我们扔门外去了。
        至于“咸”字嘛,嘿嘿,当然要留给敬爱的纯子老师了。
        元祖蛋糕是老柴买的,我吃了一口,脱口赞曰:“这冰激凌蛋糕不错哇!”旁边有人非常文明地纠正了我:“傻逼,那叫慕斯。”
        咳,一不留神又out了……
        昨晚还有个大惊喜,可惜说不得,百爪挠心啊我!

  • 6

    你好哇,王小波

    你好哇,王小波:
        今天,你离开我们整整十四年了,香港也整整沦陷十四年了。你知道吗,如今的香港电影已经基本没法看了。
        你说过,黑色幽默根本不需要虚构,只要如实记录身边的生活就行。你知道吗,比起你离开的1997年,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幽默了,拿和平奖的人在监狱,搞艺术的人犯了经济罪,拿着凶器的人有了激情杀人的特权,满嘴喷粪的人成了电视台的座上宾。
        你还说过,活着成为一头猪和死掉,也不知哪个更可怕。你知道吗,我觉得1997年你那个被动的选择很幸运,而活着成为一头猪的我们正在慢慢体会,各自曲折,各自悲哀。
        小波,今天天气很好。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