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请问各位《六人行》的达人们

        钱德勒吃的这是什么东东?红塔山牌宫保鸡丁?作为一名红塔山经典1956的爱好者,这个图案实在是太亲切了。

  • 10

    俄克拉荷马州的巴黎

        电影《在云端》里,总是乘飞机飞来飞去的乔治·克鲁尼,有一天来到了美国中部城市Tulsa(塔尔萨)。
        看到这五个字母出现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来。如果有人在旁边,肯定会怀疑我罹患精神科疾病,亟需入院治疗。其实只要你跟我一样痴迷《六人行》,肯定会知道Tulsa的笑点所在。
        《六人行》S09EP02里,钱德勒在工作会议上打盹,结果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答应被调往Tulsa工作,囧囧有神的他不知如何向莫妮卡解释,后来灵机一动,对莫妮卡说:“我们不是一直都想去巴黎住一年吗?你可以学做法国菜,我可以写作,我们可以在沙滩上野餐,品尝波尔多葡萄酒……”
        莫妮卡满怀憧憬,听得如痴如醉。
        只听钱德勒又说:“你知道人们把Tulsa称作俄克拉荷马州的巴黎吗?”
        莫妮卡暴汗:“谁会这么说?!”
        钱德勒:“呃……那些从来没去过巴黎的人?”
        看完这一集,每次听到塔尔萨的名字,就会想起钱德勒——还有今天刚刚加盟WNBA塔尔萨震动队的女飞人琼斯。

        还有一次看《深入敌后》,几个美国大兵在航母上玩橄榄球,不慎用力过猛,直接把球抛到了海里,看着随波远去的橄榄球,几个大兵一齐喊“Wilson”!
        看到这里时,也是忍不住要哈哈大笑,几个朋友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不懂笑点何在。
        很多时候,电影里的幽默桥段来自戏仿和恶搞,《惊声尖笑》和《白头神探》这样纯粹以戏仿来造笑料的电影自不必提,《深入敌后》里这句“Wilson”是在模仿《荒岛余生》,汤姆·汉克斯流落荒岛时,唯一的“朋友”是一个排球,汤姆按这个排球的品牌给它取了个名字叫Wilson,影片后半段,上演孤筏重洋的好戏时,Wilson不幸被海浪卷走,汤姆无助地看着Wilson逐渐被越冲越远,悲痛欲绝地大喊了一声——呃,他喊的不是孙楠的“你快回来”,而正是“Wilson”。同样的桥段,在《荒岛余生》里是催泪用的,而换到《深入敌后》里,则就是笑点所在了。
       同样的例子大有所在。据说有一年在北京电影学院搞了一位南斯拉夫导演的影展,其中一部电影用的插曲是经典老歌“Only You”,电影放到此处,全场的观众齐声大笑,搞得导演莫名其妙、瞠目结舌——因为这本来应该是温馨感人的场景。他老人家哪里知道,在星爷的妙手之下,Only You自从《大话西游》之后,早已被中国观众赋予了新的含义了。

  • 16

    鸟大的说了也不算了

        这届奥斯卡看得让人胸闷,评委们的眼光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从《无间行者》到《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再到今年的《拆弹部队》,所谓的“最佳影片”,总让人大跌眼镜。
        推特里有人说,《阿凡达》说明了:谁胯下的鸟大,谁就说了算。到了奥斯卡才知道,鸟再大,遇见拆“蛋”部队也不顶用。
        输给自己的前妻,不知道詹姆斯·卡梅隆心里是何种滋味。也怪他点儿背——谁让今天是三八节呢?不过卡神也不必难过:咱没拿到最佳导演,可咱好歹睡过最佳导演啊。
        据说在奥斯卡大获全胜的《拆弹部队》已经在酝酿拍续集了,名字叫《拆迁部队》,预计会在中国取材拍摄。

  • 3

    锒铛入狱的智障儿子啊,你那含辛茹苦的母亲如何为你洗清惊天血案?

        看了韩国片《母亲》。导演奉俊昊,主演金惠子、元彬。
        据说偶尔会有人因为我博客里的推荐去找电影来看,如果真是这样,那这部《母亲》必须是要列入“强烈推荐”那一级里的。
        《母亲》的故事大体是这样的:弱智儿子有记忆障碍,被当做杀人案的疑凶逮捕,又在警方的诱导下,稀里糊涂签了认罪书;举目无助的情形下,母亲孤身一人去拼死抗争,要为儿子洗脱罪名。
        铁窗泪、母子情,这样的故事放到中国,是《知音》杂志的绝佳题材。可以想象,一旦发表在《知音》杂志上,《苦命的母亲啊,你该如何拯救身陷囹圄的智障儿子?》、或者《锒铛入狱的智障儿子啊,你那含辛茹苦的母亲如何为你洗清惊天血案?》,这样的标题,将会多么引人入胜催人泪下啊!
        可是奉俊昊不。《母亲》不是一部《妈妈再爱我一次》这样的催泪片,也没花多少篇幅去渲染母子亲情,而是一部绝佳的悬疑片,当然又不仅仅是一部悬疑片——属于那种剧情一波三折特别好看,有人文关怀、社会批判和深刻反思,却又完全不惹人讨厌的那种。
        其实上面那些全是废话,我去看这部电影只有一个原因——奉俊昊是谁啊?拍《杀人回忆》的导演!
        这就是理由喽。

        当然,如果你连《杀人回忆》也没看过,那还是先去补课吧。

  • 10

    黄飞鸿是怎么死的?

        电影《以眼杀人》(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里,乔治·克鲁尼一本正经地跟伊万·麦克格雷格谈起“点穴术”,说点穴术又叫“死亡之触”,属于必杀技,在美国军中一直被禁用。
        伊万问:中招会怎样?
        乔治·克鲁尼答曰:会死。而且是一摸毙命。
        伊万同学目瞪口呆。
        然后为了增强说服力,乔治·克鲁尼给他讲了一个中国武学大师黄飞鸿的故事:说有一次黄飞鸿跟一个奸人比武,痛扁了对方。奸人见势不妙,使出阴招,轻轻拍了黄飞鸿一下。黄大师知道自己中了阴招,双眼喷火盯着对方,奸人则张牙舞爪大声叫好。这就是传说中滴“死亡之触”。结果黄大师……吐血身亡。
        伊万大惊:当场就死了?
        乔治·克鲁尼一本正经地说:不。是在18年之后。这就是点穴术的可怕之处,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要你的命。
        伊万彻底傻眼了。

        后来又有一次,乔治·克鲁尼对伊万说:我就快要死了……
        伊万狂晕:别闹,你才不会死!我不信你会死于……什么术?
        克鲁尼:点穴术。
        伊万:管它什么术,你不会被拍拍肩膀,然后就……
        克鲁尼叹了口气:是癌症。
        伊万心说,这哥们儿终于正常了一次。哪知道克鲁尼紧接着说:我觉得那一定是点穴术造成的。
        伊万又彻底傻眼了。看来武侠小说读多了没什么好处啊!

        关于黄飞鸿的死因,我去查了查,是这样写滴:
        1924年8月,广州商团总长陈廉伯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乘孙中山北伐,在广州发动武装暴乱,纵火劫掠。黄飞鸿与其继室莫桂兰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宝芝林连同刘永福写给他的牌匾和他唯一的照片亦毁于战火。黄飞鸿经不起沉重打击,因而忧郁成疾,是年12月不治去世,终年78岁。
        看起来似乎不如乔治·克鲁尼的故事里精彩。

        有看过英文字幕《以眼杀人》的网友说,乔治·克鲁尼说的其实不是黄飞鸿,字幕写的是Wong Wifu. 呃……其实,是不是的,重要吗?

  • 6

    新年夜惊魂

        过了一个恐怖的新年。倒不是有什么恐怖的经历,而是一到晚上就狂看恐怖片,新的老的看过的没看过的,一起来。如此一连看了好几天。

        有几部值得说一下。

        首先力荐《恐怖游轮》(Triangle),澳大利亚电影,看模样成本也不会太高,但是创意一流,恐怖片少有拍得如此用心的。澳大利亚电影真是起来了,从《玛丽与马克思》到《恐怖游轮》,风格不一,都是杰作。

        重温了第二、第三集《异形》。
        《异形3》,大卫·芬奇的处女作,整体看稍显平淡。虽然也有人钟爱这种风格,不过——我靠,这是怪兽片、是动作片、是恐怖片、是惊悚片,再文艺腔,猛料也得有哇是不是?这部《异形》从头到尾看下来,基本没觉得有哪个地方让我捏了把汗的。
        《异形2》就不一样了。虽然是1986年的老片,可导演是詹姆斯·卡梅伦啊,全球票房之王,1984年就拍出《终结者1》的牛人!《异形2》太刺激了,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好像还是在录像厅里,现在再看,依然惊心动魄哇!James Cameron,你是额滴神!

        看《异形2》还有个收获。
        记得在豆瓣看过一篇《阿凡达》的评论,里面痛斥《阿凡达》抄袭《黑客帝国》,作者曰:“还记不记得黑客帝国中用来保卫zion的装甲机器人?阿凡达的邪恶的机器人与之比起来,超级相似到了滑稽的程度。注意看老兵很酷的操纵机器人练了两下拳,然后双腿轴承一拐一拐的离开男猪脚。当时我笑了。”
        其实,早在1986年,James Cameron就在电影里发明了这种机器人。西格尼·韦弗与异形虫后决战的重头戏,就是操控着类似的机器人完成的。看完1986年的《异形2》再去看2003年的《黑客帝国3》,你还笑?拿青岛著名歌星马宁的一首歌来说就是——笑你妈逼笑!
        跟《阿凡达》一样,《异形2》里也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女飞行员,一下让我想起了Michelle Rodriguez。
       
        还看了意大利导演Michele Soavi在1994年拍的《魔诫坟场》,很搞笑的僵尸片,而且很文艺,充满了对存在主义哲学的感悟,这种挥洒自如的劲儿,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大卫·芬奇应该学一学的。女主角是芬兰名模Anna Falchi,漂亮、性感,在电影里贡献了几出裸戏,很是精彩。

  • 3

    丹尼斯·勒翰与《禁闭岛》

        后天(2月19日),马丁·西科塞斯导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新片Shutter Island就要公映了。除了盖·里奇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这大概算是我近来最期待的电影了。
        Shutter Island改编自美国作家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的同名小说。小说在港台和内地出版时,都翻译为《隔离岛》,十分贴切;而电影不知道沿用了哪里的译法,改叫《禁闭岛》,多少有点莫名其妙。
        《隔离岛》的小说我去年读过,特别刺激。悬疑、惊悚气氛的营造,故事背景的铺垫,多少有点《致命ID》的调调儿。2月19号Shutter Island在美国上映,内地估计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到,推荐可以先读一下原著小说,真的是很精彩。
        丹尼斯·勒翰的名字可能很多人没有听到过,其实他的作品在中国还是很有名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神秘河》,就是根据勒翰的小说改编的。本·阿弗莱克导演的《失踪宝贝》,同样改编自勒翰的小说《再见宝贝,再见》。
        丹尼斯·勒翰的小说,南海出版社引进了《隔离岛》《神秘河》,文化艺术出版社最近在推另外几本,包括《再见宝贝,再见》《圣洁之罪》《黑暗,带我走》《战前酒》(勒翰1994年进军文坛的处女作)等等,跟我一样对冷硬派缺乏免疫力的朋友可以搞来看一看。勒翰的小说,文学性、可读性都很强,基本不会让人失望。

        《禁闭岛》预告片

  • 15

    什么时候能看到3D的A片?

        一部《阿凡达》让3D技术深入人心,现在连体育领域也有了3D的身影。上周末的英超联赛,曼联队客场3比1战胜阿森纳队。有一个原因会让这场比赛名垂青史——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使用3D立体电视技术进行转播的足球比赛。

        作为一个男人,我更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看到3D的A片啊?

        其实早在2009年1月,香港电影人萧若元就曾打算将中国古典情色小说《肉蒲团》以3D形式重新搬上大银幕,可惜的是,本来预计去年4月开机、圣诞档上映的这部影片,至今杳无音信。

        好消息是,一年之后的1月28日,意大利“情色电影皇帝”丁度·巴拉斯宣布他将制作世界首部3D情色片。业已76岁高龄的丁度·巴拉斯看过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之后兴奋不已,认为现在是把3D技术运用到情色片领域的时候了,于是决定重拍他的经典之作《暴君卡里古拉》。希望这老头的心脏足够坚强……

        萧若元和丁度·巴拉斯要拍的,还都是情色片;至于我们心向往之的A片,也离3D时代不远了。最近,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成人娱乐博览会上,成人3D系统的研发者为我们展示了一套用来看A片的“坏女孩系统”(Bad Girls in 3D),这套系统包括六十英寸3D电视一台、一个计算机服务器以及看立体电影必备的快门眼镜。可以想象,那将是怎样一种活色生香的享受……只是费用不菲——这套系统售价大约在10万台币,如果在网上观看A片,每月还得花约五百台币的月租费。

        还是这次成人娱乐博览会上,美国的色情片业者说了:几十年来,A片业一直紧跟科技的脚步。不论是八零年代的VHS、九零年代的卫星电视、现在的因特网,我们从来不落人后!接下来,我们将积极投入拍摄立体小电影。

        所以说啊:性,永远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 9

    安迪·沃霍尔的《口交》

        昨晚看完《十月围城》,又把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口交》(Blow Job)给看了。《口交》这电影,听名字活色生香,其实真没什么,1963年拍的黑白片,还是个默片,还是个实验电影,整部电影27分钟,镜头里就是一个被人口交的哥们儿复杂多变的表情:从欲拒还迎到欲火中烧,从欲罢不能到欲仙欲死,最后高潮之后点燃一支事后烟,满脸尽是激情过后的无尽空虚。
        Blow job,按说应该是两个人的事儿——至少两个人,除非你是瑜伽高手或者练过柔术,可以自给自足。可这部片子里,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露脸,这就给了我们无限的遐想空间:银幕下面是谁?是男人、女人、还是春哥?是一个女人,还是两个女人?
        这种事情不能细想,比如我思考了五分钟之后得出的答案就很让人懊恼——靠,屏幕下是谁?那他妈不就是我吗?这哥们儿满脸的享受,我则像个牛郎一样紧盯着屏幕看他的脸、看他的反应,以便随时反思自己的口活儿出了什么问题。
        安迪·沃霍尔,我恨你!

        《口交》下载地址点击这里(下载速度比较慢)。

  • 4

    邵逸夫为什么叫“邵跑跑”

        小姿发了张邵氏电影的截图,说邵逸夫的英文名居然叫Run Run Shaw,直译过来,岂不是“邵跑跑”?
        我去查了一下,关于邵跑跑这个名字,有着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
        坊间相传,邵氏兄弟当初为了中国的影视业,甘愿放弃律师、银行家、会计师等职业,冒险投入电影界。那是50多年前,当初电影业还不向现在那样是赚钱行业。但为了他们的梦想,他和他的哥哥拿着邵氏出品的电影胶片,跑遍了东南业的穷乡僻壤,才为邵氏冲出了一片天地。这也就是他英文名Run Run Shaw的由来——所谓“Run Run”,即跑腿的意思。
        其实情况如何呢?黄霑在《数风云人物》中曾引述邵逸夫本人的解释:他的英文名“Run Run”,其实是根据他的本名“仁楞”的国语发音来拼成英文,就是“Run Run”。
        对于名人,我们向来习惯于为他们塑金身,然后再去膜拜自己所塑出来的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