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四川火锅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

          一方水土养一方火锅,全国各地火锅,皆有不同。香港人用自己的方式做分类,管四川火锅叫“麻辣烫”,澳门火锅叫“豆捞”,香港火锅叫“打边炉”,韩国火锅叫“神仙炉”。其中以四川火锅最为风行全国。
          四川火锅出现于清道光年间,至于起源于何地,尚有争论。通常认为发源于重庆码头,也有人考证源自自贡盐场,或是川南江城泸州。源自何处按下不提,不过四川火锅的风格倒是一致:麻辣风味,以涮毛肚等牛下水为主,既美味可口,又驱寒、除湿。四川作家李颉人在其所著的《风土什志》中就写过:“吃水牛毛肚的火锅,发源于重庆江北。最初一般的零售贩子将水牛内脏买得,洗净后煮一煮,而后切成小块,于担头置泥炉一具,炉上置分格的大洋铁盆一只,盆内翻煎着一种又辣又麻的汤汁。于是河边、码头的一般卖劳力的朋友便围着担子受用起来。各人认定一格,且烫且吃,吃若干块算若干钱,既经济,又能增加热量……”
          时下全国嗜辣,四川火锅的爱好者为数众多,著名的老饕蔡澜就是忠实拥趸,曾专程组团到重庆吃喝,一下飞机别的不干,先去到火锅店满足口腹之欲,第一次知道还可以用麻油加蒜泥做蘸料的他吃得简直要“乐不思港”。
          从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以降,书写火锅的文章举不胜举,其中观点最独特的,恐怕要属蔡康永了。闲读蔡康永的《LA流浪记》,在里面看到一段写四川火锅的文字,很是有趣。
          蔡康永在UCLA读书时,偶然与英国室友安德烈·象牙谈起中国饮食,喜欢整人的蔡康永吓唬他说:“我所来自的地方,连血都可以直接趁热灌到肚子里……”
          象牙君一听,顿时目瞪口呆:“:“……你、你们国家的人,直接生饮鲜血?……”
          蔡康永偷笑,心说这位出生于嬉皮家庭的外国友人,从小听的就是“爱与和平”那一套,碰上茹毛饮血的我们,那还不得吓死?于是继续忽悠他:“象牙君,我们那里并不是把动物的血直接装瓶子在便利商店里面卖的。我们只是对某些动物的血比较感兴趣,比方说,有时候我们会把活蛇挂起来,用刀一直线割开来,摘出这条蛇的胆,挤出这条蛇的血,一起泡在小酒杯里喝下去。”
          象牙君继续崩溃:““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通常很少直接喝血的啦,我们比较常把动物的血凝结成一块一块的,丢进沸水里煮熟来吃。”
          “吃……吃血块?什……什么动物的血块?”
          “鸡的血,鸭的血,猪的血……”蔡康永算了算,觉得数量太少,不够威风,于是拿出了杀手锏!
          “如果你是在一个叫四川的地方,吃这种沸水煮的食物,那除了血块之外,你还可以在那个沸水锅里看到兔子耳朵的软骨,长长的……”他用手比出兔子耳朵的样子,继续说:“另外,也能找到猪的喉管,也是长长的……”他又比一比喉咙部位,继续说:“还有,很少能吃到的,猪的牙龈……”他又把嘴唇掀开,把牙龈展示给象牙君看。
          可怜的象牙君,在蔡康永舌灿莲花的描述下,如同亲睹了残酷炼狱般,彻底的肝胆俱裂了。其实他应该感谢上帝,幸亏蔡康永讲起的只是四川火锅,而不是广东饮食……
          看到象牙君的反应,蔡康永也不由感叹:四川火锅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啊!任它什么东西,一丢到火锅里,夹杂在翻腾的喉管跟牙龈之间,全都是强虏灰飞烟灭、一尊还酹江月了。
          仔细想想确实挺恐怖的,红彤彤油亮亮一个沸腾的火锅,里面盛着牛的胃和骨髓,鸭子的脚蹼、肠子和血,猪的喉管、肾脏、肝脏、脑子……甚至还有牙龈!这不是地狱火海的缩影又是什么?
          许多胆小的“爱锅者”,听到这番话,恐怕从此要对蔡康永恨之入骨了。

  • 19

    吃羊记

            到清真寺买一只现杀的全羊,大刀一剁,放锅里,清水煮熟,再用小刀细割,佐以各种调味料,整上几盅草原白酒,美了!(我负责摄影报道,文字资料请参见我堂哥的部落格,想看吗?点这里

    上肉之前,先把吃肉的佐料、喝酒的大碗备好。

    羊肉出锅咯……看起来都是骨头,其实肉很多,吃得我欲仙欲死。

    这个羊头诡异之处在于——居然镶着金牙……

    开吃喽……嘿嘿,先整一条羊小腿。

    黑面獠牙的老张

    东突分子小咸

    史上最大的酒杯!三杯不过岗!!

    豪迈啊!干了这么大一杯!

  • 10

    牛丼

        台东有家日式快餐店,打眼一看,店名很奇怪,叫“牛井”;离近了仔细看,店名更奇怪,叫“牛丼”,比“牛井”还要奇怪“一点”。
        “丼”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日本女作家茂吕美耶的《字解日本》里见过这个字,意思就是“盖饭”。
        书中《丼物》一篇文章里,茂吕美耶写:“一般日本人吃饭时同其他以米饭为主食的民族一样,用小碗盛饭,米饭旁是一碗汤,面前则是菜肴。不过也有用大碗盛饭的例子,即‘丼物’,也就是盖饭。”
        丼物的代表性菜肴是“天麸罗”,简称“天丼”。那么以此类推,所谓“牛丼”,就是牛肉盖饭。日本很奇怪:在关东,只要提到“肉”,指的都是猪肉;而在关西,则意谓牛肉。牛丼大概应该是从关西流传出来的吧。
        “丼”字的读音跟“井”一样,在古代跟“井”也是同样的意思,不过据说在日语里的发音是“冬”,在名为“牛丼”的快餐店里,也是按日语读音,说牛“冬”的。
        宋代编纂的《集韵》里,对“丼”的解释是——丼:投物井中声。
        如此说来,日语的发音应该更合理一些吧:往井里仍东西,当然是“咚”的一声才对。

  • 5

    像青岛人一样喝啤酒

        CNN记者弗朗西丝·麦卡勒斯在参加过青岛国际啤酒节之后写了一篇报道,名字便叫做《像青岛人一样喝啤酒》。文中虽有许多外国人的误解——比如她认为青岛人在碰杯时最常用的祝酒词是“好酒!”,而其实青岛人喜欢豪气冲天地喊上一句“干了!”——不过有些方面她的观察还是很到位的:譬如“在青岛,玻璃杯一旦举起来就必须要干杯”,譬如那些走在林荫路、红顶房屋旁那些用塑料袋打啤酒的本地土著。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青岛,是让人酒兴大发的地方。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国立青岛大学任教的闻一多、梁实秋等八人,动辄聚众饮酒,被戏称为“酒中八仙”。只是喝的多是花雕,三十斤一坛,罄之而后已。啤酒,在那时还只流行于青岛的上层社会以及欧人居住区。梁实秋的《忆青岛》里写,去中山路上的佛劳塞尔餐馆吃牛排,“佐以生啤酒一大杯,依稀可以领略樊哙饮酒切肉之豪兴”。柯灵在1933年游玩青岛后,写过《岛国新秋》一文:“就是这样在浪花里沉浮,在沙滩上徜徉,让炎夏的白昼偷偷溜过。厌倦了,你可以向沙滩后面走去,疏疏的绿树林子里设着茶座,进去喝一杯太阳啤酒,喝一瓶崂山矿泉水,或者来一杯可口可乐罢;无线电播送的西洋音乐和东洋音乐在招诱着呢。”德人的西餐厅和绿树林子里的茶座,除非游客,恐怕不是本地百姓消暑的胜地。

        而现在,散布全城的大大小小的啤酒馆,早已成为青岛人最亲切的精神家园。弗朗西丝·麦卡勒斯这样写:“……每家店铺外边都摆着一个或者两桶青岛啤酒,啤酒为了避免气体影响以‘磅’来售卖。当以‘品脱’为售卖单位时,每单位啤酒的价格为1.5人民币,约合22美分。”

        每个啤酒馆都会有几个常驻的资深酒鬼。著名啤酒馆“丹东路5号”里,每早八点半,几个老酒客准时开喝,一坐就是一天,用青岛诗人梁真的诗句来说:“他们业余时间迷糊和睡觉,职业是喝酒。”南京路的心萍啤酒屋,经常可以看到一个老外,五十多岁的样子,头发花白,每天下午,一个人,几杯扎啤,悠然自得。江西路的小咸酒馆,几个时常光顾的酒客,一进门就会忍不住吼一嗓子:“上班了!”——这句话是曾经在此连喝三天的民谣歌手万晓利发明的。另一个青岛诗人陈蔚写过一首名为《啤酒馆》的诗:“一个个啤酒馆的门口,游荡着一个个幽灵的余生,那些必须到来的酒鬼,无奈地交出喉咙。”那些必须到来的酒鬼——说得多好哇!曾经问一位老酒客为何天天泡啤酒馆?老酒客笑眯眯地:“因为啤酒馆在这儿啊。”当即绝倒。

        赫拉巴尔说过:“啤酒馆是消除偏见的场所。”其实,这多半儿是啤酒的功劳吧。青岛人对啤酒的态度,黄渤那首著名的“诗朗诵”说得精彩:“当青岛啤酒又端起来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无比的爽,那么大家就哈起来吧!”

        当一杯琥珀色泛着泡沫的啤酒倒进胃里,整个世界都会在瞬间美好起来。嘿,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喝酒。

  • 5

    一碗小咸面,能销万古愁

        量大的第二天,跑到小咸面铺吃一碗热乎乎的牛腩面,简直可以体验到涅槃再生的快感,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都随着味蕾的绽放而重生了一次。

  • 8

    啤酒比爱人还要好的七个理由

        有部电影叫《啤酒比爱人还要好的七个理由》,96年的一部韩国片,奉俊昊也是编剧之一。一听名字就很有兴趣,可惜比较偏门,找不到下载。
        我很好奇韩国人总结的七个理由都是什么,无从想象。看张弛的《我们都去海拉尔》里写,其实关于啤酒和女人,狗子也研究过,他的结论毫无疑问是——啤酒比女人好。理由如下:

        一,你可以一整晚都享受,而且一瓶接着一瓶,女人则不行。
        二,你可以跟朋友共饮一瓶啤酒,女人则不行。
        三,如果愿意,你可以当那个总是第一个打开啤酒的人,女人则不行。
        四,你可以在公开场合享受啤酒,女人则不行。
        五,啤酒也不会在乎你何时才来,也不在乎你何时会走。
        六,最关键的是,喝啤酒不需要支付青春补偿费,因为你把全部时间和健康都拍在那儿。你可以一个晚上喝好几瓶啤酒也不会觉得对不起别人。
        七,如果你换一个牌子的啤酒喝,以前的啤酒也不会跟你打架。

        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七个理由。棒子们不会又把别人的研究成果据为己有,然后说这是韩国人发明的吧?哈哈。

  • 10

    不要跟外国人一起吃饺子

        老舍在林语堂家跟曹禺、王方宇一起吃饺子,说:“吃饺子不能跟外国人一块儿吃,跟外国人一块儿吃,得说英文。一吃饺子,把英文都忘了,一想英文,少吃好几个饺子。”
        可怜淳朴的青岛市民不明白这个道理,把克利伯帆船赛的一群老外船员都接到家里过十五、吃饺子去了,一边琢磨英语一边吃,估计少吃了不少饺子哇,想想就让人心疼。
        据说老外也吃饺子,比如罗刹人,除了用肉、蔬菜做馅儿,果酱、奶酪、土豆泥都可以用来包饺子。而即便是罗刹国,东方和北方的饺子也不尽相同。北方饺子个头儿比中国饺子还小,东方饺子个儿大,饺子皮儿大概得10×10厘米,饭量大的人一顿饭吃六七个也足够了。有意思的是,包饺子时,把馅儿放到饺子皮儿里,包好之后还得在上面捏个结儿,那个结儿煮不透,也不该煮透,因为……根据罗刹规矩,那是你吃饺子的时候用手捏着的地方,而不是让你吃进肚子里的。
        最惊人的是印度饺子,个头儿比俄罗斯饺子还大,并且不是煮着吃,而是上火烤着吃——这还有法吃么这。

  • 7

    范伟的酒量

    范伟

        特别喜欢范伟。
        朋友于洋有个梦想:去古龙的墓前喝上一瓶三鞭酒,当做对大侠的缅怀。
        我的梦想没那么高尚,啥时候能跟范伟喝上一场,就很满足了。想一想此种盛况就让人激动:两个死胖子勾肩搭背坐在一起,一端杯,“来,彪哥,啥也别说了,缘分呐”,仰头喝干。嘿,爽啊。
        唯一担心的是范伟酒量太大,陪不了他。赵本山老师喝上三四瓶白酒照样不耽误演出,就算范伟的酒量只是他的一半,咱也不是对手哇!
        今天特地去看了范伟做嘉宾的那期鲁豫有约,这才放下心来。

        鲁豫:你是真的不喝酒?
        范伟:不喝酒,真不喝酒。
        鲁豫:东北人都很能喝啊,你是能喝但不喝,还是……
        范伟:就是不能喝酒。因为我这事在外面的误会太多了。
        鲁豫:你的量是多少的量啊?
        范伟:量……啤酒就是少半瓶;白酒,比如说那小酒盅啊,一盅。
        鲁豫:如果超过一盅以后会怎么样?
        范伟:超过一盅啊,比如说两盅的时候,心跳一百二十下,然后脸红心跳,头痛。

        紧接着,范伟说起了此生最壮烈的一次酒局,也是到目前为止喝过最多的一次,拿范伟本人的话来说就是——“那特别危险”。
        说有一次求朋友办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朋友说喝点吧。范伟问怎么喝啊?朋友说我怎么喝你就怎么喝呗。然后用一两半不到二两的那种口杯,倒了两口杯白酒。倒完之后朋友一举杯:我先喝了。一仰头,干了。范伟一看就有点傻,说我要是一下喝完了,肯定就那啥了。朋友说没事没事,都不能喝,谁能喝啊,酒量都差不多。范伟说我喝完脸红。朋友说都脸红,而且揣药片的,扎小辫的,红脸蛋的,那最能喝了!范伟一听就想,我这么大体格,我就喝了能怎么地,应该没问题吧。于是一仰脖,哐当也干了。喝完之后聊天,聊着聊着,范伟就感觉这人离他越来越遥远,就像在山谷里说话那种感觉。再然后,“咣”,范伟就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了,人事不省。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了,朋友连拉带拽,把他拖到车里,送到小区楼下。范伟住六楼,楼里面还没有电梯,朋友实在是拖不动他上楼了,就给范嫂打了个电话,让范嫂送了床棉被下来。范伟盖着棉被在楼下的长凳上又躺了两个多小时,这才摇摇晃晃能上楼回家。
        这就是范伟老师此生喝的最惨烈的一场酒局,一共喝了一杯白酒,一两多点。
        后来王志文给范伟起了个外号,叫“小呡”——因为他每次碰杯都只呡一口酒,意思一下。发短信喊他喝酒的时候,一般就四个字——小呡一下?

        看完这段访谈,我简直梦想破灭啊我。就范伟这酒量,还喝啥啊喝,连小村老师都能喝他好几个。算了,还是去古龙墓前陪于洋喝三鞭酒去吧我。

  • 5

    赵本山的酒量

        宋守山老师出了本新书,叫《企业家赵本山》。赵本山老师听说之后,一激动就喝了点酒,喝完酒又按捺不住心中喜悦,做了几个俯卧撑,结果……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赵本山老师进了医院。
        现在赵本山出院了,宋守山出书了,皆大欢喜。
        承蒙宋老师错爱,送了一本样书,这几天在刻苦攻读。宋老师出书的目的,是希望“对于本山大叔财富密码的分析,会对大家有用”。可惜我天生穷命,至今与财富无缘,倒是对书中描写的赵本山喝酒的段落印象深刻。
        故事是这样的:
        赵本山去山东演出,承办人口出狂言,说这些年我陪过的客人,就没有一个能喝明白的,都拜倒在我桌前了。赵本山毫不示弱,说这些年还没有人能把我喝好的。俩人较上劲了,那哥们说:你要是倒了呢,你搁这儿七场演出,全当义演了;我要是倒了,我刚买的这辆新车送给你。
        于是开喝。两个人喝了七瓶白酒,还是空腹喝的。那哥们喝完了,去医院了;赵本山喝完了,去演出了。
        拿赵本山的话来说是,“就这么个情况”。

  • 7

    拼“屎”吃河豚

    河豚

        《三侠五义》第四十三回《翡翠瓶污羊脂玉秽 太师口臭美妾身亡》里讲了一个吃河豚的故事。说的是老贼庞吉在先月楼饮酒寻欢,半酣之际,有人送来孝敬太师爷的河豚鱼,这帮大人们个个如狼似虎,结果一阵杯箸乱响之后,众人还没来得及称赞海豚的妙处,就有一位咕咚一声率先栽倒在地,大家倒吸一口冷气,这才想到河豚原来还有毒,而解毒的妙方,乃是黄汤。呃,所谓黄汤,也就是粪汤。黄汤取来之后,按照官阶高低,大家依次饮用。早有善拍马屁的虞候,“上前先拿了一碗,奉与太师”。

        其实这个段子乃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明代权臣严嵩,八旬高龄时,从山东蓬莱纳一渔家少女为妾。婚庆当日,最后一道菜正是清炖河豚鱼,垂涎欲滴的宾客争相为食。吃罢河豚,众人正在品评之际,忽有一人徒然倒地,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省人事。

        立即有人高呼:“中毒了!”

        慌乱中严嵩勃然大怒,责问小妾:“何以解毒?”

      小妾答曰:“惟有黄汤。”

      严嵩问道:“何为黄汤?”

      小妾道:“即粪水。”

      严嵩即刻下令去茅厕担来粪水。

        于是乎,婚宴变粪宴,众宾客拿出比方才抢食河豚时更大的劲头争抢粪汤而喝。正喝得不亦乐乎之际,却见那位最先倒地的哥们儿忽悠悠醒了过来!原来此人在席间外出小解,回来却见刚端上来的河豚鱼居然一口不剩,全被吃光了,一时急火攻心,犯了癫痫……

        其实黄汤自然没有解毒功效,其功效乃是起一种催吐剂的作用,让你把刚吃的河豚吐出来而已。《神雕侠侣》里面讲,中了情花之毒,必须服用断肠草方可解毒。所谓一物降一物,解情毒须断肠,而吃了世间最美味的河豚鱼,也只有拿最污秽、最难吃的黄汤来疗毒了。

        我的朋友柴大官人,自从小时候看了《三侠五义》,对这个黄汤解河豚毒的典故印象深刻,以致于现在每次去饭店吃河豚,先得看清楚厕所在哪里……

        拼死吃河豚算不得什么,等你能够做到拼“屎”吃河豚,那才是一个真正铁杆的老饕。苏东坡跟人聊QQ,谈起河豚,说过一句“也直那一死”;可是如果换成以黄汤解毒,不知他是否有胆量说一句“也直那一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