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文艺青年的观影指南

    s24515853

       这本《人生只剩八卦了》我已期待了很长时间。拿到后也果然欣喜。这是一本让人舍不得读完的书,它饱含知识性、趣味性、幽默感,而且不装腔。对于普通青年,它可以当笑话书看;对于文艺青年,它是观影指南;对于2B青年,它绝对可以教你令人侧目N种手段。

       在我认识的人中,安东看过的电影是最多的。光说数量或许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简单从逻辑上讲,貌似只要养成了看电影的习惯,谁看得最多只取决于时间问题。但事实上,安东绝不是浮光掠影地看过,他是真正潜心研究的。而更为难得的是,他不会搬一堆戈达尔、特吕弗之类大导演的理论来唬人,而是把导演和演员都写成了活生生的人。他们的幸与不幸、爱与哀愁、好色与好斗、坚强与懦弱、风光与悲苦……都一一呈现在读者眼前,让你生出想跟他们喝杯酒,调调情,或者踹他们两脚的念头。

       从形式上来看,这本书能像吃零食那样享受电影。本书采用的微博体,分为糗事、牛事、囧事、艳事、情事、衰事、秘事等七个门类,就像“来伊份”中塑料纸裹着的牛肉干或果脯,吃起来极为方便。只不过,安东的塑料纸里裹着的是北野武或斯皮尔伯格,能让你打发空余时间,同时又恰如其分地补充知识。不信?先尝尝这种。“斯皮尔伯格从小发誓,要在21岁之前实现当导演的目标,结果1968年第一次有人给他投资拍一部24分钟短片时,他已经22岁了。为了实现童年的梦想,斯皮尔伯格毅然……把自己的出生年份从1946年改成了1947年。”

       或许有人觉得这有失于严肃。比如,我就认识这样一个出身于艺术院校的男人,即便在酒桌上他也总是正襟危坐,不爱说话,从不埋单,要聊只聊维姆•文德斯。在他看来,安东这本书直接泯灭了高雅与低俗的界限,简直大逆不道。

       谁说不是呢?可是,它有趣啊。对于我辈读者来说,还有什么比有趣的书更让人心旷神怡呢?

       从内容上来看,这本书绝对可以当文艺青年的观影指南。它涉及了数百位伟大的导演、著名的演员,揭秘了很多幕后故事。从《星球大战》到《七武士》,从基耶洛夫斯基到小津安二郎,从奥黛丽•赫本到张曼玉,从迪卡普里奥到刘德华,他们的成名史、内心困惑、风流韵事,特殊癖好……书中应有尽有,不应有的也有。

       比如,莎朗•斯通脖子上有一块伤疤,她总是用衣服或者首饰挡着;洪金宝年轻时找李小龙挑战,一招内就被制服;保罗•纽曼经常冒充马龙•白兰度给人签名;还有,布拉德•皮特其实在生活里是个老好人,连架都不会打,等等。

       对于有心人来说,绝对可以循着段子看电影,自会受益匪浅。而对于想写影评的文艺青年们来说,这些也都是非常好的素材。当年一本《演技六讲》教出了刘青云、周星驰、吴镇宇三位影帝,还有两位最佳男配角,我也相信这本《人生只剩八卦了》也可以教出若干影评写手。或许,有谁情感足够丰富,说不定还能秒杀水木丁。

       从作用上来看,这本书能让你在饭局中风光无限。是的,这一点你没看错。虽然安东在自序中说,希望这是“一本合格的厕所书”,《新周刊》对此的评价是“野心不小”。但我觉得,这只是安东一种惯用的自嘲。这本书适合在各种场合阅读和交流,尤其是饭局中。

       比如,我有一位公务员朋友,他很有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正来自于他会讲笑话。每当新老朋友见面,寒暄过后无话可说的时候,他就开始讲笑话,逗得大家一团和气。从社交技巧上来说,这是很高明的,因为说笑话既填补了尴尬时段,又不用透露太多信息,避免使自己陷入被动,同时还能让别人记住自己。不过,这位公务员朋友的笑话最近陷入了瓶颈,因为他的笑话没有任何内容和品位可言,在某些文人混迹的酒局难免会被耻笑。我向他推荐了安东这本书,于是,在酒桌上他开始向熟女们讲述新的段子:“你们知道吗?美国著名导演伍迪•艾伦说过,上帝给了男人两个重要的器官,头脑和鸟鸟。可是提供的血液却非常有限,每次只够操作其中一个。”一时惹得领导坏笑,娇嗔四起。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我相信这样的人会有更好的仕途。

       对于失意的人来说,这本书还有励志作用。李安也曾穷困潦倒,为了拍《推手》,他砸了自己的锅碗瓢盆,还有家具摆设;梁家辉早年凭借《垂帘听政》拿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却遭台湾封杀,被逼无奈靠摆地摊为生;科波拉在拍《教父》时,听到别人骂他的戏像狗屎,自己羞愧得躲躲藏藏;贾樟柯看到当时“拳头加枕头”的流行元素后,深感前途无望……这些大人物的亲历让人唏嘘。

       现在,如果你像我一样,正为今后的出路而焦灼,为光阴虚度而懊悔,我愿你能从这些故事中获取温暖,自省自励,继而前行。
      
      文章来自胡兰成网,作者:薛易
      http://hulancheng.com/

            《人生只剩八卦了》购买地址:http://book.360buy.com/11127637.html

     

  • 9

    晕仔

        昨晚在海平酒吧,王学义忽然问我:“哎?我的手机呢?我把手机放哪了?”
        我说:“我给你打个电话你听听在哪。”
        拨号,通了,铃声就在他身上。只见王学义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按下了接听键!按下了接听键!!
        我把电话挂了,说:“考,你手机不就在身上?”
        王学义:“我说的是‘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质问:“那你刚才为什么按下接听键!!你这个行为很是莫名其妙你知不知道!!”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我愤恨:“别转移话题!说,你为什么要接电话?!”
        王学义:“哎?我的水杯呢?我把水杯放哪了?”
        一边说着,这个贱人居然走了!只见他围着台球桌转了一圈,然后躺到旁边的沙发上,倒头便睡,不到一分钟就打起了震天响的呼噜。
        这就是最典型的我跟王学义之间的对话模式。

  • 7

    冰激凌流泪

        作为一个杀猪的,我责无旁贷地吃了蛋糕上“祝小咸日日快乐”几个字里的“猪”字。
        大熊吃了“小”,因为他什么都很小,外号叫小不点儿。
        “快”字给了薛易,因为他干什么都很快,据旦哥说,他的外号叫“床上小旋风”。
        两个“日”字被老柴和小村分享了,因为这是他俩的业余爱好,我终于知道小村为什么那么瘦了。
        “乐”字给了寿星小咸,他都乐翻了,唱了一晚上《走进新时代》,要不是因为他是寿星,早被我们扔门外去了。
        至于“咸”字嘛,嘿嘿,当然要留给敬爱的纯子老师了。
        元祖蛋糕是老柴买的,我吃了一口,脱口赞曰:“这冰激凌蛋糕不错哇!”旁边有人非常文明地纠正了我:“傻逼,那叫慕斯。”
        咳,一不留神又out了……
        昨晚还有个大惊喜,可惜说不得,百爪挠心啊我!

  • 14

    理发记

          聊天时说起头发长了,该理发了,王学义老师郑重向我推荐:“八大湖有一家理发店很不错,我经常去那里理发。”
          正好就在我家附近,我溜达着就过去了。到门口一看,除了理发美发之外,门头上写着还提供穿刺、打孔等服务。我站在门口一阵犹豫,心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这儿适合我么?正琢磨着呢,里面的小妹冲我招手了:“大哥,进来吧!”我就进去了。进去一看,里面俩姑娘——不对,是俩大姐。我心说王学义这个流氓,不会把我弄洗头房里了吧?
          我心中又惊又喜,矛盾不已:万一一会儿大姐把我扑倒在地,你说我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还是从了呢?
          正瞎寻思呢,大姐问了:“理发吗?”
          我说是啊。
          大姐一指椅子:“坐下吧?”
          “啊?不用先洗洗头?”
          “理完再洗。”
          我这才放下心来:连头都不给洗,看来真不是洗头房。
          刚剪了两剪子,门一开,又进来一个顾客。我暗暗赞许:“王学义老师推荐的地方靠谱啊,顾客盈门,看来应该水平不俗。”结果透过面前的镜子一看,我差么点背过气去——刚进来这位,这不我家楼下卖烤地瓜那老头吗?
          老头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就跟俩大姐聊上了:
          “大爷,头发又长了?”
          “是啊,卖菜的老李说一会儿也过来。”
          作为青岛排名第三百七十二位的型男作家,作为一个兼具狮子座的自傲和处女座的敏感的阳光老男孩,坐在这里,跟一个烤地瓜的老大爷一起理发,你说叫我情何以堪呀?
          至于剪出来的效果嘛,大家都说很符合我的气质,看起来很像个杀猪哒!
          所以古人说得好哇,有句成语不是说了么: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王学义这张破嘴!

  • 6

    去电影院看世界杯

        去麦凯乐八楼的华臣影城看球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去电影院看球呢?既不能抽烟,又没有酒卖,黑咕隆咚的还看不清周围朋友的表情。昨晚终于去看了一次,呃,还是不太喜欢。足球嘛,是属于啤酒、属于烧烤、属于一根根燃尽的香烟,属于深夜的啤酒馆的。电影院?不好意思,我在看球的时候,跟你有隔膜。
        话说昨晚,我跟胡兰成网CEO薛易同志结束了一场酒局之后,在“生活在线”栏目组和咸氏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盛情邀请下,一路杀到了麦凯乐。咸氏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小咸发短信说:靠,前面有个哥们儿拎了一捆崂啤在电影院看球呢!
        我一听电影院能喝酒,立即来了精神,拉着薛易跑到负一的超市。
        薛CEO酒劲上涌,大力拍着桌子问服务员:“妹妹啊,哪里有、有、有卖、卖酒的!”
        服务员往前一指,我一看,靠,原来卖酒的地方离我们也就两米远。薛易用手扶着眼镜还在找呢:“哪、哪、哪里有卖酒的!”
        我拽他过去,说:“咱买10瓶差不多就够了吧?”
        薛CEO一挥手:“开什么玩笑,10瓶够谁喝的?买20瓶!”
        我们俩一人拎了一大袋子啤酒,在10点半左右的时候才杀到八楼的华臣影城——此时巴西队已经1:0领先了,比分一直保持到中场结束。我料定巴西稳赢,于是气定神闲。薛CEO此时还未缓过劲儿来,一个劲儿问:“怎么刚、刚开球就结束了?”
        中场休息时,生活在线栏目组的朋友扛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想要采访一下薛CEO:“您觉得在电影院看球感觉如何?”薛CEO情绪激昂:“What the fuck 我日!我只有一句话要说:法克!”美女记者杨茜登时傻眼,赶紧对旁边的摄像说,这一段不能要,回去剪了!
        下半场开始,风云突变,荷兰队把比分反超了!我擦,电影院里一帮荷兰球迷顿时来劲儿了。我正郁闷呢,忽然感觉腿上一阵清凉的液体流过,扭头一看,原来薛CEO已经手握酒瓶酣然入睡,啤酒正从倾斜的瓶子里欢快地往我腿上流淌呢。
        比赛结束,巴西1:2遭淘汰,我们带去的20瓶啤酒只喝了三瓶零1/5,那一瓶剩下的4/5被我的大腿喝了——怪不得我觉得走路有点发飘呢。
        除了挚爱的意大利队之外,我还比较支持三支球队:巴西、阿根廷、荷兰(排名分先后)。巴西战荷兰,心理上还是倾向于巴西多一点;不过巴西被淘汰了我也没多难过,就跟意大利的里皮一样,巴西也只不过是在为邓加的胡作非为付出代价而已。
        今晚德阿大战,天佑阿根廷,天佑梅西!

  • 9

    咳,那啥,出了本书,厚着脸皮推荐一下

        有人一看这个封面就要瞪眼了:好一个无耻之徒,胆敢将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说成是自己的新书!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承认了!
        ——《阅微草堂笔记》还真……不是我写的。而且我就算要写,肯定也得写《灯草和尚》、《痴婆子传》这种诲淫诲盗的传世经典嘛!
        那么,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滴:
        青岛出版社要出一套“案头枕边珍品书系”丛书,就是找一帮学者、专家,来用现代的观点来点评《世说新语》等古典文学名著。本来没我什么事,这本《阅微草堂笔记》是交给广电的于学舟老师来独立点评的。可是于总冗事缠身、分身乏术,就找到不靠谱男中年于洋老师来协助完成;于洋老师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于是又找到不靠谱男青年我来帮忙;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绝对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可惜我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于是又找来不靠谱男少年薛易来帮忙。
        就这样,2008年春天,我们《阅微草堂笔记》评点四人组成立了!为了庆祝,于总请我们去喝了场酒。这场酒喝得昏天黑地飞沙走石,中途于总先行告退,剩下的人又跑到四方路大众烧烤继续奋战,一直从头天晚上六点喝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吃完早餐之后,我打车把薛易送到半岛都市报社,眼见他一身酒气,左手拎着包,右手拎着半瓶红酒,摇摇晃晃上班去也。
        一场大酒之后,这几头人集体抑郁,本来计划北京奥运之前完成的书稿,一直拖到将近年底才组稿完毕。期间薛易老师也染上了一喝酒就兴奋一工作就抑郁的好习惯,造成抑郁过度,不得不退出评点小组。
        写完之后,整整一年多,这本书杳无音讯。我心中愤恨——我就说嘛,有这些时间干点啥不好,写什么书啊,还不如组织几场德州扑克比赛呢!不料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前不久接到于洋的电话,连说“生啦生啦”。我说你以为你是佟大啊,为妻子产下一子?于洋说靠,说错了,是“出啦出啦”。
        呃,这就是这本《阅微草堂笔记·评点本》的诞生过程。

        关于《阅微草堂笔记》,多说两句。其实这本书相当有趣,毫不枯燥生涩,文字也算通俗易懂。借这次点评的机会,我基本通读了一遍,虽然有些故事大同小异,可总体来说,读起来是相当愉悦的——这绝对是一本宣扬鬼神、散布迷信的奇书哇!

        关于我们三个的点评部分,我才疏学浅,只能往好玩有趣里写,可两位于老师还是相当有货的,偷偷赞一下。套用清人盛时彦对《阅微草堂笔记》的评价“学问好、技巧高、内容正”,于学舟老师自然是学问好,于洋是内容正(其实一点也不正,哈哈,这哥们儿说起灵异现象、谈起特异功能、讲起魑魅魍魉,那叫一个津津有味)。至于我嘛,咩哈哈哈哈,“技巧高”这三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字,我就先行霸占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买本看看,目前卓越没货(难道是脱销了?哈哈),据我所知,只能在青岛学苑书店,还有当当网可以买到。或许书城也有,我没调查。

        当当网购买地址:

        这本书在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4832759/

  • 7

    跟万晓利喝酒

        我给老柴发短信:万晓利在酒馆喝酒呢!速来!
        片刻之后,老柴兴冲冲地杀到。我指着一个年近四旬、膘肥体壮、浓眉小眼、头发没几根的大汉跟老柴说:“这就是万晓利……”老柴大吃一惊:“我操,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这时候万晓利还没到呢,酒馆里的大汉是小咸的粉丝,特地从李沧区赶来向偶像讨教做餐饮的经验的。我一个劲儿给亚林发短信:“晓利啥时候来啊?”亚林每次都回两个字:“快乐。”
        快你大爷乐啊!你倒是快乐了,我们边等边喝,都快把自己灌晕了。
        万晓利来的时候,雨还没开始下。才坐下喝了两杯,外面就噼里啪啦下起大雨来。下雨天,留客天,既然都走不了了,那就放开喝吧!
        晓利一进酒馆立马就high了。看到堆满半个房间的成捆成捆的啤酒,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看到放着几千个瓶盖的玻璃大桶,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看到墙上挂着的他最爱的海魂衫,晓利连连感叹“我艹我艹!”……
        中途马条打来电话,万晓利左顾右盼:“我在一个……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喝着呢!”
        中途青岛电视台《上蛤蜊》剧组在酒馆门口拍戏,万晓利兴奋了:“我给他们伴奏去!”拎着把吉他就冲了出去,站在门口边弹边唱《流浪歌手的情人》。剧组那帮人嘴都张成了O型,心说这是哪儿来的酒彪子?我暗自替他们遗憾:他们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好的一个机会啊!
        中途晓利要跟我们玩一个游戏:他随便拨一下吉他的一弦,让我们猜这是哪个音。这几头醉汉没一个会弹吉他的,哪儿听得出来啊。我第一个来猜,蒙了个“高音哆”,果然错了,晓利坏笑:“赶紧喝酒!”下一个是小咸,哥们儿听了半天:“这次绝对是高音哆!”又错了,喝酒。然后是薛易:“……高音哆?”我靠,我要是万晓利我也崩溃了——敢情这几头人就认识个高音哆啊?最后压轴出场的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牧民张亚林,他非常睿智地蒙了一个“高音发”。晓利仰天长啸:“太牛逼了!”亚林还以为自己蒙对了,咧着嘴傻乐。结果只听晓利接着说道:“太牛逼了——你们居然全猜错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错,压根连边都不贴啊!”又指着我说:“你这是什么文艺青年啊,连音都听不准!”我赶紧解释:我哪儿是什么文艺青年啊我,我就一中年屠夫,江湖人送雅号——安屠生。
        喝喝唱唱,玩到了半夜。晓利唱了郁冬的歌,唱了老狼的歌,唱了邓丽君的歌,唱了崔健的歌,就是不唱自己的。后来小咸连干了五杯酒,才换晓利唱了两遍《女儿情》。据他自己说,从来不敢听自己的第一张唱片,一听就一身冷汗:这也太难听了吧!后来打开电脑放晓利的新专辑《北方的北方》,晓利自言:“这绝对是一张划时代的专辑!”一边听一边感慨:“听听……我唱得真好听啊。”我们就一阵乐。
        新专辑里,晓利和我们都喜爱那首《水》,一遍一遍的放,一遍一遍的听,下雨的深夜也变得分外美好起来。据说晓利会一手打造老狼的新专辑,嘿,拭目以待吧,一定会是一张突破性十足的唱片。

                   

        另外做个小预告:今天晚上19点,在青岛SY实验剧场(青岛市市北区顺兴路26号),有一场“榕树下民谣在路上全国巡演”青岛站的演出。门票120稍有点贵,不过演出阵容还是很强大的,有万晓利,有周云蓬,有马条,有川子,客串嘉宾是沈庆。具体情况点击这里观看吧。

  • 4

    没钱还想找乐,怎么办?

        在小咸酒馆的墙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只有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喜欢喝酒。”话是薛易说的,经于洋提议,由安东提笔写在一张纸条上,最后由老板小咸亲自贴到酒馆的墙上。我有时会想,如果这几个人里有一个突然成了名人,这件事倒也算是一段佳话。只是看这几个人成天介醉生梦死的状态,好像谁也没有顶着一张即将成名的脸。

        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也说过类似的话,“你在进饮食之前,先好好想一想要与谁同进,而不是吃什么、喝什么;因为没有朋友共餐,生活无异于狮子或野狼。”

        这几天在读阿兰·德波顿的《哲学的慰藉》,其中有一章叫做“对缺少钱财的慰藉”,十分符合我的需求,我特别需要这方面的慰藉——其实最好的方法是直接给我点儿钱,这比跟我聊哲学管用多了;不过,如果实在没有钱,那么在哲学里聊以自慰倒也是可以接受的选择。

        书中这位专门负责给我们穷人解忧的哲学家,正是伊壁鸠鲁。这其中奇妙的地方在于,似乎很难将伊壁鸠鲁与“缺少金钱”四个字联系到一起。与他那些厌恶享乐、以艰苦自律的同行们不同,伊壁鸠鲁哲学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强调感官的快乐,认为快乐是幸福生活的起点和目标。他写道:“如果我把口腹之乐、性爱之欢、悦耳之娱、见窈窕倩影而柔情荡漾,一概摒弃,那我将无法设想善为何物。”

        多数人对此感到震惊,因为极少有哲学家如此坦诚地声称自己爱好享乐的生活方式。于是各种传言也就相应而生。有人说伊壁鸠鲁一天要呕吐两次,因为他吃得太多;有人说伊壁鸠鲁酒醉之后性欲勃发,一口气写了50封淫荡的信件;还有人说伊壁鸠鲁吸引了一些富人的支持,用他们的钱建立了一所哲学学校,专门学习如何享受感官快乐。这所学校男女都收,鼓励他们在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享乐。外人一想到学校里面的所作所为,就让好奇心撩拨得心痒难耐,又羡慕又嫉妒,于是变本加厉地从道德上予以谴责。

        于是乎,伊壁鸠鲁的名字出现在了牛津英语词典里,“伊壁鸠鲁的”一词表示的含义是“致力于追求享乐,引申为:奢侈、肉欲、饕餮”。在这位哲学家逝世2340年之后,阿兰·德波顿在伦敦一家书店里发现了一份名为《伊壁鸠鲁式生活》的杂志,整本杂志都在谈奢侈品和奢侈生活。

        事实则令人吃惊。伊壁鸠鲁的真实生活里,既没有华屋美舍,也没有酒池肉林。他喝水,而不饮酒;每餐有面包、蔬菜和一把橄榄就已足够;他请求一位朋友送他一罐奶酪,这样在他想要的时候,就可以饱餐一顿盛筵。

        差别就在于这里——世俗的我们一提到追求享乐,便立刻与追求金钱和奢华的生活划上了等号,于是将伊壁鸠鲁想象成酒池肉林的商纣和夜御百女的曹操。殊不知伊壁鸠鲁认为除了满足温饱和拥有栖身之地的所需之外,能否享乐与物质的东西相关不大,“在消除了匮乏的痛苦之后,清茶淡饭与丰盛筵席带来的快感是相同的”。他列了一个关于快乐的需求清单,一共只有三项:一,友谊;二,自由;三,思想。而金钱,伊壁鸠鲁是这样认为的:“追求财富的欲望不一定单纯出自对奢侈生活的渴望,更重要的动机可能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赞赏和善待。我们追求发财的最大目的可能就是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和关注,否则他人就会对我们视而不见。”

        我只是简单地引述了一下伊壁鸠鲁的观点,书中的分析自然更为具体和翔实,看得我这个穷人仿似醍醐灌顶。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快乐可能得之不易,不过障碍不在金钱方面。”不可否认,读过文章之后,我真的从中得到了一些慰藉。不过如果能再有点儿钱,那就更好啦。