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

        有人问了:世界杯如火如荼呢,怎么没见你说上两句?
        呃,这届世界杯看到现在,普遍踢得不好看,实在是乏善可陈啊。至于我支持的意大利队……咳,更别提了,全是眼泪啊。
        还说啥啊,走着瞧吧。

        Leica中文摄影杂志发了个摄影专题,叫“The Beautiful Game”,是英国摄影师Dean Dorat在2006年世界杯时完成的一个私人拍摄项目,精妙地捕捉到人们在观看世界杯时丰富而有趣的表情。
        Dean Dorat说:“2006年世界杯期间,我每天晚上按计划前往伦敦和巴黎不同的酒吧拍摄,想从人们的表情中找到每场球赛最独特的本质。每一名观看球赛的人都兴奋而投入,以至于完全感觉不到镜头的捕捉。这些照片具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让人重新回到最激动的时刻,并持续感染每一个深爱这项运动的人。”
        这组照片真是很赞,强烈的现场感,的确可以让球迷在瞬间回到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

    『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  『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他们在拍什么』世界杯的另一种角度:The Beautiful Game

  • 13

    G11镜头下的麦岛湾

        昨天下午天气忽然转晴,拿着新相机到麦岛湾拍了几张照片。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大海涛声阵阵,真想像海边的钓鱼人一样,往地上一躺,拿草帽遮住脸,美美地睡上一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半是海水,呃,另一半也是海水

  • 14

    G11,鸡要要

        对于我这种懒人来说,每天背着个沉甸甸的单反相机到处逛,绝对属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对于我这种糊涂蛋来说,走起路来向来磕磕碰碰,万一哪天稀里糊涂地把镜头给摔踢蹬了,那还不得心疼死?
        所以一直想买一个便携的、功能强大一点的数码机,作为单反的备机使用。
        在佳能的G11和松下的LX3之间挣扎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前者。听听,G11,鸡要要,多么动听的名字。遥想当年,看到同事刘香菜买了佳能G5,我艳羡不已,发誓等佳能的G系列出到G8,我一定要整一个!结果佳能出了G7之后直接出G9,就是没有鸡巴,啊不好意思,是G8。买了鸡要要,也算变相了了自己多年的一个夙愿。
        比起被我放弃的松下LX3,G11有很多弱势:比如最大光圈2.8比起LX3的2.0就逊色不少;28mm的广角也比不上LX3的24mm广角;成像效果上,据说也不如LX3鲜艳。不过咱G11带翻转屏,焦段比LX3多了一倍,高ISO成像清晰,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喜欢佳能相机的模样(虽然我的单反是尼康滴),所以啊,G11,必须滴!
        昨天去信息城花了小四千搞定了G11,然后跑到四方路,去赵小渔的杯具店里试拍了几张,果然是赞呐——我从来没玩过这么人性化的数码机!用起来非常舒服,功能异常全面、强大!成像色彩不像网友说的那么“肉”,还是比较艳丽的。最重要的是,G11的双重防抖功能太强大了!1/10秒快门拍出来的照片,居然不虚!我擦,激动啊。三角架,拜拜了您内!
        不能护犊子,也得说一点G11的缺点。
        其一,G11不但可以通过屏幕取景,还可以像单反机那样通过取景器取景。不过这个取景器做得实在味如鸡肋,即便很人性化地加上了屈光度调整转盘,可通过取景器看出去,依然是……一片杯具啊。
        其二,连拍功能。G11的连拍速度约为1.1张/秒,我靠,这叫什么连拍啊,我直接按快门也不一定比这个速度慢吧?比起LX3的2.5张/秒,简直就是安东跟博尔特的差别啊。好在我也不太用连拍,这个缺点还能忍受。
        其三,G11通体塑料,比起前一代G10钢制设计的背板,在手感上略逊。残念啊。
        至于其他,G11从G10的1470万像素后退到了1000万像素……问题是,你能看出来吗?

  • 3

    普罗旺斯的那片草

        有人在百度知道提问:
        “(我)在苏州,现在外面下大雨,刚刚一道闪电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击中地面(我在阳台抽烟时),是不是老天在对我警告呀,因为我正在下几部日本电影。求解!!!
        有热心人解答:“他在提示你,用迅雷!”
        现在的青岛也在下大雨,我在下载一套名为《世界传世人体摄影》的书,看到这个段子,禁不住一阵惊悚。好在老天情绪稳定,估计跟我一样热爱人体艺术。
        这套书一共四册,第一本我翻了百十页,有一副哈里·卡拉汉摄于1958年的作品甚是经典,果然是传世杰作,照片的名字叫《普罗旺斯》——

        哈里·卡拉汉(1912-1999)的名言是:“一般而言我不会看到什么东西就拍摄,我总是喜欢走走看看……当这风景打动我时,我才开始拍摄。”
        很明显,这片普罗旺斯的草丛在瞬间就打动了卡拉汉大叔。

  • 9

    咳,那啥,出了本书,厚着脸皮推荐一下

        有人一看这个封面就要瞪眼了:好一个无耻之徒,胆敢将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说成是自己的新书!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承认了!
        ——《阅微草堂笔记》还真……不是我写的。而且我就算要写,肯定也得写《灯草和尚》、《痴婆子传》这种诲淫诲盗的传世经典嘛!
        那么,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滴:
        青岛出版社要出一套“案头枕边珍品书系”丛书,就是找一帮学者、专家,来用现代的观点来点评《世说新语》等古典文学名著。本来没我什么事,这本《阅微草堂笔记》是交给广电的于学舟老师来独立点评的。可是于总冗事缠身、分身乏术,就找到不靠谱男中年于洋老师来协助完成;于洋老师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于是又找到不靠谱男青年我来帮忙;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绝对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可惜我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于是又找来不靠谱男少年薛易来帮忙。
        就这样,2008年春天,我们《阅微草堂笔记》评点四人组成立了!为了庆祝,于总请我们去喝了场酒。这场酒喝得昏天黑地飞沙走石,中途于总先行告退,剩下的人又跑到四方路大众烧烤继续奋战,一直从头天晚上六点喝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吃完早餐之后,我打车把薛易送到半岛都市报社,眼见他一身酒气,左手拎着包,右手拎着半瓶红酒,摇摇晃晃上班去也。
        一场大酒之后,这几头人集体抑郁,本来计划北京奥运之前完成的书稿,一直拖到将近年底才组稿完毕。期间薛易老师也染上了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的好习惯,造成抑郁过度,不得不退出评点小组。
        写完之后,整整一年多,这本书杳无音讯。我心中愤恨——我就说嘛,有这些时间干点啥不好,写什么书啊,还不如组织几场德州扑克比赛呢!不料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前不久接到于洋的电话,连说“生啦生啦”。我说你以为你是佟大啊,为妻子产下一子?于洋说靠,说错了,是“出啦出啦”。
        呃,这就是这本《阅微草堂笔记·评点本》的诞生过程。

        关于《阅微草堂笔记》,多说两句。其实这本书相当有趣,毫不枯燥生涩,文字也算通俗易懂。借这次点评的机会,我基本通读了一遍,虽然有些故事大同小异,可总体来说,读起来是相当愉悦的——这绝对是一本宣扬鬼神、散布迷信的奇书哇!

        关于我们三个的点评部分,我才疏学浅,只能往好玩有趣里写,可两位于老师还是相当有货的,偷偷赞一下。套用清人盛时彦对《阅微草堂笔记》的评价“学问好、技巧高、内容正”,于学舟老师自然是学问好,于洋是内容正(其实一点也不正,哈哈,这哥们儿说起灵异现象、谈起特异功能、讲起魑魅魍魉,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至于我嘛,咩哈哈哈哈,“技巧高”这三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字,我就先行霸占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买本看看,目前卓越没货(难道是脱销了?哈哈),据我所知,只能在青岛学苑书店,还有当当网可以买到。或许书城也有,我没调查。

        当当网购买地址:

        这本书在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832759/

  • 10

    请看,我跟万晓利的合影!

        小姿发给我一张照片,是上次“榕树下·民谣在路上”演出完毕之后,一群人跑到小咸酒馆喝酒时,南都周刊的一个姑娘拍下来的万晓利拿着吉他疯弹的英姿。旁边的墙上除了晓利最爱的海魂衫,还能依稀看到酒馆主席老柴同志的题字——大江东去,浪淘精,千古下流人物,人道是,一群傻B。
        有人要问了:不是你跟万晓利的合影吗?倒是看见万晓利了,那你呢?
        please看仔细了!晓利左边那条壮硕、性感、孤傲、冷艳、神秘又略带几分羞涩的胳膊,就是我哒!!

  • 8

    夜半蜘蛛猴

        村上春树的《夜半蜘蛛猴》具备一本合格的厕所手边书的所有素质——轻便、厚薄适中、好玩、有趣,最重要的是,每篇只有区区几百字,不会让你坐在马桶上不想起来。最近陪我度过了许多愉悦的如厕时光。
        感谢村上!

        贴一篇今天刚看的《炸面圈化》。整本书都是这种构思奇异又诙谐幽默的超短篇,安西水丸大叔画的插图也可爱的要命。

        交往三年且已订婚的恋人化为炸面圈,我们的关系因之磕磕碰碰那阵子——究竟又有谁能同炸面圈化了的恋人和睦相处呢——我每晚都在酒吧里醉得一塌糊涂,就像《黄金》里的亨弗莱·鲍嘉一样憔悴得形销骨立。
        “哥哥,求你了,就别再想她了,这样下去身体要报销的。”妹妹劝道,“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一旦炸面圈化,人是不可能复原的,要清清楚楚划上句号才行。是吧?”
        此言不差。正如妹妹所说,一旦化为炸面圈,人就要永远炸面圈化下去。
        我给恋人打电话,说了声再见。“和你分手是很难过,但说道底是命该如此。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
        “你还不明白?”炸面圈化的恋人开口了,“我们人这一存在的中心是,什么也没有,是零。你怎么硬是不好好看清这个空白呢?为什么光看周边部分呢?”
        为什么?发问的应该是我,为什么炸面圈化的人的看法只能如此偏激呢?
        但不管怎样,我就这么同恋人分手了。两年前的事了。去年春天,这回妹妹又突如其来地炸面圈化了。从上智大学毕业,在日本航空公司工作没几天,就在出差地札幌的一家宾馆大厅里突然化作了炸面圈。母亲闷在家里日复一日哭泣不止。
        我有时给妹妹打电话,问道:“还好?”
        “哥哥你还不明白?”炸面圈化的妹妹说:“我们人这一存在的中心……”

  • 2

    周云蓬诗集《春天责备》下载

                    《春天责备》
        
               春天
        责备上路的人。
        所有的芙蓉花儿和紫云英,
        雪白的马齿咀嚼青草,
        星星在黑暗中咀嚼亡魂。
        
        春天
        责备寄居的人。
        笨孩子摊开作业本,
        女教师步入更年期,
        门房老头瞌睡着,死一样沉。
        雪白的马齿咀嚼青草,
        星星咀嚼亡魂。
        
        春天
        责备没有灵魂的人。
        责备我不开花,
        不繁茂,
        即将速朽,没有灵魂。
        马齿咀嚼青草,
        星星在黑暗中
        咀嚼亡魂。

        一直买不到周云蓬的诗集《春天责备》,好在被我找到了电子版,放一个下载链接在这里吧,有感兴趣的可以下载下来慢慢读。不过还是建议老周能把《春天责备》再印上个千八百本的,每次出去演出的时候带一些,放到现场卖。

        周云蓬诗集《春天责备》下载    (点击进入下载页面,然后右键另存为即可)

  • 4

    怎样给领导送礼

        吴思的《潜规则》里讲过一段关于古代人行贿智慧的故事。
        说是在清代,官员想去北京行贿,先要按规矩到琉璃厂的字画古董店问路。讲明想送某大官多少两银子之后,字画店老板就会很内行地告诉他,应该送一张某画家的画。收下银子后,字画店的老板会到那位大官的家里,用这笔银子买下那位官员收藏的这位画家的画,再将这张画交给行贿者。行贿者只要捧着这张很雅致的毫无铜臭的礼物登门拜访,完壁归赵,行贿就高雅地完成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字画价格的模糊性提供了安全性。字画店的老板也非常可靠,他只按规矩收一笔手续费。
        今天看了个帖子,叫《有创意的行贿方式》,其中也提到一个通过字画巧妙行贿的方法:
        某企业为给回扣,送了一位领导一个名为赝品的字画,齐白石的,标价7000,有发票,还是北京某街知名字画行的。但实为真品。此领导也付了费了。后过3~4个月,圈内传出此领导检漏,以赝品价格买到一精品,并传为业内美谈,还上过电视。后委托江苏某拍行,20万卖出。
        在行贿手段上,中国人真是能做到一脉相承又花样翻新啊。不服不行。

  • 9

    高潮迭起,欲仙欲死!

        上周六晚上那场“榕树下·民谣在路上”的演出,实在是太嗨了,看得我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啊。毫不夸张地说,这绝对是我在青岛看过的最过瘾的一场演出。肾上腺分泌过多,以至于演出结束之后,一身大汗的我竟然饥肠辘辘,有种虚脱的快感。
        周云蓬、万晓利,包括马条、川子在内,就都不用说了,一如既往的牛逼;暖场的特别嘉宾沈庆,状态也比想象中好得多,《青春》、《岁月》这么一唱,当年亲历过校园民谣的这帮人立刻嗨翻。更难得的是,演出中间还穿插了几个青岛本地乐手的演出,中老年组的“老石与三牛”,青少年组的“汗乐团”,也都各有绝活儿。
        演出之后,柴人尽可夫司机开车拉着亚林和老周、绿妖、晓利,一起杀奔酒馆,又是一番痛饮狂歌。我们还有幸现场目睹了周云蓬和万晓利的即兴合作——老周弹琴,晓利唱歌,那感觉,拿柴人尽可夫司机的话来说就是:我靠!我靠!直听得我欲仙欲死、如入云端!
        后来马条来了,再后来十三月的老总卢中强带着十几个人来了,除了沈庆和痛风的川子,参加这次巡演的几乎所有人都挤到了小小的酒馆里。凌晨两点,我先行撤退,临走回望酒馆,里面依然是一片片清脆的碰杯声。据说这帮人一直喝到早晨五点天光大亮才依依而散。真是酒风浩荡啊!
        今天去绿妖的博客,看到她写了一篇在小咸面馆吃面的文章,叫《黯然销魂小咸面馆》,嘿嘿,小咸,你要火啊!

        对了,差点忘了,这次演出地点的名字也很嗨——青岛SY实验剧场,这“SY”二字,实在是让人忍不住要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