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2008 年终总结

    过大年,雪灾了
    炒牛市,崩盘了
    留个影,艳照了
    去旅游,暴乱了
    乘飞机,罢航了
    坐火车,出轨了
    呆在家,地震了
    发工资,金融危机了
    2008年太不正常了,一切都不正常,但关键时刻,中国男足挺身而出,用实际的输球行动向世界证明:中国男足还是正常的!

     

    PS.

    为了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05周年,蔡老大在逍遥一路的甲鱼馆组织了一次酒会。我去喝酒了。明儿见。

  • 14

    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

        昆汀·塔伦蒂诺在电影《低俗小说》中提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在一起就非得瞎扯点什么,不然就会觉得特别没劲?”呃,这其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说到底就是: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

        先来说说扯淡是什么。

        美国人哈里·G·法兰克福写过一本书,专门探讨这个问题,书名就叫《论扯淡》。《论扯淡》一书的英文名字叫做On Bullshit,bullshit翻译成中文,最贴切的恐怕不是“扯淡”,而是“狗屎”、“放屁”之类的不雅词汇——台湾版的On Bullshit,名字便叫做《放屁!》。只是在注重精神文明建设的我国,放屁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胡庄小学的校园黑板上,就明文规定“当众放屁一次罚5元”,《法制晚报》也有某员工在公司例会上放屁、被罚款50元的相关报道。既然放屁是被禁忌的游戏,那么退而求其次翻译成“扯淡”,倒也可以理解。

        “扯淡”在中文里亦可写作“扯蛋”,到底哪一个字对?小品《牛大叔提干》的结尾,空跑一趟没办成事的赵本山在悻悻而去时把那串“王八蛋”扯起来拿走了:“我得回去给乡亲们交待交待,来了一趟,事没办成,倒学会扯蛋了!”这是小品戏言,恐怕“扯蛋”一词中的“蛋”字,并非指“王八下的蛋”。有人考证,“扯蛋”一词出现在书面,乃由五四时期开始,扯蛋原本是民间俚语,市井之言,后被文人借用,却又嫌蛋字不雅,有隐指男人裆下的意思,便自行把蛋字改成了淡字,以示清高,后沿袭下来。

        哈里·G·法兰克福对扯淡的看法是:扯淡与说谎虽然都是不真实的言语,但貌合神离,并没有相同的本质。谎言是真理的对立面,因此,谎言虽然拒绝真理的权威,反对真理,但毕竟承认存在着真理,它只是试图掩盖真理,谎言在反对真理时是严肃的,而扯淡根本无视真理,根本不在意什么是真实或者到底有没有真实,因此,扯淡对真理的态度是不严肃的,它不在乎真理是什么东西,甚至不承认存在真理。

        呃,我知道,上面那段话听起来让人有点晕,幸好作者在书里列举了一个关于“扯淡”的经典案例——我们可以想象有个演讲者在七月四日美国国庆日上声嘶力竭地宣称:

        “我们伟大且被上帝庇佑的祖国,其开国元勋在神圣的引导下,为人类开创了一个崭新的篇章!”

        这种bullshit话语,我们要比美国人民听过的多上一百倍,所以应该能够更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扯淡”二字。如果实在理解不了,也不要紧,出版社为了加深我们对扯淡的理解,在书的封底又加了一段话,是于丹说的,“《论语》的真谛,就是告诉大家,怎么才能过上我们心灵所需要的那种快乐的生活”——出版社对这句话的评价是:这些就是扯淡。

        哈里·G·法兰克福对扯淡是反感的,这不仅表现于开篇那句“在我们的文化里,最突出的特征之一就是:有太多的人在扯淡”,更表现在他对扯淡所下的结论:“扯淡比说谎更可怕,扯淡才是真理的最大敌人。”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对个人的无目的的“扯淡”绝不反感,比如我常看王三表的博客或者沈宏非的杂文,看过之后笑骂一句“真他妈扯淡!”,心中却欢喜不已。真正让人反感的,是官方的扯淡,政府的扯淡,那种目的明确的指鹿为马式的扯淡:

        ——就像苏友贞在《斗牛士》一文中所写:……“说谎”的人虽然歪曲真理,但他说假话时,心里却知道真理为何,而开口就“放屁”(意即扯淡,因台版《论扯淡》名曰《放屁!》,所以苏文中统称为“放屁”)的人,却对真理有着全然的冷漠,他们并不在乎何者为真,何者是假,他们所放发出的狗屁言辞,目的全在操纵听众或读者,并以取得自身的利益为依归,这些利益包括了政治的权势、商业的利润,或是学院里的地位及升迁,因此与“说谎”者相比,“放屁”者反而是真理更大的敌人。

        ——又如孙涤在《洋人淘浆糊》一文中所写:“……爱的死敌不是恨,而是冷漠。以此观照,真的反面虽说是假,它的大敌却是伪,伪对真横加利用,对真假之别却完全不在乎。”

        回到开篇所提的问题:人民到底需不需要扯淡?这看起来像是一个问题,其实根本不需要回答——在一个扯淡的时代,生活在一个天天对你扯淡的国家,而且除了扯淡之外不许你谈论任何实质性的问题,人民除了集体扯淡(便如魏晋),还能做什么?

      说点花絮。

        关于《论扯淡》这本书,有人的评价是“这本书最扯淡的地方就是它的价格”。呵呵,的确,《论扯淡》一文不到一万四千字,加上两篇序言,两篇后记书评,全书统共两万七千字,定价却有16元之多……对于书的篇幅长短,哈里·G·法兰克福本人是这么说的:“我认为短书里面可能也有很多狗屁,但是一本长书几乎必然有着很多的狗屁。”

        书的末页是一页15张关于“bullshit”和“扯淡”的贴纸,如果你觉得手边有哪本书是在扯淡,可以直接撕下一张贴上去,就像我这样——

  • 14

    《金瓶梅》的英文名

        08版《金瓶梅》的英文译名有些古怪,叫做The Forbidden Legend Sex & Chopsticks,直译过来意思大概是“被禁忌的传奇性爱与筷子”,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而如果直接把这个短句输入到金山词霸里,得到的答案就更不靠谱了——紫禁城传奇性与筷子。

        “性与筷子”,就我理解,可以比较牵强地解释为“食色性也”。我的朋友Mr. Silence比我厉害,考证出chopsticks不仅有“筷子”的意思,还可以当“爱人”讲,因为chopsticks in my heart是“我亲爱的”的意思。所以据Mr. Silence说,The Forbidden Legend Sex & Chopsticks比较靠谱的翻译是——被禁的传奇性爱。当然,作为补充,他又告诉我,如果以我的智慧和境界很难理解的话,也可以把“筷子”理解为女人的“夹功”……呃,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比较好奇地查阅了一下资料,《金瓶梅》的英文名字虽说不上花样繁多,倒也有不少。最直接的翻译出自1955年由王引导演、李香兰主演的《金瓶梅》,名字按照粤语发音,直接写作Chin Ping Mei。1964年张仲文拍摄的《潘金莲》,名字译作The Amorous Lotus——多情的莲。1974年,李翰祥版的《金瓶双艳》英文名叫做The Golden Lotus,即“金莲”的直译,这也算是《金瓶梅》比较正式和常见的英文名字了。李翰祥在1991还拍摄过一部金瓶梅电影《金瓶风月》,译名与《金瓶双艳》一脉相承,叫做The Golden Lotus ‘Love and Desire——金莲的爱与欲。

        相对来讲,《金瓶梅》The Golden Lotus的英文名字还算贴切,中国其他几部古典名著的译名说起来更有意思,比如将《红楼梦》翻译称《牛郎与织女》、将《西游记》翻译成《侠与猪》等等。还有一个比较出名的说法是,法国人把《水浒传》翻译成《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在山上的故事》,听起来像个段子,让人莫辨真假。若是真的,跟中国的菜单上将“童子鸡”翻译成“还没有性生活的鸡”、将“麻婆豆腐”翻译成“满脸雀斑的女人制作的豆腐”这种无敌的翻译有的一拼了。

  • 8

    “银河系漫游”系列:少女破身时的痛快

           

        唐敏在美食随笔集《美味佳肴的受害者》里写到她的外祖父,说他是真正让她倾心的男人,一个能够欣赏美味,懂得享受生活的男人。唐敏写道,她小时候,外祖父常常带她去上海著名的餐馆,只给她点半份蛋炒饭,“我外公点了他喜欢的菜肴,再喝一点酒,我坐在一边,腰杆笔直,表情严肃地坐着,吃我的蛋炒饭。外公会给我尝一点点他吃的美味,并对我说,等你长大以后,这些好味道再也吃不到,因为只有这些厨师会做出这么好吃的菜,你长大以后,他们全死了。所以,你不要吃外公的菜,你要是吃了,你一辈子会伤心的。你只要记住蛋炒饭的味道就行了。”

        我看完只觉得这老头真是可恨,自己一个人独吞了所有美味,却偏偏编出一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后来想起,自己也做过类似的事情。06年的时候买了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和《宇宙尽头的餐馆》两本小说,有朋友向我借阅,我便会告诉他们:“银河系漫游”系列一共五本,现在中文版只出了前两册,后三册何时翻译出版,尚未可知;而如果你读了开头却不知结局,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这样的痛苦,让我一个人承担好了,所以,书我就不借了——记住了,不是我吝啬,是为了你好。”

        美食的局限性在于,一旦厨师死了,正宗的味道可能就此失传。而书的好处在于,即使作家不在了,只要有市场,还可以再版三版无数版。“银河系漫游”系列小说的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早在2001年就已离世,而我们幸运的在2008年年底等到了这套小说后三本中文版的引进出版——《基本上无害》、《生命、宇宙以及一切》和《拜拜,多谢你们的鱼》。昨天收到从卓越送来的小说,兴奋之情无法言喻。

        郑重地向所有未曾读过“银河系漫游”系列的朋友推荐这套小说,这是一个天才的天才之作,借用小宝的一句话,“读起来会有少女破身时的痛快——痛并快乐着”,快乐自不必提,痛的理由就仿似唐敏的外祖父吃菜,一想到能作出此般美味佳肴的厨师总有一天会驾鹤仙去,这样的味道再不复存,心中怎能不痛?

        另有一件憾事,虽然这套小说的后三本业已问世,可是前两本恐怕难以买到了,尤其是第二册《宇宙尽头的餐馆》,我年初的时候想买来赠予朋友,就已然缺货,大半年过去,恐怕购买的难度更大,想买的,下手要趁早了。

  • 27

    “杀猪网”正式开通

        《礼记·檀弓下》里有句话,叫做“师必有名”。意思并不是我起初理解的“一定要找个有名的老师”,而是说出兵必有正当的理由。中国人讲究名正言顺,反之,名不正则言不顺。

        万众期待的“杀猪网”为何选在2008年的12月开通?我曾经问个不休。后来邓公托梦告诉我,要我“向改革开放30年献礼”,但是我认为这个理由很难得到广泛认同,因为改革开放跟杀猪实在关系不大,邓公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恐怕也不是特指杀猪的。万念俱灰之际,忽然看到一则新闻,说12月16日是“中国人道屠宰计划”实施一周年。而“杀猪网”的域名,正是购买于本月17日,基本靠谱。所以,“杀猪网”的初期宣传语将是——向“中国人道屠宰计划”顺利实施一周年献礼,哦耶。关于这句话,值得特别注意的一点是,“哦耶”二字亦是口号的一部分,不可忽略。

        关于“中国人道屠宰计划”这一宏伟蓝图,我将另行撰文颂扬,在此不再赘述。

        关于“杀猪网”,另有疑问若干,在此一并解答,不会另行召开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

        有人问,“杀猪网”是中国杀猪业的官方网站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论身材,我不及江公;论刀法,我不及胡公。何德何能,敢掠人之美?

        另有内幕消息称,“中国人道屠宰网”曾经试图收购本网站,但是遭到本网站CEO(也就是区区在下)的严正拒绝——这条消息倒是真实可信的。

        此外,对于“杀猪网”的成立,我愿与我的朋友“杀老师”分享这一荣耀,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杀猪的”这三个字,如果我忝列杀猪网的CEO有些名不副实,那么称杀老师是杀猪网的CAO则当之无愧了。不仅因为他身材比我更像一个杀猪的,还因为他平素最爱的一句口头禅与CAO一词发音近似。

        最后,感谢非礼勿摸童鞋帮我拉皮条,感谢Sivan童鞋对杀猪网不遗余力的技术支持,感谢CCAV,感谢SMTV,等杀猪网追随中石油的步伐在A股市场上市之后,各位都会有大批原始股认购权限作为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