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

    先奸后杀

     杨欣

        2006年,有一则八卦命案在杂志圈内广为流传:已婚的时尚杂志《男人装》编辑齐小晶和杂志封面女模特杨某发生关系,因此与杨某的前男友张宇东发生矛盾,之后齐小晶纠集他人将张宇东殴打致死。

        后经证实,这起“两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女主角杨某,正是19岁就已发育到90F罩杯的杨欣,也就是冯小刚电影《手机》里面,牛三斤的女儿。当时的我正在做杂志业,对命案没兴趣,就惦记着有个杂志编辑把杨欣给睡了,羡慕不已。

        当时我所供职的杂志,有一个栏目叫做“超级女友”,是个仿《男人装》风格的美女写真栏目。在杨欣案之后四个月,即2007年3月,有个叫徐倩的模特成为了当期的“超级女友”,徐倩是2004年世界旅游小姐中国赛区总决赛冠军。当期杂志版面抓图如下:

        不到一年之后,呃……她死了,死在了我刚刚离开不久的丽江。

        当期杂志里,介绍徐倩的那篇文章叫《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我的好朋友黄妈写的,其中有一句是:“北京的快节奏和热腾腾的人气让徐倩有点窒息,和青岛悠闲安静的环境截然不同。尤其在模特圈,除了热气,还有腾腾杀气……”没想到黄妈一语成谶,徐倩还真是挂在了这个有着腾腾杀气的模特圈。

        《生活新报》的报道是这样写的:

        当晚,丽王大酒店1301号房间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已经注定成为了难以破解的谜。唯一确定的是模特徐倩的“非正常死亡”。根据魏磊供述:他们各自洗完澡后,便分坐在两张床上,看电视、吃水果、聊天。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关于性的话题,而且,两人“都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接下来,“我爬到她床上去,她没有说什么,我把她的被子掀开,见她的睡衣里面没穿内衣,下面穿了一条带花纹的内裤。我就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之后,魏继续和徐聊天。大约20分钟后,他和徐发生了第二次性关系。魏磊称,在这两番激情之后,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继续和徐倩聊天,一直聊到大约凌晨三四点,这次,他们谈起了各自的生活。“我们都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之后,就提出了一起死的问题。当时是谁先提出来的,我记不得了。她说,要么你先死,要么我先死。我说我先死,但她说她下不了手,就说‘我先死’。”

        “我就过去,坐在她的床边,用双手掐她的脖子,她没有反抗,也没有叫……我又骑在她身上掐她的脖子,一直掐到她不动。我问自己:她真的死了吗?接着我拿她睡衣上的带子,拴在脖子上,我的手在抖,有没有用力拉不记得了。之后,我见她嘴巴张开了,很害怕,就拿来一个枕头,盖住她的脸……”

        先奸后杀,这哥们还真够狠的……后来呢?后来这哥们像《胭脂扣》里的十二少一样,丧失了一起死去的勇气。只不过他没有十二少那么好的运气,迅速被逮捕归案了。该篇报道全文很长,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地址:

    http://ent.sina.com.cn/s/m/2008-12-29/10512319317.shtml

  • 6

    扭腰客

    细腰

        狂欢夜乐极生悲,把腰给扭了,这几天在家静养,成了名副其实的扭腰客。
        沈宏非在《腰怪》一文里写,“……男人是根本没有腰的,所谓男人的腰,其实指的是肾”。见过沈宏非身材的人大概都会怀疑,这个死胖子是在以偏概全——自己没腰,便怀疑所有的男人都没有腰。不过中国人向来腰肾不分倒是真的,比如在“腰”的词条下就有“肾脏的俗称”这样的解释,给出的范例是——如:猪腰。

        男人提起“腰”,便如猪腰一样,其实多数情况下指的是肾。女人就不同了,《红楼梦》里描写晴雯的“水蛇腰儿”,想必不是在谈论水蛇的肾脏。也所以,我这个“扭腰客”,和晴雯这个“扭腰客”,虽是同门师兄妹,境遇却大不相同。

        《红楼》还稍显含蓄,在《西厢》和《金瓶梅》里,女人的腰在作情欲描写时,都是浓墨重彩的:

        《西厢》里偷情的段落里,有这样的描写:“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但蘸着丝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吻香腮。”

        亦是偷情段落,《金瓶梅》里是这样写的,“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相同之处在于,无论王实甫还是兰陵笑笑生,都将女子的腰比作“杨柳”。事实上在《西厢》的第一本里,就有“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之说。类似的比喻可以见诸中国历朝历代的诗词歌赋,甚至到了现代,也有浪子古龙在称颂这种“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细腰。不太一样的感触来自朱自清,根据他在《女人》一文中所写,“我所欢喜的腰呀,简直和苏州的牛皮糖一样,使我满舌头的甜,满牙齿的软呀”——听起来真是无比的肉麻呀。

        杜牧的名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出自《遣怀》一诗,前两句是“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也是在赞美扬州歌女的纤细轻盈的腰身。“楚腰”,典出《韩非子·二柄》:“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资治通鉴》后来也写到这则故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于是后人便解释为,楚灵王喜爱细腰的女人,于是宫女们为了迎合楚灵王的喜好,组织集体观看《瘦身男女》,并服用大量减肥药,最终造成多起因减肥致死的恶行事故。

        其实非也。楚王好细腰,好的不是女人的细腰,而是男人的细腰。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将男人的腰提升到审美高度的案例之一。

        无论是《韩非子》还是《资治通鉴》中,都没有提到过楚灵王爱的是女人的细腰。而“楚腰”一词,最早见诸《战国策·楚策》:“灵王好小腰,楚士约食。”后来的《墨子·兼爱》中说:“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要(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后二者的描述中,都提到“士”字,在战国时期,国君以下分卿、大夫、士三个级别,“士”则泛指一国的贵族官僚阶层。楚王喜爱细腰,饿死的却是身为贵族官僚的男人们,这说明男人的“腰”不仅具有实用性,偶尔也会有观赏性可言的。

        幸亏我这样身材的男人没有生活在战国时期,估计在楚灵王看来,如我这种,腰身粗壮,又扭伤了的,既无审美价值,又无使用价值,理所应当属于“其罪可诛”了。

  • 14

    美女,这块板砖是你掉的么?

        有一个帅哥,对一个美女穷追不舍,每天送她999朵玫瑰,有空就开车载她到海边兜风,请她看电影,去最好的饭店吃饭,送给她最名贵的服饰和首饰。终于有一天晚上,帅哥送美女回家,到了楼下,美女羞答答地问他:“要不要上去喝杯咖啡呀?”其实谁这么傻逼,大半夜喝咖啡?潜台词大家都心知肚明。帅哥跟着美女上了楼,美女煮好咖啡端了上来,帅哥凑上前去,然后……

        然后他从包里掏出一块板砖问她:“美女,这块板砖是你掉的么?”

        《鹰眼》就是这么一部电影。再换个比喻——唐僧玄奘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终于到得西天,谒见了如来佛祖,正在感叹终于修成正果啦,忽听如来说道:“来,御弟哥哥,让洒家看看。好了,看完了,你可以走了。”这种情况下,估计唐僧也只有反复吟诵一句象棋术语,才能表达心中愤懑——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鹰眼》属于这么一种电影:如果不考虑剧情——或者说不仔细考虑剧情,还挺好看的。这个门派的电影数量繁多,比如《变形金刚》、比如《夺宝奇兵4水晶头骨之谜》、比如《鹰眼》……咦,这三部电影好像都是同一个人主演的——

        没错,就是他——Shia Labeouf。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怎么老演些没有智商含量的片儿啊?

        对于这部电影,我的建议是:要是实在闲着没事,《鹰眼》倒也可以一看,因为有几个动作场面还是相当刺激的。就是看完了千万别琢磨,就像喝中药一样,一口气闷进去,直接往下咽,就别含在嘴里品味儿了。

        豆瓣评分:★★★

  • 3

    2008 年终总结

    过大年,雪灾了
    炒牛市,崩盘了
    留个影,艳照了
    去旅游,暴乱了
    乘飞机,罢航了
    坐火车,出轨了
    呆在家,地震了
    发工资,金融危机了
    2008年太不正常了,一切都不正常,但关键时刻,中国男足挺身而出,用实际的输球行动向世界证明:中国男足还是正常的!

     

    PS.

    为了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05周年,蔡老大在逍遥一路的甲鱼馆组织了一次酒会。我去喝酒了。明儿见。

  • 14

    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

        昆汀·塔伦蒂诺在电影《低俗小说》中提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在一起就非得瞎扯点什么,不然就会觉得特别没劲?”呃,这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说到底就是: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

        先来说说扯淡是什么。

        美国人哈里·G·法兰克福写过一本书,专门探讨这个问题,书名就叫《论扯淡》。《论扯淡》一书的英文名字叫做On Bullshit,bullshit翻译成中文,最贴切的恐怕不是“扯淡”,而是“狗屎”、“放屁”之类的不雅词汇——台湾版的On Bullshit,名字便叫做《放屁!》。只是在注重精神文明建设的我国,放屁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胡庄小学的校园黑板上,就明文规定“当众放屁一次罚5元”,《法制晚报》也有某员工在公司例会上放屁、被罚款50元的相关报道。既然放屁是被禁忌的游戏,那么退而求其次翻译成“扯淡”,倒也可以理解。

        “扯淡”在中文里亦可写作“扯蛋”,到底哪一个字对?小品《牛大叔提干》的结尾,空跑一趟没办成事的赵本山在悻悻而去时把那串“王八蛋”扯起来拿走了:“我得回去给乡亲们交待交待,来了一趟,事没办成,倒学会扯蛋了!”这是小品戏言,恐怕“扯蛋”一词中的“蛋”字,并非指“王八下的蛋”。有人考证,“扯蛋”一词出现在书面,乃由五四时期开始,扯蛋原本是民间俚语,市井之言,后被文人借用,却又嫌蛋字不雅,有隐指男人裆下的意思,便自行把蛋字改成了淡字,以示清高,后沿袭下来。

        哈里·G·法兰克福对扯淡的看法是:扯淡与说谎虽然都是不真实的言语,但貌合神离,并没有相同的本质。谎言是真理的对立面,因此,谎言虽然拒绝真理的权威,反对真理,但毕竟承认存在着真理,它只是试图掩盖真理,谎言在反对真理时是严肃的,而扯淡根本无视真理,根本不在意什么是真实或者到底有没有真实,因此,扯淡对真理的态度是不严肃的,它不在乎真理是什么东西,甚至不承认存在真理。

        呃,我知道,上面那段话听起来让人有点晕,幸好作者在书里列举了一个关于“扯淡”的经典案例——我们可以想象有个演讲者在七月四日美国国庆日上声嘶力竭地宣称:

        “我们伟大且被上帝庇佑的祖国,其开国元勋在神圣的引导下,为人类开创了一个崭新的篇章!”

        这种bullshit话语,我们要比美国人民听过的多上一百倍,所以应该能够更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扯淡”二字。如果实在理解不了,也不要紧,出版社为了加深我们对扯淡的理解,在书的封底又加了一段话,是于丹说的,“《论语》的真谛,就是告诉大家,怎么才能过上我们心灵所需要的那种快乐的生活”——出版社对这句话的评价是:这些就是扯淡。

        哈里·G·法兰克福对扯淡是反感的,这不仅表现于开篇那句“在我们的文化里,最突出的特征之一就是:有太多的人在扯淡”,更表现在他对扯淡所下的结论:“扯淡比说谎更可怕,扯淡才是真理的最大敌人。”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对个人的无目的的“扯淡”绝不反感,比如我常看王三表的博客或者沈宏非的杂文,看过之后笑骂一句“真他妈扯淡!”,心中却欢喜不已。真正让人反感的,是官方的扯淡,政府的扯淡,那种目的明确的指鹿为马式的扯淡:

        ——就像苏友贞在《斗牛士》一文中所写:……“说谎”的人虽然歪曲真理,但他说假话时,心里却知道真理为何,而开口就“放屁”(意即扯淡,因台版《论扯淡》名曰《放屁!》,所以苏文中统称为“放屁”)的人,却对真理有着全然的冷漠,他们并不在乎何者为真,何者是假,他们所放发出的狗屁言辞,目的全在操纵听众或读者,并以取得自身的利益为依归,这些利益包括了政治的权势、商业的利润,或是学院里的地位及升迁,因此与“说谎”者相比,“放屁”者反而是真理更大的敌人。

        ——又如孙涤在《洋人淘浆糊》一文中所写:“……爱的死敌不是恨,而是冷漠。以此观照,真的反面虽说是假,它的大敌却是伪,伪对真横加利用,对真假之别却完全不在乎。”

        回到开篇所提的问题: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问题,其实根本不需要回答——在一个扯淡的时代,生活在一个天天对你扯淡的国家,而且除了扯淡之外不许你谈论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人民除了集体扯淡(便如魏晋),还能做什么?

      说点花絮。

        关于《论扯淡》这本书,有人的评价是“这本书最扯淡的地方就是它的价格”。呵呵,的确,《论扯淡》一文不到一万四千字,加上两篇序言,两篇后记书评,全书统共两万七千字,定价却有16元之多……对于书的篇幅长短,哈里·G·法兰克福本人是这么说的:“我认为短书里面可能也有很多狗屁,但是一本长书几乎必然有着很多的狗屁。”

        书的末页是一页15张关于“bullshit”和“扯淡”的贴纸,如果你觉得手边有哪本书是在扯淡,可以直接撕下一张贴上去,就像我这样——

  • 14

    《金瓶梅》的英文名

        08版《金瓶梅》的英文译名有些古怪,叫做The Forbidden Legend Sex & Chopsticks,直译过来意思大概是“被禁忌的传奇性爱与筷子”,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而如果直接把这个短句输入到金山词霸里,得到的答案就更不靠谱了——紫禁城传奇性与筷子。

        “性与筷子”,就我理解,可以比较牵强地解释为“食色性也”。我的朋友Mr. Silence比我厉害,考证出chopsticks不仅有“筷子”的意思,还可以当“爱人”讲,因为chopsticks in my heart是“我亲爱的”的意思。所以据Mr. Silence说,The Forbidden Legend Sex & Chopsticks比较靠谱的翻译是——被禁的传奇性爱。当然,作为补充,他又告诉我,如果以我的智慧和境界很难理解的话,也可以把“筷子”理解为女人的“夹功”……呃,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比较好奇地查阅了一下资料,《金瓶梅》的英文名字虽说不上花样繁多,倒也有不少。最直接的翻译出自1955年由王引导演、李香兰主演的《金瓶梅》,名字按照粤语发音,直接写作Chin Ping Mei。1964年张仲文拍摄的《潘金莲》,名字译作The Amorous Lotus——多情的莲。1974年,李翰祥版的《金瓶双艳》英文名叫做The Golden Lotus,即“金莲”的直译,这也算是《金瓶梅》比较正式和常见的英文名字了。李翰祥在1991还拍摄过一部金瓶梅电影《金瓶风月》,译名与《金瓶双艳》一脉相承,叫做The Golden Lotus ‘Love and Desire——金莲的爱与欲。

        相对来讲,《金瓶梅》The Golden Lotus的英文名字还算贴切,中国其他几部古典名著的译名说起来更有意思,比如将《红楼梦》翻译称《牛郎与织女》、将《西游记》翻译成《侠与猪》等等。还有一个比较出名的说法是,法国人把《水浒传》翻译成《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在山上的故事》,听起来像个段子,让人莫辨真假。若是真的,跟中国的菜单上将“童子鸡”翻译成“还没有性生活的鸡”、将“麻婆豆腐”翻译成“满脸雀斑的女人制作的豆腐”这种无敌的翻译有的一拼了。

  • 8

    “银河系漫游”系列:少女破身时的痛快

           

        唐敏在美食随笔集《美味佳肴的受害者》里写到她的外祖父,说他是真正让她倾心的男人,一个能够欣赏美味,懂得享受生活的男人。唐敏写道,她小时候,外祖父常常带她去上海著名的餐馆,只给她点半份蛋炒饭,“我外公点了他喜欢的菜肴,再喝一点酒,我坐在一边,腰杆笔直,表情严肃地坐着,吃我的蛋炒饭。外公会给我尝一点点他吃的美味,并对我说,等你长大以后,这些好味道再也吃不到,因为只有这些厨师会做出这么好吃的菜,你长大以后,他们全死了。所以,你不要吃外公的菜,你要是吃了,你一辈子会伤心的。你只要记住蛋炒饭的味道就行了。”

        我看完只觉得这老头真是可恨,自己一个人独吞了所有美味,却偏偏编出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后来想起,自己也做过类似的事情。06年的时候买了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和《宇宙尽头的餐馆》两本小说,有朋友向我借阅,我便会告诉他们:“银河系漫游”系列一共五本,现在中文版只出了前两册,后三册何时翻译出版,尚未可知;而如果你读了开头却不知结局,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这样的痛苦,让我一个人承担好了,所以,书我就不借了——记住了,不是我吝啬,是为了你好。”

        美食的局限性在于,一旦厨师死了,正宗的味道可能就此失传。而书的好处在于,即使作家不在了,只要有市场,还可以再版三版无数版。“银河系漫游”系列小说的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早在2001年就已离世,而我们幸运的在2008年年底等到了这套小说后三本中文版的引进出版——《基本上无害》、《生命、宇宙以及一切》和《拜拜,多谢你们的鱼》。昨天收到从卓越送来的小说,兴奋之情无法言喻。

        郑重地向所有未曾读过“银河系漫游”系列的朋友推荐这套小说,这是一个天才的天才之作,借用小宝的一句话,“读起来会有少女破身时的痛快——痛并快乐着”,快乐自不必提,痛的理由就仿似唐敏的外祖父吃菜,一想到能作出此般美味佳肴的厨师总有一天会驾鹤仙去,这样的味道再不复存,心中怎能不痛?

        另有一件憾事,虽然这套小说的后三本业已问世,可是前两本恐怕难以买到了,尤其是第二册《宇宙尽头的餐馆》,我年初的时候想买来赠予朋友,就已然缺货,大半年过去,恐怕购买的难度更大,想买的,下手要趁早了。

  • 27

    “杀猪网”正式开通

        《礼记·檀弓下》里有句话,叫做“师必有名”。意思并不是我起初理解的“一定要找个有名的老师”,而是说出兵必有正当的理由。中国人讲究名正言顺,反之,名不正则言不顺。

        万众期待的“杀猪网”为何选在2008年的12月开通?我曾经问个不休。后来邓公托梦告诉我,要我“向改革开放30年献礼”,但是我认为这个理由很难得到广泛认同,因为改革开放跟杀猪实在关系不大,邓公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恐怕也不是特指杀猪的。万念俱灰之际,忽然看到一则新闻,说12月16日是“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实施一周年。而“杀猪网”的域名,正是购买于本月17日,基本靠谱。所以,“杀猪网”的初期宣传语将是——向“中国人道屠宰计划”顺利实施一周年献礼,哦耶。关于这句话,值得特别注意的一点是,“哦耶”二字亦是口号的一部分,不可忽略。

        关于“中国人道屠宰计划”这一宏伟蓝图,我将另行撰文颂扬,在此不再赘述。

        关于“杀猪网”,另有疑问若干,在此一并解答,不会另行召开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

        有人问,“杀猪网”是中国杀猪业的官方网站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论身材,我不及江公;论刀法,我不及胡公。何德何能,敢掠人之美?

        另有内幕消息称,“中国人道屠宰网”曾经试图收购本网站,但是遭到本网站CEO(也就是区区在下)的严正拒绝——这条消息倒是真实可信的。

        此外,对于“杀猪网”的成立,我愿与我的朋友“杀老师”分享这一荣耀,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杀猪的”这三个字,如果我忝列杀猪网的CEO有些名不副实,那么称杀老师是杀猪网的CAO则当之无愧了。不仅因为他身材比我更像一个杀猪的,还因为他平素最爱的一句口头禅与CAO一词发音近似。

        最后,感谢非礼勿摸童鞋帮我拉皮条,感谢Sivan童鞋对杀猪网不遗余力的技术支持,感谢CCAV,感谢SMTV,等杀猪网追随中石油的步伐在A股市场上市之后,各位都会有大批原始股认购权限作为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