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美人去已二千年

        《胡适日记》里写,1910年3月22日,大雨滂沱,胡适跟一帮朋友在妓院喝酒,大醉后胡氏雇了一辆人力车回家。车夫乘他酒醉,顺手牵羊,剥了他的衣裳,偷了他的钱包,把他扔在雨里了事。胡适醒酒后大为羞愧,此类荒唐事,再不敢为。
        其实清末民初,狎妓成风,连蒋介石这种胸怀大志的人都忍不住隔三差五光顾一下青楼,胡适去喝场大酒,真算不上如何出格。
        当然也有洁身自好的。严范孙就向来恪守君子之道,反对嫖娼、征妓、纳妾等不良现象,不仅自己“终身耻作狭耶游”,而且规谏喜好出没青楼的朋友。
        严范孙远游罗马庞贝古城,见有妓院遗址,入内参观。为了纪念自己此生第一次踏入“妓院”之门,严范孙赋诗一首:

        平生不入平康里,人笑拘墟太索然。
        今日逢场被破戒,美人去已二千年。

        别看严范孙为人严谨自律,写诗文,还是风趣的。

  • 5

    流浪遇见神

        用一个下午读完了蔡康永的《LA流浪记》。实在是一本妙趣横生的书,让人捧腹的段子比比皆是。全书一共18篇,贴的这一篇叫《流浪遇见神》,讲的是蔡康永在UCLA读书时,在室友的玩笑之下,误服LSD后的感觉。这几乎是整本书篇幅最长的一篇,看来康永对此的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

      流浪遇见神

            我的室友,安德烈•象牙,不呼吸免费的空气,只呼吸大麻。

      安德烈•象牙,英国人,白种人,苍白如纸的白种人,淡金胡渣、黑眼圈,性感的黑眼圈。

      象牙小时候演过一部电影,“他乡异国”,英国片,讲一个贵族式寄宿学校长大的男生,怎么一路变成共产党的故事。象牙在电影里是小配角,有一场主角被残酷鞭打屁股的戏,象牙小朋友演的是围观的小学弟之一,连开口说对白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我竟然记得那张脸,等到开学前,我去UCLA的学生住宿服务中心报到时,服务中心把安德烈•象牙分配给我当室友,他们安排我们见面互相聊聊,然后问我同不同意,我看看象牙,暗暗感到没道理的熟悉,就点头说好,我哪会想到这熟悉感觉并不涉及什么前世记忆,只不过是我看过他小时候演的电影而已。

    *

      安德烈•象牙当然已经长大了,大到能进研究所,只是他的脸还是跟小时候很像。他很惊讶我记得那部电影,可是他没兴趣多谈他的童星生涯:“那只是我的嬉痞老妈,出卖孩子,好换取更多上等大麻的犯罪记录之一罢了。”这是他为他演的电影下的注脚。听起来,他们家的习惯就是用大麻当作“度量衡单位”。

      安德烈•象牙的大麻道具很多,有些我从没见过。其中最有派头的,是一对水烟筒,器形是圆肚长颈的玻璃瓶,圆肚里装水,长颈的开口就用来对住嘴,圆肚上方突出小盏,用来塞大麻烟叶丝。这个水烟筒吸起来呼噜有声,我常看象牙跟他的女朋友两人,在客厅昏暗灯光下对抽,烟丝燃起火星、烟水咕噜咕噜波动,我会在刹那间以为误闯了印第安酋长的帐篷。

      屋里经常弥漫大麻味道,这并不大困扰我,空气是有点混浊,可是离“伸手不见五指”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我又很少有机会待在住处,我甚至有点怀疑弥漫家中空气里的大麻,是不是暗中令我心情放松,比较少为了拍片出状况而发脾气。

      *

      当然还是有令我困扰的地方:比方说,接电话。

      象牙室友吸了大麻以后,会变得很喜欢抢接电话,每次家里电话铃响,他就跑去笑嘻嘻的接起来,跟对方有说有笑了两三句以后,就把电话挂了,问他是打来找谁的,他笑嘻嘻的说:“不知道。”

      另一件烦人的事情,是看电视。如果是在看搞笑的脱口秀或是喜剧,吸大麻的人嘻嘻哈哈乱笑一阵,倒也有助气氛,可是有时候看新闻,象牙跟象牙女友两人照样对着电视上的主播指指点点,嘻嘻哈哈——

      “……加州州长表示,消费税的调整……”“嘻嘻,加州州长……”象牙室友指着画面笑,“哈哈哈,消费税,哈哈哈……”象牙的女友也加入。

      电视里的主播,继续正经的播报着:“……这新车的驾驶座气囊,据说在启动时间上……”又来了,“嘻嘻嘻……这款车,有……有气囊!哇,哈哈哈哈……”他们两人又笑做一团,好像气囊是全世界最好笑的东西。

      大概就是这样子看新闻的,严格说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回想每则新闻的画面,总是伴随着嬉笑罢了。

      *

      安德烈•象牙进的并不是电影制作的研究所,他进的是医学院的药学研究所,研究麻醉药物的。我觉得他这也未免做得太明显了一点。

      “安德烈•象牙,你真的是来研究麻醉药的吗?你确定你不是来研究迷幻药的吗?”我问他。

      “康永,亏你还是来自神秘璀璨的东方,嬉痞之祖寒山子的故乡,竟然会妄想要分开麻醉药根迷幻药?麻醉药解放你的痛苦,迷幻药解放你的灵魂。你知不知道东南亚最近走红一种药,是我们药界专门给兽医阉狗时用的麻醉药?万流归宗,没有人是孤岛,分什么麻醉和迷幻药?”

      “你的祖国,英国,有悠久的嗑药传统,你又何必跑到加州来研究迷幻药?”我问。

      “迷幻药的研究嘛,没错,我们英国算是领导过一点风骚,大小说家赫胥黎写的《众妙之门》,正是研究LSD的老经典……”

      “咦?《众妙之门》是那个赫胥黎写的?”

      “是啊,就是写《美丽新世界》的赫胥黎写的啊。”

      “UCLA电影系出过一号超级摇滚巨星,叫吉姆•摩里逊,不就组过一个乐团,叫做‘众妙之门户’的?”我问。

      “正是,就是吉姆•摩里逊向我们英国的赫胥黎大老致敬,感谢赫胥黎一掌推开了LSD的众妙之门。”

      “象牙室友,我们这位吉姆•摩里逊,后来是嗑药嗑到挂的吧?”我问。

      “康永,你们东方不是早就了解生命是周而复始的循环吗?摩里逊的摇滚生命,因LSD而始,由LSD而终,不是再合适不过了吗?什么叫‘嗑药嗑到挂’呢?”

      “你不觉得摩里逊可以活久一点吗?如果大家这么喜欢他的音乐?”我问。

      “嗯,我不知道……活久一点……发胖,变老,变无聊……这样好吗?这样,我们就没有吉姆•摩里逊灿烂燃烧的传奇了……”  (更多…)

  • 9

    你离开了青岛,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李志的一首曲子,送给即将飞赴美国的航姑娘。第一次听李志的歌,还是在你的车上。
        一路顺风。
        你离开了青岛,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 6

    出柜吧,怪胎侦探和瘸腿军医!

        BBC今年7月推出的迷你剧《神探夏洛克》(Sherlock),比盖·里奇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还有意思。故事背景放在了今时今日,福尔摩斯不再抽烟斗,甚至连香烟都不抽,胳膊上贴满了尼古丁贴片,用来戒烟;他衣着时尚,建有自己的网站,热衷于发手机短信。他的助手华生依然是一个受伤退役的军医,只是服役的地点换成了阿富汗战场。华生用以消除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方式是上网写博客,用以调查室友背景的方式是网络搜索。而时常请福尔摩斯帮忙的警官雷斯垂德,居然长得酷似皇马主帅穆里尼奥……
        最逗的是,这两个一见如故的亲密战友,处处被人当成一对同性恋人看待——
        去贝克街221B租房子,房东太太说:“如果你们需要两间卧室的话……楼上还有一间屋子。”华生崩溃:“我们当然需要两间卧室!”房东太太内涵地一笑:“哦,别担心,这里什么人都有,隔壁特勒太太家那对还结婚了呢!”
        去饭店吃饭,欠福尔摩斯一个人情的老板殷勤招呼:“夏洛克,菜单上的菜随便点,免费,算在我账上——你和你的情人都是。”后来更建议:“我给你们点上蜡烛吧,气氛更浪漫一点儿。”
        甚至就连福尔摩斯的哥哥都说:“才一天工夫,你们就同居了……”
        哈哈,乐死我了!
        既然大伙儿都这么看好你们,那就出柜吧,怪胎侦探和瘸腿军医!

        (《神探夏洛克》一共3集,每集90分钟,目前好像只出了一集的样子。下载地址:http://www.verycd.com/topics/2839233/  )

  • 15

    好大的棉花糖啊!

        去年生日许了个愿:希望青岛的天能更蓝一些。
        在历届市府领导的不懈努力下,康有为老头早年对青岛的评价“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目前也只剩中间两项还尚在苟延残喘了。至于蓝天,嘿,我常年呆在青岛,估计一年也难得见到几次真正的湛蓝的天空。
        不过今天倒是蓝天白云漂亮的很,天空里大朵大朵的云彩,一下就让人想起了八戒兄弟的经典台词:好大的棉花糖啊……

  • 9

    你不可不做的爱爱101式

        据说这本书集结了中国老祖宗的闺房秘籍《素女经》、传说中由印度神明流传下来的性爱宝典《爱经》和从古至今坊间口耳相传各种的男女爱爱招术,从“狗狗式”到“独门自创式”,一共101式,如果你三天来一次,那么基本够你不重样用一年的。为了防止你看不懂,每种姿势都有配图,真是招招爆笑、式式咸湿啊。
        不多说,下载点这里。(不支持迅雷下载)

  • 7

    一杯一杯到天明

        学苑书店门口那块空地真是个好地方,绝对是喧闹都市里的一片绿洲啊。跟亚林、刘2、金子在阳伞下吹着凉风喝着茶,发了一下午呆。金子用弹曼陀林的指法弹冬不拉,很是动听。
        为了鼓励刘2晚上多喝点儿酒,我特意给他带了一瓶韩国产的解酒药。二哥看后表示压力很大。哈哈。
        晚上的演出卖了88张票,票房很是成功,演出质量也很好——就是现场太热,刘2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柴人尽可夫司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立即开车出去拉了一台风扇回来放在刘2旁边。可怜我们这些没风扇可吹的人,汗出如浆,用张宇的歌词形容就是“雨一直下”。好在现场有冰镇啤酒卖,虽然比马蛋儿难喝多了,可也聊胜于无啊。要不是喝了几瓶冰啤酒,我们这几个娇嫩欲滴的胖子,估计当场就要热昏过去了。
        演出结束,杀奔南京路的老大连路烧烤,拼两张桌子,开喝!
        呃,这一喝不要紧,居然把人家饭店里的散啤全都给喝光了。要了几瓶青啤,温度不对,喝起来温吞吞的,很是扫兴。
        此时,熊爷聊发少年狂,提议去超市买点啤酒,开车去二浴喝酒、裸泳。几个醉汉跑超市买了一箱易拉罐青啤,直奔二浴而去。
        我和大熊、薛易、马文先行杀到。海边雾气弥漫,十米之外不见人影。
        兴致勃勃跑到海边一看,靠,居然全是浒苔,厚厚的一层。下水试了试,感觉实在不适合游泳,干脆回沙滩喝酒。
        亚林带着刘2、金子、小雨一辆车,半天还没到,打电话过去,丫居然说已经回家了,我靠!
        正郁闷呢,听到远处传来隐约的鼓声,估计是还有一帮人趁着夜色在那儿玩呢。我方派肺活量最大的马文老师喊话:“过来一起玩吧!我们请喝酒!”
        只听一个姑娘回话:“来啦~~!”
        我擦,还有姑娘,激动啊!赶紧睁大眼睛往雾里看,几个人影模模糊糊地渐行渐近,大熊急了:“别急别急,等我先穿上衣服啊!”
        终于到了能看清人的距离了——
        我晕,居然是小雨他们一行。原来只有亚林一个人跑回家睡觉了,哈哈。海平也和他们一起来了,带着吉他、手鼓,还有一大堆吃的。几个人围坐在沙滩上,伴着涛声,听刘2和海平唱歌。——这才是人生啊!
        后来我偶然间一看表,我晕,已经凌晨三点了!赶紧借着迷蒙的雾气逃遁。据说剩下的几头人,一起玩到凌晨四五点,果然就像刘2昨晚唱的——一杯一杯到天明。
        今天出门的时候,一看凉鞋,上面沾满了碧绿色的浒苔。

  • 2

    看刘2演出,赢2012船票

        孤身杀赴青岛休假的刘2(刘东明),在被青岛啤酒浸润了几天之后,终于架不住这帮朋友的软磨硬泡,决定还是在青岛演一场,名字就叫“刘2和他的朋友们”。与年初那场“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不同,这次演出完全是一场小范围的不插电弹唱会,一共60张门票,而且此次演出门票为同往2012诺亚方舟船票的保留本:
        第一,纯手工制作,很有创意;
        第二,每张门票上都有一个小故事,每张都各不相同,由刘2、雨来、张亚林、钟立风、金子等人手写完成;
        第三,如果2012世界末日没有来临,刘2还将赴青岛进行专场演出,届时如果你还保有这张门票,则可以免费入场

        【地点】青岛学苑书店东部店(泉州路22号);
        【时间】7月21日(周三,也就是明天)晚八点;
        【票价】30元(票数有限,欲购从速)

        更多内容,详见http://www.douban.com/event/12246493/

  • 8

    自宫有罪,快乐有泪

        据说在明朝,太监是个抢手的工作。除了官方招聘的太监之外,还会经常有人在未经官方许可的情况下,自行阉割,然后跑到京城等机会当太监。

        关于自行阉割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你又不是短笛大魔王,割掉一根,还能长出一根。这玩意儿割了可就没了,在向来崇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中国,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大的诱惑啊。

        这足以说明,太监绝对是一个大大的肥差——比胡总治下的公务员还要吃香。

        即便如此,对于自行阉割的人,我们还是很难理解。要知道,一旦你经过笔试面试口试明规则潜规则应聘当上了太监,国家是专门有阉割人的地方来替你净身的,无论技术、安全还是卫生状况,应该都比家里的菜刀或者杀猪刀要强吧?而一旦应聘失败,也不会因为白挨了那咔嚓一刀,耽误你翻云覆雨传宗接代,把爱的种子撒播到我四方。

        思前想后,唯一能替自行阉割者找出的理由就是雷锋同志的一句话:“我们是国家的主人,应该处处为国家着想。”

        ——国家阉一个人多不容易啊,出人力、出物力,负责阉割的工作人员还得忍受痛不欲生的惨叫声,长期如此,对精神状况也是个考验。那么我自己先把自己阉了,给国家省事儿了,面试的时候……应该能加点印象分吧?而且国家用来阉割的专项拨款这不就省下了?哥儿几个拿去喝酒吧。

        按说,一个正常的社会,哪怕当太监再吃香,也不至于全国的汉子都动心吧?可到了明朝中期,有志于投身太监行业的爷们儿越来越多,而且都效法岳不群,动不动就挥剑自宫,然后跑到京城做“北漂”。问题是不是你一刀割了,然后跑到北京,就能当上太监的。就好比你哪怕陪导演睡了,也不一定能演主角一样。这么多割了小弟弟的人混在京城,等不到进宫的机会,又丧失了成家立业的功能,时间长了吃不上饭,只好动点儿歪念头,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于是中国历史上最牛逼的一道法令颁布了,这道法令说白了就六个字——

        禁止自行阉割!

        古往今来,也只有中国能出现这种法令了吧?泱泱大国,名不虚传。

        后来看周星驰的电影《九品芝麻官》,里面有个来福,就是作伪证说他跟戚秦氏有染的那个家伙,不也是自幼家贫,所以自己阉了,想要入宫当太监?结果还不是没钱送礼进不了宫,灰溜溜地跑回老家给人做打工仔?

        这说明直到清朝,自行阉割还是很流行的——真是钻石恒久远,自宫永流传啊。

        自行阉割想当太监的,大多像来福一样,进不了宫,只能回家,抑郁地终其一生。偶尔有个大获成功的,比如魏忠贤魏公公,便会成为自宫爱好者们的偶像,激励着他们一批批、一代代,奋不顾身地咔嚓一刀,割下自己的小鸟儿。

        看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其实明代的宦官是分很多级别的——

        “刚进宫时只能当典簿、长随、奉御,如果表现良好,就能被升迁为监丞,监丞再往上升是少监,少监的顶头上司就是闻名遐迩的太监。”

        你以为太监是这么容易当上的啊!

  • 10

    牛丼

        台东有家日式快餐店,打眼一看,店名很奇怪,叫“牛井”;离近了仔细看,店名更奇怪,叫“牛丼”,比“牛井”还要奇怪“一点”。
        “丼”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日本女作家茂吕美耶的《字解日本》里见过这个字,意思就是“盖饭”。
        书中《丼物》一篇文章里,茂吕美耶写:“一般日本人吃饭时同其他以米饭为主食的民族一样,用小碗盛饭,米饭旁是一碗汤,面前则是菜肴。不过也有用大碗盛饭的例子,即‘丼物’,也就是盖饭。”
        丼物的代表性菜肴是“天麸罗”,简称“天丼”。那么以此类推,所谓“牛丼”,就是牛肉盖饭。日本很奇怪:在关东,只要提到“肉”,指的都是猪肉;而在关西,则意谓牛肉。牛丼大概应该是从关西流传出来的吧。
        “丼”字的读音跟“井”一样,在古代跟“井”也是同样的意思,不过据说在日语里的发音是“冬”,在名为“牛丼”的快餐店里,也是按日语读音,说牛“冬”的。
        宋代编纂的《集韵》里,对“丼”的解释是——丼:投物井中声。
        如此说来,日语的发音应该更合理一些吧:往井里仍东西,当然是“咚”的一声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