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我喜欢我的威士忌上年纪,而我的女人很年轻

        电影圈里的奇人很多,但能像埃罗尔·弗林这么“奇”的,倒也不多。
        电影圈里的酒鬼也很多,但能像埃罗尔·弗林沉溺的这么彻底的,也是凤毛麟角。
        埃罗尔·弗林演过1938年版的《侠盗罗宾汉》,巧合的是,他正是侠盗罗宾汉的后人——不是吹牛,他真是罗宾汉的原型罗伯特·德·韦莱的第23代曾孙。这位曾孙继承了祖先血液里的不安定因子,从小就是个刺头,被他呆过的每一所学校开除,先后做过士兵、清洁工、牧羊人、消防员,后来当上了演员。
        这家伙一生爱酒好色,名言是:“我喜欢我的威士忌上年纪,而我的女人很年轻。”
        先说好色,作为一个好莱坞明星,埃罗尔·弗林泡妞无数就不用提了,他还遭到过三次强奸指控。其中有一次,他因涉嫌强奸去法院受审,就在审问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姑娘,俩人一来二去居然结婚了,也算是奇事一则。
        再说爱酒。弗林终日酗酒,后来跟他合作的导演下了规定,禁止在片场饮酒。这哥们想了个法子,提前用针管把伏特加注射到橘子里,然后拎着一大堆橘子去拍戏,休息的时候就狂吃橘子,吃完了就醉醺醺地继续拍戏,导演还奇怪呢——也没见他喝酒啊,怎么就醉了?
        埃罗尔·弗林曾经说过:“我只打算活生命的前一半,剩下的我并不在乎。”他绝对是身体力行自己的这一准则,酗酒、纵欲、吸毒,50岁就挂了,最牛逼的是他的临终遗言,是这么说的——
        “我这辈子玩得真是太开心了,我享受过去的每一分钟。”
        说到底,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 4

    你说1.0的笔芯塞进0.5的孔里,可以么?

          1933年版的《金刚》好看得出人意料,虽然在电影《苹果酒屋法则》里见识过孩子们每天临睡前都要重看一遍《金刚》的热情,可还是没想到将近80年前的一部怪兽片可以如此刺激。
          当然,那时的电影特效在如今看来幼稚得仿佛孩子的玩具,可超凡的想象力、齐备的娱乐元素都无可挑剔,以至于彼得·杰克逊2005年翻拍《金刚》时,压根就没有对剧本结构做什么改动,只需要在故事枝干上添枝加叶即可,基本属于照本重述。而相对于彼得·杰克逊版《金刚》前半段节奏上的拖沓,1933年的老版可谓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之感,潇洒得很。
          《金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一个全世界块头最大的雄性动物,爬上了生殖崇拜的最高峰——帝国大厦,结局不是征服世界,而是死亡——为一个女人而死。前后两个版本的《金刚》,结尾几乎一致——面对金刚的尸体,警察说:“飞机打死了他。”将它从蛮荒之地带到工业文明之都的电影制片人摇了摇头:“不,不是飞机,是美女杀死了野兽。”电影里的美女看起来似乎除了尖叫一无所长,始终处于需要被拯救的位置,可无论是金刚还是勇敢的船员,都肯为她而死,眉毛都不带皱一下的。所以说啊,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还是在后的黄雀更聪明。
          看完这部电影跟朋友小徐聊天,发现她的QQ签名是:“你说1.0的笔芯塞进0.5的孔里,可以么?”我忽然邪恶地觉得这其实正是《金刚》要讲的故事。

        1933年版《金刚》下载地址:

        【raysource】
        正片    http://www.rayfile.com/files/0c083021-6d36-11e0-9346-0015c55db73d/
        修复包  http://www.rayfile.com/files/a0f2b13a-6d36-11e0-9fee-0015c55db73d/

        【115】
        http://u.115.com/file/f045d454a3
        (下载完成后,把.iso的后缀名改成.rar,然后解压缩,解压密码:tlfhfcd)

  • 5

    给《侠女》挑点刺

       《侠女》的故事出自《聊斋志异》,原著不过区区几千字,被胡金铨扩成一部近三小时的鸿篇巨制。剧本的改编应该说很成功:胡金铨喜读《明史》,于是将《侠女》的故事的背景置入自己所熟稔的明代;将侠女安排为忠诚杨涟之后,使她的复仇有了更为人所认同的情感基础;摒弃了顾省斋娈童一段,因为现代观众肯定无法接受男主角追女人的同时还在玩男人;对顾省斋的性格也做了改变,从一个好色的登徒子摇身变为满腹经纶却又甘做隐士的才子;将跟顾生有一腿的娈狐则变为东厂锦衣卫……
      
       但剧本也并非毫无瑕疵,其中软硬伤亦有。
      
       最大一个BUG该算是杨慧贞母亲的年龄。影片开头,顾省斋问母亲杨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顾母说:“还有她娘,八十多了,整天病病歪歪的。”其后杨慧贞对顾省斋痛陈家史时,她的父亲杨涟看起来最多不过五六十岁。我去查了查资料,杨涟生于1571年,卒于1625年,享年54岁。怪哉,一个54岁的男人,怎么会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杨涟死后,杨慧贞逃亡了没多久就去了靖虏屯堡,然后遇见顾省斋,期间她只在寺庙里藏匿了两年,又不是逃了几十年。再说据顾母说(我们也能看出来):杨慧贞的年龄只有二十来岁,难道她的母亲60多岁才生她不成?
      
       又则,小说里侠女对顾生以身相许是有前提的。侠女与母亲生活贫困,三餐都难以为继,全靠顾家照应,顾生时而送米,时而送饭,照顾周全,之后更有葬母之恩。顾母下体生疮,侠女为之洗创敷药,不厌其秽,顾母感动落泪,说我怎么才能找到一个跟你一样的媳妇给我养老送终哇!这一段,批点《聊斋志异》的但明伦评到:“此一哭,哭出女后而两次笑来。”侠女感恩无以为报,便相报在床笫,为顾家产下一子。而电影里,只说顾母给她们送过一次针线,然后顾母伤了风寒,杨慧贞来照料她,顾母哀叹顾家无后,杨慧贞记在心里。之后杨慧贞与人接头,被顾省斋撞破,杨慧贞邀他晚上相见,两人竟然就上床欢好了。由于缺乏必要的心理铺垫,看起来更像是杨慧贞为了封顾省斋的口而以色相诱。
      
       再则,顾省斋在县衙里看到通缉杨慧贞的榜文,大惊失色,飞奔回家,让老母收拾东西跑路。这一段戏,顾省斋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说:“娘,赶快走吧!”顾母居然二话不问,拿着包裹就坐马车走了,与之前塑造的斤斤计较、不依不饶的村妇性格全然不符,未免太仓促了些。
      
       以上纯属闲的蛋疼,随便挑点刺。瑕不掩瑜,《侠女》非常好看,即便不是最经典的武侠片,也绝对是最经典的之一。《看电影》杂志出版的《香港电影百年》里评选一百部最好的港片,居然没有《侠女》,我还为此耿耿于怀地气结了半天呢。

  • 3

    电梯里的恶魔

          作为一部恐怖片,《电梯里的恶魔》这名字实在不够给力,倒不如香港的译法,什么《恶灵电梯》,什么《升降凶间》来得刺激。拍《灵异第六感》的沙马兰给这部片子做的编剧,电影大部分时间都很刺激,节奏控制得相当好,就是到了结尾……实在让人蛋疼。我查了查评分,IMDB 6.6,向来狗血的豆瓣倒是只有6.1,看来非基督教国家对于“恶魔”的理解,果然不太一样。片子属于看不看都行那种,如果你是恐怖片爱好者,或者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用来杀时间挺合适,至少不会枯燥。

          115下载(用优蛋下)地址:http://u.115.com/file/t9c868cac5

  • 13

    彩戏师的神仙索

        《剑雨》里有个角色叫彩戏师,正式职业是“黑石”组织的杀手,八小时之外在民间变戏法,挣点零花钱。他最神奇的一个魔术叫“神仙索”,平地里将一根绳索掷向空中,绳子竟凭空笔直地垂下,好像半空中有人拉住一般。彩戏师跳起来抓住绳子,三爬两爬,爬到半空的云雾里不见了人影。

        我记得从前看唐传奇的时候读过类似的故事,叫《原化记》。

        说唐朝开元年间,李隆基下令,让一部分人先乐起来,方式就是办晚会,搞趴体,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歌舞升平,一片和谐。为了响应领导号召,嘉兴县令策划了一次活动,要跟监狱搞魔术比赛。监狱系统很是重视,想赢怕输,可又缺乏文艺骨干,无奈,只能从犯人里海选魔术师。

        有个犯人就说了:哥有绝活儿,可哥成天关在号子里,施展不开啊。狱卒问,你会变什么魔术?犯人说我会玩绳子。狱卒一听很重视,立即向监狱领导汇报。领导十分不屑:擦!玩绳子,谁不会啊?犯人说,我这玩法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把绳子两头绑起来走钢丝,我不一样,给我一根手指粗细的绳子,五十尺长,我不用绑,直接往空中一扔,就能在绳子上表演各种动作,什么托马斯回旋、什么后空翻两周转体1080度,都不在话下。领导一听乐了:甭选了,就你了!

        晚会当天,监狱领导喊着县太爷一起来看,为了更加刺激,还特意给犯人准备了一根长达一百尺的绳子。这时只见犯人抓起绳子往空中一扔,绳子的一头便自动垂了下来,犯人腾身而上,两手两腿夹着绳子,一蹿一蹿,片刻就爬到半空。观众们很兴奋,连喊哇塞。看得正高兴,却见犯人越爬越高,转眼没影了。县令和监狱长还忙着叫好呢,半天才反应过来:我靠,人呢?这、这泥马是越狱啊!

        这越狱的技术含量太高了,美剧《越狱》里那帮费尽心思才跑出去的爷们儿们看了这故事能羞愧地吐血而死。

        据说当时有上千人亲眼目睹了这一越狱史上最牛逼的事例,媒体一炒作,玩绳哥立即火了,连当朝皇帝李隆基都听说了。李隆基听闻此事十分遗憾,一拍大腿说:这是人才啊!干嘛越狱呢,不跑的话我肯定重用他啊!——其实这全是废话:人不跑,你哪知道他是人才。

        因为这事儿发生在嘉兴,所以后来都把这一类绳技叫做“嘉兴绳技”。这是真实的戏法,并非小说和电影凭空虚构,日本人在十七世纪就记录过这则魔术,取名叫“中国绳技”,可研究了好多年,也不知道其中奥秘所在。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也写过一则关于神仙索的故事,名字就叫《绳技》。

        故事说春日游会时,有两父子挑着箩筐在变戏法。父亲说要变出桃子来,有人说了,初春时节,哪有桃子?父亲说我派我儿子去天宫偷王母娘娘的蟠桃啊,当年大师兄就是这么干的。就拿出根绳子来,往天上一扔,绳子不但一头垂下来,而且还往上升。小孩就顺着绳子噌噌爬上去,转眼没影了。一会儿,果然从天上掉下几个桃子来,大家正啧啧称奇呢,忽然绳子从空中掉下来了。父亲惊惶不已,说完了完了,肯定是被看桃园的发现了,把绳子剪断了,我儿子可咋回来啊?话音未落,天上掉下一堆东西,仔细一看,竟是小孩的头颅、四肢,血迹斑斑,很是恐怖。父亲就大哭,说为了给你们变戏法,我连养老送终的人都没了,你们多赏点钱吧!群众们一想也是啊,这人间惨剧啊这,纷纷慷慨解囊。父亲收完钱之后,乐的眉花眼笑的,一拍身边箩筐,说孩子快出来谢赏!小孩就从箩筐里爬出来,四处作揖感谢。不明真相的群众们一看:我日,又被耍了。给的钱又不能再要回来,认倒霉吧就。

        《剑雨》里,彩戏师变神仙索的魔术,顺着绳子爬走之后,绳子眼看也要飞到半空,有个家伙不甘心,说:“我也要上去!”抓住绳子,被带到了半空的云雾里。底下的几个人正惊疑不定呢,突见这人的头颅四肢纷纷从空中落下,刚开始吓得半死,壮起胆子一看,却是假的稻草人,穿的是那人的衣服。至于那位仁兄,却赤身裸体地坐在他们身后的桌子上。

        彩戏师这个魔术,跟《聊斋志异》的《绳技》里那个魔术几乎如出一辙,看来这个桥段,编剧兼导演苏照彬同学,应该是从蒲松龄老师那里得到的灵感无疑了。

  • 10

    “糊涂蛋”北野武

          实在很难想象,一脸凶相的北野武,从前居然是一个相声演员。即便后来听说了,北野武并非天生夜叉相,之所以脸上“半枯半荣”,不是和《天龙八部》里的枯荣大师一样,是修了枯禅所致,而是因为1994年8月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造成此后半边脸部神经麻痹,可依然还是很难设想,一个嬉皮笑脸在舞台上逗乐的北野武是什么样子。

          后来读了北野武的自传《余生》,这才看出点端倪。北野武小时候,母亲对他极为严厉,看到好玩的事哈哈笑,会被母亲批评:“不许再这样笑了,真没有教养啊!”吃了好吃的东西感叹“真好吃”,也会被母亲批评:“美味啊,难吃啊,这样的话以后不许说!”也怪不得北野武转型做导演和电影演员之后,在银幕上如此地吝于言辞和表情。

          可生活里的北野武其实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糊涂蛋,特别好玩。

          刚出道,很穷的时候,跟好友岛田洋七聊天。北野武问:“要是现在有很多钱,你会用来做什么?”岛田洋七想了想,答道:“我要买一整条青花鱼来吃!”因为岛田洋七小时候家里拮据,只见过青花鱼片,连一整条的青花鱼都没见过。北野武就哈哈哈一阵狂笑,说:“一般这个时候不是都会说‘买进口车’或者‘造一幢大房子’之类的吗?你这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梦想啊!”岛田洋七拿同样的问题反问他,北野武很认真地回答:“买演技。”

          此时两人出道未久,说这番话时,岛田洋七的口袋里只有五百日元,北野武的口袋里只有七百日元,加在一起连从千叶打车回东京都不够,可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谁也没想到,有钱的日子来得如此之快。北野武最初在太田事务所工作的时候,每个月收入只有12万日元,因为之前还欠事务所的钱,所以拿到手的只有区区6万日元。两个月后,月收入变成了30万。半年之后,每月700万。一年之后,每月1500万。北野武乐翻了,什么买演技,早就忘得一干二净,用现金去车行买保时捷、买劳斯莱斯,天天出去胡吃海喝,瞎造。后来有人催他交税,他还一头雾水:“啊?怎么还得交税啊?”税务部门给他算了笔账,每月1500万,一年光交税就得7000多万!北野武傻眼了,钱全被他造光了,哪还有钱交税啊,赶紧去银行借钱。每月1500万日元的收入还得去银行借钱,这哥们儿也真够神的。

          在剧场说相声时,北野武认识了后来的妻子。第一次去她的公寓玩,北野武就被震住了:哇塞,好豪华啊!出于傍富婆的心态,北野武厚着脸皮要求搬来跟她一起住。出乎意料地,对方居然同意了!北野武一阵欣喜,后来晕晕乎乎地就结了婚,然后见到了对方的父母,父母就说了:“既然已经一起生活了,就靠你们自己的钱好好的过日子吧!”然后就把他俩从公寓里赶出来了,搬到一处脏兮兮的小房间。过了很久北野武才反应过来:“嗳?我是不是被骗了啊……”

          北野武的第七部电影《花火》,在威尼斯电影节得了金狮奖,片子里的男人对妻子深沉、不动声色的爱,感动了多少人。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大叔在拍《花火》的同时,组织了一个“老婆大人猝死协会”,协会宗旨是:我们还算是有些积蓄,只要老婆死了的话,就可以全部拿出来用了。

          或许是因为从小受到母亲严厉的管教,没有体会过温暖的母爱,所以成年之后,女朋友、恋人、情人,不管岁数多小,北野武一概称对方为“姐姐”。他特别喜欢被别人照顾,回到家就孩子似的“做饭给我吃!”、“要睡啦!”、“给我钱花!”什么的大声嚷嚷。他的好朋友岛田洋七从相声界退隐后,住在北野武公寓里,每天到了傍晚,就开始匆匆忙忙地准备火锅,等北野武下了电视节目回家,锅里煮的东西正好可以吃。两个人如此相处了七年,关系融洽得不得了。岛田洋七后来写了本书叫《我与北野武》,整本书的最后一句话,开玩笑似的调侃:“小武,你要永远做‘我的他’!”

          最后还是要说回北野武与他的母亲。

          北野武成名后,母亲要求他每月往家寄钱,稍有延误,便来电话破口大骂。北野武认为母亲贪婪势力,母子关系向来不睦,甚至母亲去世他都不想回家奔丧。后来大哥把母亲的遗物交给北野武:一封信和一张存折。信里写:“我儿,你从小生性放荡,你担心你日后一无所有……存折里有一千万圆。”——原来儿子寄的钱,母亲压根没舍得花,全都一分一分帮儿子攒着,生怕从小就不靠谱的儿子有一天流落街头无人照顾。

          北野武看完信,惭愧地跪地,痛哭不止。甚至在母亲的葬礼之后,娱乐节目的采访中,提到母亲,他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蹲下身子,哇哇地哭了起来,不能自已。

  • 3

    浪子燕青说外语

        总有一种声音,能让我们热泪盈眶——就好比我刚刚读到的这则博文:《严宽惊叹浪子燕青会讲外语》。只瞥了一眼标题,我就已然快哭出来了,自纪连海老师的“大禹三过家门不入因其有婚外恋”之后,我们已经许久没听过如此振聋发聩的警句了。

        严宽是谁?还真没听说过。好在早有古训:“内事不决问老婆,外事不决问谷歌。”搜索一下才知道,原来严宽不是旁人,正是新版《水浒传》中浪子燕青的饰演者;看照片,浓眉大眼,端的是个帅哥。据说鲍国安出演电视剧《三国演义》之前,每天书不离身,反复读过数遍原著,这才有了后来我们看到的传神的曹操一角。同理可证,严宽既然说燕青会外语,应该也是反复考证之后的结果吧。

        点开博文,只见严宽写道:“他(燕青)太完美了,不但武功高强、相貌英俊,人品好,还多才多艺,精通多国语言,外交手腕十分高明。”燕青武功高强我们知道,一手相扑功夫冠绝天下,连李逵都不是他的对手;相貌英俊更不必说,连当朝第一名妓李师师见了他都心猿意马。只是这“精通多国语言”,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印象中全无燕青说外语的段落。

        翻看原著,关于燕青的语言天赋,倒是多有笔墨。例如第六十一回书,便说燕青“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所谓“乡谈”,意思是方言、土话的意思。去东京时,监门官挡驾,燕青说起东京方言,唬住了监门官,乖乖放行;又如燕青与李逵去泰安州会擎天柱任原的时候,跟店小二说得便是地道的山东话;征方腊时,柴进主动申请潜入敌部,惟一的条件是要燕青同行,因为“此人晓得诸路乡谈”。会讲东京话、山东话不足为奇,毕竟都离燕青常居的大名府不远,他竟然连鸟语一样的浙江话都能说,就不能不让人佩服了。

        只是佩服归佩服,可方言跟外语,毕竟是两回事。我斗胆妄自揣测了一下,严宽之所以误认为燕青精通多国语言,恐怕可能有以下两种原因:一,严宽老师读书破万卷,把燕青和《倚天屠龙记》中“聪明多智,颇擅各处乡谈土语,蒙古话也说得甚为流利”的张松溪给搞混了;二,严宽老师将宋朝的东京汴梁误解为今时的日本东京了——虽然都叫“东京”,可是宋朝的东京讲河南话,日本的东京讲日语,差之大矣!

        对于严宽的这一学术成果,估计燕青本人也会暗自纳罕,如果二人有幸相见,燕青少不了要唱喏道:“严sir,我真的不会说外语思密达。”

  • 4

    老男孩

          这部短片必须要推一下,让我在阳光稀疏的午后看得热泪盈眶,唏嘘不已。
          唉,每一个中年废柴都曾是一个满怀梦想的青葱少年啊。

  • 9

    西风烈

        刚看完《西风烈》回来,胡扯几句。

        1,内地电影的植入广告为什么都这么恶心人?《西风烈》尤其过混啊!整部电影第一个镜头就是个拉肚子药的广告,日,导演也不嫌晦气。最牛逼的是,从繁华的香港到兔子不拉屎的西北,都有这个拉肚子药的广告,一西北边陲小镇,居然也竖着硕大的广告牌,看来中国人民的肠胃都有问题啊。最最牛逼的是,导演还嫌这不够,居然还给专门设计了两句台词——
        正追捕杀手呢,一个警察忽然火急火燎地往山沟里跑,领导质问:你干啥呢?警察说:我拉肚子!领导很潇洒地扔出一盒药,正是广告牌上那种药,说:这个专治拉肚子!
        你大爷的高群书,我终于看到一个为了植入广告,比冯小刚还不要脸的导演了。
        关于七匹狼香烟在电影里的频繁露脸,我都懒得说了。

        2,吴镇宇都老成什么样了?胖了不说,脸上皮肤松弛的让人难以置信。镇宇哥,快学学德华哥,整点儿肉毒杆菌打打吧!吴京一出场就耍帅玩酷,后来发现他除了干这个,也干不了别的了,虽然演员们没啥飙演技的机会,可吴京这水准,明显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3,电影里那个结巴男挺出彩。
        被余男用枪顶着头,结巴男吓的浑身哆嗦:“杀……杀手?!”只见余男淡定地一笑:“什么杀手,混口饭吃。”擦,太酷了!
        还是这个结巴男,还是被余男用枪顶着头,哥们儿赶紧求饶:“别别别……开枪!开枪!”估计余男听了也挺愣,到底开不开枪啊?
        警察“牦牛”说他穿的那件羊皮袄是防弹衣,结巴男笑得都岔气了:“防弹衣?你防……防……防个蛋啊!”

        4,演员没啥发挥空间,动作场面好看啊!大西北的风光真是震撼。其实我倒觉得片子的风格还可以更糙一点儿。山洞那段戏,是给我理发的eric剪辑的吧?东一剪子西一剪子,都哪跟哪啊?乱。

        5,杨采妮童鞋,你妈喊你回家吃饭!走好,不送。

  • 2

    弟兄们,给我顶住!

          上周日在海大看了三集《我的抗战》,相当不错的纪录片,很真诚,也很扎实,从个体切入战争的视角也很独到。看过之后五味杂陈:血脉贲张有之,黯然神伤有之,笑中带泪有之。

          《我的抗战》没能在央视播出,地方台也纷纷拒绝,崔永元说原因是“纪录片的收视率太低,不能带来广告收益”。其实这倒是次要的,主要原因恐怕是整部片子讲的几乎全是国军如何抗日,我党在八年抗战里彻底沦为配角——虽然契合了史实,却与我党惯常的宣传相悖,能在央视播出才怪呢。这么个烫手山芋,地方台恐怕也很难有胆子接手吧。

          电视作为最主流的宣传工具,审查上被卡的相当严。相比而言,电影能稍微松一些——也只是稍微吧。今天看了部电影,《喋血孤城》,讲1943年常德会战,电影拍得很精彩,战争场面激烈、残酷、血腥,相当写实,不比《集结号》开头那一段枪战戏逊色多少。遗憾的是导演非得强行插入一段感情戏,有点刻意;再就是结尾,吕良伟童鞋带领部队突围的时候,那叫一个煽情,沈东导演,有点过了昂。

          整部电影最让人惊喜的,是全片讲的都是国军在拼死抗日、蒋委员长在发布指令、在跟英美谈判,压根没我党什么事。广电总局这次松了个口儿,难得啊!上次看到正面反映国军抗日的片子,还是1986年的《血战台儿庄》呢。从那以后,抗日就成了我党的游戏了,某职业孙子不是说了吗:在二战反法西斯战争中,只有两个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一个是苏联,第二个就是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喋血孤城》真是要推荐一下,片子里没有人临死的时候非要交党费,没有人喊共产党万岁,没有人说为了新中国前进,没有智商几乎为零的傻逼日寇,反倒是出现了被我们小时候取笑过的“弟兄们,给我顶住!”这句国军专用台词,不过这一次,我笑不出了,眼眶热热的。

          豆瓣有人说:“因为是国军,所以会哭、会怕,所以会流血、会倒下。”这句话牛逼。

          (《喋血孤城》迅雷下载,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