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文艺青年的观影指南

    s24515853

       这本《人生只剩八卦了》我已期待了很长时间。拿到后也果然欣喜。这是一本让人舍不得读完的书,它饱含知识性、趣味性、幽默感,而且不装腔。对于普通青年,它可以当笑话书看;对于文艺青年,它是观影指南;对于2B青年,它绝对可以教你令人侧目N种手段。

       在我认识的人中,安东看过的电影是最多的。光说数量或许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简单从逻辑上讲,貌似只要养成了看电影的习惯,谁看得最多只取决于时间问题。但事实上,安东绝不是浮光掠影地看过,他是真正潜心研究的。而更为难得的是,他不会搬一堆戈达尔、特吕弗之类大导演的理论来唬人,而是把导演和演员都写成了活生生的人。他们的幸与不幸、爱与哀愁、好色与好斗、坚强与懦弱、风光与悲苦……都一一呈现在读者眼前,让你生出想跟他们喝杯酒,调调情,或者踹他们两脚的念头。

       从形式上来看,这本书能像吃零食那样享受电影。本书采用的微博体,分为糗事、牛事、囧事、艳事、情事、衰事、秘事等七个门类,就像“来伊份”中塑料纸裹着的牛肉干或果脯,吃起来极为方便。只不过,安东的塑料纸里裹着的是北野武或斯皮尔伯格,能让你打发空余时间,同时又恰如其分地补充知识。不信?先尝尝这种。“斯皮尔伯格从小发誓,要在21岁之前实现当导演的目标,结果1968年第一次有人给他投资拍一部24分钟短片时,他已经22岁了。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斯皮尔伯格毅然……把自己的出生年份从1946年改成了1947年。”

       或许有人觉得这有失于严肃。比如,我就认识这样一个出身于艺术院校的男人,即便在酒桌上他也总是正襟危坐,不爱说话,从不埋单,要聊只聊维姆•文德斯。在他看来,安东这本书直接泯灭了高雅与低俗的界限,简直大逆不道。

       谁说不是呢?可是,它有趣啊。对于我辈读者来说,还有什么比有趣的书更让人心旷神怡呢?

       从内容上来看,这本书绝对可以当文艺青年的观影指南。它涉及了数百位伟大的导演、著名的演员,揭秘了很多幕后故事。从《星球大战》到《七武士》,从基耶洛夫斯基到小津安二郎,从奥黛丽•赫本到张曼玉,从迪卡普里奥到刘德华,他们的成名史、内心困惑、风流韵事,特殊癖好……书中应有尽有,不应有的也有。

       比如,莎朗•斯通脖子上有一块伤疤,她总是用衣服或者首饰挡着;洪金宝年轻时找李小龙挑战,一招内就被制服;保罗•纽曼经常冒充马龙•白兰度给人签名;还有,布拉德•皮特其实在生活里是个老好人,连架都不会打,等等。

       对于有心人来说,绝对可以循着段子看电影,自会受益匪浅。而对于想写影评的文艺青年们来说,这些也都是非常好的素材。当年一本《演技六讲》教出了刘青云、周星驰、吴镇宇三位影帝,还有两位最佳男配角,我也相信这本《人生只剩八卦了》也可以教出若干影评写手。或许,有谁情感足够丰富,说不定还能秒杀水木丁。

       从作用上来看,这本书能让你在饭局中风光无限。是的,这一点你没看错。虽然安东在自序中说,希望这是“一本合格的厕所书”,《新周刊》对此的评价是“野心不小”。但我觉得,这只是安东一种惯用的自嘲。这本书适合在各种场合阅读和交流,尤其是饭局中。

       比如,我有一位公务员朋友,他很有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正来自于他会讲笑话。每当新老朋友见面,寒暄过后无话可说的时候,他就开始讲笑话,逗得大家一团和气。从社交技巧上来说,这是很高明的,因为说笑话既填补了尴尬时段,又不用透露太多信息,避免使自己陷入被动,同时还能让别人记住自己。不过,这位公务员朋友的笑话最近陷入了瓶颈,因为他的笑话没有任何内容和品位可言,在某些文人混迹的酒局难免会被耻笑。我向他推荐了安东这本书,于是,在酒桌上他开始向熟女们讲述新的段子:“你们知道吗?美国著名导演伍迪•艾伦说过,上帝给了男人两个重要的器官,头脑和鸟鸟。可是提供的血液却非常有限,每次只够操作其中一个。”一时惹得领导坏笑,娇嗔四起。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我相信这样的人会有更好的仕途。

       对于失意的人来说,这本书还有励志作用。李安也曾穷困潦倒,为了拍《推手》,他砸了自己的锅碗瓢盆,还有家具摆设;梁家辉早年凭借《垂帘听政》拿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却遭台湾封杀,被逼无奈靠摆地摊为生;科波拉在拍《教父》时,听到别人骂他的戏像狗屎,自己羞愧得躲躲藏藏;贾樟柯看到当时“拳头加枕头”的流行元素后,深感前途无望……这些大人物的亲历让人唏嘘。

       现在,如果你像我一样,正为今后的出路而焦灼,为光阴虚度而懊悔,我愿你能从这些故事中获取温暖,自省自励,继而前行。
      
      文章来自胡兰成网,作者:薛易
      http://hulancheng.com/

            《人生只剩八卦了》购买地址:http://book.360buy.com/11127637.html

     

  • 6

    宋不文老师二三事

        ■话说有一次,陪宋不文老师相亲,只听宋老师对那女孩说道:“我每天都不行……”我大吃一惊,心说宋老师你也太坦率了吧,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事?此时又听女孩说道:“我喜欢不行!”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又琢磨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他俩说的是“步行”。咳。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南山啤酒屋喝散啤,酒过三巡,宋老师习惯性地抬头四十五度仰望星空,忽然看到墙上挂着一幅书法,奇道:“咦?这里为什么挂了一块‘妇女之宝’的牌匾?!”我一看,上面写着“宾至如归”四个大字。咳。(见下图)

        ■话说有一次,跟宋不文老师聊起日本的推理小说,没想到宋老师也是同道中人。我问他:“你最喜欢哪个作家?”宋老师斩钉截铁地说:“我最喜欢东野乌龟!”我愣了半天:“东野乌龟?你说的是……东野圭吾吧?”宋老师大吃一惊:“什么?他不叫东野吾圭?我、我都这么叫了好几年了!”我默默冲着东方鞠了个躬:“东野老师,中国人民对不住你,让你当了好几年乌龟了……”咳。

        ■话说有一次,跟王学义老师、宋不文老师走在奔赴酒场的路上,王老师说他买了一本陈寅恪的书,宋老师皱起眉头:“陈寅恪是谁?没听说过。”王老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陈寅恪你没听说过?”还是我善解人衣,对王老师说:“如果你说‘陈演格’,宋老师说不定就知道了。”此时只听宋老师如梦方醒:“靠,原来是‘陈演格’啊!你们不早说!我当然知道了!”

        大熊老师有话说:

        ■话说有一次,宋不文请喝酒,宋老师操着南方味的普通话打电话对我说:“晚上在四方利群后面的安国寺烤肉城……”我大吃一惊,心说宋老师你也太亵渎了吧,在佛门禁地吃烤肉?后来宋老师又叮嘱了一遍:“安国寺啊,别忘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又在四方利群后面瞎转悠了半天才明白,原来他说的是“安博士”。咳。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南山啤酒屋喝酒,宋老师干呕了几次之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老师的脑袋没有了,墙上只剩下半拉肩膀了。我赶忙站起来走到旁边才看明白,原来他的脑袋藏在半拉墙的后面。咳。

        娃老师有话说:

        ■话说有一次,与宋不文老师在徐州路烧烤摊上喝酒,大家谈笑风生推杯换盏之际,发现没了宋老师的身影,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转头一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老师小鸟依人紧紧依偎在柳树旁,妙曼身姿婀娜动人,独自矗立在觥筹交错的喧嚣之外,抱着柳树孤独寂寞地望向远方……

        小咸老师有话说:

        ■今年夏天大熊旅途归来介绍我们认识一朋友,在顺兴路啤酒屋找了个单间喝酒,酒过三巡席间大家在热火朝天讨论一个问题,忽闻有人在大呼fuck!fuck!fuck!大家侧身一看是宋老师@宋不文 喝多了:“fuck学义,fuck安东,fuck小咸……”,顷刻间连操数人,竟无一次高潮!老师真乃神人也!

        欢迎访问宋不文老师的寂寞网。欢迎补充与宋不文老师有关的段子。

  • 9

    晕仔

        昨晚在海平酒吧,王学义忽然问我:“哎?我的手机呢?我把手机放哪了?”
        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听听在哪。”
        拨号,通了,铃声就在他身上。只见王学义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按下了接听键!!
        我把电话挂了,说:“考,你手机不就在身上?”
        王学义:“我说的是‘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质问:“那你刚才为什么按下接听键!!你这个行为很是莫名其妙你知不知道!!”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愤恨:“别转移话题!说,你为什么要接电话?!”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一边说着,这个贱人居然走了!只见他围着台球桌转了一圈,然后躺到旁边的沙发上,倒头便睡,不到一分钟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这就是最典型的我跟王学义之间的对话模式。

  • 7

    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易筋经》果然是当世第一武学奇书呀,修炼过程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走火入魔。连我这种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都险些着道儿,奉劝你们这些资质凡庸的普通人,没事就表瞎练啦。

          有事实为证啊。

          话说为了早日惩恶警世、维护世界和平,我一拿到《易筋经》,就废寝忘食地苦练起来,我媳妇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也要跟我一起练。《易筋经》中的武功,讲求柔韧性,讲求使暗劲,我们俩才练了两招,就纷纷抽筋,赶紧互相按摩,一边按摩我一边感叹:书上说老年人要循序渐进、量力而行,不可勉强、过量,果然如此呀。

          其实此时我们俩已然走火入魔了,只是《易筋经》太过高深,我们尚不自知而已。到了晚上,睡到后半夜,走火入魔的症状出现了!

          先是我,做了个噩梦,在梦里掉进一个类似《盗梦空间》里的经纬颠倒的空间,空间很小,也就跟家里的洗手间差不多大,我一进去,立即不辨东南西北,赶紧到处拍打,想找到逃生的出口,拍了两下,觉得左侧好像是空的,就一侧身,往左翻去。然后……然后我就扑通一声从床上掉到了地上。我立即惊醒,爬起来又滚回了被窝,我媳妇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这是?由于实在太过丢人,我只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让她赶紧睡觉。

          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忽然能听到我媳妇在旁边说梦话。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居然是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一段山东快书:“……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我把她摇醒,问她:“你这是在说梦话呢?”她迷迷瞪瞪不知其所以然,第二天起来,更严重的是,她居然练出红眼病了!红的程度直逼我堂哥老柴!

          此时我猛然醒悟呀:我们俩绝对是练《易筋经》走火入魔了!

          呃,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一个梦游的、一个说梦话的,说出去这也太丢人了……

          那段山东快书,是有来历滴。

          这段山东快书,是我们十月一去二龙山玩时,王学义老师教给我们的,全文如下(注意要用济南话):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必讲,咱表一表好汉武二郎。那武松,学拳去过少林寺,他曾经打虎景阳冈。这一天,武松学成下山来,遇见一位小姑娘,姑娘说: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武松一听生了气,挺起敏感词使劲攮,攮得姑娘直喊娘啊!”

          自从王学义老师教会我们,每次喝酒,这段快书几乎成了必备段子了,喝高了总免不了要来上一段。尤其是小咸餐饮集团的董事长小咸,从前每次喝美了回家,路上总要哼首歌什么的,自打学会了这段快书,每次回家路上,哼的都是“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跟我们一起去二龙山的白水乐队的鸣子同学,听到之后爱不释手,非得让王学义老师再说一遍,他特意用手机录了下来。从二龙山回来,我们还了租的车,吃了顿饭,然后站在路口准备打车回去,我看到鸣子一边听手机一边自己偷着乐,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跟谁通电话,然后忽然听到他一边听一边在模仿,模仿的什么呢,就是这两句:“别看你长得比我壮,你床上功夫木我强啊”。

          关于这两句话,热爱思考的三姐曾经质疑过:“为什么小姑娘见了武松,第一句话就说这个?”

          这个问题,王学义老师也没想出答案来。

  • 14

    理发记

          聊天时说起头发长了,该理发了,王学义老师郑重向我推荐:“八大湖有一家理发店很不错,我经常去那里理发。”
          正好就在我家附近,我溜达着就过去了。到门口一看,除了理发美发之外,门头上写着还提供穿刺、打孔等服务。我站在门口一阵犹豫,心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这儿适合我么?正琢磨着呢,里面的小妹冲我招手了:“大哥,进来吧!”我就进去了。进去一看,里面俩姑娘——不对,是俩大姐。我心说王学义这个流氓,不会把我弄洗头房里了吧?
          我心中又惊又喜,矛盾不已:万一一会儿大姐把我扑倒在地,你说我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正瞎寻思呢,大姐问了:“理发吗?”
          我说是啊。
          大姐一指椅子:“坐下吧?”
          “啊?不用先洗洗头?”
          “理完再洗。”
          我这才放下心来:连头都不给洗,看来真不是洗头房。
          刚剪了两剪子,门一开,又进来一个顾客。我暗暗赞许:“王学义老师推荐的地方靠谱啊,顾客盈门,看来应该水平不俗。”结果透过面前的镜子一看,我差么点背过气去——刚进来这位,这不我家楼下卖烤地瓜那老头吗?
          老头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就跟俩大姐聊上了:
          “大爷,头发又长了?”
          “是啊,卖菜的老李说一会儿也过来。”
          作为青岛排名第三百七十二位的型男作家,作为一个兼具狮子座的自傲和处女座的敏感的阳光老男孩,坐在这里,跟一个烤地瓜的老大爷一起理发,你说叫我情何以堪呀?
          至于剪出来的效果嘛,大家都说很符合我的气质,看起来很像个杀猪哒!
          所以古人说得好哇,有句成语不是说了么: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王学义这张破嘴!

  • 14

    坐三轮去丽晶

          去年夏天,薛仁明老师从台湾来大陆,途经青岛,约王学义老师一见。王学义老师拉着我一起,本想在有青岛特色的春和楼请薛仁明老师吃饭,不想薛老师已在下榻的丽晶大酒店订了一桌宴席,邀我们前往。
          我跟王老师赶紧出门打车,恰好是下班的高峰期,苦等半天,没见着一辆空车。约的六点见面,都快六点半了,我们俩还没打上车,在丽晶大酒店枯坐的薛老师这时一定在抱怨:“本地帮会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正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一辆三轮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师傅探过头来问:“你们去哪?”
          擦,套用人民艺术家赵本山在《红高粱模特队》里的一句台词: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个黏豆包!我跟王老师一阵兴奋,连滚带爬就上了车,对司机说:“去丽晶!”
          说完了觉得挺逗——坐着三轮车去五星级酒店赴宴,挺行为艺术的,吭?
          就这样,我们两个胖子、半道还接了一个美女,三个人突突突坐着三轮车,威风凛凛地来到丽晶。
          呃,我永远也忘不了开门下车时,门童看着我们的那种眼神……

  • 11

    饥饿是最好的厨师

          三十多年了,就属今晚这顿饭吃得最香!在哪吃的,吃的什么,先按下不表,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今天下午,我堂哥老柴忽悠了一个饭局,说是晚上他请客去吃野味,下班去酒馆集合,一起坐他的车去。我一听这个来了劲,立即表示支持!六点下班,我迈开一双玉腿,贱步如飞,六点二十就蹿到酒馆了。一看时间尚早,几个人先喝了会儿茶。

          六点半的时候,堂哥忽然想起来:对了,今天胡兰成网CEO王学义休息啊,快打电话把他喊来!王老师表示:今天刚洗了衣服,没有衣服出门啊。我说少废话,晚上吃野味,你来不来吧!王老师一听野味估计连眼都绿了,强烈表示:就算赤身裸体,他也会赶来跟我们会合!

          事实证明这是个十分错误的电话。我们左等右等,喝茶喝的把肠子都涮干净了,王老师依然踪迹全无。等到七点,我实在忍不住了,又打电话去催:你丫到哪了?王老师很淡定,说:“我、我……我到……”我长舒一口气:“你到了啊?”这时王老师上句话刚说完:“我、我、我到我家楼下了。”

          擦!气得我七窍生烟啊。忍住怒气,继续喝茶。一直等到七点半了,王老师穿着一件十分销魂的夹克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一看,王老师的夹克拉链,一共就拉了三厘米,半敞着怀。大家连连赞叹:这穿法很拉风啊!王老师表示谦虚:咳,不拉风,这么穿暖和。我说要真为了暖和,怎么不拉上去呢?王老师这才说了实话:那啥……这是几年前的衣服,现在肚子大了,拉链拉不上了……

          没跟他废话,赶紧拉着他上了老柴的车,一路飞奔朝银川西路走。老柴说那里有家饭店吃野味特别牛逼,叫什么“东北四野”。我一愣,说这不是林彪开的店吧?

          顺着银川西路走了半天,都快走到城阳了,也没找着那家店在哪。没办法,我们忍住饥饿,调转车头,重新回来,又顺着银川西路找了一遍,这才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路口。里面黑乎乎的,连路灯都没有。路也是那种泥路,坑坑洼洼,颠簸得像坐在轿子里。旁边是一片荒地,枯树被风吹得呜呜作响,地上是一片片的落叶。我擦,老柴不会打着请我们吃野味的旗号,偷偷把我们卖到朝鲜当鸭吧?

          老柴自己心里也没底儿,说我靠,那家店不会关门不干了吧?在这条破路上开了五分钟,终于见到了这家朝思暮想的饭店。结果……还真被老柴说中了,铁将军把门——人家停业了!!!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二十,可怜我一天只吃了一小碗面条,这时饿得都想把老柴车上座椅掰下来啃着吃了!老柴说,还有一家店特别牛逼,叫湘海情,在麦岛美食街。于是,上车,开车赶往麦岛。车里放着凄厉的大提琴音乐,配合着我的肚子咕咕作响,简直是世界上最悲凉的音乐啊!

          好容易开到麦岛,一看,饭店门头换了!从前的湘海情,换成老麦岛海鲜了。老柴惊疑不定:我日,难道也关门了?下车一问,果不其然啊,湘海情不干了……

          车里的人全都饿得半死不活,安东老师尤其凄惨,饿得娇喘吁吁,瘫倒在美女怀抱里,无力起身。老柴说还有什么比较牛逼的店?大家异口同声:找个最近的店,吃什么都行!

          又上车。几个恶鬼,闯红灯、闯单行,来到一家吃铁锅鱼的店,叫全家居。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

          一进门小咸就冲服务员求救:“快来人啊,要出人命啦,饭店里要饿死人了!”老柴去点菜,我们先问服务员要了一盘素饺子,饺子端上来,我问了一句:“有蒜泥吗?”服务员去端蒜泥,结果蒜泥刚上来,那盘饺子已经基本被我们全吃完了……

          好在这家店上菜比较快,我们要了米饭,风卷残云,七八个菜,我们十五分钟基本全清盘了。我跟老柴一人吃了一碗半米饭,胡兰成网CEO连吃了两大碗!一边吃我们一边感叹:“这菜,太TM好吃了!这么多年也没吃过一顿这么香的饭啊!”也不知道是真好吃,还是饿得。哈哈,所谓久旱逢甘霖,就是这么个意思。

          要么德国谚语说:饥饿是最好的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