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像罗伯特·卡帕一样去战斗

        有天深夜收到王音的短信,豪气干云的一句话:“老子拍照天下第一!”我会心一笑:估计这老哥又在哪个微醺的啤酒馆拍到一张中意的照片了吧。47岁的王音有时也会表现出孩子气十足的可爱劲儿。

        王音在豆瓣的签名档里这样写:“拍,就要拍出声音和气味!”这绝非空喊口号,在刚刚出版的《青岛符号·续集》里,一张张现场感极强的照片,一段段韵律性极强的文字,真的能让人听到声音、嗅到气味——

        30年前的秋游,被青岛人昵称为“大金驴”的大金鹿自行车,骄傲地战胜了时髦靓丽的凤凰、永久和飞鸽;在“把时间引到老市区一条小胡同,去见颜回”这样咒语般的诗句里,一个个可爱的酒鬼粉墨登场,“他们业余时间迷糊和睡觉,职业是喝酒”;在韩国餐馆里身价倍增的明太鱼,原来就是青岛人俗称的“大头腥”,总是被钓鱼的孩子扔到脚底踩爆的“气鼓子鱼”,原来跟河豚是一家……

        王音像一个老青岛的指掌图,讲到哪里都是故事,说到哪里都是传奇。

        我深爱的美国作家劳伦斯·布洛克,傲慢地将纽约写成“小城”——只是因为这城市于他而言,如指掌般脉络清晰。正如《人物》周刊评论:布洛克书中最大的主角不是凯勒、不是谭纳,也不是斯卡德,而是一个城市——纽约。酒鬼侦探马修·斯卡德几乎不乘车也不开车,喜欢用脚步来丈量纽约的土地,奔波于百老汇街和格林威治村之间,流连在地狱厨房和布鲁克林的酒吧街。

        纽约之于劳伦斯·布洛克,正如青岛之于王音。王音跟布洛克笔下的马修·斯卡德一样热衷于在他溺爱的城市里步行,每天在脖子上挂着尼康P5100,包里塞着适马DP1,穿行于青岛一个个快要被人遗忘的角落,一家家或新或旧的啤酒馆,收藏这个城市璀璨或平凡的瞬间。风雨无阻。

        在摄影理念上,王音无疑是马格南的信徒,布列松和罗伯特·卡帕的追随者。与被称作“街道摄影家”的布列松一样,王音也热衷于捕捉城市里那些平常街道上的瞬间场景;但相形而论,罗伯特·卡帕无疑才是更贴近王音的榜样——对于战士一般永远冲锋在最前线的卡帕来说,焦距、光圈、快门都是无用的名词,没有人会批评他表现得够不够精致,传达得够不够有力,构图得够不够紧凑,快门速度够不够适合,色彩调子够不够丰富,因为他是用生命在拍照,而不是用机器。王音在《青岛符号·续集》的代序里引用了西美尔的一句话,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注脚:构图不均衡没关系,失焦晃焦没关系,模糊虚了没关系,而有关系的就一条——“快速转换的影像,瞬间一瞥的中断与突如其来的意外感”。

        作为有史以来最有名的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的身影出没在二战期间的各个战区——西班牙内战、日本侵华、北亚战争、意大利战争、诺曼第登陆战、法国解放战争……在枪林弹雨中,用血肉之躯去换取莱卡相机里一格格底片。一直到1954年他41岁时不幸误踏地雷身亡。

        作为城市摄影师,1963年出生的王音也是冲劲儿十足。一个比较惊人的记录是:王音拍了两万多张青岛啤酒馆的照片。而为了拍摄这些照片,他跟他的尼康小数码P5100几乎转遍了青岛大大小小所有的啤酒馆,曾经四次被110提溜进了警察局,险些与喝醉的酒彪子发生肢体冲突就更不知几次了。正因如此,我才一直在期待王音的下一本书——《青岛啤酒馆轶事》。啤酒馆,在我看来这才是最能体现青岛特色的“符号”,或许先后两本《青岛符号》都是在为这本书热身吧。

        《青岛符号·续集》出版于2010年6月4日,在这之前的一周,王音作为艺术总监参与筹划了“废墟上的青岛”声音现场活动。在这次活动中,策划人赵宝山坐在沧口路大台阶上忧伤地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们曾经的童年、青春,美好回忆的参照物,我们的精神家园。”

        好在还有王音这样的城市摄影师,像张择端画清明上河图一样,给我们留下老青岛的种种印记,嘈杂的市井声音,亲切的草根味道,和蒲公英一样无着无落的乡愁。

        (王音老师的《青岛符号·续集》一书已经正式出版,青岛学苑书店有售)

  • 3

    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

        有人问了:世界杯如火如荼呢,怎么没见你说上两句?
        呃,这届世界杯看到现在,普遍踢得不好看,实在是乏善可陈啊。至于我支持的意大利队……咳,更别提了,全是眼泪啊。
        还说啥啊,走着瞧吧。

        Leica中文摄影杂志发了个摄影专题,叫“The Beautiful Game”,是英国摄影师Dean Dorat在2006年世界杯时完成的一个私人拍摄项目,精妙地捕捉到人们在观看世界杯时丰富而有趣的表情。
        Dean Dorat说:“2006年世界杯期间,我每天晚上按计划前往伦敦和巴黎不同的酒吧拍摄,想从人们的表情中找到每场球赛最独特的本质。每一名观看球赛的人都兴奋而投入,以至于完全感觉不到镜头的捕捉。这些照片具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让人重新回到最激动的时刻,并持续感染每一个深爱这项运动的人。”
        这组照片真是很赞,强烈的现场感,的确可以让球迷在瞬间回到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

    『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  『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

  • 13

    G11镜头下的麦岛湾

        昨天下午天气忽然转晴,拿着新相机到麦岛湾拍了几张照片。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大海涛声阵阵,真想像海边的钓鱼人一样,往地上一躺,拿草帽遮住脸,美美地睡上一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半是海水,呃,另一半也是海水

  • 14

    G11,鸡要要

        对于我这种懒人来说,每天背着个沉甸甸的单反相机到处逛,绝对属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对于我这种糊涂蛋来说,走起路来向来磕磕碰碰,万一哪天稀里糊涂地把镜头给摔踢蹬了,那还不得心疼死?
        所以一直想买一个便携的、功能强大一点的数码机,作为单反的备机使用。
        在佳能的G11和松下的LX3之间挣扎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前者。听听,G11,鸡要要,多么动听的名字。遥想当年,看到同事刘香菜买了佳能G5,我艳羡不已,发誓等佳能的G系列出到G8,我一定要整一个!结果佳能出了G7之后直接出G9,就是没有鸡巴,啊不好意思,是G8。买了鸡要要,也算变相了了自己多年的一个夙愿。
        比起被我放弃的松下LX3,G11有很多弱势:比如最大光圈2.8比起LX3的2.0就逊色不少;28mm的广角也比不上LX3的24mm广角;成像效果上,据说也不如LX3鲜艳。不过咱G11带翻转屏,焦段比LX3多了一倍,高ISO成像清晰,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喜欢佳能相机的模样(虽然我的单反是尼康滴),所以啊,G11,必须滴!
        昨天去信息城花了小四千搞定了G11,然后跑到四方路,去赵小渔的杯具店里试拍了几张,果然是赞呐——我从来没玩过这么人性化的数码机!用起来非常舒服,功能异常全面、强大!成像色彩不像网友说的那么“肉”,还是比较艳丽的。最重要的是,G11的双重防抖功能太强大了!1/10秒快门拍出来的照片,居然不虚!我擦,激动啊。三角架,拜拜了您内!
        不能护犊子,也得说一点G11的缺点。
        其一,G11不但可以通过屏幕取景,还可以像单反机那样通过取景器取景。不过这个取景器做得实在味如鸡肋,即便很人性化地加上了屈光度调整转盘,可通过取景器看出去,依然是……一片杯具啊。
        其二,连拍功能。G11的连拍速度约为1.1张/秒,我靠,这叫什么连拍啊,我直接按快门也不一定比这个速度慢吧?比起LX3的2.5张/秒,简直就是安东跟博尔特的差别啊。好在我也不太用连拍,这个缺点还能忍受。
        其三,G11通体塑料,比起前一代G10钢制设计的背板,在手感上略逊。残念啊。
        至于其他,G11从G10的1470万像素后退到了1000万像素……问题是,你能看出来吗?

  • 3

    普罗旺斯的那片草

        有人在百度知道提问:
        “(我)在苏州,现在外面下大雨,刚刚一道闪电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击中地面(我在阳台抽烟时),是不是老天在对我警告呀,因为我正在下几部日本电影。求解!!!
        有热心人解答:“他在提示你,用迅雷!”
        现在的青岛也在下大雨,我在下载一套名为《世界传世人体摄影》的书,看到这个段子,禁不住一阵惊悚。好在老天情绪稳定,估计跟我一样热爱人体艺术。
        这套书一共四册,第一本我翻了百十页,有一副哈里·卡拉汉摄于1958年的作品甚是经典,果然是传世杰作,照片的名字叫《普罗旺斯》——

        哈里·卡拉汉(1912-1999)的名言是:“一般而言我不会看到什么东西就拍摄,我总是喜欢走走看看……当这风景打动我时,我才开始拍摄。”
        很明显,这片普罗旺斯的草丛在瞬间就打动了卡拉汉大叔。

  • 10

    请看,我跟万晓利的合影!

        小姿发给我一张照片,是上次“榕树下·民谣在路上”演出完毕之后,一群人跑到小咸酒馆喝酒时,南都周刊的一个姑娘拍下来的万晓利拿着吉他疯弹的英姿。旁边的墙上除了晓利最爱的海魂衫,还能依稀看到酒馆主席老柴同志的题字——大江东去,浪淘精,千古下流人物,人道是,一群傻B。
        有人要问了:不是你跟万晓利的合影吗?倒是看见万晓利了,那你呢?
        please看仔细了!晓利左边那条壮硕、性感、孤傲、冷艳、神秘又略带几分羞涩的胳膊,就是我哒!!

  • 20

    1983年的青岛

        1983年,我4岁。这一年,30岁的美国青年教师Leroy W. Demery, Jr.又一次来到中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走遍了除西藏和海南之外的所有省份——其中自然也包括我所在的山东青岛,并用手中的相机拍下了八零年代初期,中国每个省份不同的状貌。26年后的今天,30岁的我通过这个洛杉矶人的镜头,看到了我4岁时的青岛模样,那些早已被遗忘的过往。

        镜头下的风景,有的雕栏犹在,比如胶州路的原交通局办公大楼;有的朱颜早改,比如台东一路;有的风采依然,比如第一海水浴场;有的整容失败,比如中山路附近的圣爱弥儿教堂。1983年的青岛照片,我只转载了一部分,看Leroy W. Demery, Jr.的全部青岛照片,点击这里;看1983年的中国,点击这里;看1980年的中国(Leroy W. Demery, Jr.第一次到中国时拍摄的照片),点击这里

    (更多…)

  • 19

    李志@青岛

        2月27号晚,在青岛的自由古巴酒吧见到了李志。连续赶场的他明显比较疲惫,一支支的红梅烟也抵御不了不停的长途跋涉带来的困乏。好在歌很好,人也很好,只开场一曲《和你在一起》就值回票价了。曲终人散,李志戴上套头衫的帽子,转身离开,孤单单一个人,转眼就消失在青岛的夜色里。很酷。

        不满意的地方:

        第一,青岛的听众素质极差。李志唱歌的时候,许多人在肆无忌惮地大声聊天、谈话,许多人在吆五喝六地喝酒、狂笑,对歌手缺少尊重,对自己也缺少尊重。

        第二,对自由古巴印象很差。预定销售100张票,谁知后来卖了200多张,整个酒吧全是人,转个身都困难,更别说挤到前面看李志了。而且竟然告诉我们:只有消费500元以上才能坐在卡座。在“自由古巴”,居然跟我谈阶级,荒谬,而且无耻。

        比较开心的是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张勇、雪茹,都是好久没见的。更开心的是,看罢李志,海音姐请我们一起去凯悦喝酒聊天,第一次见同在青岛的眠去姑娘,第一次见大熊,第二次见小梦梦,感觉很好。

        (摄影:宫泽李慧。安东老师的身材和年纪,实在不适合跟一帮弟弟妹妹们凑到一起往前挤,只好把相机交给年轻人,自己躲到角落里听歌去也)

  • 4

    生活中缺少的,只是发现低俗的眼睛

        罗丹说了: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这句话改一改,也可以这样说:生活中从不缺少低俗,而是缺少发现低俗的眼睛。惭愧的是,在下天赋异禀,天生一双敏锐的双眼,绝不放过身边任何一道低俗的风景线。

        低俗风景一:穴馆
        发现地:青岛市东海一路
        发现时间:2009年2月  p264032193

        低俗风景二:武藤蘭大酒店
        发现地:青岛市天泰体育场附近
        发现时间:2006年

    p264032193

        低俗风景三:爱口交冰淇淋
        发现地:台东
        发现时间:2008年

    p264032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