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去学苑书店看电影

    《…》

        10月5日(也就是明天)晚上八点,在学苑书店泉州路店有一个电影展映活动,导演齐斌会带着自己的电影新作《…》与到场观众交流。电影放映之前,青岛乐手王坚会有一个小小的暖场活动。

        参与形式:免费,不设门票。有空的朋友一起去看个电影聊聊天吧。

        片名:《…》
        类型:奇幻
        导演 编剧:齐斌
        摄影:骆霄
        动画制作:齐斌 骆霄 沈帅
        后期制作 音乐:齐斌
        主演:沈帅 丁小红

        剧情简介:
        平时秘不可宣的情绪在看似平静的生活下是否平静?本片反映的是种种矛盾纠结在一起的一个臆想世界。
        本片主人公生活在瞬息万变的当下社会,突如其来的各种事件带来的恐慌,让作为个体的他产生了无限的想象。各种矛盾,癫狂的臆想,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上演,也暴露出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拥有贪婪的欲望,癫狂的躁动,和非理性的暴力。这一切想象的释放是受环境的左右,还是心魔的驱使?

        齐斌,从前是卡西莫多乐队的主唱,《…》是他的电影长片处女作。本次活动豆瓣链接:http://www.douban.com/event/11120316/

  • 11

    杀猪网信箱

        腾讯真能整些新业务,这不最近又搞了个“腾讯域名信箱”服务,只要你拥有自己的域名,就可以把它跟QQ邮箱绑定,创建以自己域名为后缀的专属邮箱。
        比如我手里有两个域名,分别是shazhude.net和shazhude.com,就可以创建两种信箱,例如:jiangzemin@shazhude.net,或者jiangzemin@shazhude.com
        由于目前这个服务正处于测试阶段,每个域名下最多只能建10个帐号,我就不邀请大伙使用了。等啥时候放开了,咱一人一个,杀猪玩吧,哈哈。
        最后公开一个杀猪网倾诉信箱,大家不管有生理、心理、性爱、情感、职场、农业、化学等任何问题,都可以发信给 maxiaoqiong@shazhude.net 信箱,杀猪网COO马小琼会一一为您解惑,包您满意,无效退款。

        PS. 马小琼老师说了,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会为大家拮取适合公开邮件给大家欣赏!欢迎踊跃来搞!

  • 25

    杀猪网独家爆料:崔楚平进军娱乐圈!

            据杀猪网驻广东记者藤井谦爆料,青岛知名文化人士崔楚平(曾用名崔建平,艺名加肥猫)已经正式进军娱乐圈,并且取了个极其闷骚的新艺名,叫“张振宇”。空口无凭,有图片为证:
     

    a

    b

    d

            虽然“张振宇”这个艺名有点土得掉渣,可从上面这组图片不难看出,忧郁的眼神、唏嘘的鬓根,崔楚平走的这种杀猪男路线,还是很符合他一贯的阳光淫贱男形象滴!
             欢迎大家抢购崔楚平的新唱片——《中国一家人》!

  • 13

    海子《九月》的两个版本

            人民文学版《海子的诗》里的《九月》和周云蓬翻唱的《九月》是同一个版本: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奇妙的是,西川编撰的《海子诗全编》(及今年刚刚出版的《海子诗全集》)和马尔演唱的《九月》,则是另一个版本——其实差异只有一个字:前者是“一个叫头,一个叫马尾”,后者是“一个叫头,一个叫马尾”。我手边有一本中国书店版的《海子的诗》,里面的版本亦是“一个叫马头,一个叫马尾”。
            到底哪个对?
            上网搜了一下,有一段谈周云蓬和马尔两首《九月》的对话里,提到了这个问题:

           甲: 你更喜欢哪个?这牵涉到对海子诗歌的理解
           乙: 马尔的似更好?
           甲:周云蓬是个盲人。草原,要不是看,是很难体会的
           乙: 词稍异,一从《海子的诗》,作“一个叫木头”,一从《全编》,作“一个叫马头”,你觉得哪个对?这也涉及对海子诗的理解问题?
           甲: 说的是马头琴,就是木头加马尾。具体准确否,大概要问西川了
           乙: 哈哈,这样解释意思全面。觉得马头是对的。全编在后,当是西川订正的。
           甲: 马头唱起来舒服一点,马尔的歌把马头琴发挥得不错,这首诗非用马头琴不可,用吉它是不行的。
           乙: 是啊,马尔版用马头琴是对的
           丙: 恩。木头、马尾,就是怀抱马头琴得描述
           甲: 马尔可以唱得更好一些,但基调我觉得是对的
           丙: 但是,马头、马尾,就会从马的形体上联系到“九月”作为时间的流逝。但是联系再下一句“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做木头解的话,形象更具体、更丰满。
           乙: 嗯,木头不是全无道理:野花,死亡,木头。
           这段对话最后给出的结论是:觉得应该是木头和马尾吧——传统制作马头琴的两种材料。如果说成马头与马尾的话,一个是刻于琴端的马头形象,一个是质料,虽也能说通,但从意象方面有点单一化和类型化。

            看来的确是有两个版本的,至于哪个更好,自然是仁者见仁了——不过听惯了周云蓬的《九月》,觉得还是“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更顺耳一些。

            周云蓬版《九月》

            马尔版《九月》

  • 7

    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生不欢

    未命名

      最近也不知咋了,好多人都在给我发电视剧《走向共和》里慈禧老佛爷执意要大操大办六十大寿的一段对话:

      “就说这万寿庆典吧,知道的人说我该享享福了,不知道的骂我穷奢极欲!谁个知道?我这也是为了江山社稷的一片苦心!”
      “寻常百姓家的老太太六十大寿,办得风光热闹,左邻右舍就会说这老太太好福气有面子,这户人家在那一带就做得起人!百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如果连我的生日都办寒碜了,不但我的面子,朝廷的面子也没地方搁!又怎么个体现我大清国河清海晏、国泰民安?这样一来,不但洋人瞧不起,连老百姓也瞧不起!洋人瞧不起你,他就欺负你;老百姓瞧不起,你他就不服你。这样就会出事儿,祖宗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这些道理你们是真不懂假不懂还是不想懂?我看你们是不想懂!也就是说你们做儿子的孝心、做臣子的忠心都让野猫子叼去吃了!那好,今儿我也把话撂在这了,谁要是让我这个生日过得不舒坦,我就让他一辈子不舒坦!”

           这是啥意思啊?

  • 2

    文艺青年和摇滚青年的区别

    张悬

        金沙滩音乐节的时候,跟加肥猫一起看谢天笑的演出。老谢大概对现场的音效不太满意,唱了几首,连吉他都没砸,就要再见。台下的歌迷狂呼:“再来一个!老谢,再来一个!”
        加肥猫感慨:“前段时间去听张悬,快结束的时候,全场歌迷齐声高呼‘Encore!Encore!’,到了这儿,就变成了‘再来一个!再来一个’——这就是文艺青年和摇滚青年的区别啊!”

  • 23

    那么,你是一坨什么动物?

        老师发来的一个测试,说美国有一本流行了很久的畅销书上讲,小布什最像一只海獭,麦当娜最像长鼻浣熊,比尔·盖茨最像海岛猫鼬,拿破仑·波拿巴最像短尾地鼠……那么你像什么呢?
        我做了半天测试,得出的结论是:那么,你是一只海牛大熊同学也去做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那么,你是一只海牛。为什么我们都是海牛呢?难道是因为青岛曾经有一支名叫“海牛”的足球队?
        测试请点击这里。看看你是一坨什么动物?

  • 12

    完全失踪手冊

    s3087496

        在豆瓣看到一本奇书,名叫《完全失踪手册》,书的介绍是这样写滴:

        這是一本工具書,資料詳盡。全書大概分爲四章,以失踪年期的長短分爲一個月、幾個月、幾年和永遠失踪的方法。教希望消失的人如何令自己人間蒸發、如何過失蹤生活、如何以新身份重新生活。這本書寫得很專業,不但教你具體的逃走、變身、走法律空隙盜用別人身份生活的方法,還照顧到你的心理變化,例如如何忘記以往的人和事等等。

        我见到之后一阵兴奋,立即推荐给Z老师。没想到Z老师异常淡定:“这种书,这种事情,早年,在美国和欧州,有人教的。就是消隐术,让人消失,在别处重新做人。”
        我:“我要学!我要学!”
        Z老师霎时投来鄙夷的目光:“你?你又没杀人放火包二奶,消个屁隐啊,也没债主逼门!”
        我:“有备无患啊,到时候再临时抱佛脚就来不及啦!要有忧患意识,忧患意识!”
        Z老师瀑布汗:“好吧,这一轮你赢了……”

        看到这本书,忽然想起村上春树《东京奇谭集》里的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在所有可能找见的场所》,讲述一个上班族,在有名的证券公司工作,生活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在一个正常的早上,到住在同一栋大厦的母亲家里,然后就没有再出现了。钱包、手机、钥匙什么都没有带,就失踪了,像一阵烟一样消失在楼梯间。太太找一个私人侦探去寻找先生。侦探在这栋楼里寻找一切可能的蛛丝马迹,和经过的邻居交谈,但是一无所获。20天以后,此人忽然出现在仙台的候车室里,完全不记得这20天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
        村上漏了一件事没有交代,那就是此人失踪之前刚刚读过《完全失踪手册》。
        ——这是我猜的。

        《完全失踪手册》下载地址:http://ishare.iask.sina.com.cn/f/5724098.html

  • 11

    安西的鱼

    200961823272671045

        收到一本诗集,叫《安西的鱼》,作者名字叫“安西”。安西送书给安东,听起来就像是一段佳话啊。扉页上有安西老师的题字:

        安东兄批评。
                  安西 2009.8.30

        不知安西老师在写这几个字的时候,有没有哈哈一笑?
        假想起来,如果我要借花献佛,送给安西一首诗,李之仪那首《卜算子》的第一句无疑便是现成的最佳选择:“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再假想起来,如果我们东西二侠闯荡江湖,江湖人会合称我们什么?“东邪西毒”比较熨帖,不过“东成西就”听起来更加吉利。
        这几天一直在翻看这本《安西的鱼》,挺不错。随手摘录几首,便如这首《杀戒》:
        看呵
        这漫山遍野的桃花
        连三岁的孩童都知道
        春天正大开杀戒

        便如这首《雨的幻像》
        我曾无比热爱的女子
        她美丽的手指曾触及我血液的红

        我曾无比热爱的女子
        离开我遍布躯体的荒凉
        带着我的爱情重返人间。

        在世界漫长的黑夜里
        在死神妖艳的唇边
        我一遍又一遍将她想起
        和戈壁滩上太阳的反光。

        再如这首《马的结局是一朵不灭的火焰》:
        在无法预期的早晨
        我无法归回的平原一声嘶鸣
        击中我的梦境
        我四处奔逃
        一匹马,立在火的中央
        立在一片火的中央像帝王

        我的声音我喉咙里经年的水
        我被夜晚唤醒的背部
        都愈走愈远
        我不是一匹马
        一匹马走在我的前面
        一匹马是一扇幽深的蓝色的门

        时间的芒,路旁盛开的菊花
        我仍然不敢回头
        一匹马飞起来一朵火焰在飞!
        天空的愿望我心中的伤
        我不敢回头
        我身后的世界如此荒凉

        呃,受安西老师激励,安东老师也要出一本诗集,名字都想好了,叫《安东的猫》,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