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职业粉丝在古代

        时下的怪现象之一:每有演出,甭管是过气歌星还是新出道的菜鸟,舞台下面总是挤满了哭着喊着、举着荧光棒要签名的粉丝。他们真有这么受欢迎?未必。君不知,如今的粉丝都已经职业化了,讲究明码标价:举明星照片牌20元,嗓子喊哑50元,泪流满面100元,昏倒一次200元……

        太阳底下,并不新事。职业粉丝,说起来新鲜,实则在中国古代,早有先例。

        譬如若在中国古代举办一个类似“加油!好男儿”的选秀活动,以下二人的短信得票量一定遥遥领先:一个是西晋帅哥潘安,一个是星宿派掌门人丁春秋。

        拥有不俗人气的古代帅哥不在少数,女粉丝一大群的贾宝玉就属此列。但若是说无论走到何处都能造成轰动效应,都有大批死忠粉丝跟随的,就非此二人莫属了。

        河南人潘安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帅哥之一,其人“姿容既好,神情亦佳”,而且写得一手锦绣文章,文风华美却不失于雕琢,善写清绮哀艳的悲情文章,是一个梁朝伟式的忧郁美男。

        每逢他赶着崭新的宝马牌马车出门逛街,他的大批女粉丝就“连手萦绕,投之以果”,意思就是把水果往他车上扔。今时对人丢水果乃是侮辱,但在西晋,投果是一种民俗,是少女对情人的示爱方式。潘安常吃水果补充维生素,皮肤越来越好,形成良性循环,于是女粉丝越来越多,可惜那时没有“加油!好男儿”,没有短信投票,不然以大明星潘安的实力,孰与争锋?

        金庸笔下的星宿老怪丁春秋虽然年岁稍老,可是“面色红润,满头白发,颌下三尺银髯,童颜鹤发,当真便如图画中的神仙人物一般”,也是老帅哥一个。并且春哥的粉丝团在人数上远胜于潘安,每每出门,身后少则百十人,多则上千人,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难得的是,丁春秋的粉丝团极具现代意识,偶像丁春秋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并且给偶像助威的花样繁多,“有的拿着锣鼓乐器,有的手执长旛锦旗,红红绿绿的甚为悦目”,估计锦旗上写的一定是“春春好棒”、“秋秋加油”之类的话,据我猜测还会有一些挥舞着荧光棒的粉丝,莫非金庸老先生一时疏忽,忘记将他们载入书中?

        潘安的粉丝与丁春秋的粉丝区别在于:潘安的粉丝都是真诚的,出自对于美的向往而情不自禁;丁春秋的粉丝则有滥竽充数之嫌,忠诚度极为值得怀疑,丁春秋但凡在演出现场稍微有点闪失,他热闹无比的粉丝团就顿作鸟兽散。

        但所谓的职业粉丝,也只是近两年才涌现出来。遥想丁春秋在千年前就有如此意识,当真令人叹为观止,相比之下,姿色更胜一筹的潘安在炒作手段上就略逊一筹了。

  • 1

    画展 & 影展

        周五下午三点半,在青岛美术馆(大学路7号)有一场画展开幕,名字叫“骄阳·境语”,是周仕超、尤良诚两位画家作品的联展。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跟两位画家当面交流一下。如果实在没时间也没关系,画展从22号开始,一直持续到31号结束,时间很长。
        需要重点介绍一下尤良诚大哥,他上次在南京路创意100开画展的时候我去看过,对那组《荷花》系列油画印象无比深刻,用用西方式的艺术手法表现东方式的禅意情境,简直太迷人了。后来承蒙尤大哥错爱,送了我一幅《荷花》系列中的油画,我至今视若珍宝。

    尤良诚作品 《山兮荷兮》

    周仕超作品 《骄阳》

       

        还要介绍一位搞摄影的小兄弟,叫嘉骏,现在在北京,马上要回青岛发展。嘉骏是做人像摄影的,水平很不错,有对摄影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他交流一下。有想拍写真的朋友,也可以跟他联系。
        嘉骏的QQ   344372521
        嘉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pinktake

    嘉骏 人像摄影系列

        在蜂鸟论坛也能看到嘉骏的摄影作品,小伙儿现在很希望跟摄影高手交流一下,呵呵,有兴趣就跟他聊聊呗,还是个小帅哥呐!
        帖子1
        帖子2
        帖子3

  • 3

    怎样才能快速发财致富?

        今天看了个新闻,说北京有个小伙儿,帮一个导演修理电脑的时候,找到一份写满了各种名人手机号的通讯录,囊中羞涩的小伙儿便动了歪念头。他买了一张新手机卡,给20位演艺界、体育界名人发了勒索短信,短信内容为:“我方已掌握你多张裸照。今天下午两点前汇齐30万封口费。若无诚意,注意下午三点网络新闻。”没多久,一位关姓女明星就怯生生地往小伙儿的账户里打了3000块钱。可惜这也是他此次投资计划的唯一利润——第二天小伙儿就被逮住了。
        从投资学的角度讲,1/20的投资成功率低得可怜;但是仔细衡量,你就会发现小伙儿的投资收益率实在高得惊人。我们来计算一下——
        小伙儿的投资成本:一张电话卡,大约100元(这还是往多里算,通常也就几十块钱);88条短信,8.8元。
        小伙儿的投资收益:3000元。
        按照公式:投资收益率=投资收益/投资成本×100%,我们可以得出,小伙儿此次投资,在一天之内的收益率就高达2757%!
        虽说1/20的成功率低了点,可如此高的收益率,足以诱惑人铤而走险了;再加上如今大大小小的明星多如过江之鲫,每个月找出几百个应该不成问题——那么,你还在等什么?
        噢,对了,上哪弄他们的电话号码去啊?这我也没法儿。给个建议:苦练电脑维修技术,没事就跑去帮导演修电脑,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你也会得到一份名单的。

  • 2

    车好不等于身体好

        少年时看港片,古惑仔要砍人了,就搞一辆面包车,一拉车门,噌噌窜上七八个人,手持片刀或者棒球棍,威风凛凛赶赴沙场。

        再来看章子怡的“泼墨门”。目击者的证词是:当晚11点左右,一辆黑色奥迪Q7汽车里下来了四五个统一身着迷彩服、戴着墨镜的男子……

        电影里是微面,现实中是奥迪Q7——怪不得有人说生活永远比电影精彩,还真的是这样。

        美国人拍007系列电影,詹姆斯·邦德永远开着最新款的阿斯顿·马丁跑车,这辆跑车配备着梦幻一般的高科技设备,总能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总能让“邦女郎”心猿意马继而以身相许;当然,也总逃不掉最终会摔得面目全非的下场。

        最新消息是,阿富汗人也拍了一部007电影,投资预算高达人民币两万元左右。男主角的座驾很是惊人——是一辆超级平民化的二手丰田车。且不论拳脚功夫和床上功夫,单从开的汽车上,阿富汗007就已然先自矮人三分了。

        男人喜欢开名车,再成功的男人——即便成功到已不需要名车来替自己增加身份——也不能免俗。究其原因,英国人类学家德斯蒙德·莫里斯认为这纯粹是生殖崇拜使然。在其作品《人类动物园》中有这样的描写:“它们之所以会使人觉得有粗犷的男性气质,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们的形状看上去很像男性生殖器:车身狭长而且经常是红色的、车头凸出而且呈圆弧形,和雄狒狒的阴茎很相象。如果一辆敞蓬跑车里坐着一个男人,两者合在一起就活脱脱成了一尊颇有古风的男性生殖器雕像:没有身体,只有小小的头和一双放在阴茎上的手,而阴茎却大得出奇……”

        所以据说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搭讪方法来自布鲁斯·威利斯,他会非常真诚地询问对方:“美女,我可以为你买一辆凯迪拉克吗?”这是成年人的方式。相形之下,加菲猫的主人乔恩跟女人搭讪的方法就显得异常孩子气了:“你瞧,我的牙床很健康。”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吃这一套。作家小宝在《大不等于身体好》里说过这样一个段子:“有一部西片,里面有个很体面的小伙子,开了一辆威风凛凛的大奔,他本来以为人民群众都会起立喝彩,不料罗宾·威廉斯很恶毒地说:只有身体不好的男同志才会开这样大规模的车子,以壮行色!”

        算是为开不起名车的阿富汗007出了口恶气。

  • 5

    又见张楚

        刚去青岛音乐厅听完张楚的“树生长的声音”演唱会。
        本该7点半开始的演出,因为音响问题,一直拖到8点多才正式上演。暖场的西山老妖乐队穿得很英伦范儿,主唱很有型。现场的调音一直不好,他们唱得漫不经心,大家也听得漫不经心。第一是因为对他们的歌比较陌生,第二——谁都知道,一会儿要登台的张楚才是今晚的主角。
        西山老妖暖场完毕,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台下有哥们儿耐不住了,大喊:“张楚,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千呼万唤之际,刚刚离场的西山老妖换了一身行头又返场了。有人嘀咕:“怎么回事?”有人喊:“张楚怎么不来?”
        张楚当然会来——再度登场的西山老妖乐队,是为张楚做伴奏的。张楚还是牛仔裤,衬衫,跟上次见他没什么两样。从《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开始,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结束,唱了十几首歌。兰山路的青岛音乐厅实在不适合来听摇滚,起初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坐在座椅上,前来客串的声音碎片乐队键盘手刘光蕊一直在冲观众挥手,示意让大伙儿站起来,可没有人领头,于是就都迟疑地坐着,继续听。终于,有个姐们儿忍不住了,大声问张楚:“我们可以站起来听吗?”于是,现场这才开始真正high起来。
        唱完《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张楚道别,离场。台下的歌迷不甘心,齐声喊张楚的名字,大概喊了5分钟。张楚坐不住了,带领乐队第一次返场,唱了一曲《蚂蚁蚂蚁》,然后再度离场。歌迷仍不死心,继续呼唤张楚的名字。于是张楚第二次返场。同学在旁别对我说:“这该是一个歌手最开心的时刻吧?”
        二次返场之后,歌迷都在要求张楚唱《姐姐》。我以为他不会唱的,就像李志不唱《梵高先生》一样。印象里好像记得他说过:拒绝再唱《姐姐》,因为这样对他父亲不公平。可他居然还是唱了。以这样一首歌结束全场,也算是圆满了。
        平心而论,张楚今晚唱得并不好,基本不在状态,听《姐姐》的时候,我一直替他捏一把汗,高音区唱得那叫一个费劲,真担心他高不上去。包括《蚂蚁蚂蚁》,张楚居然跟新手唱卡拉OK一样,第一句就没跟上乐队的伴奏。
        但是,好像没有人在乎。
        演出开始前,是漫长的调音过程。有人说了一句:“别调了,我们能听见张楚说话就行!”这就是我们的心态——就是来怀旧的。张楚唱了自己的新歌,《海边》和《向日葵》,可是反响平淡。谁要听新歌?我们过来就是想听老歌的。
        张楚不是从前的张楚了,我们难道还能是从前的我们?这两三个小时,伴着张楚的旋律,全场都穿越时光回到了1994年。
        张楚是一个我们用来怀念往事的符号。跟他现在唱得好不好,关系实在不大。
     
        啊,对了,还有两件事。
        一,我本来是9排靠近角落的票,后来看前面没坐满人,就厚着脸皮跑到了第5排。这还不是最无耻的,最无耻的是,过了一会儿,我又跑到了第2排……
        二,站在我左边的那个戴红色棒球帽的姑娘,漂亮极了。对于这一点,我很满意。

  • 6

    晚清史事

        读杨天石的《晚清史事》,有一篇《保皇会的“妙语妙事”》,说1899年,康有为在加拿大组织保皇会,全称“保救大清皇帝会”。之后,保皇会逐渐发展到中美、南美、檀香山等一百四十余个城市,会员据说有数百万之多。
        该会有一套自成体系的仪式,例如每次开会时,梁启超要率众同志一齐起立,先恭祝光绪皇帝万寿无疆,齐声大喊三声,“声震全市”;然后再祝康有为到处平安,同样也是齐声大喊三声。
        不仅要祝“皇帝万寿”,还要祝康先生“平安”,而且还要“齐声喝彩三声”——历史是何等的相似,后来的“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与其说受保皇会的影响,倒不如说是某种体系的一脉相承。
        据传1967年的一天晚上,毛泽东和林彪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看革命样板戏。戏开演前,台上报幕员高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健康!永远健康!”当喊“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的口号时,毛泽东转过头对林彪说:“你听,喊你呢!”林彪未说话,微微一笑——虽然表现得很轻松,可心中的恐惧感是不言而喻的。很快,林彪就给中央文革小组写来一封信,提出不要宣传祝他“永远健康”。
        林彪觉悟了,康有为却始终沉浸在“康先生到处平安”的麻醉里。康一生在政治上不得志,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 10

    1月16日春秋乐队,不插电专场演出

        先汇报一下:上周六刘2的现场太棒了,一起去看演出的朋友一致认为,这绝对是近期所看的最棒的一次现场。
        然后再预告一场演出。
        1月16日,也就是本周六,晚上八点,春秋乐队在猫头鹰酒吧(奥帆中心酒吧街)有一场不插电专场演出。
        春秋乐队风格近似于唐朝(乐队的吉他手也正是从前唐朝乐队的吉他——郭怡广),深情有之,狂放有之,尤其适合现场倾听感受。
        当唐朝随着时代的脚步越走越远的时候,来猫头鹰酒吧一起感受一下春秋乐队吧。

        春秋乐队同名专辑试听点这里

        售票点:
        预售40元。现场50元。(当然推荐买预售票啦,呵呵)
      
      1:青岛大学对面海洋大厦11楼A-3 绿色野狼:13793288714 
      2:江西路43号 小咸面铺(外贸学院斜对面) 
      3:奥帆中心酒吧街 猫头鹰酒吧 (晚6:30以后) 
      4:闽江路府新大厦 (白天)  
      详情电话:13678868624 纯子
       
      淘宝网上购票: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1-02353a4cceeed62e6ca6b2cb2a2eb2ff.htm

        本次活动豆瓣链接点这里

  • 6

    人生就是一场超级女声

        1,据群众反映,我最近在豆瓣变成了一个喋喋不休的话痨。祥林嫂为什么变成了一个话痨?——心里苦啊兄弟们!我靠,你想啊,我玩个FaceBook,还得翻墙;玩个Twitter,也得翻墙;现在去IMDB查个电影,居然也得翻墙!用不了多久,咱们唯一能上的网站估计只剩下新华网了。所以说,在中国,解决一切社会矛盾的方法是什么?——404 not found!对于这件事,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卧槽泥马啊!

        2,史上最神秘的部门——“有关部门”,最近出台了《图书公平交易规则》,其中有一条极具建设性的规定——对出版一年内的新书,进入零售市场时,须按图书标定实价销售,网上书店或会员制销售时,最多不得低于8.5折。联想到欧洲一些国家对文化产业只征收5%-6%的税收,而我国出版企业的增值税则高达13%——根本就是变相的焚书坑儒嘛,压根就不想让老百姓看书。对于这件事,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卧槽泥马啊!

        3,当然也并非全是噩耗。来自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却发现,在其他身体条件相似的情况下,一个人“腿越细,命越短”。更有意思的是,对一个拥有“细腿”的人来说,年龄和吸烟等竟不再是减少其寿命的主要因素了。我这两条粗腿,苦熬30年,终于得到官方认可了啊,容易么。对于这件事,我只有一句话要说——哇塞!

        4,应夙姑娘激励我说:“安叔,人生就是一场超级女声,能走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那我就拖着我这两条粗腿跟这帮土鳖们死磕吧。

  • 4

    邵逸夫为什么叫“邵跑跑”

        小姿发了张邵氏电影的截图,说邵逸夫的英文名居然叫Run Run Shaw,直译过来,岂不是“邵跑跑”?
        我去查了一下,关于邵跑跑这个名字,有着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
        坊间相传,邵氏兄弟当初为了中国的影视业,甘愿放弃律师、银行家、会计师等职业,冒险投入电影界。那是50多年前,当初电影业还不向现在那样是赚钱行业。但为了他们的梦想,他和他的哥哥拿着邵氏出品的电影胶片,跑遍了东南业的穷乡僻壤,才为邵氏冲出了一片天地。这也就是他英文名Run Run Shaw的由来——所谓“Run Run”,即跑腿的意思。
        其实情况如何呢?黄霑在《数风云人物》中曾引述邵逸夫本人的解释:他的英文名“Run Run”,其实是根据他的本名“仁楞”的国语发音来拼成英文,就是“Run Run”。
        对于名人,我们向来习惯于为他们塑金身,然后再去膜拜自己所塑出来的金身。

  • 4

    达尔文奖:年度最愚蠢死亡事件

        达尔文奖并不是用来奖励那些为进化论的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人的。该奖项每年都会颁发给那些以最愚蠢的方式结束自己生命的倒霉蛋,任何人只要有办法让自己死去并沦为笑柄,就有机会参加评选。

        之所以叫“达尔文奖”,是因为达尔文认为物竞天择,优胜劣汰。而“达尔文奖”正是为了“赞赏”那些“为了人类进步、而以相当愚笨的法子将自己从人类中除掉”的男女。

        2009年度的冠军被比利时一对银行大盗夺取。这两位银行大盗试图用炸药将银行外墙上的一台ATM机炸坏,然后从炸出的墙洞中钻进银行盗窃。不料二位大盗低估了炸药的威力,带了足足是所需用量数十倍的炸药。引爆后,不但ATM炸没了,就连整栋银行大楼都被炸塌了。更不幸的是,两位银行大盗也被埋在了废墟里,一命呜呼。而最让警方纳闷的是,这两名枉死的银行大盗显然还十分富有——他们居然开着一辆豪华宝马车前来作案!

        纵览获奖名单,这两位银行大盗或许是最愚蠢的,最可笑的我认为应当属于一名乌克兰男子。该男子在遛狗时,不满巡警要他替爱犬戴口罩和狗带,愤怒地向警员丢手榴弹,想不到爱犬“机灵”地将主人丢出的东西叼回,结果人狗双双送命……

        根据维基百科的说法,达尔文奖的获奖条件共有五项:
        一,无繁殖能力——死了或者已绝育(通常都是死翘翘了);
        二,无与伦比的愚蠢;
        三,他的死完全是自找的;
        四,心智正常(已成年且拥有为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
        五,基于真实事件。

        其中第五项“基于真实事件”让我比较迷惑。因为在德国人维尔纳·富尔特编著的《谎言辞典》里,“达尔文”词条下专门讲述了达尔文奖,里面写道:“(达尔文奖)只颁发给网上的那些杜撰出来的、让人信以为真的消息。”

        据传,许多人热衷于编造愚蠢的死亡故事,用以夺得达尔文奖。

        以1994年的达尔文奖得主为例,这是一个后来在网络上流传甚广的故事:一名男子想从一幢楼房的第十一层跳下去,这个时候楼下某间公寓里一对夫妇正吵得不可开交,女的举起枪就开火,但是没打中她丈夫,而是射中了那位想寻死的人,他跳下楼之后,在开枪的那一瞬间刚好经过这户人家的窗前,所以在他摔到地上之前就已经死了。

        当这个故事出现在因特网上的时候,美国一个法医官担保,早在1987年,他为了逗同事开心已经讲过这个故事了。

        维尔纳·富尔特说,传媒研究人员还专门为这样的现代童话故事想出了一个名字——“Netmyth”,即网络神话。

        那么谁能告诉我:到底是维基百科的说法正确,还是维尔纳·富尔特在《谎言辞典》里的说法正确呢?

        就我自己而言,我还是宁愿相信所有的达尔文奖都确有其事——毕竟,得知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跟我一样的蠢蛋,这多让人欣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