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

    106块钱买了13本书

    书单

        订的书到货了,跑到邮局拿书,沉甸甸一大包,热出我一身汗。因为价格太便宜了,哈哈,忍不住要晒一晒书单,炫耀一下。
        还不只是便宜的问题,像冷硬派侦探小说鼻祖达希尔·哈米特的《瘦子》和《血腥的收获》,简直就是让人喜出望外的收获,因为压根就没地方买。我不仅买到了,而且一本才3.8元,我靠,几乎等于白送啊!
        除了人民文学版的上下两册《西游记》缺货,我算了算,一共花了不到107块钱,买了13本书。最贵的一本是李安的《十年一觉电影梦》,18.6元——那是因为原价太贵,38块钱。其他的,像尼克·霍恩比(就是写《自杀俱乐部》、《失恋排行榜》那哥们儿)的《男孩·男人》,才6.2元,菲利普·迪克的《少数派报告》才6.7元,最夸张的是威廉·福克纳的《去吧,摩西》,才5.5元。稍微贵一点的汤姆·克兰西的《猎杀“红十月”号》,也不过11.7元而已。
        大熊看到书单之后,眼都绿了,不过我就不告诉他我在哪儿买的,哈哈,非让他请我喝酒我才告诉他,急死他。有知道的哥们儿也给保下密啊,我就靠这个骗酒喝了。

  • 8

    我不再爱我的妻子了

        下载了一个手机词霸软件,打开之后,里面写着“专为商务人士定制的随身翻译机”。然后是“每日一句”,今天教的对话是 I don’t love my wife any more,我不再爱我的妻子了。
        不由大为叹服,果然是专为商务人士定制的啊,还真是人性化,估计很多商务人士都会经常用到这句话,简直太实用啦!

  • 10

    插插乐

        电视剧《蜗居》里有这么一段对话:
        男(坏笑):今晚请你吃棒棒糖啊?
        女(娇嗔):臭流氓!
        看得我一阵乐呵。从《金婚》开始,国产电视剧这台词写得是越来越合我的口味啊!
        跟锁骨姑娘聊这话题。姑娘说:“你说‘给你吃棒棒糖’这种台词,我们父母看到这一幕会不会知道什么意思呢?”
        我说够呛吧。
        锁骨姑娘就美滋滋地感慨:“现在的人多流氓啊!”过了一会儿又说:“简单说一个‘插’字都会联想到那方面。”
        我说是啊,沈宏非写过一篇文章叫《插插乐》,看到题目我一阵激动哇!结果看过文章才知道,原来是写电视节目里面插播广告的事儿的。
        说起这个插插乐,又让我想起另一段往事。
        早些年跟一个姑娘学用WORD,姑娘一讲“插入”我就一阵心旌摇荡,继而一阵含蓄地淫笑;如此几次之后姑娘看出了端倪,威胁我说:“想什么呢你!不老实当心本姑娘‘剪切’了你!”

        呃,再补充一件比较汗的事。刚刚去谷歌“插插乐”,居然发现有一个搜索结果叫做“插插乐——我喜欢的体育运动”;更汗的是,后面跟着写道:“新玩具型儿童丛书。”啧啧,这创意。

  • 9

    谜团的背后

    谜团的背后

        我一直想写三本书:一本武侠小说,一本侦探小说,一本黄色小说。
        武侠小说,厚厚脸皮,可以勉强算作已经完成了。黄色小说,哥们儿生活阅历太少,需要继续积累经验……而说到底,我最想写的还是侦探小说——其实短篇的咱也写过一些,不过距离成书尚有距离。
        说到写侦探小说,最大的困扰其实还是——我压根就不知道侦探们具体怎么工作,甚至连收费标准都不清楚。虽说看过的侦探小说少说也有上百本了,可那都是外国侦探,无论是小个子的比利时侦探波洛,还是大块头的洛杉矶硬汉菲利普·马洛,亦或是一直在跟酒精作斗争的纽约侦探马修·斯卡德,他们的工作方式怎么看也不适合复制到中国。
        后来很幸运,在薛易的引荐下,认识了张强。张强开了一家山东斯蒂尔调查事务所,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私家侦探——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私家侦探,张强被青岛媒体一致公认为是本地首席私家侦探。
        跟张强聊天很有意思,薛易关注的是:主要都有什么业务?有没什么特别好玩的案件,特别危险的时刻?我呢,简直就像个同行过来套张强的话,哈哈,问的都是:怎么收费?多少钱?以什么标准收费?工作流程是啥?最丢人的是我还问了一个非常无知的问题,我说为啥叫斯蒂尔啊。结果张强说斯蒂尔是一个名侦探的名字……靠,亏我还号称侦探迷,丢人丢大了……
        斯蒂尔调查事务所生意很不错,这也就意味着张强平时也没多少时间陪我瞎聊。好在这哥们儿最近出了本书,叫《谜团的背后》,里面写了很多有意思的案件,其中有一些在《青岛晚报》和《城市信报》上刊载过,有一些是张强首次披露,对私家侦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买来看一看。

        关于《谜团的背后》这本书,详细介绍请点击这里,去张强的博客里看一看。

  • 8

    用九分之一条裤子搞慈善

    刘翔扔裤子

        请听题:刘翔十一运会夺金,谁最高兴?

        ——刘翔本人?

        ——恭喜你,答错了。夺金之后,刘翔的裤子被抛上看台,观众们你一把我一抓,好好一条裤子被抢成了碎片。不过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有人在网上发帖叫卖刘翔的裤子碎片,九分之一条裤子,要价竟然达到500万元之巨!所以说,如果真能卖出去,刘翔十一运会夺金,最高兴的应该是这哥们儿。

        不知从何时起,拍卖明星的私人物品成为一种时尚。要真细说起拍卖品来,刘翔的这条破裤子还真算不上夸张。

        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茱莉呼吸过的一罐空气,在eBay上的售价高达7.5万美元;加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吃剩的一颗米粒润喉糖,也被标价500美元,理由是“上面附有阿诺的DNA,拥有者说不定将来可以复制出无数个阿诺”;影视歌三栖过气女星布兰妮在酒店用过的一根验孕棒,卖了5000美元;就连费翔的一根胸毛,都能卖到4000元的高价!

        我们生活的世界就像一个垃圾场,只要你活着,就不能停止对明星的幻想。按说拍卖明星用过的垃圾这回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拿赵忠祥老师的话来说就是——“挺美好一事儿”,那么为何偏偏叫卖刘翔裤子这位兄弟遭到口诛笔伐无数呢?究其原因:一则,500万的天价,透着股坐地起价的无赖劲儿;二则,与别人以慈善的名义拍卖不同,这位朴实的兄弟在陈述自己动机时,直言“由于缺钱,才忍痛割爱”,又透着股不够崇高的自私劲儿。

        正如网络本身鱼龙混杂一样,网上拍卖也因为充斥了太多明星的生活垃圾而显得混乱和无聊。但是,一旦此举与“慈善”二字攀上关系,那么再低俗的拍卖也摇身一变,显得崇高起来。费翔的那根胸毛所卖的钱款,捐给了东南亚海啸灾区;莎拉波娃将与自己贴身“亲密”过的浴袍、浴巾、拖鞋、枕巾、床单等物品拍卖,也是拉着慈善拍卖的大旗。最新的消息是,好莱坞新生代女星斯佳丽·约翰逊上过“今夜秀”节目后,将主持人递给她擦拭鼻涕的卫生纸放到网站拍卖,居然也售出5300美元的高价——当然,这笔钱同样被她捐到美国救济粮食机构了。

        明星拍卖,一举三得:一提高了自己的知名度;二满足了粉丝的幻想;三帮助了慈善事业——所以就连拍卖擦过鼻涕的卫生纸都能得到谅解。手持刘翔九分之一条裤子的这位朋友如果开窍,不如也拉张搞慈善的大旗,明言如若成交,将拿出500万元的一半,捐赠予慈善机构。与其忍受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搞到没有人敢买他的裤子,如此这般岂不皆大欢喜?

  • 10

    拉香蕉的货车

        传说有一位老处女,几十年了从来没人追,相当失落。有一天想了想:靠,连点奸情都没有,活着干嘛,干脆自杀算了。就从高楼往下一跳,结果恰好有一辆拉香蕉的货车经过,老处女跌入其间,恍惚间以为来到了天堂,对着满车的香蕉高喊道:“不要急不要急,一个一个来。”
        一周前杀猪网发了个小鸡鸡的折纸教程,本来想广泛征稿,然后搞一个盛大的展览,让每个女人一看这个帖子,都在恍惚间以为掉进了一辆拉香蕉的货车。结果天不遂人愿呐!可能是难度太高,又或者是很多人做出来了却不好意思拍照发给我,所以到目前为止只收到三个作品。虽然数量有点少,可豆包也是干粮啊,先贴出来看看再说。

        最快速度奖:杭州的疯子同学。虽然用最快速度来形容小鸡鸡,听起来不像是什么溢美之词,可疯子同学这速度的确够快的——头天下午我发的帖子,疯子同学第二天一早就把图片用彩信发我发手机里了,而且还非常专业地在旁边放了一支笔,用以测量小鸡鸡的长度。

    小鸡鸡01

        最敬业奖:楚门不上岸。楚门不上岸是半夜看到上篇博文的,本来都准备睡觉了,一时兴起又从被窝里爬出来,折出一个小鸡鸡来。楚门同学学过工程制图,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前几天在小咸酒馆喝酒的时候,他又即兴做了一个,形状雄伟,颜色黝黑,很是壮观,可惜当时没有拍照留念。该小鸡鸡如今被钉在小咸酒馆的黑板上,仿佛一个图腾。

    小鸡鸡02

        最佳视觉效果奖:毫无疑问要给济南的哐当姑娘,说起来我都快热泪盈眶了——容易么,终于有一个姑娘参与其中了,而且还是“阿童木十万马力版”,哈哈。

    小鸡鸡03

  • 12

    聊聊昆汀的《无耻混蛋》

    无耻混蛋

        看完昆汀的新片《无耻混蛋》(Inglourious Basterds),我一个人乐了半天。
        其实电影本身并没有太多喜剧色彩,一开始反而拍得一本正经的,规矩的构图,冷静克制的叙事,就连屠杀戏都拍得很含蓄,一点血都没见——相比于《杀死比尔》的血浆横飞,《落水狗》的絮絮叨叨,《无耻混蛋》内敛得简直让人大跌眼镜——难道昆汀要转型?这还是QT的电影吗?风格看起来更像李安的《色,戒》或者伍迪·艾伦的《赛末点》。
        影片里偶尔闪过的几个段落,还是能让人看到昆汀锋利的灵感。比如兰达上校从兜里掏出来的巨大的烟斗,比如戈林和鲍曼出场时“叮”的一声出现的手绘箭头。可《无耻混蛋》总体来说还是老实本分的,安静地叙事,规矩地叙事。看到盟军准备在剧院干掉希特勒的时候,我都快绝望了——就算昆汀比布莱恩·辛格牛逼,那也只不过是另一部比较巧妙的《刺杀希特勒》而已。
        但是!哈哈,但是昆汀毕竟是昆汀,他不会像冯小刚一样前脚说完“一切艺术都是人民创造的,专家懂个屁”,后脚就去拍了部向有关部门和专家献媚的《集结号》。昆汀依然还是骨子里混不吝的那个昆汀,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无耻混蛋》,在结尾的一二十分钟终于迎来了高潮!豆瓣的艾小柯的评价是“疯了,真是疯了!”,哈哈,很是贴切。当然,由于不能剧透,在这里就不多说了,自己去看吧。谁要是看了,可以QQ里找我交流一下。

        有几点粗浅的印象倒可以分享一下:
        1,饰演汉斯·兰达上校的Christoph Waltz演的太出彩了,戛纳影帝当之无愧。
        2,昆汀还真是喜欢乌玛·瑟曼,女主角Melanie Laurent跟乌玛的感觉很像,尤其是身着红衣化妆的那一段,简直太像了。
        3,昆汀跟辜鸿铭一样,是个恋足癖,差别是辜鸿铭只喜欢小脚。
        4,片头一场戏,是对塞尔吉·莱翁内的镖客三部曲的致敬。当然,用昆汀本人的话来说应该是:“这是抄,不是什么他妈的致敬!”
        5,结尾太牛逼了。不过也有人跟我说:不太能接受这样的结尾。拜托,领会一下cult的精髓好吗!而且一开头昆汀就用字幕说了:Once upon a time(很久很久以前……),这明显是讲童话的时候用的语气嘛。跟昆汀较真?有没有搞错。
        6,算是个彩蛋。有人注意到第一个被混蛋部队割掉头皮的纳粹,就是昆汀本人扮演的了吗?见下图。

    无耻混蛋

  • 7

    折纸游戏之小鸡鸡是怎样炼成的

    小鸡鸡

        大美女锁骨姑娘给我发了张图片,说是个折纸教程。打开一看,当时我就震惊了:原来折的不是别的,乃是小鸡鸡。锁骨姑娘说准备晚上回家照图试着做做。我一时兴起,说我我也做一下试试,咱竞赛一下,看谁先做出来。锁骨姑娘警告我:不许作弊!我说怎么作弊?她说你不会折的时候掏出自己那啥对比一下就是作弊!
        我试了一下,结果太JB难了,别说掏出来,就算割下来摆我面前让我看也没用啊。进行到第四步,怎么也看不懂了。有没有折纸高手,也来试试?折出来拍张照片发给我,信箱anton@tianya.cn,咱来个小鸡鸡展览。

  • 2

    操卡

    abc

        报社旁边有家健身馆,今天路过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无比霹雳的广告,全文是:挑战寒冬  操卡1880元   买二送一。“操卡”二字实在是点睛之笔,不知道出自谁的创意,赞一个。

        中午路过湛山寺,听到一个中年妇女问在路边卖香火的老太太:“这地方要门票吗?”
        老太太答曰:“在附近逛逛不要票,不过要是进庙里,得买门票。”
        中年妇女满脸失望:“啊?还得买票啊……”
        老太太道:“心诚则灵啊!你愿意花钱买票,说明你的心诚。”
        中年妇女一梗脖子,用标准的青岛话说:“我信耶稣的!这地方要是不要票,我就顺路进去拜拜;还得花钱,谁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