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太准了太准了!

        从豆瓣看来的一个游戏。你在心里随便想一个人——当然最好是名人(最最好是国外的名人),然后开始游戏,阿拉丁不停地问你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最后十有八九会猜对你心里想的那个人是谁。我试了几次,艾尔·帕西诺、金庸、古龙,居然都被他猜了出来,只有高树玛利亚没猜对,哈哈,阿拉丁给出的答案是爱田由和松岛枫——也难为他了,日本这多么女优,我都认不全,何况一个老外。

        地址:http://en.akinator.com/#

        进入页面之后,点左边的“Play”开始游戏。全英文界面的,不过问的问题都比较简单,连我这种英语三级水平的都能看懂。实在看不懂就去www.iciba.com查。再看不懂……就没办法了。我有杀猪网的CIO懒人帮帮同学帮我,你们也去找个英语牛逼的人当助手吧,呵呵。

        刚才又试了试李玮峰,结果无所不知的阿拉丁似乎不知道中国人也踢足球,先问我:你想的角色是不是亚洲人,我说是。然后又问是不是阿拉伯人、是不是日本人、是不是韩国人,就是不问中国人……最后给出的答案是阿尔沙文……我汗……

  • 10

    又是一大坨新年礼物

        到阳台上接了个电话,最多也就15秒钟,回来一看,办公桌上凭空多了一个邮包。起初我以为是上帝送给我的,后来发现上帝留了地址和姓名,该上帝供职于新星出版社,名字叫做青璎。青璎姑娘大概打定主意非得让我爱上她,在继收到上一坨新年礼物不过几天时间之后,又送给我好大一坨。

        第一份礼物叫做《革命逸史》,厚厚的三本,估计有上百万字,定价98元。令人惊奇的是,定价尚不是这套书最牛逼的地方,最牛逼的地方在于——这本书的封面题字人,居然是蒋中正。中正哥哥的书法我是见过的,很是不错,可光明正大写在大陆正规出版物的封面上,倒还是第一次见。不过连李作鹏都被称为“李作鹏将军”了,中正哥哥题几个字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上网查了查资料,《革命逸史》这本书那真是小母牛到南极——牛B到了极点。作者冯自由,孙中山机要秘书,首批同盟会会员,1949年去台湾后,任蒋介石的政治顾问。《革命逸史》是冯自由根据香港《中国日报》及他自己多年笔记、往来书信等编写的,被唐德刚、费正清、傅国涌、杨天石一致认定为“民国史第一书”,蒋介石还亲笔题写了书名。这本书文革后曾经“内部发行”,此次出版,是建国后首次公开发表。到底这本书是不是小母牛掉进蒸笼里——(蒸)真牛B,我看过之后再向大家汇报。

        第二份礼物是日本童谣诗人金子美铃的《向着明亮那方》的增订本。关于金子美铃,曾经在老六主编的《读库0705》里看到过介绍她的文章,才华横溢,却只活了26岁。随手翻了翻,这些诗歌竟是出人意料的好,有着洁净的童趣,和淡淡的忧伤。摘录几首吧:

     

        千屈菜

        长在河岸上的千屈菜,
        开着谁也不认识的花。

        河水流了很远很远,
        一直流到遥远的大海。

        在很大,很大的,大海里,
        有一滴很小,很小的,水珠,
        还一直想念着
        谁也不认识的千屈菜。

        它是,从寂寞的千屈菜的花里,
        滴下的那颗露珠。

     

        幸福
        
        幸福穿着桃红的衣裳,
        一个人小声哭着。
        
        “深夜里我敲打门窗,
        却没有人知道我的寂寞,
        只看见昏暗的灯影里,
        憔悴的母亲,生病的孩子。
        
        我伤心地来到下一个转角,
        两次敲打那里的大门,
        然而走遍了全城,
        也没有人愿意让我进门。”
        
        在月亮西沉的后街
        幸福一个人小声哭着。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们啊。

  • 10

    我是一个求知若渴的御宅男

        性格简笔画: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单词——Again(重复)单词拆分开来就是 a gain(收获)。
      好了,故事讲完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断的去做一件事情,或许你做1001次的时候,你就成功了。
      不得不承认,从学生时代起,你就是老师喜欢的好学生;而在你的职业生涯里,你踏实、忠诚可靠,也将是上司放心信任的好员工。
      你的脑子里似乎装着一本百科全书,你懂得很多事情的来历、事物的构成,甚至连街上第3个转角阿婆茶叶蛋的制作方法,你都知晓。
      你独立,富有怀疑精神,不会轻易同意别人随口抛出的观点。你总有些自己独到的见解,你的想法总是那么有厚度。
      你比别人要有耐心,会注重微小的细节。你做决定前一般会事先计划好,然后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一步一步去实现。一切井然有序,你的心才不会慌乱。

        爱情扫描仪
      逛街、聚会、交友不是你的长项,宅男宅女的本性让你网恋发生的指数要别人高出几个等级。通过网游而发生爱情对你来说,绝不是神话。
      你的低调,如聚会的时呆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让你在异性的透明度相当之高。
      你满脑子里装的百科知识以及时常会冒出来的新奇想法会让你瞬间变的魅力非凡,思想的火花就此点燃熊熊的爱情火焰。一旦你的小宇宙爆发,你的忠诚和可靠会战胜所有的情敌,获得异性的爱恋。
      与心爱的人笑傲江湖不是你的梦想,因为对你而言,爱情不是生生死死,天雷地火,而是平平淡淡的与子偕老。

        注意问题
      谨慎和保守,的确可以规避以些生活上的风险,但是不能因此固步不前。试着以开放的心态去接受新的信息和理念。有时候,退一步会海阔天空,但是,有时候你勇敢地向前迈出一步,也许阳光会更加灿烂。
      如果完全封闭在自己的城堡里,你很可能错过一些发展机会。
      平时,你习惯“为而不争”,不喜欢与别人去争夺什么东西。但是有时,必要的竞争和索取是正常的,比如高考,应该奋斗的时候就应当振手一博,而不能太随性,太淡然。

        发展方向
      你更能胜任一些要求注意细节、精确度、有系统和条理的工作。一些具有记录、归档、据特定要求或程序组织数据和文字信息的职业,并具备相应能力。
      如:程序员、投资分析员、网络编辑、秘书、办公室人员、成本估算师、记事员、会计、行政助理、图书馆管理员、出纳员、保险公司理赔员。

        如果你也想测试:http://match.lansin.com/zy.html

  • 3

    贝奥武甫与《食尸者》

        看电影《贝奥武甫》,越看越觉得这个故事似曾相识,后来一拍大腿:靠,这不就是迈克尔·克莱顿的小说《食尸者》里描写的故事么?

        在所有能找到的迈克尔·克莱顿的小说里,《食尸者》是我比较晚才看的一本,因为对北欧神话的隔膜,造成了我对这个题材的不感兴趣。当然,看过之后还是喜欢的,虽然小说的名字比较瘆人,可克莱顿的小说,读起来从来都是愉悦的。

        维基百科里,对《食尸者》是这样评价的:克莱顿的部份小说也使用假造文书的文学技法。例如,《终极奇兵》(又译《食尸者》)就是古英格兰史诗《贝奥武甫》的玩笑版,他以学术的表现方式,重新诠释阿玛德·伊本法德兰(Ahmad ibn Fadlan)西元十世纪的手稿。

        在小说《食尸者》中,贝奥武甫被更名为“布利维夫”,小说详尽地叙述了这十四名维京武士是怎样一路颠簸来到丹麦。电影中,贝奥武甫虚荣地宣称自己曾经一个人干掉九只海怪(对此,他的副手评价道:上次他还说是三只呢……),不过在这篇假托史实的小说里,贝奥武甫就没有这么神勇了,当海怪出现时,维京武士们“便向奥丁神祈求帮助,不少人都颤抖着跪在了甲板上”——这其实无损于他们的荣誉,因为后来去罗斯加王国大战食尸怪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无比英勇的。对于海怪为何热衷于袭击航船,小说里是这样解释的:“埃克斯高还告诉我说,北欧人知道怪物之所以攻击船只,是因为它们希望和船交配,因为它们把船错当成它们中的一员了。正因为如此,所以北欧人从不把船造得过大。”

        就如同解释海怪为什么喜欢袭击船只一样,《食尸者》里有许多有趣的注解,比如在北欧,如果孩子是侏儒,那将被看成是“天赋异禀的生灵,应该被送到山上去与他的同类一起生活。一切办妥了,父母就杀牲祭神,以示感谢,因为生下侏儒婴儿被看作是极大的福祉”。

        又比如注解里讲到,《哈瓦麻尔》里这样写道:“万不可轻信少女或已婚妇女说的话,因为女人的心形如转动不停的轮子,天性反复无常。”这个人群的界定——少女或已婚妇女——说的很是有趣。

        还比如,小说里讲到,北欧人作战勇猛,在战斗中失去一只耳朵对于他们算不了什么,失去一根手指、一个脚趾头就更不值一提,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小伤疤——可他们重视鼻子胜过身体任何其他部位,如果丢了鼻子,哪怕只在鼻尖上擦掉一小块肉,那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如同判了死刑。在小说的注解里,克莱顿写道:

        “这种对失去身体某部位的恐惧来源于对阳痿的恐惧,一般心理学的解释如此。在1937年发表的一篇评论《原始社会人体损伤之象征意义》中,恩格尔·哈特认为多种人类文化都有此现象。例如巴西拉拉玛里人砍掉奸淫犯的左耳,意在减去其性欲。另外一些社会则把它与失去手指、脚趾(对北欧人而言则为鼻子)等等联系起来。很多社会群落普遍迷信,男子鼻子的大小,表明了其阴茎的大小。”

  • 14

    偷羊记

        杀按:《偷羊记》是当代著名小说家于洋的最新力作,授权杀猪网独家刊登,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如有平媒需要发表,请与杀猪网CEO安东联系;如有出版社欲联系出书事宜,请与于洋的经纪人安东联系。

        偷羊记
        □于洋

        从小我就梦想着成了不起的人。
        小学五年纪之前是梦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英雄,像岳飞、赵云、杨六郎谁的。上课的时候就是我的英雄之旅,尤其是一上数学课,我便魂游幻境,头系鹦哥绿护项扎巾,身穿八宝狮蛮青铜锁子甲,斜披绵缎子绿征袍,大红中衣犀牛皮的战靴,胯下赤兔马,手中提着方天画戟,从瓦岗寨杀到朱仙镇,从长坂坡杀到金沙滩,戟挑金兀术箭射宇文成都,呼啸疆场煞是拉风。
        只是打来打去总会遇上一员女将,这位姑娘不过十八九岁,长着两道柳眉一双杏眼,鼻似悬丹唇若涂朱,面色白净,白里透红。身体苗条高矮适中,真是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头戴一顶七星花萼子盔,身穿柳叶连环黄金甲,足蹬一双小巧玲珑牛皮靴,跨骑一匹粉点桃红马,手端一口描金镶翠秀绒刀。真如仙女临凡,嫦娥再世。
        我与她打呀打、打呀打,最后两马相错,姑娘长臂轻展将我拽下马来,挟在腋下,掳回营中。
        后面的事有点乱,那姑娘死乞白赖的非要嫁给我,按说吧,我与她本是势不两立,这事万万答应不得。不过吧,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声泪俱下的,弄得我很被动,正犹豫着矛盾着痛苦着,下课的铃声响了,就忙着赢玻璃球去了,如此反复,直到我上初中了都没有决定下是否要娶她,当然,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实在想不来娶了她有什么用。
        上了初中之后特别想成为许文强、马永贞,就和志同道合的同学组织了斧头帮,后来与邻校的十三太保约定月圆之夜在紫禁之巅决斗(我们学校旁边一个小山包上)之时,被治安巡逻队给抄了,挨了一顿耳光后被送到学校,被老师用桌子腿打了二十大板后又被老爸领回了家,又被军用皮带抽了个半死,从此解散了组织,江湖不再。
        后来长大了,决心要成为一个名富人,李嘉诚、王永庆之类的,读书的时候就去倒服装、摆地摊,毕业后卖烤肉、做传销……最后把我爹妈攒了半辈子的钱折腾了精光才明白自己压根就不是块经商的料。但是我从来没有放弃成为一个名人的梦想,于是我决定去当一名演员,一年冬天,我来到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前“靠活”,心想:虽然咱没有葛优长得帅,但咱比他有才呀。我顶瞧不上葛优这种偶像派的,做演员就要做实力派。

        在北京当演员的那段时间里,我与苏有朋、林心如、赵薇合演了《还珠格格》,那是我的处女作,您可能没注意我,我在里面演了一位大臣,就是迎接什么香妃的时候,站在皇帝后面第六排左手数第五位那个。戏份是少了点,不过第二部戏就好多了,是和温兆伦合演的一部反应澳门百年风云的连续剧,叫什么我忘了,反正很有历史底蕴,里面我有场动作戏:作为路人癸(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的癸)我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我便抱头鼠窜。
        这段戏看似简单但其实很有内涵,因为是拍澳门的事,所以我应该是个南方人,我把自己设定成一个潮州人,潮州人有不服输的性格,因此在听到枪响后,我没有像个普通人那样被吓得抱头鼠窜,而是惊吓中加了一点倔强、在躲藏中加了一些机警,我甚至朝枪响的方向骂了一句:“蒲你阿母。”
        我认为,我的那一声怒骂深刻地反应出了一个生活在万恶的殖民统治下的中国劳动人民对苦难命运不屈的抗争,当我将这层意思告诉了那个对着我拼命喊“卡卡卡卡”的导演时,他将我赶出了剧组,我觉得可能是他们怕我抢了温兆伦的戏。
        他们不仅没有付给我出演费,甚至连盒饭都没有给我吃,我一个人游荡在北京寒冬的街头,又累又饿,而且还不知道今晚能睡在哪里,我举起双手仰天长啸:“老天,请给我一点指示吧!”
        突然一阵寒风吹来,一张纸刮到了我的手上,我抓住拿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张 (更多…)

  • 17

    卡卡去曼城,意味足球将死?

         卡卡即将转会曼城,GOAL.com的意甲资深评论员卡洛·加尔加内塞撰文哀号,“如果卡卡去曼城的话,意味着足球即将走向死亡”。持这种观点的不止加尔加内塞一个人,上网看看,到处都是“卡卡转会将动摇足球世界的根基”之类的评论。我不禁要生疑了:难道这些人都是第一天看球?难道他们不知道职业足球就是资本运营?球队有能力进行收购,球员有能力拿到高薪——拿赵忠祥老师的话讲就是“挺美好一事儿”,怎么到了评价家嘴里,就又是死又是活的了?

        卡卡从AC米兰转会曼城,跟李玮峰从武汉光谷转会水原三星,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吗?只不过是几十万欧元和上亿英镑的区别而已。既然李玮峰动摇不了足球世界的根基,那么卡卡这桩完全按照职业足球规则进行的转会,何谈威胁到现代足球的生存大计?

        菲戈从巴萨叛逃皇马、贝克汉姆当打之年跑去美国大联盟、维耶里先后转会过十三次之多……要说对足球本身的背叛,以上这些人才是赤裸裸的拜金者,怎么没有人谴责他们,或是指责他们因为那些“商业性的东西”而玷污了足球的纯洁?马拉多纳二十多年前以创世界转会费记录的900万美元转会小球会那不勒斯的时候,恐怕也会有人痛斥他满脑子装的全是钱吧?可当他几乎以一己之力将那不勒斯带到意甲冠军时,那些人又跑去哪里了?

         整个足球世界都在阿拉伯人挥舞的支票下战栗、恐慌……可如果不太健忘的话,只不过几年前,同样在英超、同样的一出桥段,早已由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上演过了。当阿布挥舞着支票本肆意签下一个又一个球星的时候,不也有人哀叹过,哀叹“真正纯洁的足球死去了”?可这些年过去了,挥金如土的切尔西,真正统治过世界吗?即便辉煌如NBA的凯尔特人,十三年中拿过十一个总冠军,可竞技世界的规则就在于其波澜起伏,当年不可一世的凯尔特人,再次拿到总冠军,足足等了半个世纪。

        《侏罗纪公园》里有句台词,马尔科姆说的,“生命……自有其法”。足球同样如此,它会找到适合它的生存方法活下去,绝不会因为一个卡卡或者十个卡卡的转会而“死去”。

        说到卡卡的转会,黄健翔有篇文章极为精彩,叫做《别在卡卡和AC米兰这里找道德优越感》,结尾是这样写的:
        的确,卡卡的转会费高的有点吓人——1亿2000万欧元啊!还有,他的年薪可能达到1500万。
        但是稍微想一想,这点钱也不算什么,据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数据:近几年外逃贪官16000余人,卷款出境10000亿美金,人均6000万美金。每年少跑出去几个,或者多抓回来几个贪官,咱们也可以随便买他几个卡卡。
        不就是钱么,多大事啊?

        黄健翔的博客里有全文阅读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37be260100bwgq.html

  • 6

    春运笑话五则

        某男因年关无票,急欲回家,所以从废纸篓捡一沓A4纸,装订后直奔国家信访办。到信访办门口手持纸张大呼一声“民不聊生啊”。话音刚落,一辆依维柯迅速到达其身边,下来几个民警将其携至火车站,按身份证地址将其免费送回老家。

        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特大凶杀案嫌犯熊振林在武汉被抓。事后记者问他为什么没有潜逃,他回答道:“他妈的,老子这三天,天天都在火车站排队买票。”公安局局长接受记者访问时表态,我们早就断定,他一定逃不出湖北,因为春运期间,他根本买不到票。

        一个男人问街边小姐:包夜多少钱?回:200元。再问:是不是怎么样都行?回:是!男的大喜:今晚你帮我到火车站排队买票去!

        一位乘客对乘务员说:“我要到郑州。” 乘务员说:“这趟车春运不停郑州,不过,老兄,我们在郑州换轨时,速度会减慢,我把车门打开,你跳下去就是了。车虽然开得不快,可你跳下去后要跟着往前跑,否则会把你卷进车轮的。”
        当火车到郑州时,车厢门打开了,这人跳下火车就往前飞跑,由于心情紧张,他一直跑到了前二节车厢的门前。就在这一瞬间,车厢门打开了,另一位乘务员一把把他拖进了车厢。列车又恢复了正常速度。这位乘务员说:“老兄,春运我们这趟车在郑州是不停的,全靠我把你拉上来!”

        某学生去火车站买票。
        问:有火车票么?坐票?
        答:没有……
        问:卧铺呢?
        答:没有……
        问:那站票呢?
        答:站票有。不过不能买学生票……
        问:为什么不能买学生票?
        答:铁道部有规定:今年决不让一个学生站着回家!

  • 9

    胸围100厘米,女人最幸福

          据《太阳报》报道,英国的这项研究调查了3000位女性,该项研究发言人表示,胸围100厘米,穿85C胸罩的女性对她们的身材更满意,看事物也更乐观。 
          调查显示,穿85C胸罩的女人对生活和外貌感到非常满意,且非常自信。其中25%的人感觉自己比其他女人更幸福,超过43%的人非常满意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30%的人很满意自己的爱情生活。
          在这个“最幸福排名名单上”,穿85B胸罩的女性各项指数名列第二,接下来依次是穿75A、90C和75B胸罩的女性,她们都认为自己是沉浸在幸福中的。
          调查人员发现,穿90E胸罩甚至更大罩杯的女人最不快乐,近20%的人对日常生活非常不满意,10%的人对爱情生活非常不满意,仅有不到4%的人对事业感到满意。
          在最不幸福的名单上,穿90B胸罩的女人名列第二,接下来是穿90C胸罩的。但研究人员发现,并非只有大号罩杯的女人不幸福,穿70A胸罩的女人也名列第四位。

  • 10

    “也门”是道什么门

          在访问杀猪网的IP里,偶然看到一个来自也门的朋友。

          对于也门,实在所知甚少——不只我这样,很多人同样如此。《六人行》里,钱德勒为了甩掉詹妮斯,骗她说公司要派他去驻国外工作。詹妮斯问去哪里,钱德勒急中生智,说“也门”——恐怕这是他一时间所能想到的最冷僻的国家了。没想到詹妮斯继续追问,公司在也门什么地方?钱德勒于是继续胡扯:“地址是:也门,也门路15号。”后来乔伊知道了这个故事,他嘿嘿坏笑着对钱德勒说:“你真行啊!也门……这个名字听起来还真像一个真正的国家名字……”

          “也门”是Yemen的内地译法,在台湾,通常翻译成“叶门”。缘何?

          李敖在《中国性研究》一书里曾经谈到过这个问题:更“也门”为“叶门”的原因在于——“也”字在中国古文中,指的是女性生殖器。

          张文伯的《稚老闲话》中写过,国民党元老吴稚晖有一次谈及说文图解,忽然从屉里抽出一幅彩图,色调鲜明,赫然如女子的下体。 张文伯“正惊疑间”,看到图旁有吴稚晖的题字,上书“也,女子阴也”。汉朝许慎的《说文》,在“人”部里亦有“也”字,并解释说:“也,女阴也。”

          至于原因,李敖认为“也”字乃象形字,“在古文(古籀文)中,象形尤其明显,它包含女性生殖器的大小阴唇和阴蒂,一看就知道像的形是什么”。以下图中,是“也”字在《古籀汇编》中的三种写法,至于像与不像,各自斟酌吧。

          据李敖所说,台湾起初同样将Yemen译为“也门”,后来随国民党退居台湾的大书法家于右任发现了这一荒唐,在《中央日报》上投书建议,这才改为“叶门”。如果我国领导人在浏览杀猪网时发现了这一荒唐,于是也将“也门”改为“叶门”,这该是怎样的一段佳话呀。

  • 11

    好大一坨新年礼物

            话说今天刚到报社,就收到一个大邮包,一掂量,足有一二十斤。保安师傅警惕地盯着我:“什么东西这么沉?”我说:“最近越来越胖,我邮购了一对哑铃健身用。”保安师傅:“噢,怪不得这么沉。”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这身材,是该减减了。”汗……我这玩笑开得,真是失败啊。

            打开邮包,我擦,一共十本书!一阵狂喜啊,除了一本《长信宫词》兴趣不大之外,其他几本除了推理就是武侠,简直为我量身定做哇。感谢新星出版社的青璎姑娘,我爱死你送的这一大坨新年礼物了。

            书单如下:

            《奇侠精忠全传》(全四册)    赵焕亭/著    定价98.00元

            《X的悲剧》    埃勒里·奎因/著    定价29.00元

            《Y的悲剧》    埃勒里·奎因/著    定价28.00元

            《Z的悲剧》    埃勒里·奎因/著    定价23.00元

            《另一方玩家》    埃勒里·奎因/著    定价25.00元

            《脸对脸》    埃勒里·奎因/著    定价23.00元

            《长信宫词》    侯虹斌/著    定价29.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