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朗读者

          旅游卫视有一期关于雪茄的节目,名字就叫《雪茄的故事》,很有意思。其中提到,从1864年至今,每个古巴的卷烟车间都会有一个朗读者,他也是雪茄工人的一员,是其中识字并且声音动听的人,他的工作就是给车间里忙碌工作的工人读书读报,而工人们则每人抽出一点薪水付给朗读者,作为报酬。卷雪茄是一项需要高超手艺但是又极为枯燥的工作,据说在工人干活时,读书、读报能帮助他们集中精力在正在做的事情上。至于朗读的内容,从古典名著到现代小说,从《基督山伯爵》到《达·芬奇密码》,无所不包。当然,由于是社会主义国家,所以每天一早必须要读的,是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格拉玛报》,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每天聆听朗读,也让这些很少上学的卷烟工人具备了相当的文化水平,而不少著名的古巴雪茄品牌都是以雪茄工人们喜爱的书中的主人公来命名的,比如著名的蒙特·克里斯托(Monte Cristos),就是以基督山伯爵的名字来命名的,至于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y Julieta),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则纪录片趣味横生,不过也泯灭了我一个美好的幻想。从前一直听说,顶级的古巴雪茄,都是那些十六七岁、情窦初开、风华正茂的古巴混血女郎,在自己的大腿上揉搓出来的。可实际情况则是,车间里,每个雪茄工人面前都有一个特制的木板,雪茄烟都是在那上面搓出来的。至于雪茄工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什么样的都有,妙龄少女当然也有,至于你能不能抽到她们制作的雪茄,恐怕全得凭运气了。最夸张的是,纪录片里有一位大叔,在自己长满腿毛的大腿上搓出一根雪茄来,看得我心惊肉跳,以后再拿到雪茄,第一件事,得先看看上面有没有腿毛了。

  • 3

    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海难

          克莱夫·卡斯勒的小说《倒转地极》里有条注解,提到一场著名的海难:
          维尔海姆·葛斯特罗夫号(Wilhelm Gustloff,也有翻译成“威廉·古斯特洛夫号”的),原为客轮,设计最大载客量1865人。1945年1月30日从哥廷港出航,最新研究证实当时船上有10582名乘客,包括难民、伤兵、军官、海员等,其中有不少妇女、儿童和老人;当天夜里被前苏联潜艇S-13击沉,共有9343人死于非命,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海难。
          说来惭愧,在这之前,我以为一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海难是泰坦尼克号呢。百度了一下,找到条稍微详细一点的资料: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全长208米、宽23米,排水量2.4万吨,1937年下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游轮。1945年,用作大批德国伤兵和难民转移。 
           从当时的登记情况看,这艘核定载客量只有1865人的轮船上竟然搭载了10582人。
          1945年1月30日中午12时20分,4只拖船将“古斯特洛夫”号缓缓拖离哥德哈芬港。30日当晚,“古斯特洛夫”号船舷灯的亮光被苏联波罗的海舰队的S-13号潜艇发现。21时左右,S-13号潜艇向“古斯特洛夫”号3枚鱼雷。伴着剧烈的爆炸声,“古斯特洛夫”号开始倾斜。50分钟后,“古斯特洛夫”号完全没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事后统计,在这场灾难中,只有1239人脱险,9343人葬身海底。凑巧的是,这一天是威廉·古斯特洛夫50周岁的诞辰,也是希特勒上台12周年纪念日。
         泰坦尼克号大概应该算是“最著名”的海难了。我查了一下,关于遇难人数,众说纷纭:有说1523人的,有说1513人的,还有说836人的。跟前者实在没法比。
         《倒转地极》的小说这样写:
         “载着高华斯和他那个高个子同伴的舢板来到一艘轮船的左舷。那船离码头有数码之遥,以防那些绝望的难民偷偷爬上船。舢板划过船首的时候,教授抬头向上望,船壳的颜色是海军灰,上面用哥特字母印着船号:Wilhelm Gustloff。甲板上降下舷梯,伤员被抬到船上去,接着其他乘客自行爬上去。他们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微笑,口中念念有词,感谢神恩。数日航行之后,就可回到祖辈生息的德国了。
         这些快乐的乘客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刚刚登上了一座浮动的坟墓。”
         小说我看了三分之一,挺好看,属于很工整的畅销书,用来打发时间再合适不过。不过《倒转地极》只是用这场海难作为小说开始的一个楔子,几笔掠过而已,如果有兴趣,还有一本小说,君特·格拉斯的《蟹行》 ,完全取材于古斯特洛夫号沉没的真实历史。
         关于这场海难,百度百科有更详细的内容。

  • 17

    我是杀猪的,别逼我!

        福州市,一杀猪专业户,面对强拆,画上屠刀,发出吼声。
        几千年了,总有人以为布衣之怒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早晚有一天跟你来个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所以说,别以为我们杀猪的好惹,嗯哼。

  • 10

    “糊涂蛋”北野武

          实在很难想象,一脸凶相的北野武,从前居然是一个相声演员。即便后来听说了,北野武并非天生夜叉相,之所以脸上“半枯半荣”,不是和《天龙八部》里的枯荣大师一样,是修了枯禅所致,而是因为1994年8月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造成此后半边脸部神经麻痹,可依然还是很难设想,一个嬉皮笑脸在舞台上逗乐的北野武是什么样子。

          后来读了北野武的自传《余生》,这才看出点端倪。北野武小时候,母亲对他极为严厉,看到好玩的事哈哈笑,会被母亲批评:“不许再这样笑了,真没有教养啊!”吃了好吃的东西感叹“真好吃”,也会被母亲批评:“美味啊,难吃啊,这样的话以后不许说!”也怪不得北野武转型做导演和电影演员之后,在银幕上如此地吝于言辞和表情。

          可生活里的北野武其实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糊涂蛋,特别好玩。

          刚出道,很穷的时候,跟好友岛田洋七聊天。北野武问:“要是现在有很多钱,你会用来做什么?”岛田洋七想了想,答道:“我要买一整条青花鱼来吃!”因为岛田洋七小时候家里拮据,只见过青花鱼片,连一整条的青花鱼都没见过。北野武就哈哈哈一阵狂笑,说:“一般这个时候不是都会说‘买进口车’或者‘造一幢大房子’之类的吗?你这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梦想啊!”岛田洋七拿同样的问题反问他,北野武很认真地回答:“买演技。”

          此时两人出道未久,说这番话时,岛田洋七的口袋里只有五百日元,北野武的口袋里只有七百日元,加在一起连从千叶打车回东京都不够,可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谁也没想到,有钱的日子来得如此之快。北野武最初在太田事务所工作的时候,每个月收入只有12万日元,因为之前还欠事务所的钱,所以拿到手的只有区区6万日元。两个月后,月收入变成了30万。半年之后,每月700万。一年之后,每月1500万。北野武乐翻了,什么买演技,早就忘得一干二净,用现金去车行买保时捷、买劳斯莱斯,天天出去胡吃海喝,瞎造。后来有人催他交税,他还一头雾水:“啊?怎么还得交税啊?”税务部门给他算了笔账,每月1500万,一年光交税就得7000多万!北野武傻眼了,钱全被他造光了,哪还有钱交税啊,赶紧去银行借钱。每月1500万日元的收入还得去银行借钱,这哥们儿也真够神的。

          在剧场说相声时,北野武认识了后来的妻子。第一次去她的公寓玩,北野武就被震住了:哇塞,好豪华啊!出于傍富婆的心态,北野武厚着脸皮要求搬来跟她一起住。出乎意料地,对方居然同意了!北野武一阵欣喜,后来晕晕乎乎地就结了婚,然后见到了对方的父母,父母就说了:“既然已经一起生活了,就靠你们自己的钱好好的过日子吧!”然后就把他俩从公寓里赶出来了,搬到一处脏兮兮的小房间。过了很久北野武才反应过来:“嗳?我是不是被骗了啊……”

          北野武的第七部电影《花火》,在威尼斯电影节得了金狮奖,片子里的男人对妻子深沉、不动声色的爱,感动了多少人。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大叔在拍《花火》的同时,组织了一个“老婆大人猝死协会”,协会宗旨是:我们还算是有些积蓄,只要老婆死了的话,就可以全部拿出来用了。

          或许是因为从小受到母亲严厉的管教,没有体会过温暖的母爱,所以成年之后,女朋友、恋人、情人,不管岁数多小,北野武一概称对方为“姐姐”。他特别喜欢被别人照顾,回到家就孩子似的“做饭给我吃!”、“要睡啦!”、“给我钱花!”什么的大声嚷嚷。他的好朋友岛田洋七从相声界退隐后,住在北野武公寓里,每天到了傍晚,就开始匆匆忙忙地准备火锅,等北野武下了电视节目回家,锅里煮的东西正好可以吃。两个人如此相处了七年,关系融洽得不得了。岛田洋七后来写了本书叫《我与北野武》,整本书的最后一句话,开玩笑似的调侃:“小武,你要永远做‘我的他’!”

          最后还是要说回北野武与他的母亲。

          北野武成名后,母亲要求他每月往家寄钱,稍有延误,便来电话破口大骂。北野武认为母亲贪婪势力,母子关系向来不睦,甚至母亲去世他都不想回家奔丧。后来大哥把母亲的遗物交给北野武:一封信和一张存折。信里写:“我儿,你从小生性放荡,你担心你日后一无所有……存折里有一千万圆。”——原来儿子寄的钱,母亲压根没舍得花,全都一分一分帮儿子攒着,生怕从小就不靠谱的儿子有一天流落街头无人照顾。

          北野武看完信,惭愧地跪地,痛哭不止。甚至在母亲的葬礼之后,娱乐节目的采访中,提到母亲,他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蹲下身子,哇哇地哭了起来,不能自已。

  • 12

    老大蔡兵

          最简单的问题,往往最难找到答案。

          如果问蔡兵本人:“蔡兵是谁?”他大约会抽着哈瓦那雪茄,笑眯眯地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作家。”

          ——这当然绝非自誉之辞。蔡兵出版过长篇小说《绝版青春》,在读者圈和评论界都颇受好评,他也被媒体誉之为“新锐作家”。蔡作家对这个名词不太感冒,倒是说了一句颇为性感的话:“写作,其实就是跟生活做爱。”目前,创作力旺盛的蔡兵在自己的博客里同时连载《湿吻》和《我叫霍小乱》两部长篇小说,每天都有无数粉丝点开名为“酒色人生”的博客,期盼作家的最近一次更新。

           正如莎士比亚所言,“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莎士比亚”。蔡兵是一个作家,可又不仅仅是一个作家。实在难以用一个标签简单地定义他。经历丰富的男人仿若一本厚重的书,抑或一杯陈年的酒,细细品读,方解其味。

          蔡兵在大连当过七年警察,枪法一流,曾在系统内“五四”手枪射击比赛中夺得头名,至今引以为傲。如今的他身份虽已转变,可时尚的黑白条纹眼镜后,那双眼睛偶尔闪过的犀利锋芒,还是要让人忍不住对他昔年的风采心生憧憬。

          蔡兵又是商人。而且毋庸置疑,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奢华的沃尔沃轿车、如影随形的哈瓦那雪茄、价值不菲的腕表和时常更换的精致眼镜,都让人看出这是一个真正懂得享受生活的成功男人。在给《时尚》杂志撰写的专栏文章里,蔡兵说过:“说心里话,我的安全感来自于我的商人身份,我觉得只有物质丰富了,才能给你爱的人以安全感。”

          商界的成功带给他功成名就的快感,他却又时常渴望暂时地逃脱。蔡兵在网上久负盛名的ID叫做“酒疯”,他习惯于出入高级酒店,也不拒绝到勾栏瓦肆之地与朋友喝个大醉。喧闹的大排档、深夜的路边摊,都会不时看到穿着阿玛尼风衣的蔡兵栖身其中,那么突兀,又那么和谐;像个落寞的游魂,又像个孤独的侠客。

          丽江是他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每年至少一次,他会飞往古城,在临河的小客栈里惬意地享受阳光,或是在深夜里冥思、写作。甚至就连暗夜里偶或传来的叫床声,都不能打扰他的好心情:“如果是在都市,你在任何一家酒店听到这种声音,都会感觉厌烦,但是在丽江……”他没有说下去,据我猜测,大意应当是,在丽江这样一个蓬勃旺盛洋溢着原始生命力的所在,连叫床声都消弭了色情的含义,回归到人性本身的美好。

          说来有趣,在蔡兵纷纭的诸多身份中,有一个却是公认的——身边的好多朋友,无论职业、性别与身份,都亲切地称呼蔡兵为“老大”。初次听闻的人往往惊诧莫名,尤其是在酒桌上,一群人纷纷喊“老大”,搞得好像某个社团的聚会。每到这时,蔡兵会吸上一口雪茄,在缭绕的烟雾里笑着解释:“知道他们为什么叫我老大吗?因为我老喝酒、老喝大——简称‘老大’。”

          蔡兵无疑是一个有着巨大磁场的人,他的身边,永远不缺朋友、美酒和欢笑。他的魅力,来自他的亲和力,他的幽默,以及他对生活那火焰般的挚爱。

  • 7

    你刚才在一百万美元上踢了一脚

        卓别林携夫人奥娜去巴黎,请路易·阿拉贡夫妇和波兹内夫妇吃饭,在坐的还有巨匠毕加索。消息传出去,立即轰动,整个旺多姆广场被人流挤得水泄不通,饭店门口来了大批警察维持秩序。不得已,警方只得放出风来,说卓别林和毕加索已经从后门偷偷溜走了。即便如此,人群也一直到午夜才渐渐散去。
        在塞纳河左岸散步过后,毕加索邀请众人去家里小坐。不巧正赶上停电,几个人在大师家里摸黑前行,地上全是画,有的靠墙立着,有的互相支撑着,卓别林很紧张,不停地提醒妻子要小心:“当心!你刚才在一百万美元上踢了一脚……”说得奥娜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后来毕加索点燃了打火机,众人这才看清,原来奥娜刚才踢的是一副塞尚的画。毕加索松了一口气:“没事!没事!”
        可怜的塞尚……

  • 3

    放屁放屁,真正岂有此理

        吴稚晖,人送外号“吴疯子”。吴年少时读到《何典》的开篇一首《如梦令》中最后一句:“放屁放屁,真正岂有此理。”于是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从此踏入了骂人无拘无束、再无禁忌的高深境界。

        留学日本的时候,吴稚晖在留学生大会上登台大骂慈禧太后。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骂得太投入,或者是慈禧太后的咒怨显灵,骂到一半的时候,吴稚晖的裤腰带忽然松了,大庭广众之下,裤子掉了下来……台下众人大惊失色,只见吴稚晖不慌不忙,提上裤子继续破口大骂,没事儿人一般。后来他还嫌不过瘾,写过一篇《卖淫实状》,把慈禧太后说成一个比娼妓还下贱的淫妇和恶魔。

        吴稚晖在《猪生狗养之中国人》里大骂梁启超:“三年以来,粪味将浓时,纵有一个剿灭人种的梁贼、梁强盗、梁乌龟、梁猪、梁狗、梁畜生,所谓梁启超者,无端倡满洲黄统万世一系之说,洗净了屁眼,拉鸡巴来干,然用其雌雄之声,犹有什么政治革命、责任政府等之屁说,自欺欺人。”

        通篇脏字,有点现在在论坛拍砖互骂的风范,哈哈,真是高手。

        鲁迅后来在《“言词争执”歌》里讥讽吴稚晖:“吴老头子老益壮,放屁放屁来相嚷……放屁放屁放狗屁,真真岂有之此理。”

        吴稚晖骂人也不全是爆粗,有时的急智更有意思。某次,上海著名中医丁福保宴请吴稚晖和李石曾,吴稚晖嗜肉,不巧当时上海的上层社会流行素食,于是一桌子菜肴,尽是蔬菜豆腐。这还不算,张五常的前辈丁福保还在席间不停地与李石曾谈论养生之道,素食之益。吴稚晖听得怒从胆边生,当这两人征询他对素食的看法时,吴说道:“我嘛,上头是喜荤的,下头却是吃素的。李石曾和我相反,他上头是吃素的,下头是要吃荤的。”这句话是有来历的,是因为李石曾年逾花甲,却新娶了一房夫人,而吴稚晖则独居。此话一出,丁福宝无言以对,李石曾颜面扫地,吴稚晖出了恶气,反而来了胃口。

        吴稚晖不止骂别人,说起自己也是百无禁忌。有一次吴随蒋介石出巡武汉,代表蒋发表讲话,其时天气燠热,吴稚晖的开场白是:“昨天晚上一觉醒来,发现我的裤子都湿透了,起初以为是遗精了,但想了想并未做什么混帐梦呵,后来才知道是出的汗。”

        哈哈,此时蒋公呆站一旁,不知心中是何感想。

  • 2

    乐极生悲啊~

        所谓乐极生悲,说的就是我这种人——白天在豆瓣欢乐了一天,调戏田原,挑逗万峰,撩拨韩乔生,晚上就亲眼见证了意大利的死亡。

        上届冠亚军携手小组不出线,史无前例的衰事都让我赶上了,此时恐怕也只有狂吼一句象棋术语才能发泄我内心的郁闷了——卧槽!!!

        坦白讲,意大利的失败,大部分责任都在里皮——虽然四年前他把意大利带到了世界之巅,可这绝不能作为他在四年后昏招频出的托词。

        首先是选人。里皮放着更年轻状态又更好的卡萨诺、博列洛、巴洛特利、罗西不用,非得迷信卡纳瓦罗、赞布罗塔、卡莫拉内西、加图索这些老龄球员。用老队员也就罢了,意大利也有不少老而弥坚的大将,比如本赛季状态出色的安布罗西尼、米科利、斯托拉里,而里皮就好像不认识他们一样,怪。

        然后是用人。里皮超级迷信尤文图斯队员和上届世界杯冠军队成员,三场小组赛,几乎每场首发阵容都至少有六七个尤文图斯球员——可尤文图斯今年在意甲的表现几乎可以用“耻辱”二字来形容!卡纳瓦罗和基耶利尼搭档的防线在意甲的小球会面前都千疮百孔,更何况到世界杯上了!最后一场对斯洛伐克的生死战,里皮居然用加图索首发,简直让人瞠目结舌了,加图索上赛季在米兰状态大幅下滑,伤病又多,出场次数少得可怜——果不然,上场之后的加图索跑都跑不动,防守防不住,进攻一向都不行,半场之后就被夸利亚雷拉换下,里皮等于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再是战术,里皮死抱着4321就是舍不得变,最后被逼到跟斯洛伐克决斗了,居然还是摆出摆出单前锋的战术,他深爱的亚昆塔不会射门,他深爱的佩佩不会传球,怎么可能进球?皮尔洛上场之后,意大利在形势上的逆转都能看出来——可你早干嘛去了?就给皮尔洛20分钟时间,你以为意大利每届世界杯都能出现“伟大的左后卫”那样的奇迹啊?

        好在里皮在世界杯之后就交权下课了,在佛罗伦萨掀起过青春风暴的普兰德利会接手,卡纳瓦罗、卡莫拉内西、加图索、赞布罗塔、迪纳塔莱,甚至包括皮尔洛,应该都会淡出国家队阵容了。而好消息是,意大利并不缺年轻一些的接班人——除了天赋惊人的巴洛特利、桑顿、乔文科、罗西、马尔基西奥这帮年轻人,卡萨诺、博努奇、蒙托利沃、帕齐尼、基耶利尼也都在当年之年。

        希望能在两年后的欧洲杯上,看到一只崭新的意大利。毕竟卫冕冠军小组遭淘汰的事儿,就是1950年由意大利首创的,咱经验丰富啊咱!别当回事儿。

  • 4

    怎样给领导送礼

        吴思的《潜规则》里讲过一段关于古代人行贿智慧的故事。
        说是在清代,官员想去北京行贿,先要按规矩到琉璃厂的字画古董店问路。讲明想送某大官多少两银子之后,字画店老板就会很内行地告诉他,应该送一张某画家的画。收下银子后,字画店的老板会到那位大官的家里,用这笔银子买下那位官员收藏的这位画家的画,再将这张画交给行贿者。行贿者只要捧着这张很雅致的毫无铜臭的礼物登门拜访,完壁归赵,行贿就高雅地完成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字画价格的模糊性提供了安全性。字画店的老板也非常可靠,他只按规矩收一笔手续费。
        今天看了个帖子,叫《有创意的行贿方式》,其中也提到一个通过字画巧妙行贿的方法:
        某企业为给回扣,送了一位领导一个名为赝品的字画,齐白石的,标价7000,有发票,还是北京某街知名字画行的。但实为真品。此领导也付了费了。后过3~4个月,圈内传出此领导检漏,以赝品价格买到一精品,并传为业内美谈,还上过电视。后委托江苏某拍行,20万卖出。
        在行贿手段上,中国人真是能做到一脉相承又花样翻新啊。不服不行。

  • 2

    电影就是电影

        以近代史为背景的功夫片似乎落入一个窠臼,每一个武师似乎都要打败(或者打死)一两个外国高手,人生才得以圆满。叶问打日本人,霍元甲和东方旭打俄国人,就连传说中的功夫高手苏灿,也要在俄国大力士身上演示一把自己新创的醉拳,整个人生才得到救赎。我向来以为黄飞鸿的境界要高一些,因为老黄从来不打擂台,偶尔出手,全是事出有因。

        后来才知道,其实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电影终归是电影。

        比如霍元甲,电影里,老霍不知道打败了多少西方大力士和日本武士;可实际上,他一生也未登过擂台。历史上,霍元甲有过两次登台打擂的机会:一次是1901年,有个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的俄国人来津门摆擂,吹嘘打遍中国无敌手。第二次是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比音在上海登广告,辱骂中国人是“东亚病夫”。这两次,霍元甲都曾提出要与对方交手。或许是霍元甲名头太响,这两个不可一世的老外接到战书之后,无一例外地全都人间蒸发、不见踪迹了。

        按霍家后人自己的说法,霍元甲一生并未同外国武士真正交过手。传说中霍元甲力挫日本柔道会会长所率十余名高手后,被日本人下毒药死,其实是平江不肖生在《拳术》和《近代侠义英雄传》两部作品中的小说家言。

        而黄飞鸿,却真是打过擂台的。不过打擂的对手,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1876年,一名洋人带着一只巨大凶猛的狼狗来到香港,自称这只狼狗能与人搏斗,如果谁能打赢这只狼狗,可得50港币的奖励。很多人上台与之搏,都过都被狗咬伤抓伤,纷纷败下阵来。

        此时,黄飞鸿出场了。他应邀来到香港,与这只狼狗比武。黄飞鸿比较谨慎,头一天先看了一天人狗斗,摸清了狼狗出招的路数。第二天黄大师登台,面对狼狗一次次的猛扑,黄飞鸿只是闪转腾挪,消耗狼狗体力,之后使出绝招,将狼狗的脊背踏断。

        黄飞鸿踢死狼狗的那一招,我看的几份资料所载都不尽相同。有说是“无影脚”的,有说是“猴形拐脚”的,还有说是“点子脚法”的。反正不管怎样,中国人赢了!第二天,香港各大报刊都以套红标题报道了这一特大喜讯,据说香港同胞均感“扬眉吐气”。

        同样是打狗,黄飞鸿的境界就要比李茂春差一截了。李茂春是霸州人,家乡曾有一只恶狗,多次伤人。李茂春受邀前往除恶。据说练过气功的李茂春一口气便吹死了这条恶狗——呃,听起来确实有点吹。

        跟国外大力士比武,霍元甲没干过,但是别的武师倒有很多击败对手的真实记载。比如“千斤王”王子平在上海打败过美国人沙利文,比如形意拳“朱氏四杰”之一的朱国富在上海用“穿心崩拳”打死过白俄大力士哈伯尔。

        最传奇的要属蔡桂勤父子。

        蔡桂勤出身武术世家,曾在“精武体育会”(亦即后来被俗称的精武门)任教,与霍元甲、王子平齐名。1943年,有外国拳师在上海耀武扬威,藐视中国武术,业已66岁的蔡桂勤带领儿子蔡龙云前往应战。最终出场迎敌的,是年仅14岁的蔡龙云,蔡桂勤在旁观战。蔡龙云的对手是三十多岁的俄国名拳师马索洛夫,马索洛夫身高体壮、兼之临敌经验丰富,以为三两下就能放倒蔡龙云。没想到才三两下,自己就被这个瘦弱的中国少年给放倒了。

        这两父子太酷了,难道没让你想起《新少林五祖》里的李连杰和谢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