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蔡康永拉着刘德华谈甲骨文

        看起来自负得要命的人,往往心底里都是自卑的。
        譬如李敖。
        看康熙来了,已经76岁的李敖,已经功成名就的李敖,还不忘一口一句地吹嘘自己,说自己上节目的时候收视率有多高(40多分钟的节目他说了三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文化,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读书多,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娶过一个漂亮老婆……表面的津津乐道,其实是怕别人的不认可,怕被遗忘。
        李敖一把年纪了还可以肆无忌惮地说“男人见了小S,全身瘫痪,只有一个地方硬”这种荤段子,这一点其实挺难能可贵。可看了这期节目,还是觉得李敖真是又可恶又可怜。到了这把年纪,这种层次,按他自己的说法,“对美女和美食都没有欲望了”,还是看不透,还在争,就这个气度,就算读书再多、著作等身,也注定成不了什么大师。
        李敖在节目里批评蔡康永和小S,说康熙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深度,只会打屁,这就有些沽名钓誉之嫌了。康熙来了我只是隔三差五地看一下,算不上什么忠实观众,可第一期李敖做嘉宾我看了,也没觉得有什么文化啊?最近这期李敖告诉观众熊猫是除了人唯一会叫床的动物,给观众看了看康熙大帝的画像,这就叫有文化了?拜托,别侮辱文化了。去看康熙的观众难道不就是为了轻松一笑去的?要看伪装有文化的,我们看央视百家讲坛了。
        还是康永说的好:“听说有人在电视里面找深度耶。我好诧异。电视很方便,但很肤浅,在电视里面找深度,太看得起电视了,太看不起电视没出现前的文明史了。何苦看电视找深度啊?为什么不去看书呢?”
        去豆瓣的康熙小组看了看评论,居然还有人认为“李敖是康熙的转折点”,说什么“其实,李敖才是用生命去看康熙的人”。还“用生命去看康熙”,你们不会真以为李敖天天闲的蛋疼守着电视看康熙吧?大陆的孩子们啊,从小被灌输“寓教于乐”,读文章读不出中心思想,看节目看不到教化意义,你们就觉得皮痒是吧?
        那你们去看蔡康永拉着刘德华谈甲骨文吧,不拦着。

  • 8

    你好,小确幸

        昨晚做了个梦。在梦里,满脸胡茬、二百多斤重的于洋老师双手合握在胸前,歪着头,一脸纯真和懵懂地问我:“亲,你告诉我,到底什么叫‘小确幸’啊?”我很严肃地对他说:“小却幸,就是说你虽然那话儿比较小,却也要身残志坚,追求小的性福!”于洋老师听罢兴奋起来,面泛桃花,蹦蹦跳跳地说:“耶,太适合我了啦!明天人家就要去买一本加肥猫的《你好,小确幸》去!”
        我把上面这段文字发到微博里,于洋老师看完之后憋了半天,给我发了一句象棋术语——卧槽!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于洋老师的,因为以上故事纯属杜撰。不过我昨晚的确做了个梦,也的确梦见了于洋老师,这是真的。梦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跟于洋老师在一家小酒馆喝散啤,喝了一会儿之后,满脸胡茬、二百多斤重的于洋老师双手合握在胸前,歪着头,一脸纯真和懵懂地问我:“亲,你告诉我,到底什么叫‘小确幸’啊?”
        (此时于洋老师一脸黑线地冲了出来,又说起了象棋术语:“卧槽!卧槽!这不跟刚才说的一样吗?!”其实这事儿不能怪我,怪只怪于洋老师就是以此种风情万种的形象出现在我的梦中的。稍安勿躁,后面就不同了。)
        我灰常严肃地对他说:“小确幸,就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于洋老师忽闪着他无辜的小眼睛:“你说的好抽象喔,能举个例子跟为徒说说吗?”
        我继续孜孜不倦地对他进行启蒙:“这句话出自日本著名装逼作家村上春树,他在自己的散文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里写过:自己选购内裤,把洗涤过的洁净内裤卷摺好然后整齐的放在抽屉中,就是一种微小而真确的幸福。”
        于洋老师一手挖着鼻孔,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内裤,若有所思。一会儿问我:“那你买了加肥猫的《你好,小确幸》这本书了吗?”
        我想到自己确实没有购买,不禁羞愧难当,从梦中惊醒过来。梦醒之后,我在黑暗里睁大双眼,暗暗下了决心:为了不让于洋老师继续出现在我的梦中,我明天就去买一本《你好,小确幸》去。

  • 6

    妙语面馆的保宁醋

        宁夏路和吴兴路路口有一家“妙语面馆”,四川人开的,面的味道普普通通,不过那里的醋真是好吃。妙语面馆不止卖面,还卖醋,面馆的四墙上贴的都是醋的广告,如果你吃面的时候觉得醋不错,可以找他们买,六块钱一瓶。
        我吃完面,觉得醋实在好吃,就买了一瓶。看商标叫“保宁醋”,上网一查,果然啊,中国的四大名醋之一呢。醋厂在四川阆中,阆中古称保宁府,所以叫保宁醋。《阆中县志》记载,说当地小麦一绝,“以其较为醋,色微黄而味不甚酸,携之出境,则清香四溢,闻者咸知其为保宁醋也。然造醋者必在城南傍江一带,他处则不佳,殆水性使然。饮取水之候,以冬为上,故有冬水高醋之名。”
        所谓“城南傍江一带”,指的应该就是观音寺附近,观音寺的唐代古井“松华井”水质相当好,莹洁甘冽、沸而无沉。这倒不是吹牛,我尝保宁醋,的确有甜味,不过并非糖的甜味,而是好水的那种甘洌的味道,就好像好的崂山啤酒喝起来,有一股甘洌之气一样。
        四川醋和山西醋完全是两种味道,山西醋沉、香,而四川醋口味明显偏清淡一些,如果说山西醋是御姐,那么四川醋就是个小萝莉了,哈哈。

  • 6

    朗读者

          旅游卫视有一期关于雪茄的节目,名字就叫《雪茄的故事》,很有意思。其中提到,从1864年至今,每个古巴的卷烟车间都会有一个朗读者,他也是雪茄工人的一员,是其中识字并且声音动听的人,他的工作就是给车间里忙碌工作的工人读书读报,而工人们则每人抽出一点薪水付给朗读者,作为报酬。卷雪茄是一项需要高超手艺但是又极为枯燥的工作,据说在工人干活时,读书、读报能帮助他们集中精力在正在做的事情上。至于朗读的内容,从古典名著到现代小说,从《基督山伯爵》到《达·芬奇密码》,无所不包。当然,由于是社会主义国家,所以每天一早必须要读的,是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格拉玛报》,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每天聆听朗读,也让这些很少上学的卷烟工人具备了相当的文化水平,而不少著名的古巴雪茄品牌都是以雪茄工人们喜爱的书中的主人公来命名的,比如著名的蒙特·克里斯托(Monte Cristos),就是以基督山伯爵的名字来命名的,至于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y Julieta),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则纪录片趣味横生,不过也泯灭了我一个美好的幻想。从前一直听说,顶级的古巴雪茄,都是那些十六七岁、情窦初开、风华正茂的古巴混血女郎,在自己的大腿上揉搓出来的。可实际情况则是,车间里,每个雪茄工人面前都有一个特制的木板,雪茄烟都是在那上面搓出来的。至于雪茄工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什么样的都有,妙龄少女当然也有,至于你能不能抽到她们制作的雪茄,恐怕全得凭运气了。最夸张的是,纪录片里有一位大叔,在自己长满腿毛的大腿上搓出一根雪茄来,看得我心惊肉跳,以后再拿到雪茄,第一件事,得先看看上面有没有腿毛了。

  • 9

    夺冠了

        七年了,终于又拿到联赛冠军。感谢你,加利亚尼;感谢你,阿莱格里。
        粗略想来,做米兰球迷已经快二十年了。人生中能有几个七年,又能有几个二十年?

  • 7

    阿加莎·克里斯蒂秘密笔记

        写阿婆的书看过一些,最不能买的是王安忆的《华丽家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世界》,这婆姨写的乏善可陈,让人全无共鸣不说,而且还挨篇泄底,堪称剧透女王。
        马小琼还送过我一本《推理克里斯蒂》,有人大为推崇,说全世界阿迷必备,我倒看得索然无味,内容空洞不说,翻译尤为差劲,读不下去。
        刚买的这本《阿加莎·克里斯蒂秘密笔记》倒是期盼已久的书,最重要的是:书里还有两篇从未发表过的波洛系列作品!这对一个阿迷来说,得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又从当当买了一堆书,摞在一起摆在桌子上挺吓人,叉开往书架里一放,没影了,基本看不出增减来,太可怕了。买书成瘾的后果就是,书架又快满了,最近准备卖书,5块钱一本,把不想留的书全处理掉,敬请关注,哈哈。
        对了,还有则消息,说是现在可以从台湾直购书籍了,5公斤以下,运费只有20块!就是这个网站 http://global.pchome.com.tw/

  • 9

    晕仔

        昨晚在海平酒吧,王学义忽然问我:“哎?我的手机呢?我把手机放哪了?”
        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听听在哪。”
        拨号,通了,铃声就在他身上。只见王学义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按下了接听键!!
        我把电话挂了,说:“考,你手机不就在身上?”
        王学义:“我说的是‘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质问:“那你刚才为什么按下接听键!!你这个行为很是莫名其妙你知不知道!!”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愤恨:“别转移话题!说,你为什么要接电话?!”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一边说着,这个贱人居然走了!只见他围着台球桌转了一圈,然后躺到旁边的沙发上,倒头便睡,不到一分钟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这就是最典型的我跟王学义之间的对话模式。

  • 5

    给《侠女》挑点刺

       《侠女》的故事出自《聊斋志异》,原著不过区区几千字,被胡金铨扩成一部近三小时的鸿篇巨制。剧本的改编应该说很成功:胡金铨喜读《明史》,于是将《侠女》的故事的背景置入自己所熟稔的明代;将侠女安排为忠诚杨涟之后,使她的复仇有了更为人所认同的情感基础;摒弃了顾省斋娈童一段,因为现代观众肯定无法接受男主角追女人的同时还在玩男人;对顾省斋的性格也做了改变,从一个好色的登徒子摇身变为满腹经纶却又甘做隐士的才子;将跟顾生有一腿的娈狐则变为东厂锦衣卫……
      
       但剧本也并非毫无瑕疵,其中软硬伤亦有。
      
       最大一个BUG该算是杨慧贞母亲的年龄。影片开头,顾省斋问母亲杨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顾母说:“还有她娘,八十多了,整天病病歪歪的。”其后杨慧贞对顾省斋痛陈家史时,她的父亲杨涟看起来最多不过五六十岁。我去查了查资料,杨涟生于1571年,卒于1625年,享年54岁。怪哉,一个54岁的男人,怎么会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杨涟死后,杨慧贞逃亡了没多久就去了靖虏屯堡,然后遇见顾省斋,期间她只在寺庙里藏匿了两年,又不是逃了几十年。再说据顾母说(我们也能看出来):杨慧贞的年龄只有二十来岁,难道她的母亲60多岁才生她不成?
      
       又则,小说里侠女对顾生以身相许是有前提的。侠女与母亲生活贫困,三餐都难以为继,全靠顾家照应,顾生时而送米,时而送饭,照顾周全,之后更有葬母之恩。顾母下体生疮,侠女为之洗创敷药,不厌其秽,顾母感动落泪,说我怎么才能找到一个跟你一样的媳妇给我养老送终哇!这一段,批点《聊斋志异》的但明伦评到:“此一哭,哭出女后而两次笑来。”侠女感恩无以为报,便相报在床笫,为顾家产下一子。而电影里,只说顾母给她们送过一次针线,然后顾母伤了风寒,杨慧贞来照料她,顾母哀叹顾家无后,杨慧贞记在心里。之后杨慧贞与人接头,被顾省斋撞破,杨慧贞邀他晚上相见,两人竟然就上床欢好了。由于缺乏必要的心理铺垫,看起来更像是杨慧贞为了封顾省斋的口而以色相诱。
      
       再则,顾省斋在县衙里看到通缉杨慧贞的榜文,大惊失色,飞奔回家,让老母收拾东西跑路。这一段戏,顾省斋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说:“娘,赶快走吧!”顾母居然二话不问,拿着包裹就坐马车走了,与之前塑造的斤斤计较、不依不饶的村妇性格全然不符,未免太仓促了些。
      
       以上纯属闲的蛋疼,随便挑点刺。瑕不掩瑜,《侠女》非常好看,即便不是最经典的武侠片,也绝对是最经典的之一。《看电影》杂志出版的《香港电影百年》里评选一百部最好的港片,居然没有《侠女》,我还为此耿耿于怀地气结了半天呢。

  • 10

    大哥,玩玩不?

        新版的《倩女幽魂》还没看,随手翻看原著,《聊斋志异》里的《聂小倩》一篇,倒读出些趣味来。

        文章先说宁采臣“廉隅自重”,“生平无二色”,意思说这个人洁身自好,为人正直,一女不事二夫,啊,不对,是一夫不事二女。此处但明伦的眉批是:“廉隅自重,则财不能迷;生平无二色,则色无可惑。”财色都不喜欢,按现代人的观点,此人不可交啊。

        后来他夜宿兰若寺,聂小倩深夜出来勾引他,说:“月夜不寐,愿修燕好。”翻译成东北话就是:“大哥,玩玩不?”你猜宁采臣说什么?他说:“卿防物议,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耻道丧。”这句话很有意思,大体意思是说:“你不怕别人议论,我还怕人说闲话呢。我可不想当个失足青年,没了廉耻道德哇!”这是中国男人最虚伪的地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怕别人说闲话,怕沦为笑柄。

        聂小倩继续勾引:“夜无知者。”意思是:“大半夜的,你知我知,怕啥呀!快来吧大哥!”这个假设是很有诱惑力的。此时宁采臣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书中写道:“宁又咄之。”不玩就不玩吧,人家又没问你要钱,你好好说还不行么,宁采臣不,他呵斥对方,他感觉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可以俯视这个姑娘,所以语气严厉。

        后来姑娘还想说点什么,被宁采臣无情地打断了,他叱责道:“速去!不然,当呼南舍生知。”意思是:“你赶紧走!你再不走,我我我,我就喊隔壁那个男生啦!”看到这儿我都快笑出来了——搞了半天你是怕隔墙有耳啊。

        后来宁采臣帮聂小倩移了坟,聂小倩感恩不尽;“君信义,十死不足以报。请从归,拜识嫜姑,媵御无悔。”这事得感恩呐,小倩就说了:“大哥你忒仗义了,我为你死十次也报答不了这个恩情啊,快,大哥,带我回去见见婆婆,我就算给你当个丫头小妾啥的我也愿意啊。”宁采臣这会儿突然不装了,也不呵斥人家了,也不赶人走了,反而“审谛之”,仔细端详起面前这个美女了,只见聂小倩“肌映流霞,足翘细笋,白昼端相,娇丽尤绝”,这段是说她皮肤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小脚尖尖,娇媚动人。

        宁采臣这个所谓的正人君子到这儿几乎要原形毕露了。昨晚你还满口仁义道德呢,今天帮人干了件小事,这就觉得有机可趁了,如果你真是个君子,施恩不图报,就此拜别多么潇洒?宁采臣不,可能昨晚天黑,没看清,白天这么一看:“哟,这妞儿不错啊!”这可不是我损他,你若是个正经人,打量一个姑娘,何至于连人家“足翘细笋”都看得清清楚楚?古龙说了,把女人从手看到脚,这是专业色狼才懂的看法。

        于是,这篇文章里最经典的一个字出现了——“遂”。前面铺垫了半天,说聂小倩姿色动人,然后紧接着的一句话是:“遂与俱至斋中。”“遂”字用得多么经典!正因为聂小倩“肤白貌美气质佳”,所以宁采臣“遂”把人直接领回家了!昨晚他还不知道聂小倩是个鬼,都拒绝了人家,现在一看她貌美,连鬼都往家领!绝对的色欲熏心啊。

        童话故事的结尾往往是:“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聂小倩》不是,结尾这样写:“后数年,宁果登进士。举一男,纳妾后,又各生一男,皆仕进有声。”考中进士什么的暂且不提,这段文章的重点是什么?是宁采臣后来又找了个二奶——当然,在古代,那叫纳妾。真行啊,连鬼都收服不了你的色心。而宁采臣,当年你不是亲口说过“生平无二色”的吗?我若是聂小倩,真想问问他:大哥,那晚在兰若寺,你装个什么劲啊?

  • 5

    彭导,记得给自己留一张创可贴

        收到马小琼快递来的《爱的地下教育》,彭浩翔亲笔签过名的。封面很有趣,书脊处贴了张创可贴,随书还附赠了一张云南白药创可贴,算是搭头。据说此举的缘由是因为彭导写书的目的,是为了给受伤的心灵贴上创可贴。我翻看了一下这本书,觉得这张创可贴,与其说是送给读者的,莫若说是送给彭导本人的。
        在随书附赠的书签上,卡着“阅后即焚”字样的图章,内容是:
        很抱歉,曾承诺“一刀不剪”,却仍逃不过被剪的命运。若见此书签,请发邮件至klwaje23@gmail.com,我们会立即将此书所有被删改内容发还于你。
        翻看内容才叫人吃惊,整本书搞的跟《废都》一样,随处可见刺眼的□□□□□,就差标注上“此处删去×××字”了。
        一本以情感问答为主题的书,难免会牵扯到性,又非诲淫诲盗,有什么说不得的?真理部真是变态到了极致——只可惜了彭浩翔那色迷迷的幽默感与恶趣味了。
        由此联想到前不久拿到的那本恰克·帕拉尼克的《肠子》,这本书几乎收录了台译名为《恶搞研习营》那本小说集里的大多数小说——除了最著名最核突的《肠子》。一本没有《肠子》的《肠子》,多么荒谬。那本书同样有一张书签,同样充满了无可奈何的语气:
        让人晕倒的第一篇故事“肠子”,终于还是没能保住。这是一本失去了“肠子”的《肠子》,好在还有网络,请移步至madmad.me处,获取完整阅读快感。
        电视台在放红歌,KTV在查封违禁歌曲,出版物在忙着自宫或被宫,全世界超过十分之一的人都在用的facebook,进入中国的途径居然是要建立一个与世界完全隔离的“内部版”……嘿,瞧好吧,这才真是又一场文化大革命的前奏呢。
        所以我说,随书附赠的创可贴,既是送给读者的,又是送给彭导本人的——眼看着被阉割了下半身的《爱的地下教育》,彭导,用创可贴粘粘伤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