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她们哪里是在性交,她们其实是在服药!

        纽约州立大学的里贝卡·伯奇和戈登·盖洛普两位教授共同出版过一本关于男性精液的书,书中记录了精液的一项妙用:治疗女性抑郁症。

        二位教授调查了二百九十三名纽约州立大学的女学生,她们都有固定的性生活,但有的使用安全套避孕,有的则采用别的办法。然后她们要填一份问卷,以评估她们的抑郁程度。试验结果表明,使用安全套的女生比不使用的人更容易患上抑郁症,而在不用套的女生中,性爱频率高的比频率低的快乐许多。相反,这些使用安全套的、不接触精液的女性和没有性生活的女性在抑郁症的几率上却是相同的。

        面对这种神奇效果,作家小宝也要惊呼:她们哪里是在性交,她们其实是在服药!这种观点,与中国古人不谋而合,在中国的古书里,便有“丰润少年精液最滋补身子,可常驻容颜”这样的记载。

        至于个中原因,戈登·盖洛普的解释是:精液中含有的雌激素、黄体酮和睾丸激素等都能对抑郁症有治疗作用。因此,他的建议是:亲密男女在交合的时候,能不用套,就别用套。

        小宝无疑也是“不用套主义”的坚决拥护者,为了强化这种观念,他在自己的文章里讲过一个谋杀故事:

        她叫安娜,加拿大的白领,注册会计师。她原来的男朋友叫欧文,这个欧文可不是英国利物浦的那位俊秀的球星,而是一个黑发蓬乱胡子拉茬指甲肮脏的多伦多愤青。后来安娜认识了约翰,一家很赚钱的咨询公司的青年老板,长得又好看,估计有点像青年时代的小宝——的女朋友。接下去的选择不言而喻,加拿大女生和上海女生一样实际,她们特别知道面包的哪一面有黄油,从此愤青在安娜眼里就像粪那么轻。安娜和约翰处得很好,差不多如同小布什期待巴格达那样地开始期待婚姻。突然,安娜死了,而且死得十分蹊跷,她的全部症状都像食物中毒,但她临死前没有吃过任何不洁的食物,也没有来过咱们南京汤山。案子最后还是破了,凶手正是欧文。他的谋杀手段极为古怪:他知道安娜十分害怕怀孕,但又不愿吃药,怕有副作用。安娜的习惯是坚持男方用避孕套,而且她还喜欢在黑暗中做爱。欧文潜入安娜约翰的卧房,把剧毒的杀虫剂涂在他们的避孕套上,套上本来就有润滑油,涂一点杀虫剂很难觉察。杀虫剂的剧毒很容易被人体的皮肤和薄膜组织吸收,安娜就这样死于非命。

        不仅如此,宝哥还在文末赋诗一首:

        春雨贵如油,
        雨衣莫遮头,
        既能防暗杀,
        又能解忧愁。

        被杜蕾斯厂方看到,还不得活活气死?

  • 11

    1月3日“我们书店”购书

        趁元旦去了“我们书店”,跟前几次一样,又买了十几本书。虽然都是半价,可加起来也够让人肉疼的。书单如下:

     

        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  周国平/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上瘾五百年  戴维・考特莱特/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你不知道的宇宙大爆炸  霍弗特·席林/朱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我的名字叫红  帕慕克/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白色城堡   帕慕克/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云雨:性张力下的中国人   江晓原  东方出版中心

        蔬食斋随笔别集   聂凤乔/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中国电影史(1905-1949):早期中国电影的叙述与记忆   陆弘石/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

        天国之花:瘟疫的文化史   霍普金斯/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没有国家的人   库尔特·冯内古特/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天下味    唐鲁孙/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最后,说明一下,“我们书店”,不是我们开的书店,而是一家名叫“我们”的书店,这家书店的妙处在于,不但老板选书的品位一流,并且所有图书都是半价销售。

        书店位置,在青岛市文化市场旁边的文化街入口附近,具体讯息可以去我们书店的豆瓣小组查询一下,网址: http://www.douban.com/group/144793/

  • 9

    杀猪网新年巨献:Megan Fox裸照

        杀猪网新年巨献,Megan Fox性感裸照。哇哈哈哈,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在博客里面放裸照了,真爽啊,哦耶!

        有人要问了,Megan Fox是哪根草?呃,这姐们不是别人,正是《变形金刚》里那个性感尤物。这张照片应该印象深刻吧?

       

        出演过《变形金刚》之后,迅速走红的Megan Fox被《男人装》杂志评选为“100名全球最性感女星”的NO.1。而她也数次欲说还休地表达了急于全裸出镜、为艺术献身的念头。

       

        如今,终于,被我们等到了她的裸照。

       

        更多精彩照片,请点击继续观看。

    (更多…)

  • 4

    节日怎么可能快乐?

        元旦收到不少祝福短信,大多千篇一律,缺乏创意,唯独好友于宁发给我的一条短信,让我特别喜欢,内容如下:

        过去我总是祝你节日快乐,今天忽然想起,这太不人道了!男人可以节食、节水、节电,怎么可以节日呢?节日又怎么能快乐呢?所以,我祝你日后快乐!

  • 6

    除了殴打外国人,还能玩点别的吗?

       

        虽然台词平淡,剧情也缺乏波折,可《叶问》一样可以看得你血脉贲张、甚至热泪盈眶。为何?因为导演的小手恰如其分地抚摸到了我们的G点——民族主义(或者说爱国主义,二者在某个经纬度,很默契地重合了)。

        《叶问》的前半段也精彩,片首与泰山堂的廖师傅一战自是兵不血刃,小高潮出现在叶问与山东大汉金山找一役,北方拳的刚猛与南方拳的机巧碰撞到一起,擦出炫目的火花,可谓精彩纷呈。

        可影片真正进入足以影响观众情绪的状态,是在日军入侵之后。在那之前,即便廖师傅再绵里藏针、金山找再不可一世,我们其实都知道,在佛山这个地盘上,叶问毫无疑问地可以在不动声色间将一切化作云淡风轻。

        日寇来袭之后,枪炮之利远胜拳脚之功,再好的身手,也成了无源之水。一对一情况下,叶问自然可以谈笑间将李钊的左轮手枪卸下,可他可有能力面对整支军队?

        无奈、落魄、贫困、饥饿、生死未卜……一同袭来。武痴林的死、廖师傅的死、金山找的步步紧逼,更将这种压抑的情绪推向高潮。观众郁积的心情何以发泄?只有在片尾痛殴日本将军三浦才能一泄心头之恨了。痛殴了三浦,在心理上便等同于痛殴了所有日本侵略者,哪怕我们都知道,叶问逃亡之后,佛山民众面临的,必将是更加惨无人道的搜捕和屠杀。

        遗憾的是,叶问与三浦一战,纯粹是心理上的泄愤,二者这最后的压轴一役,根本称不上棋逢对手:不知导演出于何种考虑,将三浦的战斗力安排得几乎与金山找一个水准——叶问在绝食数顿之后,依然可以秋风扫落叶般,瞬间便将三浦狂殴致死。同样是中日对决,若论精彩,《叶问》怎能与《精武英雄》最后一场陈真和日本军官的决斗相比?

     

        武侠片的时代背景若是在古代,自然可以天马行空、恣意纵横(《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若是在现代,选择就更加多样化,可以插科打诨(成龙),也可以玩狠(《杀破狼》《战狼传说》)。最尴尬的是近代背景下的功夫片,夹缝中只剩下抵御外辱这个主旋律——而中国悲惨的近代史又注定了,个人对阵外国武人的胜利,只能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一部部电影在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外国武士倒下的身影中达到高潮、拉下帷幕,颇有点“赢了你,输了世界又何妨”的味道。

        《叶问》的高潮戏是打败日本武士,《精武英雄》的高潮戏也是打败日本武士,《霍元甲》里的霍元甲,迷途知返,亦是在击败摆擂的西洋力士后,成就了人生最辉煌的一页。

        不可否认,动作片里的民族主义是一把好牌,观众既可以看到漂亮的打斗场面,又可以得到心理上的满足。不过撇下民族主义是好是坏暂不讨论,我的疑惑在于:除了殴打外国人,难道就没有别的套路可拍了吗?

        徐克将黄飞鸿系列的第五集《西域雄狮》的背景放到了美国西部,惨淡的票房与口碑似乎都在证明,贸然的创新是危险的。可黄飞鸿系列的前几部同样不落“殴打外国人”这个窠臼,更证明了只要编剧肯卖力,即使近代背景下的动作片选材相对狭窄,可并不是没得玩。可惜啊可惜,如今也不知是现在没有好编剧了,还是编剧们都不肯出力了……

  • 4

    一年

        2008年,看的最后一部电影是《叶问》。好奇地去豆瓣翻了记录,2008年的电影:以《辛普森一家》开始,以《叶问》结束;2008年的书:以《人类的愚蠢历史》开始,以《希腊棺材之谜》结束;2008年的唱片,以《北京的冬天》开始,以《Chinese Democracy》结束。

        咳,如此,又是一年。

  • 7

    你丫真狠

       

        有的人说话之前喜欢加上一句“我是个粗人……”,潜台词自然不是在夸耀自己某个部位的尺寸,而是在说:我已经先承认自己是个粗人了,一会儿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们也别骂我。

        这种人其实不是粗人,是狠人。

        王小峰就是个狠人。拍《你丫真狠》之前先把话撂下了,就是拍着玩,谁也别跟我当真;而且拍的也不是电影,就是一自娱自乐的DV;再而且,招演员的时候标准也是如此,要“没演过戏的,或者不会演戏的”——创作者姿态已然放低到如此这般,评论者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难听的话。

        当然,其实我们也能看出来,王小峰并不只是拍着玩玩这么简单——想知道什么叫拍着玩玩,就去看乌青拍的DV,这哥们一共拍了五六部DV,“每一部都是恶评如潮(乌青本人原话)”,纯粹恶搞,一笑而已。而王小峰无论从剧本创作、演员选取、摄影、剪辑、配乐,都是很用心的,如果说早期的《小强历险记》还有些玩乐成分,那么《十面埋妇》和《你丫真狠》就很有些野心了。

        考虑到投资只有25万,《你丫真狠》拍成这样也算拿得出手了,90多分钟的片子,至少让我看完了,不像《桃花运》这种傻逼电影,直接无法下咽。呃,至于值不值得看……如果你正好闲着没事,那就看看呗,不但能看到5秒钟的韩寒、三分钟的春树,还能看到《三联》的主编苗炜等一干文化人出现在电影里是什么样,也可以说小有收获了。

     

        《你丫真狠》在线观看地址:http://kankan.xunlei.com/4.0/movie/85/61185.html?id=111

  • 13

    你应该这样访问百度

       

        关于Google和Baidu收录网站页面的标准,有人这样总结:Google更乐于收录大站的页面,百度则乐于收录新站的页面。

        杀猪网开通一周之后,我用实际经验证明了,上述结论是完全错误的。杀猪网22日开通,我23日上午在Google和Baidu分别提交了网站的地址,当天下午Google就收录了杀猪网,而Baidu至今音讯全无。之后,我又申请加入Google的Adsense广告计划,同样很迅速,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Google的回应,虽然我被拒绝了(因为只有建站六个月之后,才有资格申请),但是一个国际化网络公司的专业和负责,让人觉得心里很舒服。反观百度,从23日至今,我又将杀猪网的网址提交了三四次,依然未果,不知何故。

        所以啊,教我怎么能不爱Google,怎么能不鄙视Baidu?

        我有一个前同事,叫做丛莉莉,她每次访问百度的时候,都是遵循这样的步骤:

        1,打开浏览器。

        2,从收藏夹里打开Google的主页。

        3,在Google的搜索框里输入“百度”,进行搜索。

        4,点击搜索结果进入Baidu。

         我曾经以为这是对Baidu的侮辱,现在则认为这样的侮辱实在太应该了,并且认为我们都应该这样访问百度。

  • 12

    先奸后杀

     杨欣

        2006年,有一则八卦命案在杂志圈内广为流传:已婚的时尚杂志《男人装》编辑齐小晶和杂志封面女模特杨某发生关系,因此与杨某的前男友张宇东发生矛盾,之后齐小晶纠集他人将张宇东殴打致死。

        后经证实,这起“两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女主角杨某,正是19岁就已发育到90F罩杯的杨欣,也就是冯小刚电影《手机》里面,牛三斤的女儿。当时的我正在做杂志业,对命案没兴趣,就惦记着有个杂志编辑把杨欣给睡了,羡慕不已。

        当时我所供职的杂志,有一个栏目叫做“超级女友”,是个仿《男人装》风格的美女写真栏目。在杨欣案之后四个月,即2007年3月,有个叫徐倩的模特成为了当期的“超级女友”,徐倩是2004年世界旅游小姐中国赛区总决赛冠军。当期杂志版面抓图如下:

        不到一年之后,呃……她死了,死在了我刚刚离开不久的丽江。

        当期杂志里,介绍徐倩的那篇文章叫《人生若只如初见》,是我的好朋友黄妈写的,其中有一句是:“北京的快节奏和热腾腾的人气让徐倩有点窒息,和青岛悠闲安静的环境截然不同。尤其在模特圈,除了热气,还有腾腾杀气……”没想到黄妈一语成谶,徐倩还真是挂在了这个有着腾腾杀气的模特圈。

        《生活新报》的报道是这样写的:

        当晚,丽王大酒店1301号房间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已经注定成为了难以破解的谜。唯一确定的是模特徐倩的“非正常死亡”。根据魏磊供述:他们各自洗完澡后,便分坐在两张床上,看电视、吃水果、聊天。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关于性的话题,而且,两人“都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接下来,“我爬到她床上去,她没有说什么,我把她的被子掀开,见她的睡衣里面没穿内衣,下面穿了一条带花纹的内裤。我就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之后,魏继续和徐聊天。大约20分钟后,他和徐发生了第二次性关系。魏磊称,在这两番激情之后,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继续和徐倩聊天,一直聊到大约凌晨三四点,这次,他们谈起了各自的生活。“我们都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之后,就提出了一起死的问题。当时是谁先提出来的,我记不得了。她说,要么你先死,要么我先死。我说我先死,但她说她下不了手,就说‘我先死’。”

        “我就过去,坐在她的床边,用双手掐她的脖子,她没有反抗,也没有叫……我又骑在她身上掐她的脖子,一直掐到她不动。我问自己:她真的死了吗?接着我拿她睡衣上的带子,拴在脖子上,我的手在抖,有没有用力拉不记得了。之后,我见她嘴巴张开了,很害怕,就拿来一个枕头,盖住她的脸……”

        先奸后杀,这哥们还真够狠的……后来呢?后来这哥们像《胭脂扣》里的十二少一样,丧失了一起死去的勇气。只不过他没有十二少那么好的运气,迅速被逮捕归案了。该篇报道全文很长,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地址:

    http://ent.sina.com.cn/s/m/2008-12-29/10512319317.shtml

  • 6

    扭腰客

    细腰

        狂欢夜乐极生悲,把腰给扭了,这几天在家静养,成了名副其实的扭腰客。
        沈宏非在《腰怪》一文里写,“……男人是根本没有腰的,所谓男人的腰,其实指的是肾”。见过沈宏非身材的人大概都会怀疑,这个死胖子是在以偏概全——自己没腰,便怀疑所有的男人都没有腰。不过中国人向来腰肾不分倒是真的,比如在“腰”的词条下就有“肾脏的俗称”这样的解释,给出的范例是——如:猪腰。

        男人提起“腰”,便如猪腰一样,其实多数情况下指的是肾。女人就不同了,《红楼梦》里描写晴雯的“水蛇腰儿”,想必不是在谈论水蛇的肾脏。也所以,我这个“扭腰客”,和晴雯这个“扭腰客”,虽是同门师兄妹,境遇却大不相同。

        《红楼》还稍显含蓄,在《西厢》和《金瓶梅》里,女人的腰在作情欲描写时,都是浓墨重彩的:

        《西厢》里偷情的段落里,有这样的描写:“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但蘸着丝儿麻上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吻香腮。”

        亦是偷情段落,《金瓶梅》里是这样写的,“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呀呀气喘。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相同之处在于,无论王实甫还是兰陵笑笑生,都将女子的腰比作“杨柳”。事实上在《西厢》的第一本里,就有“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之说。类似的比喻可以见诸中国历朝历代的诗词歌赋,甚至到了现代,也有浪子古龙在称颂这种“柔若无骨”、“盈盈一握”的细腰。不太一样的感触来自朱自清,根据他在《女人》一文中所写,“我所欢喜的腰呀,简直和苏州的牛皮糖一样,使我满舌头的甜,满牙齿的软呀”——听起来真是无比的肉麻呀。

        杜牧的名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出自《遣怀》一诗,前两句是“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也是在赞美扬州歌女的纤细轻盈的腰身。“楚腰”,典出《韩非子·二柄》:“楚灵王好细腰,而国中多饿人”。《资治通鉴》后来也写到这则故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于是后人便解释为,楚灵王喜爱细腰的女人,于是宫女们为了迎合楚灵王的喜好,组织集体观看《瘦身男女》,并服用大量减肥药,最终造成多起因减肥致死的恶行事故。

        其实非也。楚王好细腰,好的不是女人的细腰,而是男人的细腰。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将男人的腰提升到审美高度的案例之一。

        无论是《韩非子》还是《资治通鉴》中,都没有提到过楚灵王爱的是女人的细腰。而“楚腰”一词,最早见诸《战国策·楚策》:“灵王好小腰,楚士约食。”后来的《墨子·兼爱》中说:“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要(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胁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后二者的描述中,都提到“士”字,在战国时期,国君以下分卿、大夫、士三个级别,“士”则泛指一国的贵族官僚阶层。楚王喜爱细腰,饿死的却是身为贵族官僚的男人们,这说明男人的“腰”不仅具有实用性,偶尔也会有观赏性可言的。

        幸亏我这样身材的男人没有生活在战国时期,估计在楚灵王看来,如我这种,腰身粗壮,又扭伤了的,既无审美价值,又无使用价值,理所应当属于“其罪可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