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怪不得大伙儿都说《教父》好看呢!

          青岛学苑书店CEO张亚林周五就要离开青岛,奔赴北京开辟新酒场了。手中持有青岛啤酒股票的朋友今明两天赶紧抛了吧。据本人掐指推测,张亚林的走,将使青啤的业绩至少迅速滑坡三成以上。友情提示:下月开始可以关注一下燕京啤酒(000729),股价会有大幅飙升的可能。
          临行之前,老张把他的移动硬盘扔给我,让我给他拷几部电影,路上看。
          我问:你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片子?
          老张:黑帮片!你觉得有什么经典的,都拷给我吧!
          大哥发话,焉敢不从?
          于是我往他硬盘里拷了一堆日本A片,把西野翔的片子改名叫《教父》,把小泽玛利亚的片子改名叫《美国往事》,把苍井空的片子改名为《盗亦有道》,把波多野结衣的片子改名为《忠奸人》……
          想一想会发生什么吧:火车上,百无聊赖的老张喝着啤酒,拿出了笔记本,点开了经典黑帮片《教父》,只听电脑里传来阵阵销魂的叫床声,老张目瞪口呆,心说:我擦,怪不得大伙都说《教父》这片儿好看呢!
          我这几天全靠这个盼头活着了。

  • 9

    写给国王头像酒吧

           我擅作主张,跟海平组了个乐队,名字很威风,叫“安德海”,跟刘德华,郭德纲都是一辈的——表示我们俩都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绝对不缺德。我写了首歌献给海平和国王头像,改天找海平谱上曲,我们俩搞个演出,唱给大家听,演出的名字就叫“安德海在路上”。
          为了保障我能彻底打入音乐圈,我还跟小咸组了个乐队,名字很威风,叫“咸得蛋疼”,演唱曲目待定。我还跟小村组了个乐队,叫“人鬼情未了”,演唱曲目待定。
          敬请期待!

              致国王头像
    
            每周总有那么几个晚上
            踩着夜色来到国王头像
            国王头像它是间酒吧
            不远不近
            就在新沂路上
    
            酒吧的老板叫海平
            我们就像兄弟一样
            还有个可爱的吧员
            他的名字叫小john
           虽然没有了心加姑娘
            有点让人惆怅
            可这里依然像家一样
    
            那么多个晚上
            我喝完一场酒来到国王头像
            我看到老赵伸着舌头要酒
            他说我没醉没醉
            有些勉强
            我看到小g在打台球
            她赢了一场一场
            她很漂亮
    
            王一杆拿着球杆问谁敢跟我对抗?
            三瓶喝了三瓶开始弹唱曾经的迷惘
            高超在想他的姑娘
            monica和mandy开始演双簧
            海平抄着手站在吧台里
            他很安详
    
            那么多个晚上
            我和朋友一起来到国王头像
            看到有人打鼓有人在歌唱
            他们唱着李志和老狼
            海平说轻点轻点
            当心楼上
            跟我同来的学苑书店老张
            说着我不困不困
            睡得很香
    
            一楼的舞台不止呆过周云蓬万晓利
            甚至还有曾德旷
            他们都是大歌星
            他们都是K歌之王
            可我们都知道
            这里最牛逼的歌星叫李航
            她告别青岛的演唱会至今绕梁
            还有个胖子吻过她的脸庞
    
            那么多个晚上
            我们不约而同来到国王头像
            我们喝着小青啤
            假装可以忘记生活的伤
            我们喊着john john john
           要不要再去京九来一场?
    
            虽然这日子它总让人神伤
            好在我们还有国王头像
            几瓶啤酒下肚
            世界就美得恍若天堂
            虽然这岁月它总过得仓惶
            好在我们还有国王头像
            就像王尔德说的
            哪怕我们都在阴沟里
            也要抬头把星空仰望
    
            明天的太阳和国王头像
            你们都是我活着的希望
            噢,明天的太阳和国王头像
            你们都是我想去的远方
    
  • 11

    岁月像把杀猪刀

          偶然间发现几年前我三十岁生日那天写的一个东东,看模样像个歌词,我记得当时还哼了几句,想谱个旋律啥的,结果当天从中午开始喝酒,连喝两天,喝完完全忘了这事了。今天居然被我翻出来了,哈哈,好玩。

        三十年前的八月二十一号
        一个注定会死去的生命诞生在青岛
        在他蹒跚学步的时候
        就已走过鲁迅公园和栈桥

        那时的中山路还没有过街天桥
        劈柴院的周围还弥漫着油条豆浆的味道
        穿开裆裤站在海边撒尿的时候
        他不知道三十年后的远方
        会有一座跨海大桥

        吃着五分钱一根的冰棍
        天空就飞过幸福的小鸟
        两毛钱一大张的烟牌
        他以为可以从小玩到老

        放学后的中午他坐二路电车来到东镇
        以为那里就是天涯海角
        小虎队唱着红色蜻蜓已慢慢不见了
        他却只看得见邻桌女孩的虎牙和微笑

        他攥着两块钱一张的电影票
        站在东风电影院门口等着同桌的来到
        阳光如瓢泼大雨坠落这城市
        天空蓝的好像肯尼基忧伤的小调

        你最甜蜜的回忆
        就是夏日的午后跟她一起洗过海澡
        两毛钱一碗的馄饨还没吃够
        世间就已无小鲍岛
        汗湿的小手还没来得及量过姑娘的腰
        转眼到了九月一号

        后来她说小虎队要解散了
        后来她说黄家驹摔到了后脑勺
        后来她说张雨生也不在了我听谁的歌好?
        后来我听见青春吹响了离别的号角

        你所住的大麦岛
        从满地荒草变成地产商最后的桥头堡
        你最爱吃的糖瓜市场上已找不到
        一分钱一个
        如今你可以请全校小朋友吃个饱
        可说真的
        这些我宁可不要

        满目的高楼恍若没有灵魂的巨妖
        站在窗前却再也看不到海水的潮涨潮落
        你的心乱得像九中校园里的野草
        面对生活你不再活蹦乱跳
        你越来越沉默,最常说的只有一个字——靠!

        如今的你见了萝莉就想推倒
        如今的你见了美女就想打炮
        如今的你见了当年暗恋的女孩不回再羞涩
        可以骚扰
        可以熊抱
        如今的你已不再介意明天会不会更好
        可只有你自己知道
        岁月像把杀猪刀
        你他妈再也找不回
        当年的那个频道

  • 7

    开个公司拍A片吧

          两年前,我写过一篇叫《想发财,拍A片》的文章,标题挺唬人,其实里面谈的只是几部以拍A片为主题的电影。我一番胡诌八扯之后,胡乱总结出一个“想发财,拍A片”的结论,只为博诸位看客一笑罢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从那之后,几乎天天有人通过搜索“拍A片”、“A片”访问我的网站,隔三差五就有人给我留言——“我想拍A片!QQ号×××××”,“我21岁,身高一米七八,体重120斤,想拍A片!QQ ×××××”,“我想拍A片行吗?QQ××××”……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对于这类留言,我一般都删除了事。后来大姿得知此事,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人民的呼声,你不能视而不见啊!”我于是羞愧难当,开始有甄别地跟有志于A片事业的年轻人联系——准确地说,是跟有志于拍A片的女性留言者联系。
          可让我失望的是,留言的基本全是老爷们——既能欲仙欲死,又能盆满钵溢,这种好工作,我都想干!删未来男优们的留言删的手都痛了,终于被我碰见一个未来女优,在杀猪网留言说:“我想赚钱,我要拍A片!QQ×××××”我立即加了QQ!!呃,不过从那之后从来没见过她上线。我都怀疑那是于洋老师故意伪装成女读者来逗我的。
          前几天又有人留言:“我老婆21可以不!Q×××××”我一看有女志愿者,就加了QQ。
          我说:你老婆想拍A片?
          他:是啊,她21,行吗?
          我:先发照片来看看!
          照片来了,我一看,长得还行,就逗他玩:长得可以,就是穿得太多看不见身材啊,身材怎么样?
          这哥们儿立即发过来一张暴露的写真照。我一看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这么认真,我再忽悠他就太不厚道了,就推说是朋友在拍,我帮他问问,然后下线了。结果那哥们儿很是执着,天天给我留言:
          “片子拍完都发到哪里啊?不会发回我们当地吧?”
          “我们去的时候,路费谁出啊?”
          “有消息了没有啊?怎么总不见你在线啊?”
          “在吗在吗?什么时候能拍啊?”
          “你什么时候在线啊?我等你!”
          ……
          这份对于AV文化火一般的热情实在让我这个假导演汗颜啊。看来大姿说得很对:“你。必。须。成。立。公。司。了!!”
          谁有兴趣注资?咱争取半年上市。A股?别闹了,我说的是纳斯达克!
  • 3

    蒙古乒乓

          《绿草地》是宁浩的长片处女作,还有个名字叫《蒙古乒乓》,太好看了。《绿草地》还没有从《疯狂的石头》开始的那种癫狂风格,很平和舒缓的一部片子,非常可爱——故事可爱,那三个蒙古小孩可爱,他们的父亲可爱,那只没事就爱在蒙古包里闲逛的小羊羔也可爱。配乐很棒,蒙古长调,呼麦,好听!画面尤其美,像一幅幅油画,看了都有一种想去蒙古草原住上一阵子的想法。看片尾字幕,副导演居然是斯琴高娃?没查资料,不过估计不是同一个人,可能在蒙古,斯琴高娃就像汉族的“李刚”一样,是个太常见的名字。

          下载地址:http://down.gougou.com/down?cid=6BE2D10F60F5257BB313434CEA12EA9537FA4D27

          字幕下载地址(整部片子都是蒙古语对白,没有一句中文):http://shooter.cn/xml/sub/41/41161.xml

  • 9

    于洋送我三鞭酒

        王大姿老师送给我一本凑佳苗的《告白》,托于洋大师捎给我。于大师给我打电话,让我到26路车总站等他,他片刻就到。我过去等了半天,连个鬼影也没看见。一扭头,旁边的11路车站有个书摊,正好去买本《足球周刊》,刚溜达过去,就看见于大师站在11路车站旁,冒着凛冽的寒风,左顾右盼,焦急地等待!
        我说你不是让我在26路车总站等你吗?于大师颔首微笑,不置可否,很像刚飞了两斤叶子。后来王大姿老师告诉我:你不能对于大师要求太高,超过10以上的数,在他看来都一样。
        拿到书之后,想起两位广电人对我如此厚爱,雪中送炭,冬日送书,于是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像我们敬爱的温总理那样,赋诗一首:

        广电人民风格高,
        有人送书有人捎。
        两个壮汉约车站,
        结果彼此没找着。

        此情此景,又让我忍不住想起2006年的冬天,于洋大师冒着纷飞的雪花,给我送了一箱三鞭酒。急人之所急,义士也!于是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像我们敬爱的温总理那样,又赋诗一首:

        美人赠我蒙汗药,
        于洋送我三鞭酒。
        若是没有这箱酒,
        纵有美人无福受。

  • 9

    吃河豚

          亚林请我吃河豚,在一家小啤酒屋。小到什么程度?连门头都没有,只在门口摆了几个空啤酒桶,表示这是一家啤酒屋。
          据说烧河豚的厨师,一定要经过专业培训和操作考试,拿到河豚操作证才能上岗。毫无疑问,这家店的老板肯定没证,属于无证上岗。亚林和我,加上于洋老师,我们三个人,胸怀壮烈,视死如归,在里面的小单间坐了下来。
          须臾,一盘河豚端了上来。动筷之前,亚林说了:“既然咱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让咱们同年同月同日死吧!”三个活够了的老男人运箸如飞,片刻吃掉一半。
          我在吃河豚之前讲了一个郑渊洁的故事。老郑有一次去南方,当地朋友招待他吃河豚。端上来之后,老郑惜命,不敢吃,悄悄问服务员:“如果中毒了,多久能看出症状?”服务员答:“最多十五分钟。”老郑于是稳坐钓鱼台,先看别人吃,过了十五分钟,一看没事,这才下筷子。于洋听了这个故事,偷偷学了一手,吃了两口之后不吃了,偷偷看我和亚林的反应,结果十五分钟之后,我跟亚林依然活蹦乱跳,这哥们儿放下心来,拿起筷子准备开动,结果发现,一盘河豚,已经只剩骨头了。
          我和亚林没事,这个只吃了两口的于洋倒有反应了。饭局到最后,我们跟酒馆老板聊天,老板年轻时也是个文艺青年,写诗、拉小提琴,用青岛话跟我们讲他的初恋。正聊着呢,于洋忽然伏案大笑,拉都拉不住,问他笑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其症状很像抽了两斤叶子。
          这个想方设法想飞却无论如何也飞不起来的胖子,吃了两口河豚居然飞了,我很为他欣慰啊。

  • 5

    一人有一个梦想

          喝酒回家的出租车上,听到黎瑞恩这首歌,情不自禁地跟唱,司机师傅看了我一眼,说:“你七零后吧?”我也只好含泪承认。有时候你是哪个年代的人,没有什么比流行歌曲跟能出卖你的了。真的。李涛老师的年龄就是这么被我发现的。

          吕革老师,我错了,这首歌是我上中学的时候从你的节目里听到的。虽然你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你是我最喜爱的DJ。我爱你,吕革老师,你的流行音乐排行榜的榜单,我每一期都有记录。记录的不只是音乐,更是你和我的青春。

  • 7

    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易筋经》果然是当世第一武学奇书呀,修炼过程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走火入魔。连我这种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都险些着道儿,奉劝你们这些资质凡庸的普通人,没事就表瞎练啦。

          有事实为证啊。

          话说为了早日惩恶警世、维护世界和平,我一拿到《易筋经》,就废寝忘食地苦练起来,我媳妇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也要跟我一起练。《易筋经》中的武功,讲求柔韧性,讲求使暗劲,我们俩才练了两招,就纷纷抽筋,赶紧互相按摩,一边按摩我一边感叹:书上说老年人要循序渐进、量力而行,不可勉强、过量,果然如此呀。

          其实此时我们俩已然走火入魔了,只是《易筋经》太过高深,我们尚不自知而已。到了晚上,睡到后半夜,走火入魔的症状出现了!

          先是我,做了个噩梦,在梦里掉进一个类似《盗梦空间》里的经纬颠倒的空间,空间很小,也就跟家里的洗手间差不多大,我一进去,立即不辨东南西北,赶紧到处拍打,想找到逃生的出口,拍了两下,觉得左侧好像是空的,就一侧身,往左翻去。然后……然后我就扑通一声从床上掉到了地上。我立即惊醒,爬起来又滚回了被窝,我媳妇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这是?由于实在太过丢人,我只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让她赶紧睡觉。

          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忽然能听到我媳妇在旁边说梦话。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居然是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一段山东快书:“……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我把她摇醒,问她:“你这是在说梦话呢?”她迷迷瞪瞪不知其所以然,第二天起来,更严重的是,她居然练出红眼病了!红的程度直逼我堂哥老柴!

          此时我猛然醒悟呀:我们俩绝对是练《易筋经》走火入魔了!

          呃,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一个梦游的、一个说梦话的,说出去这也太丢人了……

          那段山东快书,是有来历滴。

          这段山东快书,是我们十月一去二龙山玩时,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全文如下(注意要用济南话):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必讲,咱表一表好汉武二郎。那武松,学拳去过少林寺,他曾经打虎景阳冈。这一天,武松学成下山来,遇见一位小姑娘,姑娘说: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武松一听生了气,挺起敏感词使劲攮,攮得姑娘直喊娘啊!”

          自从王学义老师教会我们,每次喝酒,这段快书几乎成了必备段子了,喝高了总免不了要来上一段。尤其是小咸餐饮集团的董事长小咸,从前每次喝美了回家,路上总要哼首歌什么的,自打学会了这段快书,每次回家路上,哼的都是“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跟我们一起去二龙山的白水乐队的鸣子同学,听到之后爱不释手,非得让王学义老师再说一遍,他特意用手机录了下来。从二龙山回来,我们还了租的车,吃了顿饭,然后站在路口准备打车回去,我看到鸣子一边听手机一边自己偷着乐,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跟谁通电话,然后忽然听到他一边听一边在模仿,模仿的什么呢,就是这两句:“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关于这两句话,热爱思考的三姐曾经质疑过:“为什么小姑娘见了武松,第一句话就说这个?”

          这个问题,王学义老师也没想出答案来。

  • 14

    “我不知道鸡鸡是什么!”

          眠兔发给我一个视频,叫什么“超萌的混血小loli学说中文”。小萝莉很好玩,问她dog用中文怎么说,她说“狗狗”;又问她chicken用中文怎么说,我以为她会说“鸡鸡”,结果小萝莉想了想,说:I don’t know chicken!
          这小萝莉,太有心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