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青岛等你操

    金沙滩音乐节

        去金沙滩参加音乐节的时候,拿到一张海报兼节目单;打开之后,五个大字映入眼帘:青岛等你操。
        不禁大吃一惊,心说哎呀妈呀,不愧是搞摇滚的,真敢整词儿啊!刚准备指给朋友看,再定睛一瞧:我靠,原来不是“青岛等你操”,而是“青岛等你躁”。
        “操”和“躁”,偏旁上一手一足的区别,含义上差别可就大了。“青岛等你躁”里的“躁”字,应该是折腾的意思,等你躁,意即等你折腾。不过按照通常的习惯,一般都写作“造”,比如词语“可劲儿造”,就是“使劲儿折腾吧”的意思。
        金沙滩音乐节这海报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将“造”写成“躁”,恶趣味昭然若揭啊,哈哈。

  • 10

    丁丁在中国西藏

        今天豆瓣给我推荐了一本书,名字叫《丁丁在中国西藏》。说起来比较吊诡,这本书我从前读过,当时的名字叫《丁丁在西藏》(也叫《丁丁与雪人》),突然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差点没认出老朋友来。不禁庆幸啊——幸亏当年埃尔热没有写过《丁丁在新疆》、《丁丁在台湾》,否则真理部要一一收回重印,分别更名为《丁丁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丁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那得浪费多少纸浆。写到这里忽然明白了——怪不得纸价一直在涨呢!

        《丁丁在西藏》

    丁丁在西藏

        《丁丁在中国西藏》

    丁丁在中国西藏

  • 11

    看《海盗电台》,学泡妞秘籍

    海盗电台

        安东老师说过:好电影是一所学校。这话真是很有道理哇!
        刚看了《海盗电台》,就受益匪浅:
        第一,这部电影告诉我们:一定要注意发展粉丝团啊,关键时刻,当政府都抛弃了你,粉丝们能救你一条小命呢。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看《海盗电台》,我学会了无敌泡妞秘籍!
        电影里有个帅哥,帅得一塌糊涂,比安东老师还帅。这个帅哥从来不说话,可姑娘们争着抢着跟他上床,最夸张的一次,他一个人让几十个美女心甘情愿地同时在他面前脱光衣服。
        这个帅哥叫马克,最后海盗电台的船马上就要沉掉了,胖子DJ终于忍不住问他:“老马啊,咱都快死了,你跟我们说说,你的泡妞秘诀到底是啥?”
        老马同志非常沉着地说:“简单!记住,什么话也别说……”
        如果郁钧剑老师在场,会深情地唱起“什么也不说,祖国需要我……”,可惜郁老不在,于是大伙很没有层次的傻了眼:“什么话也不说?”
        老马继续指点:“然后,当气氛变得有点压抑的时候,这时候,你只要说‘我们做吧,怎么样?’就可以了。”
        大伙继续傻眼:“我们做吧,怎么样?!”
        老马流露出坚毅的眼神,仿佛在说“信春哥,就是这么自信”,然后说道:“对,‘我们做吧,怎么样’,就这句话,屡试不爽。”
        安东老师人老猪黄了,哪位帅哥去试试这个秘诀管用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相信老马克不会骗我们哒!

  • 9

    新浪围脖

        接受马小琼的邀请,去新浪搞了个围脖。目前比较悲惨,只有马小琼一个好友,天天看她一个人在那鸡鸡歪歪,真是生不如死呀。
        还有在新浪围脖玩的不?我准备多加几个好友,把自己从话痨马小琼那里拯救出来!我的地址:
        http://t.sina.com.cn/shazhude

        没有邀请码的可以加入杀猪网群P俱乐部(QQ群号 91450264),里面的两大淫媒马小琼和小飞侠好像手里都有不少邀请码。

  • 16

    小咸酒馆

    小咸面铺

        每个酒鬼都有一个开酒馆的梦想。
        吾友于洋,有此念头已十数年,在云南流浪时就有了成型的想法。他一直梦想着成立一家“千寻饮食娱乐有限公司”,具体到装修风格、酒具及酒的选择,都已成竹在胸——就是懒得行动。有一年喝多了酒,非常慷慨地要把这个创意送给小咸——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含泪光,场面异常感人。
        只是一过经年,再无后讯。
        昨晚去小咸面铺的后院喝酒,老板准备了满桌的小菜,一大桶四十斤啤酒;向门外望去,还有漫天大朵的云可以用来下酒。
        喝到酣处,小咸说准备搞一个小咸酒馆,就支四张桌子,准备几样小菜,还有大块的牛肉。想起汤汁淋漓的样子,就禁不住心生向往。
        说起这个话题,在座的酒鬼们一个个都兴奋起来,纷纷出谋划策。有人说店里就准备一样菜就行,来了客人,直接用不锈钢盆子上它一大盆,然后沽了酒就开喝;有人建议别用扎啤杯子,用粗瓷的大碗,像武松在景阳冈喝酒的那种,酒来碗干,何其痛快!还有人建议不卖啤酒,只卖中国八大名酒,客人点了酒,用小酒壶暖热了再端上桌……
        越聊越兴奋,小咸搬起一个大沙袋挂到外面,我们轮流抡起棒球棍打个痛快,发了一身汗。楼上有人嫌我们扰他清睡,咣当扔下一个杯子。
        本以为喝不完这一桶酒,谁知喝到最后竟然杯中无酒了,真是开心。
        早上醒来,忽然想起青岛诗人陈蔚的那首《啤酒馆》:

        一个个啤酒馆的门口
        游荡着一个个幽灵的余生
        那些必须到来的酒鬼
        无奈地交出喉咙

        是那把强有力的钢钩
        从每一个枯竭的家族中
        拽出弯曲的内脏
        烧焦的必须浇灭的梦
       
        一个个城市的诅咒
        一个个地狱之火的出口
        啤酒馆
        啤酒馆
        大海死在岸边的浑浊的泡沫

  • 9

    八百万种死法

    蛛丝马迹

        侦探小说看多了,不自觉会对命案的“质量”有所要求,普通的谋杀案自不必说,甚至就连《高斯福庄园》里那种扑朔迷离的双重谋杀,都已经很难满足侦探迷的要求。最好都像《东方快车谋杀案》,把技巧玩到巅峰,直接来个十二重谋杀,那才是侦探迷的饕餮呢。

        劳伦斯·布洛克写过一本小说,叫《八百万种死法》,一听书名就让人好奇心狂炽。不过如果你真的抱着希望看到“八百万种死法”的目的来读,会很失望的,因为书名只是噱头,其真相是“纽约有八百万人口,有八百万个故事,有八百万种死法”——所谓“八百万”,跟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样,只是艺术地夸张而已。

        读过的侦探小说无数,见过的死法没有八百万种也有八百种,抛却许多离奇荒诞的密室谋杀不提,印象最深刻倒是一个配角之死。

        日本推理小说之神岛田庄司的代表作《占星术杀人魔法》里,画家梅泽平吉想用六个少女的尸体拼凑成一件名为“阿索德”的艺术品,这是一件繁复的谋杀案,六个少女来自六个不同的星座,为了让作品完美,她们必须死于自己星座的守护星在炼金术中所代表的元素下。例如白羊座的守护星是火星,火星在炼金术中表示铁,所以这个白羊座的少女必须死于铁器之下;而处女座的守护星是水星,水星在炼金术中代表水银,所以处女座的少女必须吞水银而死。其中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天蝎座少女亚纪子之死,因为天蝎座的守护星是冥王星,但炼金术盛行的中世纪尚未发现冥王星,于是梅泽平吉一番思量之后,认为“选取囧来夺取她的生命更为合适”。

        自爱伦·坡1841年发表《莫格街谋杀案》以来,侦探小说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这位亚纪子小姐恐怕是第一个囧死的人。关于“囧”到底是什么,我一番考据,终究无功而返。网络文化盛行的今日,想探究一个字的本意,竟有难于上青天之感。

        先哲早有论断:生活永远比艺术精彩。侦探小说里的死法,终归是作家虚构;一个作家的想象力再恣意汪洋,又怎能涵盖几十亿人的真实生活?美国芝加哥洛约拉大学教授康妮·弗莱彻的《蛛丝马迹》一书,本是讲述犯罪现场调查的科普著作,却被我读到了许多侦探小说里都难得一见的离奇死法,与《占星术杀人魔法》中的亚纪子小姐相比,这些人才真正是“囧”死的。

        书中一位凶杀调查组组长就说,他曾经见过一个家伙,他的腿部被人打了一枪,子弹从腿部射入,穿过他的身体,最终击中心脏。而击中他的,只是一把很小的0.25口径自动手枪,威力很小。做凶案现场调查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个家伙居然死于这种枪伤。子弹从腿部一直打到心脏,这种死法不敢说绝后,起码也是空前的吧。

        这位组长在凶杀调查组工作多年之后,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只能相信命运,当一个人命中注定该死的时候,他无论怎样都无法避免死亡。组长本人就曾亲眼目睹,有的人头部中了五六枪,甚至更多,而他们在一个月之后又走在了大街上。

        侦探小说最大的几个乐趣无非是揣测凶手是谁、动机为何、怎样作案。可在《蛛丝马迹》一书里,我们看到了太多无动机谋杀。某个夏日的周末,南加州一个小伙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大概二十二三岁,独自生活,是一个从未开罪过任何人的老好人。一个住在他家楼下的妇女走到他的门口,跟他打招呼。小伙子刚说了一句“你好”,这位妇女同志就掏出一把手枪打死了他,然后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楼下的公寓房中。被抓获后,这位妇女这样解释她的杀人动机:她当时冥冥中听到有个声音告诉她,楼上的小伙儿是个坏蛋,她必须做点儿什么。可怜这无辜的受害人,到了天堂听到这种解释,恐怕五官也要拧成一个“囧”字。

        《蛛丝马迹》最让人惊恐的一段描述,并非某种惨绝人寰的杀人方法,而是死后被自己的宠物吞噬尸体。书中引用一位实验室分析员的话,说某些受害人在家里被谋杀,但是在一段时间之后才被发现。由于他们家里的宠物在这段时间里没有食物,所以他们就开始撕咬受害人的尸体充饥……犯罪现场调查人员不止一次地见过被宠物吃掉的尸体,就经验而言,狗比猫对主人更加忠诚。猫在主人死后不久就开始吃他们了,而狗则会等上一两天,到了实在饥饿难当的时候才会这样做。

        这位接受采访的实验室分析员无疑拥有一个小说家的语言天赋,访谈的结束语他是这样说的:“你还记得你家的猫坐在房间对面的电视机顶上盯着你看的那种眼神吧?它是在观察你是否已经停止了呼吸……”

        对于将饲养宠物视为时尚的都市人而言,这恐怕是最为残酷的黑色童话了。

  • 11

    提前享受69之乐

    27028184

        看新闻,说是建国60周年庆祝活动的统一标志已经公布了。
        我向来走在时间前头,于是设计了一个建国69周年的庆祝活动标志,准备明天就去申请专利——提前九年申请,你们谁也甭想跟我抢,嗯哼。

        PS. 感谢船长同学帮我把logo上的日期改了:)

  • 9

    你一生人,吃过最好吃的是什么?

    豆芽炒豆卜

        看《蔡澜谈吃》,第一篇文章的第一句便是一个问句:“你一生人,吃过最好吃的是什么?”

        蔡澜想来想去,给出的答案是:豆芽炒豆卜。

        还以为豆卜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查过才知,豆卜原来是经高温油炸过的豆腐,也就是咱们俗称的豆腐泡。

        于是禁不住大呼意外——本以为像蔡澜这样的老饕,给出的答案要么是山珍,要么是海味,谁能猜到竟是豆芽炒豆腐泡?

        转念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

        《射雕英雄传》里,洪七公吃了黄蓉做的“玉笛谁家听落梅”、“二十四桥明月夜”、“好逑汤”几道菜,开心得大呼小叫眉飞色舞;黄蓉笑说:“七公,我最拿手的菜你还没吃到呢。”洪七公又惊又喜,忙问:“甚么菜?甚么菜?”黄蓉道:“一时也说不尽,比如说炒白菜哪,蒸豆腐哪,炖鸡蛋哪,白切肉哪。”郭靖听了不以为然,可洪七公品味之精,世间稀有,深知真正的烹调高手,愈是在最平常的菜肴之中,愈能显出奇妙功夫,这道理与武学一般,能在平淡之中现神奇,才说得上是大宗匠的手段。听黄蓉一说,便禁不住心痒难搔起来。

        蔡澜说一生人吃过最好吃的是豆芽炒豆卜,菜系平常不假;可寻常菜,却不能寻常做了。

        洪七公为讨好黄蓉,自告奋勇:“……我给买白菜豆腐去,好不好?”黄蓉笑道:“那倒不用,你买的也不合我心意。”洪七公笑道:“对,对,别人买的怎能称心呢?”这说明食材之重要。

        这道豆芽炒豆卜,按照蔡澜的说法,要先将豆芽的尾部折去,才算好看;而豆芽顶上那颗豆则需保留,否则成为银白白,没有一点绿色(想是绿豆芽),也不美观。而豆卜则要切成细条或小三角,也不能整块上。

        至于用油,那就更讲究了。花生油是一定不能用的,因为此油个性太强,容易干扰主人;可用玉蜀黍油或芥花籽油,用橄榄油为上乘,山茶花油更是上上乘。而且菜下锅炒几下之后,要加鱼露提味。

        另须知,并不是依法炮制便能做出让人一辈子难忘的豆芽炒豆卜的,重要的还在于火候的掌握,要是把握不好,作出“水汪汪、干瘪瘪像老太婆手指的豆芽”,别说蔡澜,估计自己都不会爱吃。

        说起什么东西最好吃,这几天在翻唐鲁孙的《中国吃》。唐鲁孙是镶红旗后裔,珍妃的侄孙,有机会出入宫廷,亲历皇家生活,当年吃遍北平大小菜系,习于品味家厨奇珍。及至后来去了台湾,虽也有各种大小吃,可唐鲁孙动辄便感慨“吃到嘴里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了”——最好吃的,恐怕是再也吃不到的东西吧。

        唐敏在美食随笔集《美味佳肴的受害者》里写到她的外祖父,说他是真正让她倾心的男人,一个能够欣赏美味,懂得享受生活的男人。唐敏写道,她小时候,外祖父常常带她去上海著名的餐馆,只给她点半份蛋炒饭,“我外公点了他喜欢的菜肴,再喝一点酒,我坐在一边,腰杆笔直,表情严肃地坐着,吃我的蛋炒饭。外公会给我尝一点点他吃的美味,并对我说,等你长大以后,这些好味道再也吃不到,因为只有这些厨师会做出这么好吃的菜,你长大以后,他们全死了。所以,你不要吃外公的菜,你要是吃了,你一辈子会伤心的。你只要记住蛋炒饭的味道就行了。”

        这种方法倒可以免去唐鲁孙式的残念,可老来追忆一世饮食生涯时,竟找不到可以回味的载体,恐怕又是更大的悲剧了吧。

  • 23

    《九品芝麻官》被删减的片段

    a1

    e69caae591bde5908d

        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前前后后看了不下十几遍,从不知道这部电影也有被删减的部分。前几天从电驴拖了一个MKV格式的片源,看到第42分钟,竟发现了一段从未看过的情节。
        戚秦氏被冤,为帮她洗脱罪名,周星驰与吴孟达深夜前往戚府勘察犯罪现场。月冷星疏,寒风吹动落叶,院子里尽是尸体被抬走后,留下的描绘尸体形状的痕迹固定线。吴孟达胆战心惊:“十三叔啊,半夜三更来找什么证据啊,什么都没有啊?”周星驰怒斥:“最好把证据都放在桌子上等你来拿是不是啊?证据要靠自己去发掘!”
        到这里,跟从前看到的情节还是一样的。然而到了下一个镜头,二人一进大门,惊奇地看到一个别具风味的尸体痕迹固定线:一名男子埋头于一名女子的两腿之间(见配图一)。周星驰感叹:“哎呀,怎么临死前还来招‘老汉推车’,请受小弟一拜!”说完与吴孟达跪倒在地,磕了个头。吴孟达也情难自抑,赞叹道:“好一条硬汉子!”说完一扭头,又看到一个白线描绘的背入式的做爱动作(见配图二),赶忙叫住周星驰:“别急十三叔,看,隔山取火哦!”周星驰夸道:“隔山取火……有点料啊你。”吴孟达道:“阿叔啊,我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一招乞儿煲饭。”周星驰目瞪口呆,摇头不已:“还有招乞儿煲饭?真是学海无涯啊……”
        到这里结束,短短几十秒而已。呃,当然,看过之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一段我们一直没有看到了。

  • 9

    博尔赫斯谈水浒

    博尔赫斯谈艺录

       博尔赫斯生前曾做过18年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览尽群书,博闻强记。在他的《博尔赫斯谈艺录》里,还说起过几本中国古典小说,如《曹雪芹与<红楼梦>》、《施耐庵与<梁山泊好汉>》。
      
       所谓《梁山泊好汉》,自然便是《水浒传》。博尔赫斯读的是德国人弗兰茨·库恩博士的德译本,为了让西方读者更加轻松地领略《水浒传》的魅力,弗兰茨·库恩把原著分为了十小册,并且给每一章节都冠以耸人听闻的名字:《寺院第四戒律》、《赤发鬼》、《铁孩儿》、《打虎历险》、《神奇武士》、《木鱼》、《不同的兄弟俩》和《号角声、口哨声、红旗》等。
      
       这些名字里面,有的可以顾名思义,一看便知是原著中的哪个部分——如《赤发鬼》,肯定是讲刘唐的。刘唐在第十四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 晁天王认义东溪村》中初次登场,夜里喝醉了酒,赤条条地躺在灵官庙的供桌上,“露出一身黑肉……两条黑魉魉毛腿,赤着一支脚”,估计如此猛烈的视觉冲击,给库恩博士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在这一章节中选取了着墨并不多的赤发鬼刘唐作为标题。又如《打虎历险》,一定是讲行者武松的——李逵虽也打死过一窝老虎,可那段经历与“历险”二字似乎扯不太上关系。
      
       还有些名字,初看不解其意,细细琢磨一下,也能找到出处——如《寺院第四戒律》,听起来应该是讲鲁智深的,可为什么别的不提,只提第四戒律呢?翻到《赵员外重修文殊院 鲁智深大闹五台山》一回书,原来鲁达在五台山出家时,长老与他讲“三归五戒”。所谓“五戒”者,一不要杀生,二不要偷盗,三不要邪淫,四不要贪酒,五不要妄语。鲁智深嗜酒如命,忍了四五个月,终于把持不住痛饮了一番,这才有了醉闹五台山的笑话。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弗兰茨·库恩单单提出第四戒律了。再说《木鱼》,整部《水浒》,让人最难忘的木鱼声,来自《杨雄醉骂潘巧云 石秀智杀裴如海》一回书。潘巧云与裴如海勾搭成奸,邀请淫僧来家中嫖宿,因担心两人睡过头暴露了奸情,于是找了一个报晓的头陀,每日五更天到杨家后门大敲木鱼,高声叫佛(其实是叫床——叫人起床)。
      
       而有的名字,语焉不详,只能靠揣测了。如《神奇武士》——水浒中太多的神奇武士了,也不知是哪个?再看位置,在《打虎历险》和《木鱼》之间,即在武松打虎与杨雄杀妻之间,这一段书,前半截讲武松,包括斗杀西门庆、醉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等;后半截大多在讲宋江,包括与戴宗、李逵的相识,以及水浒里的重头戏《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分析起来,“神奇武士”四个字要么指武松,要么是说宋江在江州遇到的神行太保戴宗,又以戴宗的可能性为大——戴院长拴四个甲马在腿上,可以日行八百里!够神奇了吧?
      
       再来看《不同的兄弟俩》。这一段故事紧接着《木鱼》,之后的十几回书,提到了好几对兄弟,如结义兄弟杨雄、石秀;如亲兄弟解珍、解宝,孙立、孙新等。后两对兄弟,恕我眼拙,实在记不起有什么不同了;反而杨雄、石秀,一个糊涂、一个精明,一个毛躁、一个冷静,倒是符合“不同的兄弟俩”这个名字。
      
       剩下的两个名字,可就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铁孩儿》,在《赤发鬼》和《打虎历险》之间——这几回书里,只出现过两个小孩,一个叫唐牛儿,一个叫郓哥,一个帮过宋江,一个就是给武大通风报信那个,可跟“铁孩儿”这三个字有何关系?郓哥要真是铁孩儿,何至于被王婆揪住,凿了两个栗暴?最后一个《号角声、口哨声、红旗》,最直接会让人想起大跃进或者文革,亦或是崔健的演唱会,放到水浒中,便实在不知了——或许是在描述某次战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