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吃货”熊十力

    熊十力爱吃——不是美食家那种浅尝辄止的吃,而是一种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式的江湖气,说句不敬的话,类似现在说的“吃货”。他在《十力语要》中写过一篇《说食》:“余以为,国人生命上缺乏营养,此不可不注意也。”缺乏营养怎么办?当然得吃。

    熊十力爱吃,尤其爱吃肉,最爱吃鸡。朋友弟子来看他,一般要给他买鸡买肉才合他的心意。学生徐复观受蒋介石的委托去看他,给他带了一张一百万元的支票,被他大吼大叫地骂走;郭沫若看望他时,滑竿上绑了两只鸡,让他快活异常。

    熊十力、梁漱溟曾与十几个青年学生在北京西郊租房同住,当时都没有固定收入,靠写稿、出书勉强维持,大家都跟梁漱溟一起吃素,唯有熊十力无肉不欢。有个叫薄蓬山的学生管理伙食,一天,熊十力问薄:“给我买了多少肉?”答曰:“半斤。”熊十力闻言大骂:“王八蛋!给我买那么点儿!”过了两三天,熊十力又问:“今天给我买了多少肉?”答:“今天买了八两。”熊十力一听高兴得哈哈大笑说:“这还差不多!”殊不知当时十六两为一斤,半斤八两,哪有区别?

    熊十力一生狷介,曾拍案大喊:“当今之世,讲晚周诸子。只有我熊某能讲,其余都是混扯。”唯独在吃上,或许是执念太深,分不清半斤八两。李敖在文章里写熊十力,说他在家里吃饭,端上来的汤如果盛得不满,他便会责怪厨子,说一定是你偷喝了;但若是太满,他依然会责怪厨子,说你偷喝了也就算了,居然妄图掩耳盗铃地给老子兑上水再端上来!李敖的结论是:“该大儒通晓人情事故到了家。”我倒觉得这纯粹是吃货心理——遇到好吃的,怎肯与人分享?只怕旁人偷吃。

    抗战初期,马一浮由重庆去嘉定办复性书院。行前,贺麟设宴为马一浮饯行,熊十力作陪。席上,有一盘菜熊十力尝后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叫人把它移到自己跟前,吃得淋漓尽致,全然不顾别人。另有一次,熊十力在朋友家做客吃饭,朋友的孩子想吃盘里的一块肉,熊十力见状,眼疾手快,先把那块肉夹到自己碗里,然后教训朋友的小孩说:“我身上负有传道的责任,不可不吃,你吃了何用?”不顾小孩垂涎又委屈的眼神,坦然吃下。你若以为这只是偶发事件那就错了,1934年,熊十力住在学生徐复观家中,他问徐三岁的女儿均琴:“你喜欢不喜欢我住在你家?”小孩答:“不喜欢。”熊十力问:“为什么?”小孩说:“你把我家的好东西都吃掉了。”熊十力听后大笑,用胡子刺她的鼻子说:“这个小女一定有出息。”——传说中的惺惺相惜大概就是指的这种情况。

    熊十力爱吃,在吃的问题上,他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学生亦是如此。学者李耀先初次拜见熊十力,适逢熊家吃汤圆。熊十力留他一同进餐。李耀先一口气吃了九个汤圆,饱了;可碗里还剩一个,他怕不礼貌,勉强又吃了半个,剩下半个实在吃不下去了。正在为难之际,忽听熊十力在桌上猛击一掌,怒喝:“你连这点东西都消化不了,还谈得上做学问,图功事?”李耀先如遭当头棒喝,咕噜一声,剩下的半个汤圆也咽下去了。

    熊十力爱吃,可最后却死于绝食。“文革”开始后,他便经常不吃不喝,1968年5月,84岁的熊十力因绝食而逝。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说的便是熊十力这样的人。

  • 8

    欠扁

        熊十力在朋友家做客吃饭,朋友的孩子想吃盘里的一块肉,熊十力见状,眼疾手快,先把那块肉夹到自己碗里,然后教训朋友的小孩说:“我身上负有传道的责任,不可不吃,你吃了何用?”不顾小孩垂涎的眼神,坦然吃下。
        这孩子真是可怜,让人想起在西南联大任教时的沈从文。西南联大当时汇聚了全国学术界最顶级的精英,欧美名校留学归来的博士、硕士不胜枚举。而沈从文连小学都没毕业,也没有任何学术著作,可想而知,在西南联大会受到怎样的抵触。有一次遭遇空袭,精研《庄子》的国学大师刘文典护送大学者陈寅恪往防空洞跑,半道儿看到沈从文也在疾走逃命,忍不住当众大骂:“我被炸死了,就没人给学生讲《庄子》了,你沈从文跑什么跑?!”
        这个刘文典,比熊十力还欠扁。
        再说回老熊。熊十力是大学问家,甚至被当时的学术界尊称为“圣人”,可这个“圣人”的性格,实在是很操蛋。拿吃肉这件事说吧,明明是自己嘴馋,没出息到跟一个孩子抢肉吃;他倒好,还振振有词,扯到“传道”上了。估计这个朋友自此再也不会请老熊吃饭了。
        关于熊十力的“恶行”,绝对罄竹难书。熊跟废名常因为佛教起争论,有时甚至动起手来。有一次二人又争吵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可忽然间却万籁俱寂。前院人觉得奇怪,跑去后院一看,原来熊、废二人互相卡住对方的脖子,谁也发不出声来痛骂了。
        当时同样被尊为“圣人”的还有梁漱溟,有一次二人聊天,几句话不合,争吵起来。梁漱溟转身欲离去,熊十力趁他转身的工夫,冲过去照着梁漱溟的头上就捣了几拳。——这什么人啊这!
        同样喜欢打人的还有被人称为“章疯子”的章太炎。据说这老头扇过梁启超一耳光,还抡过宋教仁一棍子。如此几次之后,因为被打之人都不还手,他自我感觉过分良好,有一次又想打黄兴。黄兴那是什么身手,直接把章太炎扑倒,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章太炎也不怕被爆菊,兀自痛骂不休。黄兴又不能真打他,最后只能带着满脸的抓痕愤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