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这样舔屁沟我很激动

        《南方都市报》2009年1月22日的深圳新闻栏目有一篇报道标题是《“深圳是你们第二个家” 市有关领导与外来工一起包饺子》,在当天南都深圳读本头版大图导读,主要内容写的是“深圳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李意珍,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勤,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华楠,市政协副主席姜忠等市领导来到长城开发科技园区,与300多名来深建设者共同包饺子、吃饺子。”
        莫名其妙的是,在这篇报道的第三段(最后一段)第一句话,竟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这样舔屁沟我很激动会上,一首《祝酒歌》将活动现场气氛推到了高潮,领导们与外来工们手牵手,大家载歌载舞,现场一时成了欢乐的海洋。” 报道刊出后,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成为继“躲猫猫”之后又一网络流行词汇。

        这句低俗的话语的来由,有如下两个版本:

        导致低俗版本一(据说是《南方都市报》内部人员的解释,真假未知)
        本报深圳新闻部有个入行不久的记者,昨日去采写了一个市领导与外来工包饺子的稿子,写得比较正统、党报、主流,在最后一段中,记者写到:“从来没有和这么高级别的领导一起吃过饭”,外来工们见到这么大领导的到来,每个人都十分激动。稿子顺利上版以后,在二较的时候,校对员看见后十分反感,将这句话用黑线框了起来,批注了一句话“这样舔屁沟”,表达对记者谄媚的愤怒。没想到排版员没有看出来这句话的意思,直接把这句话改成了“这样舔屁沟我很激动会上”。

        导致低俗版本二(据说是南都某记者写的,真假亦未知)
        元同学喝高了,看见稿子里有一句该女工的话:能够见到这么高级别的领导,她感到很激动。打了个黑框,评点了一句:这样舔屁沟。
        编辑申同学拿去给组版员,指示她把高级一句删掉。组版员发现校对批注,主动问编辑是不是要这句。没得到明确回复,就加上了。出二校样给申,申和二校都没发现。于是这句伟大的话就签片印刷出来鸟。
        “我很激动”迅速成为报社内部流行词。刚才元同学在处罚通知前面仔细地看了看,不以为意继续去打水喝茶了。他不知道背后有我景仰的目光。
        公正地说,这篇稿子里,只有一句真话。

  • 6

    脱毛,我的工作

        飞利浦的这则广告,创意让人叫绝。
        如果你的英文跟我一样差,那么提醒一下,depilation是“脱毛”的意思。

  • 9

    俄罗斯边防军为何向中国货轮开火

        俄罗斯承认向中国货船开火。跟小姿讨论了一下,对几个问题不太了解:第一,这艘中国货轮,为什么挂着塞拉利昂的国旗?第二,俄边防军曾多次警告“新星号”船长,要求其停船,但遭到了“新星号”的拒绝——这位船长的心路历程是什么?

        对于船运我是外行,于是咨询了一下专家。对于货轮挂国旗,专家Freya女士是这样解答的:挂旗分船尾和主桅,船尾挂船籍国国旗,主桅挂临海国国旗。可这个说法也说不通哇——俄罗斯离塞拉利昂远了点吧?

        呃,细节我就不说了,直接说专家解答吧。对于这两个问题,Freya是这样回答滴:

        第一,这艘中国货轮,为什么挂着塞拉利昂的国旗呢?——有可能是搞错国旗了吧,把塞拉利昂国旗当成俄罗斯国旗了。

        第二,这位船长听到警示之后,为什么不停船呢?——因为船长听不懂英文,也听不懂俄语,还以为俄罗斯人招呼他们赶紧把船靠过去,一块喝酒呢。

        不得不说,专家就是专家啊,不服不行。

  • 16

    大咪咪有大智慧

    318134

        香港专栏作家陶杰写过一篇《平胸颂》,赞誉“张曼玉的平胸,是一种境界”。同时将一干平胸的女明星一同颂扬了一番,这其中包括爱玛·汤普森、朱迪·福斯特、梅丽尔·斯特里普等人。在陶杰的笔下,平胸是一种姿态,更是智慧的象征——与诸多胸大无脑的好莱坞金发女郎形成了鲜明对比。

        无独有偶,1990年,两位心理学家克莱茵克和斯坦纳斯基做了一个实验,他们给一组男人一些女大学生的照片,结果表明,胸围87厘米的女生普遍受欢迎——因为男人们觉得这些胸脯小的女生“比较聪明,比较有礼貌”;而那些胸围在95厘米以上的女生,则被评价为“不太聪明,或者不太道德”。

        这的调查结果,与传统观念中的“胸大无脑”颇有共通之处,似乎“那些隆乳的女星,往胸部填充硅胶的同时,也将硅胶填充到了脑中”。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2003年,美国社会学家埃文·罗斯戴尔对1200名妇女的胸围与智商联系的资料进行对比研究后表示,胸部越丰满的女性其实越聪明。她说:“尽管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比如我自己就戴1号胸罩,但是我们的研究证明这的确是事实:胸部丰满的女性要比偏平胸女性的智商高出近10点。”

        关于这一点,早有例证。智商高达154的莎朗·斯通,15岁就跳级就读宾夕法尼亚的爱丁伯罗州立大学,据她自己所说,“我最大的难题在于,找不到一个正常的男人”——这句话的潜台词,更像在说,找不到一个智商匹配的男人。而美国永远的流行天后麦当娜的智商,据称也高达140——与去年跟奥巴马竞选总统的希拉里持平。拉丁女歌手夏奇,身材凹凸有致,可谓丰乳肥臀,智商同样达到140。

        所谓的“胸大无脑”,更像是狐狸发明的“酸葡萄”理论。当然,也不能以偏概全,比如下面故事里的这个女生,就显得很有智慧——

        有一名女生因失恋吊死,月黑风高之夜,就会出来作怪。一次,盯上了一个于午夜独自穿越操场的女新生,遂跟在她身后发出凄厉的声音:“师妹,你回头看看我吧,我没有手啊!”
        岂料生来胆小的新生竟置若惘闻,低头继续走路。女鬼便又开腔:“师妹,你回头看看我吧,我没有腿啊!
        女生还是不理,低头继续走路。女鬼再来:“师妹,你回头看看我吧,我没有头啊!”
        女生终于不耐烦了,回头一声断喝:“师姐,你烦不烦呀,你惨得过我?你倒是看看我,我没有胸啊!”

  • 5

    半岛网荣登低俗网站第八季名单

        全国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第八批曝光网站名单出笼了,在苦等了七季之后,终于在第八季的名单的最后一行看到了青岛网站的名字——“半岛网”(所在地:山东省)“图片”频道的“体育图库”栏目存在低俗图片。真是让人又欣慰又嫉妒呀——欣慰滴是,青岛终于如愿地低俗了一把;嫉妒滴是,杀猪网居然还不够低俗,看来杀猪网近期的宣传口号“低调着,低俗着”不太醒目,正在考虑改为“高调着低俗”。

        感谢哐当姑娘第一时间爆料。

  • 6

    金庸老师给我改名字

        前美女同事黄学敏正式改名为“黄靖斐”,根据我国最新法律规定,个人改名之后,必须在国家级网站刊登声明,于是她找到了杀猪网——尽管作为一家世界级网站,杀猪网刊登个人改名声明有点牛刀杀鸡,可谁让咱们网站的CEO够意思呢(你们都知道我夸的就是我自己,对吧?)。

        黄学敏改名字的想法,由来已久,可惜起初她遇人不淑,找的是《半岛新生活》杂志的英国籍编辑Ryan Lee。作为一个英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除了帮人改名字,他还能有什么爱好呢?于是,在短短几年之内,黄学敏有了无数的绰号——譬如“春桃”,譬如“小肉弹”,譬如“六子”,譬如“贞德”,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可是显然,一个不懂中国文化的英国人,取的名字不会给她带来好运。于是,万般无奈之下的黄学敏,病急乱投医,找到了杀老师。杀老师精通各种科学和伪科学,包括风水学、堪舆学、星相学、妇科医学、产科医学等等。话说杀老师掐指一算,说今年是牛年,为了一举扭转颓势,给黄学敏取了个名字,叫做“黄牛”。黄学敏当即否决。杀老师便又掐指一算,说为了向我党示好,不如再加上一个“党”字,叫“黄牛党”……如此几次,黄学敏愤而离席,留下杀老师一个人仍在掐指一算。

        山重水复之际,黄学敏因缘际会,居然见到了金庸老师。一番长谈之后,金庸老师哈哈一笑,说道:“女施主,黄蓉的鼠肚鸡肠、郭靖的迂腐鲁钝、胡斐的傻不楞登,居然在你身上和谐统一,不如,你就叫黄靖斐吧!”

        黄学敏改名字的故事结束了。

        为了防止有人当真,我得郑重声明一下:除了黄学敏改名为“黄靖斐”是真事,其他的都是坊间传闻,不可认真。这也同时为诸位敲响了警钟:以后再有人改名字,可不敢再来杀猪网刊登声明了。这杀猪网的CEO,真是祸害人啊。

  • 5

    李金斗老师为我开车

        打车时,跟司机说去二疗。司机问:你在二疗工作?
        我是不喜欢跟出租车司机谈起职业问题的。如果我告诉司机我在报社工作,通常来讲,司机会有两种反应:
        一,警惕地看我几眼,然后缄口不言,好像只要他说了什么反党反社会的言论,第二天肯定就会见报一样。
        二,立即兴奋起来,不停地问我问题,比如对我说:“在报社工作挣钱很多吧?你一月多拿多少钱?一万?”这句话戳到了我的痛处,于是缄口不言的人变成了我。
        所以司机问我“你在二疗工作”?我顺水推舟,含糊地说,是啊。
        司机又说了:某某科室的王某某你认识吧?
        我打个哈哈:啊,老王,认识认识,当然认识。
        顿了一顿,我又补充了一句:昨天还说哪天一起搓麻呢。
        呃……尴尬地是,在我补充这一句话的同时,司机也说了一句话,我们俩同时说的。司机说的是:老王真可惜,死这么早……

        还有一次打车,上车一看:哟,这不是李金斗老师吗?——司机长得太像李金斗了,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点夸张,起码有七八分相似。恰巧那天心情不错,于是拿司机开涮:“您是李金斗老师吧?”
        司机笑:哈哈,他们都说像。
        我说:什么像啊,您肯定就是!我看过电视,杨少华谁的经常参加电视节目,扮演餐厅服务员、推销员什么的,然后观众说您是杨少华吧,杨少华还不承认,说就是长得像,其实不是。
        司机:我真不是李金斗,我要是李金斗,还用开出租啊。
        我:您就承认了吧,我又不问您在长春嫖娼被偷拍的事儿。
        司机:……
        我暗自得意,哈哈,算是给卫捷出了口气。朋友卫捷长相酷似刘欢,在北京打车,司机师傅非得说他就是刘欢。卫捷百般否认,司机最后恼了:“刘欢老师!您就承认了吧!我又不问您多要钱!”
        卫捷:@%##@¥&*%*…¥&%

        另有一次打车,司机是个大姐,谈锋甚健,一路上嘴就没停过,而且说几句就要用正宗的青岛话问我:“你说呢?”我这人比较认真,别人问我问题,我当然要回答,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吧……”结果刚开了个头,就被大姐打断了,大姐自顾自地接着说自己那点破事,说了一会又问:“你说呢?”我刚准备回答,又被打断了。反复几次,低智商如我这样的,也终于明白了——原来“你说呢”这三个字只是大姐的口头禅而已,并不是真想听我的想法。后来,我在大姐说到第三十七次“你说呢”的时候,到了目的地。下车之后很久,耳旁似乎还回旋着大姐那句“你说呢”……

  • 4

    话说这期《三联生活周刊》的封面……

    还真够雷的……

    再发句牢骚:我们弱势媒体,“人民”二字基本不敢提及,偶尔说一句,还战战兢兢。人家三联直接拿来印在封面上,真是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