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何以解忧?唯有吃肉

        秋末时节,与朋友相约,去长白山附近玩了一圈。起初,对这次旅行的定位是“摄影之旅”:想趁着下雪之前,去天池一游;而长白县的望天鹅、集安市的五女峰,都是以清澈的山泉和漫山的红叶闻名之地,堪称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东北天寒,虽是秋季,温度却早已到了零度以下。带足了冬衣,背着相机、镜头,兴冲冲奔赴长白山下。无奈人算不如天算,到得东北的第二天就开始下雪,封山,天池是去不了了。望天鹅和五女峰倒是人烟稀少,基本享受了“包山”的待遇——偌大的景区,只有我们一行四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遗憾的是,山上的红叶早早地落光了,我们扛着长枪短炮,苦无用武之地,对着灰突突的山峦随便咔嚓了几张,怏怏地下山,觅食去了。

        都说:“食、色,性也。”既然色不能摄,那就只剩下择食而饲了。好在东北物产丰富,一路吃下来,大快朵颐,推杯换盏,好不自在,早把摄影之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事后算起来,最为难忘的当是在靖宇县的满族家庭吃肉的那段经历。

        曹操在《短歌行》 中早有古训:“何以解忧?唯有吃肉。”我们东北一行四人组,三男一女,除去女孩不算,剩下的三位男士,均是不折不扣的肉食动物。就拿其中一位朋友大熊为例,身高一米九一,体重二百斤开外,跟武松似的一条好汉。武松在景阳冈连饮十八碗烈酒被传为佳话,其实他一口气吃了二三斤牛肉,也算是食量骇人。大熊亦是无肉不欢,去米饭管饱的排骨米饭用餐,他能一口气吃六碗米饭!呃,好像有点走题,跟吃肉没什么关系……反正就是这个意思,这几个爷们儿,个个都是属狼的——见了肉眼都绿了。

        离靖宇县不远,在山下的林区,有一个小村镇叫“西南岔”。同去东北的朋友小咸,他的二舅正住在此处。我们抱着去林区拍照的想法来到这里。计划是这样的:头天先去附近的山上看看,明天一大早起床,去林区拍拍日出、拍拍运木材的火车什么的。后来的结果是这样的:我们在这里喝了三场酒,吃了三顿肉,基本上什么也没拍,然后就坐大巴回靖宇县了。

        早就听说满族人能吃肉。早几年爱喝普洱,稍微研究了一下,普洱成为一时之尚,是从满清入关开始。满清马上得天下,是游牧民族,以肉食为主,入关之后,皇室饮食更是极尽奢华,山珍海味吃多了,难免消化不良,所以有消食、解油腻功效的普洱茶便流行起来。贡品普洱除了皇宫自用之外,还赏赐给皇亲国戚文臣武将,当时能拥有普洱茶成了满清显贵的一种标志。

        最能体现这个特点的,是满族人还有一个“吃肉节”。在历史上,满族人把二月初一叫吃肉节,对老北京的满族人来说,是一个极盛大的节日。《那桐日记》中记载: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二月初一日,某刻进内,坤宁宫吃肉,辰初礼成,西苑门论班,外务部值日。”

        庄严的皇宫这天要在这里设屠宰场。宫内把一个长方形的大木案子摆在正殿的西侧,上面包着铁皮。案子后有两个深坑,坑里置半人高灶台两个,上面安放两个大铁锅,里面可装整只肥猪。案子两旁有两个大木案子专供给猪刮毛、割肉时用。生猪宰杀后除猪头上留着一小撮猪毛被红绳系好之外,其余全部退光,下锅煮好,然后由司俎官引着,由杂役抬到神杆前的灶台上。祭祀后的无盐白肉分赐给大家,切成薄片后再蘸佐料吃,这是保持狩猎民族的古规,叫作有福同享。

        再说我们到了西南岔,已近中午,饥肠辘辘之时,就见二舅摆了一桌农家盛宴,白肉血肠、扒猪脸、小鸡炖蘑菇……满桌的肉食让我们垂涎欲滴,也顾不上客套,三下五除二,吃了个肚满肠肥,喝了个五迷三道。下午顶不住酒劲儿,眯了一觉,五点多刚起来,二舅又摆上了:红烧肉、猪头肉、各种下货……中午的饭似乎还在嗓子眼没消化,面对一桌肉食,实在难以举箸,可是二舅太过热情,三劝两劝,又吃上喝上了。一场酒喝到近午夜时分才散去,各自带着酒意睡去。第二天一早,七点多,我们刚起床,就见二舅早早地坐在桌前等候着,桌上又是一大盘一大盘的肉食……我们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这时只见二舅又从床底下拖出一箱啤酒来:“来,整点吧?”

        后来的情况是这样的:这几个平日里耀武扬威号称自己是“肉食动物”、“无肉不欢”的家伙,一个个都蔫了,任凭二舅怎么劝,一口肉也吃不下去了。每个人喝了好几碗稀饭,啃了几片白菜叶子,胃里这才算舒服点儿。

        旅途结束回山东之后,每每念及东北之行,总为那里民风的淳朴、热情所感动。就比如那晚在二舅家喝酒,二舅说:“门口的这盏灯啊,平时只有过年时才点亮的,今天为你们亮了一晚上了。”一句话说得我们感动不已。可说来也怪,这几个人,谁也没再吹嘘过自己能吃肉的事。曹操的《短歌行》里那句被篡改过的“何以解忧?唯有吃肉”,现在有变成了“何以解忧?唯有喝酒”。不知道这算不算旅行的意义?

  • 6

    酒游

        冯光远写过一篇文章,叫《坐游台北》——游台北的方式至少有五千种,他偏偏要介绍那第五千零一种:坐游。所谓“坐游”,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更简单:手拎小板凳一个,到台北那几个被公认一定得去的景点,坐下,然后感受。这种举止,与其说是旅行方式,莫若说是行为艺术更恰当一些。但旅行本就是很私人化的娱乐,又何必受条条框框的限制?完全可以随心所欲,自出机杼。

        长居于啤酒之城青岛,我们几个朋友便自创一种与酒有关的旅行方式,曰之“酒游”。何为酒游?拿我一个大哥来举例吧。大哥叫亚林,文化人一枚,经营着青岛最具品位的独立书店,此人嗜酒,尤喜啤酒。前不久大哥去老挝旅游,中间我忍不住思念,打电话问候大哥,本想听听老挝的风土人情、气候人文什么的,不料大哥张口就说:“老挝的啤酒好哇!”之后的几分钟对话,尽是大哥在评点老挝啤酒,从口感、价格,直谈到酒精含量、麦芽糖浓度,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酒文化课程,一直到挂电话,我也没听他说过一句啤酒之外的事情。

        大哥这属于去异地品酒,喝一杯换一个地方,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专拿群众啤酒喝。此外另有一种酒游,乃是自备酒水出游。我有个好友,名叫小咸,文艺青年一枚,经营着一家口碑与口味都堪称上乘的面馆。有一年五一节假期,他突发奇想,约我一同旅游,说是要去一个花不香鸟不语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拉屎而且连电都没通的村子住上几天,看看星空,听听虫鸣。临出发前他告诉我:什么也别带,背几件衣服出发就行!我不放心,担心去了那个不通电的小村子,晚上黑灯瞎火连书都没法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总不能两个老爷们大眼瞪小眼吧?于是偷偷塞了几瓶牛栏山二锅头,几瓶红星二锅头。在长途汽车站一见面我傻眼了:这个家伙,让我什么也别带,他倒好,拎了一个巨大无比连原子弹都能塞进去的背包,里面不但有各种小吃,居然还有各色白酒、啤酒,直装了个盆满钵溢,最夸张的是,他连喝酒的杯子都带着!我一边偷乐一边给大哥亚林发短信,大哥鼻子都气歪了:“你们这是出去旅游还是出去喝酒的啊?!”大哥太健忘了,其实他比我们过分多了:一个人从成都旅游回来,上火车的时候什么土特产也没带,就买了十几瓶啤酒背在包里(也不嫌沉!),自斟自饮,近40个小时的旅程,倏忽而过。

        事实证明,小咸的举动是正确的。话说那天上午,我们九点从青岛出发,两个小时之后……我们还在青岛!交通拥堵得简直让人炸肺。小咸按捺不住了,在自己的背包里摸了半天,掏出一只烧鸡来:“咱喝吧?”呃……说来惭愧,车还没出青岛呢,我们俩就一人一个小二,一人半拉烧鸡,喝上了。二两酒下肚,眼前的世界顿时美好起来,堵车的懊恼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也。

        携酒出游,我们玩过好多次。近处去过崂山,在山里包个农家院,吹着山风,畅饮一番,一枕黑甜之后,次日爬山观海,激扬文字,两不耽搁。远处去过北京——这一次比较壮观,我们一行五人,包了一辆商务车,拉着两箱青岛梭蟹,一桶原浆啤酒,一百瓶青岛啤酒,浩浩荡荡杀往京城,赏玩之余,又得两场大醉,算是买一送一。

        遥想数十载前,国立青岛大学以校长杨振声为首的“酒中八仙”也有类似壮举,他们自称“酒压胶济一带,拳打南北二京”,时常结伙远征,去济南、北京或南京喝酒,算起来,当是我们“酒游”一派的前辈。要说酒游派的创始人,当属魏晋名士刘伶,成日抱一壶酒、坐着鹿车到处晃悠,后面跟一个背铁锨的家童,刘伶对家童的吩咐只有四个字:“死便埋我。”这种境界,却是我等后辈万万学不来的。

        喝酒和旅游到底有没有关系?其实还真有。君不见每逢长假降至,股市总会一片低迷,而此时救市的股票,永远是旅游与酒类两种。据说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退休之后,最大的两个爱好便是喝酒与旅游,而照我们看来,其实这两种爱好完全可以合二为一的。

  • 5

    小咸面铺官方微博

        最近在看焦桐的《暴食江湖》,里面有一篇《“非正式”的牛肉面》,写道:“若有幸遭遇一碗美味的面,真想为它唱一夜的颂歌。”吃面嘛,讲究乘兴而至,兴尽而归,万一兴冲冲赶去,却发现面馆铁将军把门,岂不扫兴?
        所以啊,经常去小咸面铺吃面的朋友,建议你们关注一下面馆的官方微博,何时歇业,何时放假,都会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发出通知,每次吃面之前看一眼,万一这天面馆放假,也省的您跑冤枉路了,对吧?
        小咸面铺微博:http://weibo.com/1621198447

  • 6

    继续,栖霞小隐

        传说文革时期物资匮乏,生活困难,几个人好容易整了点白酒喝,还没菜;没办法,就轮流“讲菜”,每人说一道菜,从选料、做法到色香味、口感,说得大家口生涎水时,就碰杯干一盅,也算是就着下酒菜喝酒了。
        周末跑到栖霞小隐的啤酒屋,来了一次讲菜席。主讲:小咸。这家伙两杯啤酒下肚,开始舌灿莲花,滔滔不绝,从鸭掌讲到熊掌,从香辣肉丝讲到乌龙钻白玉,一口气讲了十几个菜,每讲一个菜,大家就干一杯,讲到最后我都要举手求饶了:“大哥,求你了,别讲了,再上菜我就喝醉了!”最可气的是这家伙每次讲到关键时刻,总喜欢说一句“别动啊”,考,也得有得动啊!后来为了缓解这一供需矛盾,他又改了口头语,变成“一下雪,这菜就能拿出来吃了”——这大夏天的,还得等下雪?窦娥呢,快出来!
        当然,这只是酒后助兴节目,栖霞小隐是有菜的,老板三路的厨艺很不错,旁边还有秘制的唐僧烤肉,新疆风味,口感十足。喝到最后,有讲菜喝酒的,有弹琴低唱的,有打麻将的,互不干扰,这才是和谐社会啊。

  • 6

    栖霞小隐

    栖霞小隐,我的朋友刘三路开的一家青年旅社,顾名思义,在青岛的栖霞路上,倚靠青岛的前海风景区,环境优美,价格优惠,最重要的是,人好。来青岛旅游的朋友可以去感受一下。
    这是小咸推荐我看的一个片子,因为里面主要拍的是栖霞小隐和小隐里的朋友,所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可能比较熟悉里面的人物,看起来意兴盎然,看到三路,看到唐僧,都要忍不住会心一笑,又要感动于他们的坚持。他们是这样一群年轻人——热爱生活,真挚地对待生活,但又绝不与生活妥协。这样的群体,栖霞小隐是一个,我深爱的小咸酒馆也是一个。
    要么我爱青岛呢。

    【栖霞小隐】
    地址:青岛市栖霞路6号乙
    联系人:刘三路
    电话:13573831635
    QQ:718402985
    @豆瓣:http://www.douban.com/people/qixiaxiaoyin/

  • 16

    醉翁之意不在山

        话说辛卯年端午节,小咸夫妇、大熊、湖南人李军四个人一起去崂山游山玩水。为了确保本次登山活动安全、顺利地进行,四个人精心准备了大量的登山装备,总计如下——
        小咸带了一桶散啤(40斤);湖南人担心不够,又拿了6捆崂啤(一捆9瓶,共54瓶),还有两瓶二锅头(2斤)。
        四个人带齐这些登山装备,浩浩荡荡地上山了……然后第二天凌晨三点,湖南人一个人寂寥地坐在农家院里,自斟自饮,喝到兴起处,自己吹个瓶什么的。而另外三人,早已壮烈地躺在了一地的啤酒瓶之中。
        所以说欧阳修说的不对,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山,在乎啤酒之间也”。
        所以说姜文写的剧本也有问题,什么“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要有驴”,应该是“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啤酒,要有……二锅头”。

  • 7

    冰激凌流泪

        作为一个杀猪的,我责无旁贷地吃了蛋糕上“祝小咸日日快乐”几个字里的“猪”字。
        大熊吃了“小”,因为他什么都很小,外号叫小不点儿。
        “快”字给了薛易,因为他干什么都很快,据旦哥说,他的外号叫“床上小旋风”。
        两个“日”字被老柴和小村分享了,因为这是他俩的业余爱好,我终于知道小村为什么那么瘦了。
        “乐”字给了寿星小咸,他都乐翻了,唱了一晚上《走进新时代》,要不是因为他是寿星,早被我们扔门外去了。
        至于“咸”字嘛,嘿嘿,当然要留给敬爱的纯子老师了。
        元祖蛋糕是老柴买的,我吃了一口,脱口赞曰:“这冰激凌蛋糕不错哇!”旁边有人非常文明地纠正了我:“傻逼,那叫慕斯。”
        咳,一不留神又out了……
        昨晚还有个大惊喜,可惜说不得,百爪挠心啊我!

  • 7

    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易筋经》果然是当世第一武学奇书呀,修炼过程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走火入魔。连我这种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都险些着道儿,奉劝你们这些资质凡庸的普通人,没事就表瞎练啦。

          有事实为证啊。

          话说为了早日惩恶警世、维护世界和平,我一拿到《易筋经》,就废寝忘食地苦练起来,我媳妇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也要跟我一起练。《易筋经》中的武功,讲求柔韧性,讲求使暗劲,我们俩才练了两招,就纷纷抽筋,赶紧互相按摩,一边按摩我一边感叹:书上说老年人要循序渐进、量力而行,不可勉强、过量,果然如此呀。

          其实此时我们俩已然走火入魔了,只是《易筋经》太过高深,我们尚不自知而已。到了晚上,睡到后半夜,走火入魔的症状出现了!

          先是我,做了个噩梦,在梦里掉进一个类似《盗梦空间》里的经纬颠倒的空间,空间很小,也就跟家里的洗手间差不多大,我一进去,立即不辨东南西北,赶紧到处拍打,想找到逃生的出口,拍了两下,觉得左侧好像是空的,就一侧身,往左翻去。然后……然后我就扑通一声从床上掉到了地上。我立即惊醒,爬起来又滚回了被窝,我媳妇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这是?由于实在太过丢人,我只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让她赶紧睡觉。

          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忽然能听到我媳妇在旁边说梦话。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居然是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一段山东快书:“……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我把她摇醒,问她:“你这是在说梦话呢?”她迷迷瞪瞪不知其所以然,第二天起来,更严重的是,她居然练出红眼病了!红的程度直逼我堂哥老柴!

          此时我猛然醒悟呀:我们俩绝对是练《易筋经》走火入魔了!

          呃,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一个梦游的、一个说梦话的,说出去这也太丢人了……

          那段山东快书,是有来历滴。

          这段山东快书,是我们十月一去二龙山玩时,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全文如下(注意要用济南话):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必讲,咱表一表好汉武二郎。那武松,学拳去过少林寺,他曾经打虎景阳冈。这一天,武松学成下山来,遇见一位小姑娘,姑娘说: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武松一听生了气,挺起敏感词使劲攮,攮得姑娘直喊娘啊!”

          自从王学义老师教会我们,每次喝酒,这段快书几乎成了必备段子了,喝高了总免不了要来上一段。尤其是小咸餐饮集团的董事长小咸,从前每次喝美了回家,路上总要哼首歌什么的,自打学会了这段快书,每次回家路上,哼的都是“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跟我们一起去二龙山的白水乐队的鸣子同学,听到之后爱不释手,非得让王学义老师再说一遍,他特意用手机录了下来。从二龙山回来,我们还了租的车,吃了顿饭,然后站在路口准备打车回去,我看到鸣子一边听手机一边自己偷着乐,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跟谁通电话,然后忽然听到他一边听一边在模仿,模仿的什么呢,就是这两句:“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关于这两句话,热爱思考的三姐曾经质疑过:“为什么小姑娘见了武松,第一句话就说这个?”

          这个问题,王学义老师也没想出答案来。

  • 11

    饥饿是最好的厨师

          三十多年了,就属今晚这顿饭吃得最香!在哪吃的,吃的什么,先按下不表,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今天下午,我堂哥老柴忽悠了一个饭局,说是晚上他请客去吃野味,下班去酒馆集合,一起坐他的车去。我一听这个来了劲,立即表示支持!六点下班,我迈开一双玉腿,贱步如飞,六点二十就蹿到酒馆了。一看时间尚早,几个人先喝了会儿茶。

          六点半的时候,堂哥忽然想起来:对了,今天胡兰成网CEO王学义休息啊,快打电话把他喊来!王老师表示:今天刚洗了衣服,没有衣服出门啊。我说少废话,晚上吃野味,你来不来吧!王老师一听野味估计连眼都绿了,强烈表示:就算赤身裸体,他也会赶来跟我们会合!

          事实证明这是个十分错误的电话。我们左等右等,喝茶喝的把肠子都涮干净了,王老师依然踪迹全无。等到七点,我实在忍不住了,又打电话去催:你丫到哪了?王老师很淡定,说:“我、我……我到……”我长舒一口气:“你到了啊?”这时王老师上句话刚说完:“我、我、我到我家楼下了。”

          擦!气得我七窍生烟啊。忍住怒气,继续喝茶。一直等到七点半了,王老师穿着一件十分销魂的夹克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一看,王老师的夹克拉链,一共就拉了三厘米,半敞着怀。大家连连赞叹:这穿法很拉风啊!王老师表示谦虚:咳,不拉风,这么穿暖和。我说要真为了暖和,怎么不拉上去呢?王老师这才说了实话:那啥……这是几年前的衣服,现在肚子大了,拉链拉不上了……

          没跟他废话,赶紧拉着他上了老柴的车,一路飞奔朝银川西路走。老柴说那里有家饭店吃野味特别牛逼,叫什么“东北四野”。我一愣,说这不是林彪开的店吧?

          顺着银川西路走了半天,都快走到城阳了,也没找着那家店在哪。没办法,我们忍住饥饿,调转车头,重新回来,又顺着银川西路找了一遍,这才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路口。里面黑乎乎的,连路灯都没有。路也是那种泥路,坑坑洼洼,颠簸得像坐在轿子里。旁边是一片荒地,枯树被风吹得呜呜作响,地上是一片片的落叶。我擦,老柴不会打着请我们吃野味的旗号,偷偷把我们卖到朝鲜当鸭吧?

          老柴自己心里也没底儿,说我靠,那家店不会关门不干了吧?在这条破路上开了五分钟,终于见到了这家朝思暮想的饭店。结果……还真被老柴说中了,铁将军把门——人家停业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二十,可怜我一天只吃了一小碗面条,这时饿得都想把老柴车上座椅掰下来啃着吃了!老柴说,还有一家店特别牛逼,叫湘海情,在麦岛美食街。于是,上车,开车赶往麦岛。车里放着凄厉的大提琴音乐,配合着我的肚子咕咕作响,简直是世界上最悲凉的音乐啊!

          好容易开到麦岛,一看,饭店门头换了!从前的湘海情,换成老麦岛海鲜了。老柴惊疑不定:我日,难道也关门了?下车一问,果不其然啊,湘海情不干了……

          车里的人全都饿得半死不活,安东老师尤其凄惨,饿得娇喘吁吁,瘫倒在美女怀抱里,无力起身。老柴说还有什么比较牛逼的店?大家异口同声:找个最近的店,吃什么都行!

          又上车。几个恶鬼,闯红灯、闯单行,来到一家吃铁锅鱼的店,叫全家居。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

          一进门小咸就冲服务员求救:“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啦,饭店里要饿死人了!”老柴去点菜,我们先问服务员要了一盘素饺子,饺子端上来,我问了一句:“有蒜泥吗?”服务员去端蒜泥,结果蒜泥刚上来,那盘饺子已经基本被我们全吃完了……

          好在这家店上菜比较快,我们要了米饭,风卷残云,七八个菜,我们十五分钟基本全清盘了。我跟老柴一人吃了一碗半米饭,胡兰成网CEO连吃了两大碗!一边吃我们一边感叹:“这菜,太TM好吃了!这么多年也没吃过一顿这么香的饭啊!”也不知道是真好吃,还是饿得。哈哈,所谓久旱逢甘霖,就是这么个意思。

          要么德国谚语说:饥饿是最好的厨师。

  • 0

    中国首部投资过亿的史诗黑帮大片!

          大熊帮小咸和纯子这对“咸伉俪”拍了一组写真,我也人模狗样地拎着相机,旁敲侧击地在旁边拍了几张。11号那天天气不太好,飞沙走石,好像猪二哥来到了高老庄。不过青岛的秋天还是很美的。看照片点这里

          当天的摄制组阵容强大,得有七八个人。除了咸伉俪的照片,我还拍了一些大家在一块逗乐的花絮照,后来这组照片被老柴恶搞成了一部黑帮大片。看照片点这里

          我看了老柴的剪辑,一时技痒,也把这些花絮照剪辑成了一部黑帮电影,名字叫《五虎将之决裂》。这帮演员,有前途啊。不信你自己看。看照片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