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理发记

          聊天时说起头发长了,该理发了,王学义老师郑重向我推荐:“八大湖有一家理发店很不错,我经常去那里理发。”
          正好就在我家附近,我溜达着就过去了。到门口一看,除了理发美发之外,门头上写着还提供穿刺、打孔等服务。我站在门口一阵犹豫,心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这儿适合我么?正琢磨着呢,里面的小妹冲我招手了:“大哥,进来吧!”我就进去了。进去一看,里面俩姑娘——不对,是俩大姐。我心说王学义这个流氓,不会把我弄洗头房里了吧?
          我心中又惊又喜,矛盾不已:万一一会儿大姐把我扑倒在地,你说我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正瞎寻思呢,大姐问了:“理发吗?”
          我说是啊。
          大姐一指椅子:“坐下吧?”
          “啊?不用先洗洗头?”
          “理完再洗。”
          我这才放下心来:连头都不给洗,看来真不是洗头房。
          刚剪了两剪子,门一开,又进来一个顾客。我暗暗赞许:“王学义老师推荐的地方靠谱啊,顾客盈门,看来应该水平不俗。”结果透过面前的镜子一看,我差么点背过气去——刚进来这位,这不我家楼下卖烤地瓜那老头吗?
          老头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就跟俩大姐聊上了:
          “大爷,头发又长了?”
          “是啊,卖菜的老李说一会儿也过来。”
          作为青岛排名第三百七十二位的型男作家,作为一个兼具狮子座的自傲和处女座的敏感的阳光老男孩,坐在这里,跟一个烤地瓜的老大爷一起理发,你说叫我情何以堪呀?
          至于剪出来的效果嘛,大家都说很符合我的气质,看起来很像个杀猪哒!
          所以古人说得好哇,有句成语不是说了么: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王学义这张破嘴!

  • 8

    来弄我

          我堂哥老柴的前一个手机,大品牌,联想牌的;该手机经历坎坷,命运多舛,催人泪下。
          去年冬天吃火锅时,它受不了火锅的香辣诱惑,来了个高台跳水,奋不顾身地一头扎进火锅里!手忙脚乱把它捞出来,擦干净了一试,我靠,居然还能用,毫无影响。
          过了没多久,老柴在家一边泡脚一边发短信,一不留神,手机兄扑通一声掉进了洗脚水里。捞出来一试,居然还能用!
          又过了一段时间,老柴喜新厌旧,想换个新手机,可这位联想兄一直坚持工作,连个病假都不休。老柴心中愤懑,没事儿就拿起手机往地上扔,如此扔了几次,居然还不坏!照常工作不说,身体各项机能全都正常,不用早晚吃肾宝,依然坚挺!
          有次饭局,我们谈起这位手机兄的英雄事迹,纷纷惊叹不已。此时只听大熊同学冷笑一声:“你们以为呢?要不是这么牛逼,人家敢取名叫LENOVO——来弄我?!”
          一语点醒梦中人呀!

  • 14

    坐三轮去丽晶

          去年夏天,薛仁明老师从台湾来大陆,途经青岛,约王学义老师一见。王学义老师拉着我一起,本想在有青岛特色的春和楼请薛仁明老师吃饭,不想薛老师已在下榻的丽晶大酒店订了一桌宴席,邀我们前往。
          我跟王老师赶紧出门打车,恰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苦等半天,没见着一辆空车。约的六点见面,都快六点半了,我们俩还没打上车,在丽晶大酒店枯坐的薛老师这时一定在抱怨:“本地帮会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正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一辆三轮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师傅探过头来问:“你们去哪?”
          擦,套用人民艺术家赵本山在《红高粱模特队》里的一句台词: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个黏豆包!我跟王老师一阵兴奋,连滚带爬就上了车,对司机说:“去丽晶!”
          说完了觉得挺逗——坐着三轮车去五星级酒店赴宴,挺行为艺术的,吭?
          就这样,我们两个胖子、半道还接了一个美女,三个人突突突坐着三轮车,威风凛凛地来到丽晶。
          呃,我永远也忘不了开门下车时,门童看着我们的那种眼神……

  • 11

    饥饿是最好的厨师

          三十多年了,就属今晚这顿饭吃得最香!在哪吃的,吃的什么,先按下不表,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今天下午,我堂哥老柴忽悠了一个饭局,说是晚上他请客去吃野味,下班去酒馆集合,一起坐他的车去。我一听这个来了劲,立即表示支持!六点下班,我迈开一双玉腿,贱步如飞,六点二十就蹿到酒馆了。一看时间尚早,几个人先喝了会儿茶。

          六点半的时候,堂哥忽然想起来:对了,今天胡兰成网CEO王学义休息啊,快打电话把他喊来!王老师表示:今天刚洗了衣服,没有衣服出门啊。我说少废话,晚上吃野味,你来不来吧!王老师一听野味估计连眼都绿了,强烈表示:就算赤身裸体,他也会赶来跟我们会合!

          事实证明这是个十分错误的电话。我们左等右等,喝茶喝的把肠子都涮干净了,王老师依然踪迹全无。等到七点,我实在忍不住了,又打电话去催:你丫到哪了?王老师很淡定,说:“我、我……我到……”我长舒一口气:“你到了啊?”这时王老师上句话刚说完:“我、我、我到我家楼下了。”

          擦!气得我七窍生烟啊。忍住怒气,继续喝茶。一直等到七点半了,王老师穿着一件十分销魂的夹克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一看,王老师的夹克拉链,一共就拉了三厘米,半敞着怀。大家连连赞叹:这穿法很拉风啊!王老师表示谦虚:咳,不拉风,这么穿暖和。我说要真为了暖和,怎么不拉上去呢?王老师这才说了实话:那啥……这是几年前的衣服,现在肚子大了,拉链拉不上了……

          没跟他废话,赶紧拉着他上了老柴的车,一路飞奔朝银川西路走。老柴说那里有家饭店吃野味特别牛逼,叫什么“东北四野”。我一愣,说这不是林彪开的店吧?

          顺着银川西路走了半天,都快走到城阳了,也没找着那家店在哪。没办法,我们忍住饥饿,调转车头,重新回来,又顺着银川西路找了一遍,这才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路口。里面黑乎乎的,连路灯都没有。路也是那种泥路,坑坑洼洼,颠簸得像坐在轿子里。旁边是一片荒地,枯树被风吹得呜呜作响,地上是一片片的落叶。我擦,老柴不会打着请我们吃野味的旗号,偷偷把我们卖到朝鲜当鸭吧?

          老柴自己心里也没底儿,说我靠,那家店不会关门不干了吧?在这条破路上开了五分钟,终于见到了这家朝思暮想的饭店。结果……还真被老柴说中了,铁将军把门——人家停业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二十,可怜我一天只吃了一小碗面条,这时饿得都想把老柴车上座椅掰下来啃着吃了!老柴说,还有一家店特别牛逼,叫湘海情,在麦岛美食街。于是,上车,开车赶往麦岛。车里放着凄厉的大提琴音乐,配合着我的肚子咕咕作响,简直是世界上最悲凉的音乐啊!

          好容易开到麦岛,一看,饭店门头换了!从前的湘海情,换成老麦岛海鲜了。老柴惊疑不定:我日,难道也关门了?下车一问,果不其然啊,湘海情不干了……

          车里的人全都饿得半死不活,安东老师尤其凄惨,饿得娇喘吁吁,瘫倒在美女怀抱里,无力起身。老柴说还有什么比较牛逼的店?大家异口同声:找个最近的店,吃什么都行!

          又上车。几个恶鬼,闯红灯、闯单行,来到一家吃铁锅鱼的店,叫全家居。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

          一进门小咸就冲服务员求救:“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啦,饭店里要饿死人了!”老柴去点菜,我们先问服务员要了一盘素饺子,饺子端上来,我问了一句:“有蒜泥吗?”服务员去端蒜泥,结果蒜泥刚上来,那盘饺子已经基本被我们全吃完了……

          好在这家店上菜比较快,我们要了米饭,风卷残云,七八个菜,我们十五分钟基本全清盘了。我跟老柴一人吃了一碗半米饭,胡兰成网CEO连吃了两大碗!一边吃我们一边感叹:“这菜,太TM好吃了!这么多年也没吃过一顿这么香的饭啊!”也不知道是真好吃,还是饿得。哈哈,所谓久旱逢甘霖,就是这么个意思。

          要么德国谚语说:饥饿是最好的厨师。

  • 6

    狗屎不是你想踩,想踩就能踩

        我们报社旁边有个小区,叫康嘉花园,我闲来无事,自告奋勇帮他们想了一句广告语:“康嘉花园,一个随时可以走狗屎运的地方。”
        这个康嘉花园,看起来挺像一个高尚社区。小区是封闭式的,家家户户开着豪车,全是奔驰、宝马、雷克萨斯什么的,我要是开一辆小奥拓,就算能买起这里的房子,我都不好意思进去住。
        这里的居民不但热爱名车,还热爱养狗,一到我下班的点儿,大批在家憋了一天的宠物狗都撒欢往外跑,跑完了就在路边留下一堆堆新鲜出笼的狗屎。
        事实证明,开着名车、养着名狗、住在高尚社区的人,不一定高尚。路边的狗屎像鲜花一样一坨一坨四处盛开,从来没见到任何一条狗的主人采取过任何措施,他们就任由家门口狗屎丛生,无怨无悔。每天上下班我路过康嘉花园,都好像美国大兵走在越共精心铺设的雷区,胆战心惊,必须精神高度集中,稍不留神,就有踩雷的危险。
        我一度很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一墙之隔,我就穷得好比杨白劳,旁边康嘉花园里住的却全是黄世仁?!后来我天天冒死趟雷区,终于想明白了:我擦,人家住这儿,每时每刻,随时都有可能走狗屎运,能不发财吗?你一墙之隔,就没这么多狗屎让你踩了;就算踩上,也是别人踩剩下的二手狗屎,认倒霉吧你。

  • 8

    久违了,刺猬兄

          前天回家时,已是凌晨近两点的样子。走到楼下,听见旁边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满地的落叶上爬。起初以为是猫,结果路灯下,草丛里分明是一只小刺猬,大概有二十公分长的样子。我走过去,它也不跑;我蹲下来看它,它也仰头看我。我觉得好玩,拿出手机给它拍照,夜色里,闪光灯亮的耀眼,它也不怕,还是趴在那里不动。“晚安!”我冲它招招手,走了。这时才听见身后它又在落叶里动起来的沙沙声。真是一只淡定的小刺猬啊。
          第二天拿出手机看照片,黑乎乎一片,只能隐约看见它灰色的小影子,E71这拍照效果,实在无不敢恭维。上次看到刺猬,还是上小学的时候,在部队大院后面一片浩大的芦苇荡里,那里是我们的乐园,不止有刺猬,还有青蛙、蝗虫、蚂蚱、鼹鼠和蛇。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久违啊,刺猬兄,别来无恙?

  • 9

    解决QQ和360冲突的方法

          马化腾,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目前还是管用的,估计腾讯很快会有新对策吧。实在不行我就不用QQ了,擦,我用什么不用什么,还要你马化腾跑到我电脑里帮我选择?去你大爷!
          我的MSN  anton-getlost@live.cn,GTalk  shazhude.net@gmail.com
          先说怎么解决冲突:

          1,找到路径 C:\Documents and Settings\Administrator\Application Data\Tencent\QQ  (注意:这个路径是隐藏的)
          2,删除文件夹 SafeBase
          3,再建立个文本文档 改名为SafeBase (记得要把后面的.txt也一起去掉!)这个SafeBase里面就是所谓腾讯开发的QQ安全组件了,删了它,你的电脑也就不会被窥探了。
          4,右键你新建的SafeBase文件,选“属性”,改为“只读”。

          我已经成功了,本人试验,绝对可以!!

          各位注意:新建的文本文档和原来的文件夹必须同名SafeBase,不要加空格,也不能有后缀!

          W7的方法:在C:\Users\用户名\AppData\Roaming\Tencent\QQ下,把SafeBase这个文件夹的权限设置为完全拒绝 感谢 爷!你口味真重 提供W7的办法。
          附1:找到隐藏路径的方法:
          1.打开我的电脑,点击最上面一栏的“工具”。
          2.然后点击“文件夹选项”。
          3.点击“查看”的选项。
          4.在“隐藏文件和文件夹”一栏里,显示所有的文件和文件夹。
          附2:电脑不显示后缀名的修改办法:
          前三步同上,第四步改为:选择“隐藏已知文件类型的扩展名”,前面方框里的对号去掉即可。
          附3:用360浏览器打不开QQ空间的请注意了。
          点击 工具→360安全浏览器选项→其他→杂项→统一IE和360安全浏览器的User-agent 打勾。
          重启浏览器。

          不知道现在还冲突不?有牛人发明了更简单的方法,只需点一下,QQ和360就能共存了。具体方法;
          1.先退出360
          2.在QQ安全里把常规检查改为轻量检查
          3.打开360

  • 4

    神马年收入200万,都是浮云!

        收到封邮件,说“《中国改革》月刊邀您免费试阅”。我一看顿时来了精神——其实我对改革什么的倒没啥兴趣,关键是“免费”呀,最适合我这种爱贪爱占小便宜的人了。
        点开,进了个网站叫财新网,先得注册填写资料才能免费订阅杂志,那就填吧,姓名、年龄、职业、职务什么的,填了一路,呃,到了最后一个选项,我很为难,发出截图来给大伙看看,是这样的:

        你说看到这几个选项,叫我这个无产者情何以堪啊?后来我胆子一壮,选了个200万元以上!擦,可劲儿吹吧,谁怕谁啊!
        提交完了出来一行字:“您的试阅资格将在我们审核后予以确认。一旦确认,我们将立刻通过电话及邮件通知您,并起赠杂志。”
        我立即后悔了:妈的不早说,还得审查啊?估计年收入200万元以上的,谁在乎一本破杂志免不免费啊,人家肯定送给年收入20万-30万的穷光蛋啊!失误,失误。

  • 8

    我要学缅甸语

        最近我的外语水平受到了严峻考验!
        上周在当当买了本《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摄制恐惧》,拿到手一看,我擦,居然是本英文书!你说你英文书就英文书吧,搞个中文的封面算怎么回事?这不玩我么?
        好在作为一个熟练掌握两门外语(英语三级,青岛话六级)的复合型人才,看英文原著对我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我决定——不看了!
        然后是昨晚,我堂哥从缅甸回来,给我带了本书;一看封面:这不鲁迅么,我熟啊!再仔细一看,我擦,居然是本缅甸语的书!
        堂哥满怀希望地对我说:“堂弟啊,这本书看完了你要给我讲讲啊。”堂弟差点没哭出来。后来堂哥为了鼓励我努力学习,给了我一千块钱,我顿时情绪稳定了。结果仔细一看,是缅甸币……据说1000块缅甸币相当于1美元。
        你们说我还要学缅甸语吗?

  • 7

    爱锅者

        昨天去唐家老院子打包了几个菜,服务员把飘香水煮鱼往打包袋里倒的时候,估计被我肥嫩多汁的英俊所震慑,手一抖,洒出一些来。
        小姑娘很紧张,连连道歉。
        我故意问:“这怎么办啊?”
        小姑娘说:“我给你退点儿钱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来。我一看,好厚一摞啊——全是一块的。可是小姑娘低着头数来数去,从来没超过三张,看来她的心理底限是最多退三块啊。
        我故意逗她:“退多少啊?”
        她又数了一下,我一看还是三张,把我乐的,说:“要不退20吧!”
        “啊?!”她大吃一惊,“这一份菜才42啊,我就洒了一点儿……”
        我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逗你玩的,不用退了,没事儿。”
        小姑娘不依不饶,非得送我一罐可乐以示心意,于是后来我就拎着几塑料袋菜,兜儿里塞了一罐可乐,凯旋了。

        唐家老院子门口有家旧书摊,偶尔也能淘到几本好书,我就在这儿买到过网格本的《格列佛游记》、《神秘的舞蹈:人类性行为的演化》,还有一本《清末民初小说书系·武侠卷》。 昨天又去看了看,发现一本莫蒂亚诺的《暗店街》,北京师范大学版;除了《暗店街》,还收录了罗歇·瓦杨的《律令》。书是好书,可惜品相太次,简直惨不忍睹。还看到一本格非的小说集,同样是品相一般,也没拿。
        还有一本上海译文1983年版的《屠格涅夫》,作者鲍戈斯洛夫斯基,这本书品相相当不错,有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

        今年夏天热的有点儿变态,连青岛这么个避暑胜地都成了蒸笼,如我这般英俊的白面书生,不由得要怀疑自己其实是唐僧,正要被某个妖怪蒸熟了来吃。
        我堂哥老柴实在受不了了,昨天已经坐飞机连夜逃往缅甸,去东南亚避暑去了——据说还是穿着皮鞋西装打着领带去的。
        希望佛祖保佑他不要热晕在缅甸的罂粟田里。

        江西路开了一家火锅店,名字挺好玩,叫“爱锅者”,准备近期去品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