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你离开了青岛,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李志的一首曲子,送给即将飞赴美国的航姑娘。第一次听李志的歌,还是在你的车上。
        一路顺风。
        你离开了青岛,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 4

    章鱼哥也不过如此嘛

        章鱼哥又预测对了西班牙对德国的比赛,保持了自己100%正确的预测率。我正惊叹呢,朋友神仙姐说了:“擦,这算什么,我们家猫也预测对了!”
        问了一下,神仙姐家的猫是这么预测的:
        西班牙球迷神仙姐拿了一条黄花鱼,一个西红柿;黄花鱼代表西班牙,西红柿代表德国,放在猫面前。结果她们家的猫毫不犹豫地扑向了黄花鱼,对西红柿置之不理。所以,神仙姐宣布了:我们家猫昨晚预测西班牙必胜!
        的确啊,章鱼哥也不过如此嘛,晚上弄成菜吃了得了,葱拌八带!

  • 7

    张贝利

        我今年绝对衰神附体。
        这届世界杯,一如既往地最支持意大利,结果……靠,卫冕冠军小组都没出线!
        后来又支持巴西,结果……塞萨尔一个莫名其妙的失误,梅洛一张莫名其妙的红牌,巴西也被淘汰了。
        然后又力挺阿根廷,坚信阿根廷必然会战胜德国,然后一路夺冠。结果……阿根廷全队都成了10号——没戏!
        阿根廷被淘汰之后,朋友们纷纷恭喜我:挖考,你被贝利老师灵魂附体了啊,看好谁谁就输!尤其几个德国球迷,特别可恨,对目睹阿根廷输球之后心情不爽的张贝利老师一点也不尊敬!
        小样儿,你以为我没法儿治你们了?此时只见我冷冷一笑,预测道:“我觉得今年世界杯德国一定会夺……”
        话没说完,身高一米九二的德国球迷大熊就扑了过来,一把捂住我的嘴:“东爷,求你了,不能说啊!”
        你看,当个乌鸦嘴,有时候也挺威风的嘛。

  • 6

    去电影院看世界杯

        去麦凯乐八楼的华臣影城看球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去电影院看球呢?既不能抽烟,又没有酒卖,黑咕隆咚的还看不清周围朋友的表情。昨晚终于去看了一次,呃,还是不太喜欢。足球嘛,是属于啤酒、属于烧烤、属于一根根燃尽的香烟,属于深夜的啤酒馆的。电影院?不好意思,我在看球的时候,跟你有隔膜。
        话说昨晚,我跟胡兰成网CEO薛易同志结束了一场酒局之后,在“生活在线”栏目组和咸氏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盛情邀请下,一路杀到了麦凯乐。咸氏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小咸发短信说:靠,前面有个哥们儿拎了一捆崂啤在电影院看球呢!
        我一听电影院能喝酒,立即来了精神,拉着薛易跑到负一的超市。
        薛CEO酒劲上涌,大力拍着桌子问服务员:“妹妹啊,哪里有、有、有卖、卖酒的!”
        服务员往前一指,我一看,靠,原来卖酒的地方离我们也就两米远。薛易用手扶着眼镜还在找呢:“哪、哪、哪里有卖酒的!”
        我拽他过去,说:“咱买10瓶差不多就够了吧?”
        薛CEO一挥手:“开什么玩笑,10瓶够谁喝的?买20瓶!”
        我们俩一人拎了一大袋子啤酒,在10点半左右的时候才杀到八楼的华臣影城——此时巴西队已经1:0领先了,比分一直保持到中场结束。我料定巴西稳赢,于是气定神闲。薛CEO此时还未缓过劲儿来,一个劲儿问:“怎么刚、刚开球就结束了?”
        中场休息时,生活在线栏目组的朋友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想要采访一下薛CEO:“您觉得在电影院看球感觉如何?”薛CEO情绪激昂:“What the fuck 我日!我只有一句话要说:法克!”美女记者杨茜登时傻眼,赶紧对旁边的摄像说,这一段不能要,回去剪了!
        下半场开始,风云突变,荷兰队把比分反超了!我擦,电影院里一帮荷兰球迷顿时来劲儿了。我正郁闷呢,忽然感觉腿上一阵清凉的液体流过,扭头一看,原来薛CEO已经手握酒瓶酣然入睡,啤酒正从倾斜的瓶子里欢快地往我腿上流淌呢。
        比赛结束,巴西1:2遭淘汰,我们带去的20瓶啤酒只喝了三瓶零1/5,那一瓶剩下的4/5被我的大腿喝了——怪不得我觉得走路有点发飘呢。
        除了挚爱的意大利队之外,我还比较支持三支球队:巴西、阿根廷、荷兰(排名分先后)。巴西战荷兰,心理上还是倾向于巴西多一点;不过巴西被淘汰了我也没多难过,就跟意大利的里皮一样,巴西也只不过是在为邓加的胡作非为付出代价而已。
        今晚德阿大战,天佑阿根廷,天佑梅西!

  • 5

    看男科

        报社搬家了,新地址在泰州五路。泰州五路是一条极短的路,简直比王学义的头发还要短,打车的时候,好多出租车司机不知道具体位置。而附近,唯一有点儿知名度的地方,大概就是东方医院了。所以打车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这种对话——
        我:去泰州五路。
        司机:泰州五路?在哪?
        我:东方医院。
        司机:噢……(然后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
        后来我才知道,在曙光医院出现之前,东方医院是青岛男人看男科病的首选之地……

  • 7

    哈哈,今天的豆瓣太欢乐了

    先是有网友要跟韩乔生老师ONS。最经典的是韩乔生老师的回答,哈哈,真是好天真啊。爱死韩老师了。

    然后我居然发现万峰老师在关注我!擦,受宠若惊啊,啥时候能请我去节目做个嘉宾啥的?

    最后万峰老师跟集体进驻豆瓣的央视解说团发生冲突。万峰老师根据段暄发在腾讯微博里的一张照片,以《有伤风化》为名写了一篇奇文,推断出段暄和刘建宏是同性恋,遭到段暄、刘建宏、贺炜的集体声讨,热闹死了。

    段暄在万峰老师的奇文后回帖:“我当时随手上传的一张照片引起了大家这么多的讨论,甚至涉及到了道德的问题。这事怨我,当时没有仔细斟酌就上传了,以后保证不会这样了,请大家监督。”哪知丝毫没有得到万峰老师的谅解:“我们作为公众人物 ,随时随刻都有千万双眼镜看着,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很多人 ,前段时间管理员删了一些我的照片 , 我也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爆了一些粗口 ,过后发现我无意间的一句“删你妹”成为了很多青年人的歇后语,仰望星空的同时不禁感叹网络的传播速度和影响之大!”

    乐死我了,哈哈!

    对了,还有亲爱的刘建宏老师,居然是李志的歌迷!先后两次在豆瓣“我说”里表达对李志的喜爱:

  • 7

    首届全国口交大赛

        豆瓣的Arch-Murder姑娘发帖子,说有个口交大赛。打开一看,我擦,居然还真是!不但是口交大赛,而且还是“交替口交”!
        我很欣慰啊。虽然最近广州出台新政,男女开房要带结婚证,搞得一众青年男女悲伤逆流成河;可这次活动证明了,我们国家还是走在改革开放的正确道路上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
        向主办方“中国翻译协会”“高等教育出版社”,承办方“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致以崇高的敬意。人民不会忘记!共和国不会忘记!!

  • 6

    西南偏南,把沂南喝翻!(第二季)

    04. 你们是拍电影的吧?
        沂南的车租车特别便宜,起步价3块,每公里1块。看到这么低廉的价格,总有种坐着出租车围着沂南县城转一圈的冲动——其实真转一圈也用不了多少钱,估计最多也就六七块钱吧。
        第二天上午,我们先打车去阳都商城看了看,稍感失望,有地方特色的东西太少,有点像青岛利津路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我和小咸在阳都商城一人买了一双新款解放鞋,样式跟被美国人改造过的解放鞋“Ospop”差不多,不同的是“Ospop”一双需要75欧元,我们这两双鞋一共花了26块人民币。
        还买了两个搪瓷缸子,图案很乡土,不过搪瓷特别厚,质量一流啊。豆瓣当时卖印有豆瓣logo的搪瓷杯,一个35块钱;我们买的这种,3块钱一个,太超值了。
        小咸此行最大的愿望是买200个碗,放到面馆用。不是普通的碗,是我们小时候吃饭用的那种带两条蓝边的粗瓷大碗。可惜就连沂南人民都已经抛弃这种碗了,问了几家店,都说没有。
        老板们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现在谁还用这种碗啊?”后来看到有个胖子站在小咸身后,人模狗样地背着专业相机,器宇轩昂,脑满肠肥,左顾右盼,明眸善睐,老板恍然大悟:“你们是拍电影的吧?”小咸说对啊,又一指我:“这是我们导演。”老板赶紧点头问好。只见安导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故作深沉,此时如果有画外音,应当是这样说的:“当一个胖子(“子”字此处读三声,音同“女子”的“子”)在看天空的时候,他并不想寻找什么。他只是寂寞……”
        为了买碗,我们第三天一早又特意跑到附近的库沟乡赶集。集倒是不小,可惜跟阳都商城区别不大,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碗,倒是看到一家杀猪铺,房间里一头刚刚宰杀的猪倒挂着,猪头被剁下来扔在地上,满地是血。杀猪网CEO安东老师看得触目惊心,被小咸嘲笑:“你这杀猪的太不称职了!”
        库沟之行的唯一收获,是小咸买了几株草莓苗,准备拿回青岛种在酒馆。从此酒馆有了新的娱乐活动:半夜爬起来跑到酒馆偷菜……
        没有买到心仪的碗,小咸心有不甘,这也间接坚定了他一定要买点什么拿回青岛的决心。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05. 斗牛!

     

        (更多照片,请移步豆瓣相册,点击这里观看)


        黄渤拍《斗牛》的村子就在沂南,马牧池乡常山庄。从阳都商城回来,我们80块钱包了一辆重庆长安面包,直奔而去。
        从电影《斗牛》里不难看出,常山庄是个偏僻闭塞的村庄。本想去村里找老乡聊一聊拍电影时的趣闻,我用青岛话这么一说,立即让老乡们回想起在这儿拍片儿的那个可爱的青岛小伙儿黄渤,老乡们一激动,就决定酒菜款待这几个不远数百里从青岛奔赴而来的年轻人……
        可是事实再一次与想象背道而驰。
        常山庄还在,可居然已经变成了旅游景点。更受不了的是,还在外面竖了好多广告牌,上书五个大字——乡村好莱坞。好你太爷莱坞啊……
        再一看——我靠!门口还有售票的,一张门票20块钱。买了门票进去就更崩溃了——常山庄竟然被搬空了,整个村子都被搬空了!除了几个晒太阳的老头像是当地人,其他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游客!
        好在人走了,房子还在,一边走一边回忆这是电影里哪个场景,倒也有那么点意思。后来看到一个路标,说是日军宪兵司令部就在不远处,于是跋涉而去。
        司令部里有国军和日军的军服,可以穿上拍照。我一时兴起,穿上日本军服、戴上军帽来了一张——此时只听一旁看管服装的几个老大娘交口称赞:“这个像!太像了!”拍出来我一看,操,肥头大耳的,还真像电影《烈火金刚》里的猪头小队长。几个大娘意犹未尽,盛情邀约:“哎,小伙子,你把裤子也穿上,还有军靴、军刀,你都穿上再照一张!太像了啊!”气得我七窍生烟——有这么夸人的吗?!

    06. 鬼吹灯
        从青岛出发的时候,气温还不到20度,而沂南这边,中午时分,气温至少在30度以上。在常山庄转了一圈,热得我欲仙欲死,赶紧坐车回去,找饭店吃饭。
        沂南当地饮食,以三种东西为特色:鸡、羊、煎饼。中午找了个吃鸡的店,叫什么曹家炒鸡,要了一份大盘鸡,又灌了几瓶啤酒下肚,立即感觉活了过来。只可惜这么热的天,在沂南呆了几天,居然没有一家饭店有冰镇啤酒卖,遗憾呐。
        酒足饭饱之后,司机又拉着我们,奔往当地的汉墓博物馆。去了一看,门票居然要50块钱一张!我靠,崂山进山费才70啊哥哥们!忍痛买票进去,直接再次崩溃——这个博物馆连室外面积算一起,还不到500平方米。
        从楼梯下去,就是汉墓的墓室。墓室里阴凉得很,漆黑冰凉,只亮着几盏昏黄的灯,我钻到当年摆放椁棺的墓穴里呆了一会儿,居然找到点儿看《鬼吹灯》时的感觉,毛骨悚然。墓穴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两千多年前刻下的壁画,可除了壁画,别的啥也没有了。我问讲解员:“有殉葬的物品不?”答曰:“这个墓曾多次被盗,差不多宋朝的时候就已经被盗空了……”擦!摸金校尉牛逼啊!
        整个古墓最好玩的是:在男女两个棺室旁边居然还有个洗手间。而且这个洗手间居然跟现代的洗手间非常相似——左右两个供脚踏的石板,中间一个窟窿。只不过那个窟窿小得可怜,大约只有10平方厘米左右:看来在古代,上厕所也是个技术活儿啊,得对准了再拉,否则拉到外面还得动手清理……(此时卖油翁出场,冷笑一声道:“无他,但手熟尔。”)
        从汉墓出来,开车回界湖。路过一个地方,全是古香古色的建筑,司机说这叫“汉街”。小咸说那就开车去转一圈呗。汉街好长,我们慢慢悠悠地开着车,走了大概至少有10分钟!两边的房子不下千百间,都是商铺,有卖古董的,有卖字画的,有饭店,有咖啡馆。可惜要么关门大吉,要么冷冷清清,要么干脆就空着没人租。看着简直令人发指啊——建这么一条街,得花多少钱啊,居然就这么半死不活地荒废着,明显是政府干的面子工程。用这些钱建几所学校,或者用来改善一下当地人的生活水平多好啊。唉,这个傻逼国家。
        出了汉街好像是诸葛山,山脚下有个巨大的诸葛亮雕像。一打听,还得买门票才能进去瞻仰。实在懒得逛了,站在门外,遥遥地跟孔明先生神交了一下,打道回府。
        晚上依旧在东方大饭店附近吃饭,找了个烧烤店,要了碗全羊汤,两捆银麦啤酒。穿着短袖坐在沂南的春夜,两瓶啤酒下肚,整个世界又美好了……
        喝完啤酒回宾馆,看了一场拜仁对波鸿的德甲。边看边惦记那个昨晚问我要不要服务的电话,心说如果今晚再打过来,我就跟姑娘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再就是问问她——多少钱啊?可枯坐到两点,电话也没来。关了电视睡觉,据说一整晚鼾声如雷——那都是怨念啊兄弟们!

        (小咸的“寻羊冒险记”留待明日更新吧,哈哈)

  • 8

    西南偏南,把沂南喝翻!

        五一节前几天,我在重温古龙的《剑神一笑》。陆小凤来到一个名叫黄石的小镇,该小镇最大的特点是:花不香鸟不语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拉屎。陆大侠走遍天涯,还从没有看到过比这里更贫穷荒瘠的地方。
        仿佛是某种奇异的巧合,当晚去酒馆喝酒时,小咸约我去沂南一游,说是要找个花不香鸟不语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拉屎而且连电都没通的村子住上几天。我满心沉浸在古龙的侠义世界里,还以为去了就能遇见陆小凤,当即答应了。
        于是在这个五一,在文艺青年们或者去草莓音乐节或者去迷笛音乐节朝圣的时候,我跟小咸背着包裹,奔赴沂蒙山下了。

    01.失节事小,憋死事大
        出发前小咸告诉我:啥也不用带,背个包出发就行!我不太放心,担心去了那个连电都没通的村子没饭吃,于是偷偷塞了几包泡面、几包凤爪、几根火腿肠。又担心晚上没事干,塞了两个四两的牛栏山二锅头,两个二两的牛栏山二锅头,外加两个二两的红星。其他又有矿泉水、水果等若干。全塞进去之后,一个大背包居然鼓鼓囊囊。
        出发当天打车接着小咸同去长途站,一见面才发现,小咸这家伙,让我啥也别带,结果自己带的背包比我的还大、装得还满!后来才知道这家伙装了六个小二、两罐啤酒(亚林对我们的评价是:靠!你们是去旅游的,还是去喝酒的?!)、一条烟,以及烧鸡、泡椒凤爪、青豆、辣金针菇、午餐肉罐头、榨菜、杯面等等一大堆东西。最夸张的是他连自己平时喝水用的搪瓷缸子都带着了。
        九点上了长途车,阳光灿烂,走在路上的感觉让人心情愉悦。不过交通拥堵,让人闹心。九点从四方发车,一个小时之后……我靠,我们居然还在四方!小咸按捺不住了,在自己的背包里摸了半天,掏出一只烧鸡来:“咱喝吧?”
        呃……说来惭愧,车还没出青岛呢,我们俩就一人一个小二,一个一块烧鸡,喝上了。小二喝完,车跑到了胶州,我们俩意犹未尽,又整了两罐啤酒。
        事实证明,在长途车上喝啤酒是个错误的决定。一天前,亚林带着12瓶啤酒坐上了从成都开往青岛的火车,一站还没到呢,三瓶多已经下肚了。火车没关系啊,车上有厕所,喝多了大不了多跑几趟。我们俩喝完啤酒想撒尿,可碰见个肾不好的司机,开了三个半小时也没有要停车让我们方便一下的意思。
        我先跑去跟司机说了一声,让他在哪个加油站停一下,咱释放一下内存。司机连连点头,说行啊行啊,可就是不停车。过了一会小咸也忍不住了,又去跟司机说了一次,可这伙计,加油站过了能有十多个,就是不停。小咸怒了,蹭蹭蹿到驾驶室旁边,跟司机嚷嚷上了:“为什么不停车?你没尿是吧!?”司机瞥了他一眼:“那些加油站停车要收费的!”小咸继续怒吼:“能收多少钱?我给你钱!你他妈停车!”司机大惊:“你你你……你嘴里放干净点!”说归说,可还是乖乖地把车停在了下一个加油站。我冲小咸竖起大拇指:“还是你牛逼啊!”小咸顾不上理我,嗖地一声就蹿下车,直扑厕所去了。
        回来之后,一路从胶州到诸城,到五莲,再到莒县,最后到了我们的目的地——沂南。一路上居然走了6个小时……

    02.人皮客栈
        醉意太短,旅途太长。一路上昏昏沉沉,半梦半醒。后来听到的一个消息让我惊醒了。
        此次旅行的初始目的是去沂南的某个贫穷落后、连电都没通的小山村。结果路上收到我们提前安插过去的内线发来的消息,说是沂南最近治安不好,村子里频频发生抢劫杀人事件,更有多起先抢后奸再杀事件。听得我毛骨悚然寒毛直竖。
        像我这样肥嫩多汁的帅小伙儿,那还不一进村就被人盯上了?我已经可以想象,我跟小咸喝完小二,晚上躺在老乡家里晕乎乎地正准备睡呢,忽然门被撞开,冲进来几个酒气冲天的醉汉,手里拿着明晃晃的杀猪刀……这时一个村姑抢上前来,伸手挡住我们,对几个大汉说:且慢动手!我长舒一口气,心说还是有好人的啊!却听村姑说道:待老娘先享用享用这两个雏儿……我赶紧把小咸往前一推:女侠,我太胖,不好使,您尽情享用这个瘦子吧!
        只是想想,我都觉得菊花一紧啊。
        很多恐怖片都是讲述类似的故事,比如《人皮客栈》《致命弯道》等等,就是几个年轻人误入荒村野店,惨遭非人蹂躏。
        赶紧跟小咸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别住村里了,到县城找个酒店住下,白天到村里逛逛就行。

    03.把沂南喝醉!
        在我们想象中,沂南应该跟贾樟柯电影里那些小镇差不多:古旧、破败,路边满是录像厅,又有每天放着“亲爱的,你慢慢飞”这样高雅流行歌曲的服装店。
        在沂南县城界湖镇下车,却发现这里竟是很繁华的样子,有的小区盖得比青岛的楼盘都漂亮。尤其是沂南的检察院,那叫一个气派。
        沂南是诸葛亮的故乡,整个县城,随处可见诸葛亮的名字:什么孔明饭庄、诸葛烧烤之类的。还有一种白酒,叫诸葛亮酒。最夸张的是有个泡温泉的地方,叫智圣汤泉,广告语很牛逼——沐智圣汤泉,品诸葛文化。一边泡温泉一边对孔明先生魂牵梦绕……听起来够变态的啊。
        据说大书法家颜真卿也是沂南人,不过在沂南逛了好几天,一次也没见过他的名字。
        三点在界湖镇下车,在长途车站附近发现一家三星级酒店,叫金华宾馆。还以为这是沂南最高档的宾馆呢,要了个三人间,一天260。洗漱一番又出来逛,结果刚走了不到500米,看见一家东方大饭店,四星级!果然很气派,看起来跟香格里拉似的。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县城逛得也差不多了,找了个地方吃饭。沂南吃饭真是便宜,三个人,点了三个菜,一盘饺子,喝了五瓶啤酒,一结账,才50块钱。再看饭店的菜单,还有套餐:最便宜的套餐100元,8个热菜,4个凉菜,一个汤。120的是10个热菜,4个凉菜,一个汤。最贵的是300的,估计可以当婚宴用了。
        我们喝的银麦啤酒,在饭店卖3块一瓶,到超市买2块一瓶。啤酒里有麦饭石矿泉水,还有金银花,喝起来口感相当不错,如果能打入青岛市场,崂啤立即完蛋。我跟小咸在饭店喝了5瓶,感觉意犹未尽,又去超市买了4瓶回宾馆喝。边喝边听我用手机录下来的老于在酒馆里唱的《天鹅》,情不自禁地怀念起酒馆的那帮兄弟。
        喝完酒睡觉。十一点多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有个女人问:“先生你好,需要服务吗?”我说:“不要。”挂了电话又后悔了,该问问多少钱,了解一下沂南的行情啊,哈哈。

        (未完待续吧,明天说说我们去黄渤拍《斗牛》的那个村子玩的事,还有小咸版的“寻羊冒险记”。)

  • 7

    听,口弦在说话

        看张佺演出那晚,出发得稍微晚了一些,偌大的自由人酒吧居然只剩下最角落的地方还有几个座位——这个位置使我离张佺比离上帝还远。好在演出还是不错的,很享受,佺哥的开场白挺幽默:“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青岛。”
        演出中途,张佺羞答答地插播了一条关于口弦的小广告,为了演示效果,佺哥现场来了一段儿,一条小小的铜片儿,居然能演奏出电子乐的感觉,实在神奇。我边听边感慨:“这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啊!”这时只听一个家伙扯着嗓子喊:“请问哪里可以买到?”这个家伙叫小咸,这个叫小咸的家伙很够意思,知道我喜欢附庸风雅喜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于是买了一个口弦送给我。
        鱼肠剑在专诸手里是利器,到我手里就只能是杀猪刀。口弦在张佺那里是奇迹,到我这儿不但没弹出音儿来,还差点把口条割伤。幸亏我不耻上问,有幸得到了张佺大师的言传身教,不一会儿,居然也能人模狗样地弹出点儿旋律了。
        当晚一共卖出十几个口弦,其中有半数落到了青岛一帮酒鬼手里,后来四五个人齐聚一堂,每个人嘴里含个口弦,大猪小猪落玉盘,倒也热闹。不过这些口弦里,数我这把最为珍贵——张佺传授技巧时,用的就是咱这把啊!大师用过的乐器,咱得细心保存呐,哈哈。
        口弦这乐器很有意思,张佺说,你在弹口弦时,嘴巴作出说话的口型,弹出来的声音就会很像有金属质感的说话声。我清楚地听到张佺弹出的“喝酒”二字,忍不住干了一大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